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39

【不要以灵魂知己的名义,去错过不该错过的人,去蹉跎不该蹉跎的青春。】

恍恍惚惚,浑浑噩噩。
王源的触觉和神思仿佛都回到了八年前的夏天,回到了有一个小男孩偷偷吻了另一个男孩子的夏天。
那个时候懵懂的、不明所以的、下意识的举动,那个时候的狂躁与窒息,穿过漫长的岁月和无数的波折,终于与这一刻的感觉和触动重合,让他们的故事跨越到了另一个不可思议的轨迹。
王俊凯的嘴唇,像八年前一样是微凉的,也像八年前一样,让他能感觉到那种薄唇特有的锋锐棱角,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划伤。
可不同的是,这一次,是那薄薄的嘴唇在吻着他。
张皇失措地、急不可耐地、恋恋不舍地吻着他。
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方才脑袋里好像有一大堆事情在转,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他觉得自己真的生气了,气到有些想哭,他甚至想要揍王俊凯一顿——
不应该是这样的……在新年夜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故事就应该结束了。
他们不应该再私下见面了,不应该再共处一室了,王俊凯不应该再为他做什么了。
可是这个总是我行我素的家伙不仅莫名其妙地重新闯进他已经乱七八糟的生活,还霸道又无赖地再次拉近两人之间好不容易疏远的距离,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也就算了,居然还突然毫无道理地吻他?
为什么非要在他本来就很纠结的时候让状况变得更加复杂呢?
好不容易找回一丝理智,王源想推开王俊凯,可是王俊凯却抓住了他的手。
他都不知道闭着眼睛的王俊凯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王俊凯就是抓住了,不止抓住了,还肆无忌惮地张开手指摩挲他的指缝,然后——
十指相扣,十指紧扣。
手指缠绵、掌心相印的瞬间,王源知道自己完了。
他任由王俊凯全部的身体覆过来,任由王俊凯微微侧转角度加深了那个吻。
相濡以沫。
良久,良久,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王俊凯突然将嘴唇抽离了一点。
鼻尖与鼻尖轻触,他微微睁开眼,看见王俊凯在极近的地方,用那双让他一旦触碰就不可自拔的眼睛注视着他。
那双熟悉的眼睛里有他全然陌生的眼神。
一种让他整颗心都躁动,全部血脉都喷张的眼神。
王俊凯就用那样的眼神紧紧地揪着他,用鼻尖轻轻蹭了蹭他的鼻尖,用一只手轻轻揉捏他的耳廓和脸颊,嘴唇微动吐出了一句话。
距离太近了,说话的时候嘴唇都会轻轻触碰,像是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而那句话比亲吻带给他的冲击还要大。
王俊凯说:
“王源儿,我喜欢你。”

那句话的尾音随着王俊凯再次落下的嘴唇落下,落在王源的唇上,顺着血脉,融入五脏六腑。

下一瞬间,王源猛地推开王俊凯,向后退了几步,仓惶地逃离了阳台。

王俊凯在阳台门被猛地关上时听到了“啪嗒”地落锁声。
“王源儿?王源儿!”
里面的人没有回答他。
拉了几下门,纹丝不动。
……
他,王俊凯,在一场深情的亲吻与告白之后。
被王源关在了阳台上。

王源刚进房间,还没有从方才的剧烈冲击中回过神,就听到自己的电话在响,连忙接起来:“Lucas?”
“大源?你没事吧?怎么打好几回电话都不接?”Lucas听起来很着急。
“刚才没听到。”王源没多解释,只是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Lucas在电话那头笑了笑:“看你说的,没事还不能打电话关心一下了?难道我打扰到你了?”
对方的语气听起来如常,但王源的脑海里腾地浮现了方才那幅能让他血气全部向上涌的画面,他的嘴唇上分明还残留着王俊凯啃噬的感觉,说话的时候都能感觉到牵动,不由有些心虚:“说、什么呢……有什么好打扰的,到底怎么了?”
Lucas听到他的回答,又笑了一声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样?身体好点没?前两天脸色那么吓人。”
“好多了,没什么问题。”王源隔着磨砂玻璃瞥了一眼阳台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好好睡了一觉又吃了东西,他的身体确实好多了。
“那就好,”Lucas应了一声,然后道,“有件事我姐不让说,但我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
“怎么了?”王源顺着他的话问道,眼睛却还黏在玻璃上。
“他们找到Newt了。”
“谁找到Newt了?Mia?”
Lucas的声音低沉了下去:“不是我们的人……大源,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如果Newt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听到这话,王源本来轻飘飘似乎还荡漾在阳台上的心瞬间坠落下来,迟疑了半天才道:“我知道,没关系。”
电话那头的Lucas沉默了片刻,又道:“大源,王俊凯应该和你在一起吧?我必须得提醒你,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不然等真出了事,自己给自己下的套最难解,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我知道了……”王源叹口气,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跟Lucas说,因为方才那个吻,原本就复杂的情况已经变得更为纠结了,“有什么新消息你一定及时告诉我。”
放下手机,王源又抬头朝阳台看过去,阳台上的那个人没有大吵大闹,只留给他一个安静又好看的侧面剪影,不知道在对着夜空想什么。
看着王俊凯的身影,王源的内心突然有些苍茫——
他还来不及分辨自己被王俊凯告白后的心情,就被现实泼了一头冷水。
王俊凯真的是,世界上最不会挑时机的人了吧。

其实王俊凯没想过要在这种时候告白的。
王源陷入的是大危机,他比谁都更清楚,他比谁都要担心,这次强行和王源待在一起也纯粹是因为想照顾他,想为他分担一部分重量。
但他没想到的是,在经历了顿悟、迷茫、告别、分离这一系列周折之后,他已经控制不住面对王源时的情不自禁了。
夜晚的星辰那么美,春日的微风那么爽朗,隔岸的灯火那么迷人,气氛实在是好得不能更好了。
而他喜欢的人就在面前。
那张脸、那双眼、那嘴唇,锁骨、肩背和手指,乃至呼吸、心跳和灵魂,无一不在诱惑着他靠近。
所以他一不小心就跨越了那个雷池。
而且他并不后悔。
有些事情只有真的做了才会知道,自己究竟盼望了有多久、渴望得有多深。
他也庆幸自己还能找到一丝理智去告白,没有给王源机会再对自己突如其来的举动胡思乱想。
而此刻,他愿意给王源一些时间去消化这件事情,他愿意等王源做出决定。
无论答案是好是坏,这一次他都不会再退缩了。
当然……
春天的晚风很冷是真的。
幸好在他开始打哆嗦之前王源突然走过来打开了门。

门打开看到王源的一瞬间,王俊凯就感觉到有些不妙。
王源的眉眼间有掩盖不住的压抑。

王俊凯跟着王源走进房间,看着他在房间中央站住,一动不动,只留给他一个倔强的背影。
突然就觉得心疼到不行。
他又往前走了两步,走到离王源很近的地方,看着他瘦削漂亮的脊背隔着T恤凸显出的美妙轮廓,轻声道:
“王源,我喜欢你。”
他看到王源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
“王源,我喜欢你。”
他又重复了一遍——其实他心里又很多话想说,有太多话想说了。他们认识十一年了,在他发现自己这种别样的心思后,他刻意把这些年来关于王源的感觉都近乎病态地整理了一下,越整理越惶恐,除去两人还未熟悉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感情几乎贯穿了他们认识的每一刻。无论是温柔的照顾还是严格的啰嗦,甚至是那种不该出现的吃醋嫉妒和强烈的占有欲,无不在昭示着他对王源的喜欢。
但等真的面对王源的这一刻,他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好像变成了全天下嘴最笨的人,只会说着那最简单的四个字。
“王源,我……”
“别说了!别说了……”王源突然打断他,没有回头,“别现在说可以吗?王俊凯,别现在说。”
王俊凯心里一紧,伸出手去拉他的肩膀,可王源却在被他碰到的一瞬间闪电般地躲开了。
躲闪的时候王俊凯看到了他的侧脸,看到他紧咬着下唇,眼眶有些发红,不由地更加着急,却努力放缓了一点声音:“王源儿,你听我说好不好?我真的有很多话想……”
“别说了,真的……”王源终于转过了身,哀求似的看着他,“王俊凯,你要说的话……我早已经知道了。”
在王俊凯用那样令他心动又烦乱的眼神看他的时候。
在王俊凯用那样缠绵又温柔的方式吻着他的时候。
在王俊凯用那样宠溺又深情的口吻向他告白的时候。
他就已经知道了。
他不是像王俊凯那样在感情方面总是冒着傻气的中二少年,他的感情不止建立在自己对王俊凯的情愫上,还建立在两个人无数甜腻的瞬间上,他心里很清楚他们曾有的相处方式绝不是普通的兄弟,如果说过去他愿意相信并维护王俊凯不明所以的兄弟情怀,那现在他同样也可以将所有的情绪带动到暧昧的层面。
他太了解王俊凯了,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到王俊凯面对这种感情实质的巨大变化时,经历了多少纠结和自我拉扯。
他知道王俊凯这个人一旦说出这句话,那就是真的心意已决。
可惜的是,他们总是赶上最不合适的时间。
正如他告白的时候是带着与王俊凯不复相见的绝望,王俊凯的告白也并没有为他们俩带来任何希望。
“王源……你真的很会折磨人,”王俊凯带着深深的无奈,“原来是怄死我、急死我,现在又要这样吗?所以,你知道我想说的话,可是你并不想听是吗?只是隔了几个月,你的感觉就变了吗?”
听他这么说,王源觉得心里更加烦闷:“王俊凯,你说了又能怎样呢?现在我们俩……能够怎样呢?”
这样的疑问让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决心被质疑,不由皱着眉反驳道:“我既然敢说给你听,就敢说给任何人听,王源,我现在就可以告诉所有人我喜欢你。”
听到这样冲动的孩子气的话,王源有些哭笑不得——还是跟以前一样啊,那个会在舞台上堂而皇之对他伸出手确认他顺从度的男孩子,现在依旧莽撞又不计后果——只能劝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地问他,“王俊凯……你真的觉得这是解决之道吗?”
“是,虽然这可能不是最好的办法。”王俊凯回答得很诚恳。
王源却摇了摇头,略显情绪激动地跟他说:“这不是解决办法,这只会让一切更复杂。”
“一旦说出口,我们就不再是普通的明星,我们会变成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每天被议论抹黑,直到我们自己都怀疑自己……一旦说出口,我们就不可能再做自己了。”
“我们将活在比现在更可怕的闪光灯和放大镜下,万众聚焦。”
“你的一切,我们的一切,都会被断送掉。”
“不只是未来,连我们的过去都会被一并否决。”
王源看着王俊凯越来越凝重的脸色,咬了咬下唇,接着道:“而且,我现在还这么狼狈——我已经有了一大堆问题,每天都层出不穷,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已经不对了,我们还要自己帮他们增加伤害我们的砝码吗?”
王俊凯没说话。
他知道王源说的没错。
在他们还小的时候,就连他对王源亲密一些,或者有人明里暗里说着他们之间的亲密,都会有人忍不住跳脚,更何况是现在?
现在王源面对的已经不是随随便便的捕风捉影,而是无法回避的正面攻击,如果他不想办法帮王源先走出这个困境,他们就无法去盼望一个安稳的未来。
想要灯再亮也抱住你,是多么不易的事情。
“王源……”王俊凯叹了一口气,他是懂王源的。的确,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王源心上压得事情太多了,可他也知道有些话必须说,他必须牢牢划定他们俩之间的情感距离,不能再让王源犹豫脱逃了,“我不想再跟你分开了。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了知道吗?你不在的那五年我有多难熬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才不想我们莽莽撞撞地做决定,”这样的话和这样的语气让王源心里一动又一痛,不由自主地走近他,轻轻地揪住他的衣摆,“我想慢慢来。”
“我想把我的事处理好,把问题解决掉。”
“我想做好准备。”
“因为一旦我们站到聚光灯下,开始被指责,被践踏,被撕扯得面目全非,我们就不再会有机会去解决问题。”
“如果我们问题重重地走进去。”
“我们就不可能再携手走出来。”
“这就是现实,王俊凯。”
王俊凯无言地看着低头站在他面前的王源——从以前就是这样,王源总是比他想得更多,想得更深,心里负担得更重。小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明白王源突如其来的情绪压抑和莫名感伤,自以为是地以为那些都源于他们追梦途中的磕磕绊绊,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王源与年龄不符的深沉,其实多来自于这份刻骨又沉重的感情。
看着这样的王源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会更恨自己。
抬起手,握住王源抓着他衣服的手,包裹住,再握紧一点,任凭突出的手骨硌痛他的手心,甚至希望能再痛一些:“我愿意等,我想要等,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把你的痛苦,分我一半……分给我一半,好不好?”
王源听出王俊凯声音中的一丝哽咽,不由抬头,这是他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王俊凯微红的眼眶,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已经成熟的大男人会表现出孩子般的脆弱不安,都是因为整颗心在为他而疼。
所以他笑了笑,露出那个王俊凯很喜欢很喜欢的乖巧笑容,回握了那只握得他有点疼的手,轻声道:“好。”

那天夜深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睡觉,裹着一张毛毯坐在卧室的地毯上。
“什么时候的事情?”王俊凯把那只小兔子圈在怀里,不怀好意地问,然后满意地看着兔子红了耳朵。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王源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对方温暖的胸膛,理直气壮地装傻——这样亲密的姿态两个人都不觉得违和,可能是因为本来就是零距离,所以他们没有很多lovers一开始的局促与不适应,他们喜欢这样心贴心的位置,能感到彼此心跳频率一致。
王俊凯揉着他的小炸毛,开始使用激将法:“装傻是吧?反正肯定没我早。”
王源回复他一个惊天大白眼:“凭什么说我没你早?”
“因为我比你大。”王俊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哦吼,因为你比我老吧。”
“所以你是在嫌我老吗?”
“是啊,比我早一个世纪的那种老。”
“哦,所以你是讨厌我了?”
“没错啊,我简直是烦死老男人了。”
……
两个很难浪漫起来的人又开始小学生吵架般的对话,吵吵闹闹地破坏氛围,直到忍不住一起笑出声来。

那天晚上他们说了很多话。
说起最初相识的懵懂,说起那些曾有过的不懂事,说起许多不敢告诉对方的纠结。
也说起他们肩并肩走过的温暖时光,说起那些对方让自己动心的瞬间,说起不在一起时缠绵又深刻的思念。
说起误会,说起释然,说起伤感,说起温暖。
说起他们的岁月情长。

太阳升起的时候,阳光透过阳台上的绿植和磨砂玻璃照入,在他们面前映出漂亮的斑斓光影。
王俊凯抱紧了怀里那个占满他整颗心的人,在耳边低声呢喃:
“遇见你的时候,从没想过会这么喜欢你。”
王源握住他圈着自己的手臂,回过头凑近他的耳畔,像低语,又像轻吟:
“因为遇见你,一切就注定。”
两个人笑了。
那灿烂的样子像是幼稚的孩童在夏天的阳光里嬉戏,像是清俊的少年并肩穿过秋日的林海。
像是窗外正吹着的如醉春风,化了一整个冬天的积雪。

北京春天风大,不知从哪里吹来的云彩坏心眼地遮住了日光。
那个瞬间,王俊凯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
王源无意识地轻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