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37

【时光让回忆变得荒谬,那样爱笑的你怎么哭了。】


王源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下雪了,下得很大。

天地之间都被大片的雪花填满,苍茫难辨前路。

而他赤脚在雪地里艰难前进,寒意从脚底直透心尖,冷得喘不过气来。

就在他惊慌失措觉得自己迷了路、害怕地攥紧双拳的时候,有一个人从风雪中走来,隔着纷飞的雪花片片握住了他的手,牵引着他向前。

风雪太大他看不清那人是谁,只能感觉到那只很暖很暖的手,很温柔很温柔地摩挲着他的手。

直到他放松了手指,与那只手交握。

然后有一个瞬间,什么东西落在了他的指尖。

凉凉的。

好像雪,好像泪。

好像吻。

他似乎不怕了,又似乎很怕。

他不怕那漫天的风雪了,他开始怕那只手会松开他。


醒来之后,王源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躺在公寓的卧室里。

头昏昏沉沉的,浑身都没有力气。

看了看窗外,好像是太阳落山的时间,不由有点纳闷,这个时间自己为什么在床上睡觉?

想要坐起身,才发现左手不能动 。

侧过头,看见有一个人趴在床边握着自己的手。

那个人很奇怪,居然穿着快递员的衣服,一只手臂被当成枕头枕着,另一只手伸长了与他交握。

王源用右手撑着坐起身来,看着那个人棱角分明的侧脸,脑袋里混沌一片。

他想起自己刚刚做的那个梦,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不记得睡前发生了什么,无奈地摇摇头——这种情况最近也出现过,一般来说过不了多久就会想起来,所以也并不觉得有什么。

还是先把手从那个人手中抽出来吧。

可即便他的动作小心翼翼,只是微微一动,那个人还是一下子就醒了,迅速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晃了晃脑袋,然后用一种懵懵的表情看着他。

看到那个表情,王源有点想笑。

可是下一秒,他突然开始慌乱。

呼吸急促,瞳孔放大,心跳加速——

他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名字。

那张脸、那个表情、那个人,眼熟得不得了,脑海里好像有无数相关的回忆在盘旋,可是——

他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Mia的高跟鞋在走廊里发出清脆的声音,但她管不了那么多,隔着玻璃隔断看见Lucas正向门外走去,连忙喊了他几声,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

“Lucas,这个时候了你要去哪儿?”

Lucas被她抓住显得颇为不耐烦:“还能去哪儿?你现在把大源一个人放在家里合适吗?我去陪他。”

“你别去了,”Mia一把揪住他,“有那个功夫你不如来帮帮我的忙,你怎么还分不清楚孰轻孰重呢?王源多不容易才回国的?这次的事情解决不好他很有可能再次待不下去你不知道?”

“帮你?我怎么帮你?那些事情是能解释得清楚的吗?”Lucas挥动着胳膊挣开她。

Mia也有些生气了:“你起码好好跟我说一下pledge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了吧?我知道你们平常是不碰那东西的,那天究竟是什么情况?怎么还会被人拍下来呢?你能不能想起来是谁拍的?”

“我的天……那是能乱说的事情吗?”Lucas无语地摊手,“还有,那是什么地方?Nightclub好吗?你问我什么情况谁拍的照片?你怎么不问我在场有几个客人都叫什么名字呢?”

Mia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道:“好了我不想再跟你纠结了,你安分点就在留在这好好工作,不要去找王源了。”

“你让他一个人在家,外面围着一大堆记者,就不怕出什么事?”Lucas反驳着又想向外走。

Mia正想说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提示的名字顺势对着Lucas晃了晃:“谁说他一个人在家了?——喂,怎么了?”

被屏幕上“王俊凯”三个字晃得有些眼晕,Lucas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王俊凯是被惊醒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当那只手从自己手心抽离的时候,他一下子就醒了。

他看见王源已经坐了起来,脸色还是不太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怎么样?还是不舒服吗?”王俊凯站起身,准备拿手去试试额头的温度。

不料王源看见他的靠近迅速地向后一躲,甚至抬起手臂做出了防卫的姿势。

王俊凯一惊,眼睛与王源对视,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王源看他的眼神很慌乱,很迷茫,很……陌生。

“王源?”他见王源突然低下头用手扶住了额,表情也变得痛苦,不由紧张起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王源又抬起头,目光杂乱无章地在他脸上徘徊,神情变得越来越惶恐。

“怎么了?王源?王源?”王俊凯再次伸出手,想要扶住他不让他乱动。

“我的手机呢?”王源一把推开他的手,开始在床上乱翻乱找,找了半天没找到,便一下子跳下了床。

他白天发烧还不知道退没退,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休息身体虚弱,这会儿又突然起身,自然双脚才落地就摇摇晃晃要跌倒,王俊凯眼疾手快地扶住他,也有些急了:“你到底怎么了?找手机做什么?你要给谁打电话?”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你说,你要打给谁?”

王源看了他一眼,从他手里夺过手机又推开他,拨出了一个号码。

王俊凯扫到屏幕上Mia的名字,心里更是纳闷。

“喂,怎么了?”电话没响两下就接通了。

“Mia?”王源的语气十分急迫,“让韩医生来找我,快一点。”

“王源?”Mia在电话那边一头雾水,“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见韩医生?”

王源侧头看一眼身边正一脸莫名看着他的人,突然转身进了卫生间把自己反锁在里面。

就算是王俊凯也没来得及拦住他,被关在门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王源的样子太反常了,而且那个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就像……

就像突然在大街上遇到了十年前的老同学,你却想不起来他的名字一样。

只是王源的眼神更惶恐,更慌乱,更迷失。

他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不过还没等王俊凯想清楚,客厅突然传来一阵铃声。

走过去一看,是王源的手机在响——还是Mia。

“Mia?怎么回事?王源他怎么了?韩医生是谁?”王俊凯来不及细想就抛出一连串问题。

Mia似乎有些犹豫,先说了两句无关紧要的话:“你们怎么回事啊……还换着手机用……”

“到底是怎么了?你快点说!”王俊凯哪有心情听她东拉西扯。

“你先冷静一点,一定要冷静地听我说……”Mia深呼吸了一下,慢慢地道,“王源说……他想不起来你的名字了。”

那一瞬间,王俊凯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说什么?”

“王源他……出了点小问题。这段时间一直在做心理咨询,韩医生是他的咨询师……但是情况似乎没有太大好转,他自己的心理压力似乎越来越大,这两天又发生这些事情……”

“你再说一遍……王源他想不起来什么了?”王俊凯的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Mia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剧烈起伏的情绪,连忙开始一边焦急地跟他解释王源的症状和情况,一边竭尽全力说一些话想安慰他。

王俊凯强压着性子地听她说了半天,拳头握紧松开又握紧,窒息感慢慢攀升,好像被一双手掐住了喉咙。

“……什么时候开始的事?”直到电话那头的Mia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他才开口打断。

Mia怔了一下,轻声道:“去年机场出事之后。”

这个答案好像一块巨大的石头,重重地砸在王俊凯身上、头上、心上。

让他剧痛、让他苦痛、让他心痛。

“而且……”Mia想了想,觉得有件事情必须告诉他,“王源以为机场那次之后你疏远他,是因为五年他离开的事情而故意报复,他觉得你并没有原谅他。”

王俊凯呼吸一滞——他忽然想起去年在上海,在四十多层高的天台上,他曾经说过:“王源,我并没有原谅你。”

“王俊凯,你听我说,”Mia还在不遗余力地想要安抚他的情绪,“情况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王源并没有忘记你们的事情,只是对近一段时间的事情有点分不清楚真假,而且刚才他跟说,他不是不认识你,只是突然怎么都想不起名字了,所以你不要着急……”

王俊凯越听越觉得烦躁,猛地挂断了电话,扔下了手机。


很多事情都变得清晰明了了。

他因为机场事件而决定的疏离,引发了巨大的误会和伤害。

那些时刻王源在想着什么呢?在和自己逐渐模糊的记忆较劲吗?

他想起去年年底颁奖礼的红毯上,王源远远扫过他的那一眼。

他想起圣诞前夜王源突如其来的告白。

他想起新年夜的告别。

那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刻意或无意地推开了王源呢?

红毯上他挽着别人的手。

平安夜他的迟钝和逃避。

新年夜他没有说出的话。

有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时候你或者深以为然,或者茫然不知,或者理直气壮。

等到再次回过头时,才发现自己有多傻,有多笨拙,有多可恨。

他不止错过了十年前那个羞涩又腼腆的小孩,不止错过了六年前那个唱着悲伤情歌的少年,还错过了一年前鼓起全部勇气站在他面前的王源。

现在他想重新出发,还来得及吗?


轻轻地叩响卫生间的门,听见里面的人被吓到似的发出急促的气声,王俊凯觉得心口猛然痛了一下。

“王源……”

里面的人没有回答。

王俊凯贴近那扇门,开始对着门里说话,声音不低,却很温柔。

“王源,你知道吗?从去年生日开始,我每天晚上睡觉都会突然醒过来,就好像鬼压床一样。经过好几次我才找到原因。”

“因为我总是被脖子上的项链勒住,喘不上气,然后突然惊醒——可能是因为我以前没有总带项链的习惯吧。”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把它摘下来过,不只是睡觉的时候,还有洗澡的时候,拍戏的时候,唱歌的时候,都是。”

“我真的很喜欢这条项链。”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送我这条项链的人。”

“这个人很傻,以为所有事情只要自己一个人承担就可以解决,以为自己一个人离开问题就迎刃而解,可是他不知道,他曾经离开的那几年里我有多想他。”

“我想他想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没法唱歌,没法工作。”

“我真的很生他的气,可是,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其实当时我有多生气,他再回来的时候我就有多开心。”

“这个人也很勇敢,他居然敢时隔五年回来,还有勇气不解释原因就跟我说‘你好’。”

“我原本下定决心不搭理他的,可是没想到,过去我拿他没办法,现在依然也是。”

“所以虽然我嘴上说着不原谅,但是我早就原谅他了,在我说‘你好,王源’的时候就原谅了。”

“不,不对,比那时候还早,其实在他说‘王俊凯,你好’的时候,就已经原谅了。”

“王源,你记得吗?你亲口说的——‘王俊凯,你好’,十一年前就是,一年前也是,你还记得吗?”

因为心跳很快,说这些话的时候王俊凯的语速很快,让他的呼吸有点急促。可是他不敢停,他怕停下来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会流失,他更怕王源会突然打断他说想不起来。

不过王源没有,直到他说完,王源都一声不吭。

王俊凯的心脏简直要提到嗓子眼里了。


过了像是一个世纪那么久,卫生间里面传出了“吧嗒”一声——门锁打开了。

王源从门后走出来,他的头发有点乱,脸色还是苍白。

但是双颊、鼻尖和耳廓都是红红的,眼睫间湿漉漉,衬得瞳孔黑亮。

他看着王俊凯,视线从王俊凯的发梢落下,扫过英挺的眉,扫过深海般的眼,扫过鼻梁和薄唇,落在颈间的一抹银色上。

那个眼神里面有很多情绪。

有幼稚的情绪,好像玩具失而复得的小孩子。

有深沉的情绪,好像暮年朝花夕拾的老人。

还有很多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

他心里还有许许多多的迷惘与疑惑,但却没有说,也没有问,因为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他想起了眼前这个人的名字。

多年前的你好,一年前的你好。

许多次的生日,上一次的生日。

曾有过的别扭,不久前的别扭。

那些年的欢欣,才找到的欢欣。

…………

许多许多,都和这个名字重叠了。

是王俊凯。

王俊凯和王源的那个王俊凯。

这个名字,不会再忘记了,绝对绝对不会再忘记了。


王俊凯捕捉到王源的那个眼神,心脏终于归位。

他伸出手,想要给这个看起来像刚哭过一样的小兔子一个温暖的拥抱,不想却却听他冒出一句:

“王俊凯,你怎么还没走?”

不由气结——这个小朋友还是那样,别扭起来就没完了。

伸出的手改了改方向,使劲揉了揉他已经很乱的炸毛,没好气地道:

“王源儿,你还没吃饭呢好吗?”


---------------------------------------------------

迟到的新年快乐~也是带着满满的爱哟~

2016,你是不是也更爱他们了呢~(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