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35

【即使分道扬镳我还是想奔赴那条能遇上你的路。】


清晨六点,公司楼下已经挤满了娱记和粉丝。

Yuna姐伏在窗边看了一会儿,无奈地摇摇头:“这些人,逮不着王源又来抓你。”

王俊凯在会议室另一头摆弄着手机:“无所谓了,反正我也脱不了关系。”

“你无所谓?脱不了关系?”Yuna姐回过身,脸色颇为难看,“你以为这次的事情是说着玩玩呢?且不说恶性炒作已经是好大的帽子了,居然和毒品扯上关系,在这个圈子还混不混的下去你不知道?”

王俊凯翻了个好大的白眼:“那是大麻。”

“在国内有区别吗?”Yuna姐对他这个态度很生气:“我警告你,这件事情你少搀和,Astro那边自然会处理,你不要胡来再添乱了。”

王俊凯没吭声,也不知道听没听她说话,又拨弄了半天手机才道:“你帮我给Mia打个电话。”

“干什么?”Yuna姐不明所以。

“打了好多次电话不接,现在居然无法接通了。”王俊凯脸上写着气急败坏,“她绝对把我拉黑了!”

“我没问你这个,我问你给她打电话干什么?”Yuna姐看着他在那边着急,“Mia也好,王源也好,现在都不会接你电话的,他们那边现在肯定乱得……”

话还没说完,就见王俊凯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两步从会议室那头跨到这头,拿起Yuna姐放在桌上的手机就跑。

“王俊凯!”Yuna姐叫了他一声,见他心急火燎到这个程度也是无奈,“你能不能别闹了?你现在打电话给他有什么用?”

可王俊凯压根就顾不上理她,拿着她的手机折腾了半天才抬头道:“密码多少?”

Yuna姐无语地看着他,想起他俩小的时候也是这样,如果王源找不见人也不接电话,王俊凯就会执着地给王源认识的人打一圈电话。心里其实再清楚不过,以王俊凯的个性今天要是联系不到王源估计要疯,所以只好报出一个数字,然后道:“你要打也冷静一点,不要给他们添乱。”

王俊凯一边迅速输密码拨电话,一边敷衍地冲她摆摆手——电话响了三声就被接了起来,Mia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Yuna?怎么了?”

“你果然把我拉黑了!!”王俊凯简直是气急败坏,“王源呢?!”

Yuna姐一副无可救药的表情,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准备听他俩吵架。

“王俊凯?”Mia也是一惊,“你怎么用Yuna的手机打给我?”

“废话,我用自己电话打你倒是接啊!”王俊凯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但还不至于忘记自己的主要目的,“王源呢?他怎么样?他手机怎么关机了?也把我拉黑了?”

电话那头的Mia看一眼低头坐在角落里的王源,压低声音道:“没有,他真的关机了,你也不想想现在什么状况。”

“他怎么样?”王俊凯又问了一遍。

Mia叹了一口气,据实相告:“你觉得呢?昨天到今天一直没吃东西,问他什么也不说。”

王俊凯呼吸一滞,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道:“让他接电话。”

“你要干什么?还怕他受到的打击不够多吗?”Mia的语气也不太好,“他从新年过后状态就很差你知道吗?”

“……我说了,让他接电话。”王俊凯懒得跟她解释,“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的,让他接电话。”

Mia虽然看不过王俊凯和王源纠结的状态,也不知道现在让他俩通话是否妥当,但也知道面对现在一直沉默的王源,自己其实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只好说一句:“你等一下。”然后拿着电话到了王源身边。

“王源,接一下电话好不好?”

王源窝在卧室角落的单人沙发里,整个人缩成小小一团,带着耳机闭着眼,一点反应都没有。

犹豫了一下,Mia伸手轻轻摘下他的一只耳机,轻声道:“王源,接一下电话吧。”

不知是被声音吵醒还是被她的动作碰醒,王源睁开了眼睛,微微皱了下眉头,接过手机看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然后毫不犹豫地挂断了。

Mia眼疾手快地接住王源扔过来的手机,看着他重新戴上耳机闭了眼睛,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再打扰他。

刚走远没几步,手机又响了起来,自然还是王俊凯。

“不是我挂的。”Mia先开口把他堵了回去,“王源不接我也没办法。”

王俊凯听到王源的名字,立马把刚才被挂电话的不爽丢了个没影,想了想道:“我要见他,你们现在在公司吗?”

“你疯了吗?!”Mia简直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看没看新闻?这次爆料有三分之二都跟你有关,你是怕现在还不够乱吗?Yuna都不管你的?”

王俊凯看了一眼旁边眼里要冒火的Yuna姐,没接这个话茬,只是追问道:“你们现在在公司吗?”

“不在……公司那边被堵翻了,现在暂时住在酒店,”Mia知道王俊凯急脾气上来谁都管不了,只好先安抚他一下,“你别乱跑了,这次看起来是持久战,我这两天会找机会把王源送回公寓,到时候再说你的事情吧。”

“缓兵之计是没用的,”王俊凯一点儿都不上当,“你最好说清楚你什么时候送他回家,不然我就只能一家家酒店去找他了。”

Mia简直是无语,想了半天才道:“好吧,我答应你只要安顿好王源就跟你联系,但是你也得答应我这两天不许轻举妄动。”


两个人达成共识后也不啰嗦就挂了电话,Mia收起手机又走到王源身边,轻轻推推他,道:“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

王源睁开眼睛,摘下耳机:“他不该再跟我联系了。”

“他很担心你。”Mia轻声道。

听到这话,王源微微笑了笑,侧过脸看着她道:“那我就更不能跟他联系了,不是吗?”

“王源,你老实告诉我,”Mia认真地问道,“大麻……你有没有碰?”

王源重新低下头:“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没有。”Mia摇摇头,“但是你和Lucas都不肯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知道照片里那几个人都是你们兄弟会的,你们却不答应我回美国去找他们作证,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什么都不做,连饭都不吃,整个人像废了一样……所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是不是?”

见王源沉默不语,Mia微微提高了声音:“王源,这件事情不解释清楚,这一关你过不去,现在只有照片,假如有证据坐实,那么隐退都救不了你。”

“你说的都对,”王源又笑了,脸色苍白,眼眸漆黑,“所以,我才不能再联系王俊凯了。”

“他必须跟我撇清关系才行。”说着,王源站起身就要走。

Mia一怔,拉住他道:“事到如今你还只想着他?你怎么不想想回趟美国把你那些兄弟叫出来说出真相呢?!”

“真相?”王源笑得很苍凉,“那个真相,说出来,不说出来,我都是死路一条。”

看着王源离开房间时摇晃的背影和虚浮的脚步,Mia紧皱眉头想了想,重新拿起了手机——

“帮我联系一下Newt。”


王俊凯放下手机就看到Yuna姐有些生气又无奈地看着他,对他道:“非要这个时候折腾着去见他?你现在也不想想自己的状况?你就不怕把自己的事业牵扯进去日后后悔?”

王俊凯看着她,过了好半天才道:“说实话,我早就后悔了。”

“如果当初不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怕公司、怕粉丝,也不会弄到最后让他一个人离开的地步,我确实不应该现在折腾,我早就该折腾了。”

他真的后悔了,当年的克制与掩藏,除了让他自己漠视了内心的真正感情那么多年,更让他失去王源那么多年。

当年的他用带着傻气的执着走在追梦的路上,以为不远地方的星光就是自己最大的追求,却不曾想过其实早有星光笼罩他多年,就在身边那个人发光的眼眸中。

因为真的后悔过,所以这次他不允许自己对王源的状况不管不问,他不允许自己再次对那些客观原因妥协,他不允许自己再次后悔。

Yuna姐看着他坚定得发亮的眼神,不由摇摇头:“无风不起浪,王源确实有可能是为了复出故意跟你碰面的不是吗?在美国那么长时间,有些事情他做没做真的很难说不是吗?你就没有一刻怀疑过,那些爆料有可能是真的吗?”

听到这话,王俊凯好像不认识她似的,盯着她半天,然后开口吐出两个字:“没有。”

“……”Yuna姐叹口气,有些无奈,“算了,我真的是管不了你了,不过我警告你,一会儿出发去上通告,不管记者追着你问什么,都不许回答知道了吗?”


王俊凯是一个答应了别人任何事都会做到的人。

所以他没有答应Yuna姐。

所以出了公司大门被娱记围住,被问到“王源是不是真的借他热度复出,是不是真的沾染过大麻”时,王俊凯没有置若罔闻,他对着镜头和收音器说:

“没有,他没有。”

没想到他回答得这么干脆利落,记者下意识地追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呢?”

王俊凯扬了扬眉,理直气壮地反驳道:“你觉得我不知道你问我干吗?”在他身后不远处的Yuna姐听到这话简直想抓狂。

一旦开口,躲过记者追问就没那么轻松了,立刻就有其他人挤过来,开始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请问去年王源泄露的私人资料是他自己公布的吗?”

“听说《舍吾迷离》的主题曲是王源从你手中抢走的,真的吗?”

“王源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清楚吗?”

“沈嘉卉小姐昨天表态称王源的事情跟你肯定没有半点关系,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

记者七嘴八舌地问着问题,王俊凯难得耐心地把听到的一一回答。

“不是。”

“不是。”

“他的情况我会知道的。”

“我的情况沈嘉卉一点都不知道。”

…………

费了好大力气,终于从重重包围中挤出,钻进保姆车后王俊凯才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下一秒Yuna姐就抄起身边的靠垫扔在了他的脸上。

“干嘛啊?!”王俊凯莫名其妙。

“你真的是疯了!叫你不要回应你听不懂是吗?”Yuna姐气急败坏,“你以为这么做对王源真的有帮助吗?!这种回应一点意义都没有你知不知道?”

王俊凯这次没有生气,他只是笑了笑,转头看向窗外:“没有意义?那你告诉我什么是有意义的?”

“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对王源的状况视而不见?”

“安安静静做自己无可挑剔的大明星?”

“过去我曾经听话的这么做过,结果呢?”

Yuna姐看着他,半晌才道:“你知道吗?就算从六年前再来一次,不,就算从十年前再来一次,你当时的选择依然不会是王源,你依然会乖乖听话,做你的少年偶像。”

王俊凯回过头,脸色有些不好看,语气却异常坚定:“没错,很有可能这样。所以即便过段时间我被这件事情连累,然后让我从今天重来一次,我也依然会这么做。”

“所以我们不如抛开这些没意义的话题,来一起想想怎么让我见到王源吧。”


天色微明的时候,王源终于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好几天没回来,房间内似乎蒙上了一层灰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呼吸了不干净的空气,他轻咳几声,单手捂住了胸口。

没力气,浑身都没力气,感觉整个人像是飘荡在半空中,摇摇摆摆。

他不记得自己几天没好好吃饭了,但是却又一点儿都不觉得饿。

脑袋里也很奇怪,有的时候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有的时候又满满当当,乱成一团。

就连许久没有发作的头疼都欺负他,这两天频繁到访。

真的是,有点儿惨呐。

想起大学一年级的冬天,在距离学校很远的那个小酒吧里,他进行了所谓的pledge。

那个时候的他,面前有两个选择。

其中一个,就是那堆香烟和大麻。

那个时候的他,真的以为自己做出了最简单的选择。

却不想把现在的自己推入了这个困境当中。


在客厅中站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王源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不喜欢公寓里灰蒙蒙的感觉,却又不想清扫。

最后还是决定把自己扔进了浴缸里。


在浴室蒸腾的热气中,在浴缸里温度不低的热水中,他却觉得浑身发冷。

起了雾的镜子看不清自己的脸,却仿佛可以看到王俊凯的露出小虎牙和猫纹的笑容。

真的是疯了啊,这样身陷困境无法自保的自己,却还在心心念念想着那个人。

这样的想念,没有让他得到一起暖意,反而连心口都冷了起来。

昨天拿着Mia递过来的手机,看着上面王俊凯的名字,他真的很想接起来。

他想听王俊凯的声音,真的。

哪怕王俊凯打电话过来是要质问他有没有利用他复出,他都想听那个声音。

哪怕王俊凯打电话过来是要问他有没有沾染大麻,他都想听那个声音。

哪怕王俊凯要骂他、指责他、要说他最不愿意听的事情,他还是想听那个声音。

可惜他知道都不是。

他知道王俊凯不会怀疑他,就算没有过去的情谊和不久前的告白,王俊凯也不会怀疑他,因为王俊凯从来都不是会以最坏的恶意揣度别人的人。

更何况他知道王俊凯对他还是有兄弟情谊的。

所以他绝对不能接王俊凯的电话。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想要靠近想要依赖想要撒娇。

他怕王俊凯控制不住情绪,替他乱出头然后受到连累。

他更怕下一次再有爆料时,他那不可告人的感情会被告知天下。

所以他绝对不能再和王俊凯有半点联系了。


在浴缸里走着神直到水都冷了,王源才反应过来,随便地擦了擦身体和头发上滴答的水珠从浴室出来。

新的手机上有Mia的几个未接和1条信息,他没有回拨,先看了看信息:

“记者已经在公寓附近了,不方便把你的生活必需品送过去,所以寄了快递,记得看清楚门外情况再开门查收。—Mia”

王源懒得回电话,只发信息说了一句“知道了”。

刚放下手机,门铃就响了。

王源走到玄关看了看可视门铃上的摄像画面——门外只有一个穿戴着着快递公司制服和帽子的快递小哥和一大堆箱子,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于是他打开了门,准备签收——


当门外的那个人从可视画面变到眼前时,王源突然觉得低像素的摄像头真的很不靠谱。

身高会压缩,体格会变形,肤色会变暗,重点是,五官都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只是开门的一瞬间 ,屏幕中那个模糊的快递小哥,就变成了一个单手压着帽檐,一双大长腿交叠,斜倚着他家大门耍帅的家伙。


那个家伙手里还捧着个不大的纸盒,嘴角带一抹邪气的笑,露出一点小虎牙,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凯利牌小龙虾,贴心送货上门。”


-----------------------------------------------------------------

前几天忙到吐血,没有时间更文,也没有回复亲爱的们的留言,实在是很抱歉的说……>_<

周末会抽空多写一些,所以明天也会更啦,希望下周能回到正常的更文速度。

还有说好的周末更文会有甜,明天的一更里会更明显啦~

还有还有,我们俩宝好好哒就行了,对吧对吧~~(づ ̄ 3 ̄)づ

再多说一句吧——

想要改变的事就为之努力,很难改变的事就顺其自然,无法改变的事就放下包袱。不是每一件事情都需要一个结果,也不是每一个结果都让人欣然接受。要成长,就要勇敢接受不愿意。

共勉共勉,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