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31

【如果你叫我,我没有回头,那唯一的原因可能就是我哭了。】

圣诞夜雪落纷纷,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恍若童话仙境。
眼前的人头上落了许多雪花,像一个可爱的雪人。
他笑得也很可爱,嘴角勾起,颊边微涡,眉眼俱弯,只是眼里星光点点,亮晶晶的。
王俊凯看着这个全世界最好看的小雪人,突然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在那双眼睛和那个笑容里看到了全部的答案。

雪花落在眼睫上,碰到最单薄的皮肤,凉凉的,但王源感觉到自己眼眶内是热热的。
这次回来不过一年,但他好像总是在流泪,开心时流泪,难过时流泪,幸福时流泪,失落时流泪。
可是此时此刻的他,却没有流泪,只觉得眼里热热的,心里凉凉的。
王俊凯的神情他并不完全明白,他可以看出震惊,可以看出疑惑,却看不出剩下的那些是什么,真正能决定王俊凯反应的那些部分,他都不懂。
不过没关系,对于今天,对于这个问题,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在韩医生告诉他,他的记忆有可能流失得更严重时,就做好决定了。
所以王源没有回避王俊凯那样复杂难懂的眼神,他与他对视,露出笑容,在雪花片片之中,在那首老调子还在耳边回响之时,轻声道:
“王俊凯……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这就是他的决定。
这句话,这四个字,这份心意,是贯穿他整个少年时期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哪怕不妥,哪怕危险,哪怕结果悲惨,他也要说出来,不能任由记忆带走它,任由自己忘记它。
这也是他对王俊凯最后做出的、最任性的事——
这样沉重的事实,我可能要忘记了,所以哪怕有千般万般不愿意,也请你替我记得吧。

“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
这八个字在王俊凯脑海中来来回回搅动翻覆,有时是Karry说给马思远,有时是潜意识里的他说给王源,有时又是王源坦然地告诉他…
他觉得自己傻了、疯了、发烧了,七魂六魄都不见了,觉得自己轻飘飘似乎要随风雪而去,又沉甸甸好像被泰山压顶……
他觉得自己的心酸甜又苦涩、柔软又疼痛,因为这个他最喜欢的人也喜欢他而甜,因为他们一不小心错失多年而酸,因为这份感情的不可告人而苦,因为彼此的小心翼翼而涩,为王源心底柔软一片,为王源心间疼痛难捱。
看着王源这一刻没有任何压抑和收敛的眼神,那样只是看着自己就会发光的眼神,那样深刻又纯粹的眼神,王俊凯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懦夫。
想起十年以来王源的一切,那些撒娇与别扭,那些逞强与秒怂,那些温柔与包容,还有那次突然又决绝的离去,王俊凯觉得自己像一个瞎子、一个聋子、一个傻子。
念及王源曾独自面对过公司的管制,曾承受过自己无数次刻意的疏远,曾因为自己因为粉丝受过各种伤害,曾带着这样的心情远走异国孤身五年,王俊凯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人。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说什么呢?
说我喜欢你,所以刻意地疏远了你?
说我喜欢你,所以没有坦然对待你?
说我喜欢你,所以一次次伤害你?
说我喜欢你,所以什么都不敢告诉你?
说我喜欢你,却连承认自己感情的勇气都没有?
在那样明亮的眼睛里,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不堪到无地自容。
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不敢直视王源干净的眼眸。

说出“喜欢”这两个字的王源,并没有觉得心里轻松一些。
他以为自己散乱的记忆已经勾不起面对王俊凯的惶惶与疼痛,但其实不然。
他可悲地发现,自己此刻比任何时候都更在意王俊凯的反应。
知道我喜欢你的你,会怎么想?怎么说?怎么做?
期待,惶恐,好奇,忐忑。
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生怕错过对方最细微的表情。
可是,王俊凯没有任何反应。
王俊凯站在他面前,怔愣着,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两个人在雪地里沉默着。
王源心里渐渐攀上苦涩的滋味,嘴角的笑也变成苦笑,他忍不住去仔细辨别王俊凯的表情——
他看到了惊讶和不可置信,看到了复杂的挣扎,看到了……回避。
王俊凯避开了他的眼睛,神情不安又难堪,好像下一秒就要逃开。
是这样啊……果然会是这样啊。
曾经想过说出来会有什么结果,想了一千种一万种,却没料到,最后会是最差的一种。
对兄弟抱有这样扭曲感情的自己,王俊凯根本不想多看一眼。
真的,除非是互相喜欢,否则所有的喜欢都是心酸。
王源仰着头,努力又扯动嘴角笑了一下,然后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要难过啊王源,你想到过这个结局不是吗?
不要痛苦啊王源,你并没有期望他更好的反应不是吗?
不要害怕啊王源,失去他你一样可以活得很好不是吗?
不要流泪啊王源……不要……流泪啊……
他以为今天自己不会哭了,他以为渐渐失去那些记忆的自己不会哭了,他以为习惯失去王俊凯的自己不会哭了——
可是他的眼泪还是在转身的瞬间滑落脸颊,还是落在衣襟落在雪地,化成雪结成冰。
“王源!”
他听见王俊凯在身后叫了他一声。
可是他没有回头,反而加快了脚步——
所有情感和秘密都暴露的他,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王俊凯了。

Yuna姐在保姆车里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看到王源的保姆车回到小区后她就觉得不需要等太久了,只要王俊凯发来一条让她先走的消息就打算立刻撤退回去休息了。
其实她心底不认为今天那两个冤家会发生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都是羞涩别扭的人。但是两人会和好是肯定的——老早以前就是这样了,不管闹什么别扭、有什么摩擦,就算吵架到天翻地覆也是一样,只要王源哪里不舒服或者哪里不太好,王俊凯是绝对会服输认怂求原谅的——这招自从被发现后就屡试不爽,这次也是一样,看王俊凯听说王源晕倒后的反应就知道了,简直比看见火灾现场还着急,嚷嚷着要去找不说,好不容易劝下来又不肯在车上等,硬生生在寒风里站了三个多小时。
Yuna姐其实知道王俊凯为什么别扭地为难自己,因为他觉得王源的种种状况都是他造成的,起码是他引发的,所以站在那里、所以让自己吃点苦头,这样心里才会稍微好受一些。
距离王源回来已经过了近一个小时,Yuna姐正打算叫司机离开,不料车门却突然被打开——王俊凯卷着一身风雪钻进了车里。
看到眼前这个人比雪更冷的脸色,Yuna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怎么了?”连忙问道。
王俊凯看都没看她一眼,缩进后排的座位戴上耳机,沉声道:“开车。”
这一声的情绪实在不好,司机听见后还没等Yuna姐下指令,就下意识地发动起步,驶离了小区。
Yuna姐也是一肚子的疑惑,但深知王俊凯此时的脸色绝不是招惹他的好时候,只好先按捺住自己的疑虑,默不作声地送他回公寓。

随手点开播放器,耳机里响起的是王源的新歌。
王俊凯心里一动,下意识觉得自己此时应该关掉,可惜前奏很短,王源的声音已经响起,拇指就这样停在距离屏幕0.1mm的地方,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
真的是太糟糕了。
思维还停留在王源最后的笑容上。那笑容太过好看,又太过悲伤,刺得他的心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他真的有些恨自己。
恨过去的自己没能正视心底的感情,没能发现王源的情绪,没能做到好好保护王源的承诺,一次次掩盖,一次次回避,一次次伤害。
恨现在的自己没能说出想说的话,没能给王源诚实的答复,没能避免用自己的胆怯刺痛王源,不小心沉默,不小心退缩,不小心再次伤害。
天知道在王源说喜欢他时他有多么心乱如麻,有多么想要坦白心意,多么想要拥抱王源,多么想要揉揉王源的脑袋。
可是他不敢,他真的不敢,他觉得自己早在五年前王源远走时就失去了这个资格。
当年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迹象表明着一切——王源忽远忽近的态度和反复无常的举动,王源总唱的那些深情又哀伤的歌,王源躲闪的目光和躲避的肢体……喜悦、悲伤、扭捏、嫉妒、生气……数不清的情绪传递着数不清的心意。
王源早就在说着喜欢他了,可是他却没有听懂,他可能是故意没有听懂。
所有人都说他耿直,可越是耿直的人越容易在重要的时刻失去勇气。
就像方才看到王源转身离去的背影时,他居然任他走远没有追上。
想做的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想说的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
未老先衰的从来不是容貌,而是那份不顾一切的闯劲。
情绪跌到极点,只能开始自我安慰——不要紧,王俊凯,再想想,仔细想想,想想怎么告诉他,想想怎么保护他,想想今后怎么走。
这一次,决不能再错了。

圣诞节过后新年将至,正是娱乐圈每年热火朝天的第一个小高潮,可Mia却在此时替王源拒绝了所有的跨年通告,将他送回了重庆。
这绝不是理想的做法——王源复出不过半年,作品还少,负面却多,正是需要趁热度多圈粉的时候,Mia本来也打算让他在新年到春节这个时期专心工作,可没想到他先是因为脑震荡和情绪波动而引发了心理问题,后是见了王俊凯后没有丝毫好转反而更糟糕了。
一连串的突发状况弄得Mia无可奈何,但她深知必须为王源计之长远,所以在又带他见了一次韩医生后,决定遵从医嘱送他回重庆休养。
打发了吵着嚷着要跟去的Lucas,Mia只带了一个小助理和一个保镖,低调地陪王源搭上飞机。

时隔六年,王源终于再一次踏上故乡的土地。

从机场回家的路上,隔着车窗,看着沿途熟悉又陌生的风景——
变化很大。六年的时间不长,但对于飞速发展的城市来说足以改变它的原有模样。
变化也小。很多东西早已深入骨髓,不是简单的外观变化可以抹杀的。
王源一开始不懂韩医生为什么一定要他回一趟重庆,但在车辆经过重庆的大街小巷、逐渐带他到达越来越熟悉的地方时,那些翻覆涌上心头的窒息感让他突然明白了身在此处的意义。
无论在哪里都有他俩。
漫步过的街道上有,蹦跶过的台阶上有,避过雨的屋檐下有,流连过的店铺里有…
那里有,这里有,哪里都有。
他在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看到了自己和王俊凯的身影,在风呼啸而过时听到了他们曾经的笑声,在升腾的回忆中抓到了许多模糊的场景…
在这里,在属于他们的这里,在让他们最能觉得心安的地方,他触及了最初的彼此,也触动了最后的彼此——
我已经失去你了,我可能最终会忘记你,但是回到此处,至少让我不再后悔了。
不后悔离别,不后悔陪伴,不后悔相遇。
不后悔喜欢。
如果真的会忘记,那就让我把喜欢你的那些情绪,把欢欣又酸涩的那些回忆,通通都留在这里吧。
让你和我,回到我们的山城重庆,回到我们隔着一条街的学校,回到我们吃过面的小摊,回到那个贴着花墙纸的小自习室,回到那间小小的录音室,回到我伸出手说你好的那一天。
回到我不认识你的2011年。

“你知道吗?”好多天以来,王源第一次主动跟Mia开口,“我跟王俊凯表白了。”
Mia一怔,下意识脱口问道:“他怎么说?”
还来不及后悔这么问,就听王源平静地答道:“他什么都没说。”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Mia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又问道:“为什么要告诉他?”
王源的视线没有从车窗处移开,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道:“再不告诉他……我怕我自己都要忘了。”
心里一惊,Mia抬头仔细看王源望着窗外的淡淡的眼神,觉得情况真的不太妙了。
王源看起来没有丝毫回到故乡的喜悦,平静的反应也不符合韩医生的设想,恐怕这种故地重游的治疗方式,确实不见得有效果。
王源会不会……真的要忘记王俊凯了呢?
这样什么都不管任其发展,真的好吗?

忍不住拿出手机来,发出了一条信息。

----------------------------------------------------------

这次更得有些晚了,对亲爱的们有些不好意思…
主要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葵有一个认识的ky家的姐姐退圈了…嗯没有转唯什么,应该算是淡圈了吧,心情蛮复杂的。那个姐姐不是不喜欢俩宝了,而是觉得这个圈子里负能量真的太多了,让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影响,甚至影响到了三次元的生活……她是陪伴葵走过最玻璃心时期的人,所以真的是很难过…
曾经在微博上转过一篇文章,里面有段话是这样的——
很多人是真真实实的内心阴暗,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和你一样成长在阳光下。我也告诫自己,不凭只言片语恶意揣测他人,哪怕做个路人,也不做落井下石之人。
嗯…很简单的道理,却有很多人做不到,就放在这里跟大家共勉吧~
希望大家在喜欢俩宝的同时也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不要忘记最初喜欢他们的原因一定是开心的,不要轻易对自己认真喜欢过的东西说放弃,也要记得让我们失望难过生气的从来不是两个小朋友。
如果不小心陷入迷茫或负面情绪中,一定不要憋在心里,及时说给朋友或者小伙伴们,也可以跟葵葵唠唠~专业治愈哈~
嗯,有点啰嗦了,周末尽量多更一些补偿这次晚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