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29

【是该抱怨风雪刺人眼还是天生喜欢红眼眶?】




我有很多事情都想不通,想不通为什么一睁眼,你就转身离我而去。


再见到你,我也想不通,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忘记那些日日夜夜的煎熬,再次朝你走去。


我没有想通你,却不小心想通了自己,然而发现真相却让我失去了与你并肩的权利。




王俊凯看着眼前长长的红毯和周围刺眼的闪光灯,迟疑了一下,然后转身对着保姆车内伸出了手。


搭上他手的那只手小小的、白白的,圆润可爱,与他的手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是浮上他脑海的却是另一双手,那双手手指修长,因为瘦削而骨节分明,与女孩子的嫩白娇软不同,那双手带着些剔透的脆弱感,带着些笨拙的傻气,却总能在抚过琴键时撩起他心中波澜。


密集的快门声打断了他一时间的走神,车上的沈嘉卉迈步下来的动作像是一种催促,王俊凯迅速调整好状态,与她挽着手臂踏上红毯。


在他下车时已经足够惊人的快门声此时更是翻了一番——毕竟是小天王第一次与女演员结伴走红毯,两人又是时下最热的荧幕情侣,现实中的绯闻也炒得如火如荼,简直是热门中的热门。


沈嘉卉一手挽着王俊凯,一手轻挥着跟媒体和粉丝打招呼,走走停停配合拍照的间隙余光瞥见王俊凯没有一丝笑容的脸,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好心地小声提醒了一句:“大哥,对镜头笑一笑。”


王俊凯这才注意到自己有些僵硬的表情,连忙露出官方的笑容,和沈嘉卉一同对着镜头摆出亮眼的pose。


可惜这样的好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下一秒转过身的他就看到了红毯尽头的王源——




我有很多事情都想不通,想不通为什么喜欢你,却还要离开你。


再见到你,我也想不通,想不通自己为何隔了五年的时光还是喜欢你,再次向你靠近。


我没有想通自己,却不小心想通了你,然后发现你的察觉让我失去了面对的勇气。




在背景板上签完名后回过头的王源,看到了王俊凯。


不,准确地来说是王俊凯和沈嘉卉。


圣诞前夜的北京,零下的温度,沈嘉卉仅穿着裸色的抹胸鱼尾曳地礼服搭配白色的毛皮披肩,清纯又性感,被她挽着的王俊凯即使穿着简单的黑色礼服,也英挺帅气夺人目光。


王源的视线落在那只搭着王俊凯小臂的手上,女孩子的手,看起来小小白白软软,毋庸置疑,是讨人喜欢的模样。


就应该是这样啊。


王源低头看看自己拿着马克笔的手,太瘦,太苍白,太骨节分明,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再次抬头的瞬间,看见沈嘉卉凑近王俊凯说了句什么,一直表情严肃的王俊凯突然就对着镜头露出了许久不见的小虎牙,帅气又可爱。


心脏猛然受到钝击,一直断断续续的头疼似乎有些发作了。


一起拍戏的人不再是自己了,一起走红毯的不再是自己了,一起面对媒体的也不再是自己了,现在,连能一下子逗他笑的也不是自己了。


那样亲密的距离,那样温柔的目光,那样明朗的笑容,都已经分给别人了。


不想再看了,不能再看了。




远远地,王俊凯看到了王源,看到他的目光似乎刚刚从自己这边扫过,却没有停留,转身放下手中的马克笔,离开了红毯。


王源的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他都是懂的,他以为王源会疑惑、会生气、甚至会反感,可是这些都没有,王源就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转身离开了。


那个皱眉他不懂,那不像一个表情,不像一种情绪,倒好像一种生理反应,可是王源看起来又脸色如常,没有什么不适的样子。


王俊凯突然有些不安。


那种不安让他在整个颁奖礼的过程中,一直忍不住用余光去瞥王源在他斜前方的侧脸,一边瞥着一边在心里吐槽这个不明所以的座次安排,分心到自己得奖还是被沈嘉卉提醒才反应过来起身上台。


可是王源看起来一切如常,时而专注,时而露笑,时而鼓掌,时而喝彩,上台演唱新歌的时候也发挥稳定,除了偶尔露出那个让他不懂的皱眉外,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这样的王源让王俊凯觉得很陌生。


不是那种对不认识的人的陌生,也不是许久不见的陌生——他们五年未见他也不曾有这种感觉。


那种陌生,让他觉得王源似乎关上了他们之间一直敞开的窗,把他关在了外面,隔断了两人间的小小世界。


那种陌生让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虽然与王源拉开距离是他的选择,他也知道自己再接近王源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控制不住地有些气王源。


气王源这么久与自己没联系依然过得很好的样子。


气王源看见自己一副淡然的样子。


气王源与左右两侧的人聊得开怀的样子。


气王源对所有人露出可爱又帅气笑容的样子。


……


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气有些无理取闹,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


过去的他也是如此,不喜欢王源与别人太亲近,不喜欢王源与别人说笑打闹,不喜欢王源与别人肢体接触,他希望王源的眼神、注意力、心思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只对自己亲密无间,只对自己撒娇嬉闹,只听自己的话。


可惜直到前不久他才真的明白,自己的这些情绪,叫做占有欲。




王源觉得颁奖礼真的太过漫长。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他一直在与自己隐隐的头痛作斗争,但毕竟是公开场合,他不得不尽力保持得体的表情和举止,不得不努力回应左右两边明星的闲聊——虽然他几乎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他拿出了最灿烂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所以希望用笑掩饰头痛的不适,用笑掩饰自己什么都没听进去的尴尬。


在那漫长的三个小时中,王源只有两个时刻是十分清醒的。


一个时刻是王俊凯获得“年度热门明星”奖项,另一个是王俊凯和沈嘉卉获得“最受欢迎荧幕情侣”奖。虽然只是某社交网站的奖项,但也反映了王俊凯的人气没有因为《舍吾迷离》而下降,反而证明了他转型成功。


那两个时刻,王源看着台上光芒四射的王俊凯,突然就觉得他很陌生。


那种陌生是看到最熟悉的人露出自己不知道的一面的陌生,让他觉得王俊凯与自己的距离真的好远好远,比中国到美国横跨太平洋的距离还要遥远。


过去的他也曾害怕过王俊凯离他远去。


发现自己喜欢他之前是怕他有一天会离开自己,独自追逐那个看起来遥不可及的梦想,所以才用尽全力提升自己,只为跟上他的脚步。


发现自己喜欢他之后是怕他会突然察觉,然后因此而疏远自己、厌恶自己,所以才在自己情绪崩溃泄露一切之前主动离开,只为维护所谓的兄弟之情。


而如今呢,王俊凯站在那个舞台上,身边是另外一个人。


他不但离开自己独自去追逐那个梦想,还察觉了那份不可告人的感情借他人来疏远自己。


原来真的会这样啊,越是害怕的事情就越会发生。


伴随着刺痛,脑袋里一片纷乱,让他陷入恍惚迷蒙之中。




颁奖礼结束后Mia在休息室等了半天才看到王源,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心想着肯定和王俊凯有关,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


王源抬眼看着她,眼睛里黑幽幽一片,没有什么光亮,也没有什么表情。


这副样子吓了Mia一跳,连忙上前想要扶住他,不想手还没碰到衣袖,人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王俊凯上了保姆车后还在四处张望,Yuna姐看了他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戳穿他:“别看了,王源是从另一个门出去的。”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俊凯还在想着王源那个皱眉的表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Yuna姐懒得跟他计较:“直接送你回家休息吧?”


王俊凯沉吟片刻,才道:“一会儿会有颁奖礼的嘉宾Party是吧?”


“怎么你要去?往常不都是直接离开……”Yuna姐惊讶地看着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我说,那么闹的场合,你不会以为王源会去吧?”


王俊凯未置可否,只道:“拿了奖就跑似乎不太好吧,还是去一趟。”


Yuna姐看他努力装作神色如常的样子,不由摇了摇头,王俊凯对王源一阵子避而不见,一阵子又找来找去,简直不知道是要做什么,但想想还是顺了他的意思,告诉司机改变路线到Party举办的酒店去。




救护车还没到医院王源就醒了过来,看到Mia一副天要塌了的表情还有些不明所以,知道他们正往医院去连忙挥挥手表示自己只是头疼,不用小题大做去看医生。


可惜最近总是被他吓好大一跳的Mia根本不打算听他的话,不容置疑地带他到医院去做检查。


因为选择了之前机场事故之后治疗的私人医院,所以没费多少时间就做完全面检查,拿到了检查结果。


主治医生对照着检查结果问了王源不少问题,从一个多月前出院后的身体情况,到最近的工作生活,一丝一毫都没有放过,最后居然露出了一丝困惑的表情。


Mia看到医生这样简直是心惊肉跳,王源却十分淡定,一面安慰地拍了拍她肩膀,一面对医生道:“头疼应该跟脑震荡没什么关系吧?都那么长时间了。”


“按理说是没什么关系,检查结果都很正常……但是这么频繁的头疼确实不能忽视,”医生一面看着检查结果,一面问道,“受伤那天的事情还是想不起来吗?”


“想不起来……”王源摇摇头,然后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而且,过去的一些事情,好像也有点记不清楚了。”


“记不清楚?是发生过的事情想不起来了还是……”


“不是想不起来,”王源的神情有些怔忪,“是脑袋里有很多事情,分不清楚是真的发生过,还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每次努力分辨的时候头就会疼得特别厉害。所以就不敢想,越不敢想就越分不清楚。”


主治医生惊讶地看了他半天,突然拿起了电话——


“帮我接一下韩医生办公室。”




王俊凯从酒店出来时心情不怎么好,他没有在Party上看到王源。


其实也算是意料之中,可是心里的失落不容他忽视,而且他一出现就被拉着灌了好几杯酒,被一群莺莺燕燕缠着说了半天不明所以的话,又被推到沈嘉卉身边遭到起哄,不知费了多大力气才成功脱身出来。


还没走到保姆车跟前,就看见Yuna姐没有等在车里,而是站在天寒地冻之中,一脸复杂地看着他。


“怎么了?”王俊凯问道,虽然心情糟糕但还是笑了笑,“放心吧,就两杯,没喝多。”


“小凯……”Yuna姐没接他话茬,吞吞吐吐半天,直到王俊凯露出一丝不耐烦的表情才道,“听说王源刚才在休息室晕倒了……”


王俊凯看着她半天,好像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小凯……”Yuan姐有点担心他的反应。


“在哪家医院?”王俊凯脸色冷得吓人——他就知道那个过于频繁的皱眉有问题,却没有想到王源是真的身体不舒服,此时不知是因为太过担心还是因为有酒精的催化,他想都没想就决定去找王源。


不同于一个多月前的机场事件,那个时候他是知道王源只是轻伤没有大碍才放心前往韩国的,而现在,他根本不知道王源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些皱眉和晕倒代表的情况严不严重,如何能够不焦急呢?


再不敢面对也罢,再不能靠近也罢,一个多月的想念已经折磨得他快要发疯,今天从红毯开始就饱受担心与嫉妒,此刻又听说王源晕倒,叫他还怎么装作毫不在意?


Yuna姐对于他这种说风就是雨的行为很无奈:“小凯,你先不要着急,我现在联系不到Mia,等我问清楚了再说好吗?”


王俊凯看都没看她一样:“我说,在哪家医院?”


Yuna姐叹口气:“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肯定是去私人医院的,北京这么大,你难不成要去找?所以先等等,等我联系上Mia好吗?”


王俊凯沉默了一下,突然一步迈上车:“要等也不是在这里。”




在医院折腾了近五个小时,Mia终于带着王源坐车离开。


上了车才发现调成静音的手机里有Yuna的无数个未接和信息,想了想没有回电话,只发了条信息:“情况都好,先送他回家休息,稍后回电。”


放下手机抬头看王源,只见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窗外,没什么表情,侧脸线条优美,却瘦削得可怜,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方才主治医生叫来的韩医生是那家私人医院的心里咨询师,韩医生和王源单独聊了两个小时后,只对她说了最基本的情况。


王源在受到外伤引发近事遗忘的情况下,又经受了情感压力和创伤,所以造成了比较特殊的心理问题——


他分不清楚一些特定的记忆是真实发生过还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虽然韩医生能透露的信息不多,可是Mia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所谓的特定记忆,毫无疑问就是和王俊凯相关的记忆。


但即使猜到是怎么回事,此时此刻的她也不知道该跟王源说什么或者该做什么,生怕一不小心就弄巧成拙。毕竟心理问题可大可小,稍不留意就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必须小心为上。


如今最重要的事,是要稳定王源的情绪,避免他受到任何刺激。




当然,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很大差距——




保姆车开进小区停在公寓楼下的一瞬间,Mia看到王俊凯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