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28

【我发现我爱上了一个,不可能爱我的人。】








在那个还可以听到舞台上欢呼的时刻,在那个一年一次属于自己的日子里,王源却露出了一个最为悲切的表情。




他忽然想起半年之前,在上海,在四十多层高的天台上,王俊凯说:“王源,我并没有原谅你。”




是这样啊,是这样没错,王俊凯没有欺骗他,是他自己义无反顾撞进了这个结局。




看着王源,Mia想起了一年前她和王源在酒店电梯前遇到王俊凯的时候。




那一天电梯门关上的时候,王源让她明白了仅仅一个表情,也可以让人觉得心惊胆战。




此刻也是如此,王源脸上五官并没有太大动作,就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失落的、悲哀的、无望的眼神。




“你知道吗,”王源出乎她意料地开口道,“我想着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就觉得Lucas有些话说得很对,王俊凯突然跟我和好,又突然离开,肯定是和五年前的事情有关。”




Mia一怔:“Lucas……”




“嗯,但是这也没什么,他恨我,这么做也是理所应当的,”王源接着道,“但是和女孩子约会,传出绯闻来,这不是他的风格,也不是Yuna姐的风格,所以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真的是在约会,还有一个是——”




Mia心头一紧,王源和王俊凯对彼此了解得不得了,会不会一下子就明白了王俊凯其实……




“他发现了我的秘密。”王源给出了他心中的答案,“这段时间以来我都高兴过头了,也与他亲近过头了,没有真的好好掩藏,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让他知道还是不想让他知道,当然这些都无所谓了,现在他发现了我的感情是见不得光的那种,所以故意闹这么一场,表明自己抗拒的态度。”




“不是……”Mia听到他猜测的答案是这样,简直要无语,如果方才她和Yuna的推测没错,那这两个人间的误会真的大了去了,“你不觉得这么想太过于……”




王源摇摇头制止她:“你不用安慰我,我对他再了解不过了。”




Mia终于发现了这两个人最大的问题。




没错,他们是亲密,是默契,是密不可分,可是他们对于感情是十分缺乏概念的。在漫长的少年时代,他们专注于梦想,专注于彼此,互相陪伴着走过最艰难也最灿烂的路途,从始至终只对彼此付出了最大的真心与情谊,最终铸成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感情。




当这种感情渐渐积累最终发生质变时,他们一个早早察觉,隐而不发,甚至为了逃避远走他乡,另一个懵然不知,愈陷愈深,潜意识中刻意回避压制。




在五年的分别中他们的感情看似被斩断,实则却伴随着两人的刻意遗忘和恋恋不放在无人知晓的内心深处愈演愈烈,直到再次相遇时满溢出来,直到一个小事故让它迸发出来。




然而这样突然又不可控的感觉让俩人都措手不及,所以一个选择了逃避应对,一个选择了消极面对。




就是因为太了解彼此,才想当然地以为对方没有像自己一样,出现一点点“意外”。




看着王源的神情,天知道Mia有多么想告诉他这整件事就是一个巨大的误会,但她也知道自己说了没用,除非他们勇敢面对彼此,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




想了想,Mia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要见一面?你知道的,想办法找他并不是什么难事。”




从刚才开始一直摆弄着手机的王源听到这话似乎顿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什么,一下子站起身来向外走去,顺手拿了Mia的车钥匙:“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说完就摔门而去,让Mia想拦都来不及。








还是那辆梅林紫的R8,还是拿了钥匙就跌跌撞撞开上路,但是心境却大不相同了。




一个多月前是拼尽全力去为王俊凯说一句“生日快乐”,而如今却是度过他自己二十多年来最糟糕的生日。




离开休息室前,他看到的是王俊凯今天在首尔明洞被偷拍到的照片。




王俊凯和沈嘉卉正并肩从餐厅出来,那小女孩似乎是踩空了台阶,王俊凯便伸手扶了她手臂一下,被抓拍的正是那个瞬间。




沈嘉卉抬头不好意思地看着他,王俊凯唇角微扬,温和的眼神从那双总是脉脉含情的桃花眼中放出,莫名多了分暧昧。




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王源只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悲。




他最喜欢的那双桃花眼,聚焦在另一个人身上,他以为只会留给自己的眼神,笼罩着另一个人。




那个眼神成了压垮王源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什么,为什么要喜欢王俊凯呢?




他想起最初来到公司时就注意到那个酷酷的小师兄,想起那会儿觉得小师兄唱歌时认真又严肃的表情很帅气,想起第一次看到小师兄笑时露出的小虎牙就觉得很好看……




想起第一次合唱却意外地发现很合拍,想起突然受到很多关注时两人一起开心一起不安,想起知道被怪阿姨开玩笑时的迷惑和羞涩……




刚开始两个人如同普通小竹马或小兄弟一样,肆无忌惮地嬉笑,毫无顾忌地玩闹,唱着喜欢的歌,跳着不怎么喜欢的舞,在压腿时看着对方哭丧的脸互相嘲笑,在休息时抢着一部手机玩,在闲话时把日常的一切通通倾倒给彼此……仔细想想,他和王俊凯不分彼此的习惯,应该是从那么早开始就慢慢养成了吧。




后来王俊凯对待他的方式逐渐变了些,让他有一点点惊讶与不解。




比如会更严格地督促着他好好练歌,比如会不厌其烦地纠正他跳舞的动作,比如会稍嫌严格地管着他的各种事情……他从最开始相识就对王俊凯有一点小小的乱崇拜,所以即使有些不明缘由,也知道这些都是为了他好,所以就乖乖听话,做一个好师弟。




不过有的时候,王俊凯的一些举动还是让他不太明白。比如会俯下身替他系鞋带,比如总是喜欢摸他的头,比如会觉得他很可爱,比如游戏为他放水猜拳故意输给他,比如总是絮絮叨叨地照顾他,比如在机场为他拎着大包小包……他觉得似乎哪里不一样了,但是又有些说不上来,可他知道自己喜欢这种“特殊待遇”,所以也乐得接受。




那个时候的他并不明白,正是这些比兄弟间更为亲昵的举动,一点一滴融入他的生活,将他推向一个不可控的方向。




而真正推动他泥足深陷的,是男生学院自习室。




在他尤为不懂为什么那个自制剧的台词和剧情总是别别扭扭时,编剧给了他最简单易懂的解释:“很简单啊,你就当做马思远喜欢Karry。”




于是年少青涩尚未开窍的他念叨着“马思远喜欢Karry”,开始了一场名为“弄假成真”的戏。




对视时的慌乱,靠近时的悸动,亲密时的欣喜,误会时的心塞,甚至连同那些带着倔强与醋意的暧昧,都在他和王俊凯默契的对手戏中悄然扩散转移,一不小心成了假戏真做。




所以那个时候他流着泪的最后一场戏,并不仅仅是因为想到很久都见不到王俊凯,天知道那个时候王俊凯就住在离学校更近的他家里,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一不小心入了戏,发现屏幕中自己看着王俊凯的神色,有些让人脸红心跳,有些让他害怕。




他不懂那是什么感觉,直到后来情不自禁偷吻了熟睡的王俊凯后才轰然醒悟——




马思远喜欢Karry。




王源喜欢王俊凯。








他花了很长时间思考自己为什么喜欢王俊凯。




彼此相识的时候他还那么小,小小的他闯进娱乐圈这个大世界,陪伴而行的只有王俊凯,所以走过他青春并留下深刻烙印的就只有王俊凯一个人。




这个只比他大一岁、只比他高一点的男孩子,对他又好又温柔,对他霸道又贴心,给了他难以衡量的亲昵与宠爱,给了他只会发生在最亲密关系中的一切。




所以他会喜欢王俊凯,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一开始发现这份感情的时候,他的心是羞涩而不安的。




他小心翼翼地保守着自己的小秘密,认真又严格地管理自己的表情和肢体,享受着和王俊凯亲密无间,即使偶尔不小心露馅,但他觉得自己还是安全的。




直到王俊凯率先成长起来。




在他还没脱去小男孩模样的时候,王俊凯却已经逐渐有了显山露水的分明轮廓。




他越来越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痴迷他的小老虎,因为他自己也在越陷越深。




他总是忍不住丈量自己和王俊凯的距离,丈量王俊凯和他人的距离,弄得自己时喜时悲。




他欣喜有人喜欢他俩的亲近与暧昧,仿佛这种感情真的能够得到认同,却又像只惊弓之鸟担心真心暴露。




他为两个人离梦想越来越近而开心,却忍不住担心王俊凯与他渐行渐远,不复以往亲密。




当拈酸吃醋成为日常心理,当患得患失成为行为习惯,这份感情逐渐带给他很大负担。




那段时间他总是与王俊凯闹别扭,很多时候他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可就是控制不了这种行为,因为他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来确认自己在王俊凯心中的份量。




他也会故意地制造一些亲密的举动,好像要跟其他人证明什么,但总是在事后后怕,生怕真的被察觉。




越到后来越难熬,但是他总觉得自己还是能撑下去的,毕竟能和王俊凯在一起就已经很幸福了,直到无意间听到公司高层和王俊凯的谈话。




大部分内容都是老生常谈,只有一句时至今日仍然如鲠在喉——




“小凯,你和王源的距离还是要把握好,该亲近要亲近,你们双人粉的力量还是很可观的,当然要注意分寸,照顾到其他粉丝的需要,和队友也是,别忘了你要实现的理想可是很大的。”




隔着会议室的玻璃,他看见王俊凯听话地点头。




过去也有很多次,公司直接或间接地提醒两人注意距离,但他总是不走心地听从,从没深想过,如果不是那次的无意听见,他可能真的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和王俊凯的暧昧,很大一部分是公司故意制造的。




如今他是入戏了,可是王俊凯呢?




他一直以为他和王俊凯有一个一起站在巨大舞台的共同梦想,可是那一天他突然发现那是自己潜意识中故意的混淆,真正的情况应该是——




王俊凯有一个关于巨大舞台的梦想,他有一个和王俊凯在一起的梦想。








好像美梦突然被惊醒,现实给了他迎头一盆冷水。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是不被世人接受的天方夜谭,是有可能毁掉他和王俊凯多年关系的定时炸弹。




他突然意识到总有一天他们两个人是要分开的,即便事业永远被捆绑,个人生活也终究要分道扬镳。




总有一天,王俊凯会有喜欢的女孩,会结婚,会有小孩。




总有一天,他们之间会有距离,会有各自的秘密、各自的生活、各自的家庭。




总有一天,他们会从王俊凯和王源,变成王俊凯、王源。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不再是那个最亲密的人,不再是那个最特别的人。王俊凯的好,王俊凯的温柔,都将分给别人,说不定会全给别人。




如果非要他形容想到这些时是什么感觉,他只能说,是坠入万丈深渊的感觉。




因为王俊凯曾经用心地对他好过,所以他不可能忍受被王俊凯像对待普通人那样对待。




这是瘾。




他早已习惯了无论什么事情都和王俊凯说,都和王俊凯商量,可是那一次不行,那一切他死也不敢让王俊凯知道。




在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王俊凯高考闭关不能见面的想念中煎熬,浑浑噩噩,恍恍惚惚,终于有一天,他的秘密被自己的妈妈察觉了。




之后便是五年的分离——那是他和家人共同的决定。








确认一份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分开。




分开后如果痛苦,如果思念,那就是真爱。




他用五年确认了自己的感情。




可惜的是,他爱的那个人,不可能爱他。








时近午夜,马路上车辆渐少。




王源把车速提得飞快,直到轮胎在转弯时打了一下滑,才意识到下雪了。




11月的北京,今年的第一场雪。




忍不住把车停在路边,把自己扔在风雪中。




抬手看了下表,23:50。




那只银色的老虎是不是已经被你丢在了风中呢?




王俊凯,绕了这么大一圈,我最终还是失去了你。








那个时候,王俊凯开着车窗吹着风,想起天气预报说北京今天会下雪,不由自主地念及他的小兔子不知此时在哪里,不知此时和谁在一起,不知有没有好好吃蛋糕,不知看到雪有没有很开心……




想也知道不可能吧,自己突然疏离的态度肯定让他过了一个糟糕的生日,不但如此,还在生日当天因为绯闻而抢占了头条,简直不能更差劲了……可是他觉得即便如此也好过真实的感情在王源面前暴露,抹杀从前的一切美好。




今天和沈嘉卉的见面不过是他赴了女方的邀约。




他还没有自我膨胀到以为演了一部戏女孩子就喜欢上了自己,猜也知道不过是为了炒作,而他此刻也正需要一件事情转移集中于他和王源之间的注意力,所以各取所需,合作愉快。




其实他看到那张名为“牵手”和“眼神含情”、“笑容温柔”的照片时,觉得有些好笑——所谓牵手不过是扶了下手臂,而那个动作只是身边的人突然踩空时他的条件反射,那个时候他下意识地扶了一下沈嘉卉,却不由自主想起王源总是毛手毛脚、跌跌撞撞,不是跌倒就是磕碰,跟嘟嘟简直一模一样,让他有操不完的心。有一次彩排也是,余光看到王源磕绊了一下的他迈出了好大一步才扶住,觉得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偏偏因此被他说教的王源一副“你说你的我就是随便听听”的可爱模样,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那些媒体和粉丝眼中暧昧的搀扶、含情的眼神和温柔的笑容,其实都源于那个让他头疼的王源小朋友。




可惜的是,他再也没有机会为王源做这些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