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25

【很多事情永远都想不通。】


凌晨五点的时候,Mia拨通了Yuna的电话:

“你们已经出发了吗?”

“没有,小祖宗在赖床,”Yuna姐似乎情绪不太好,“让王源给他打电话吧。”

“知道了,他在洗漱,一会儿就跟他说。”

两个人同时叹了一口气,Mia又道:“怎么又是同一航班?”

“还用问吗?都是同一天离京……”Yuna想起王俊凯嚷嚷着改航班时的样子忍不住翻白眼。

Mia笑了笑:“他俩以前就这样吗?还是触底反弹?”

“以前还管得住,现在是没辙了。”Yuna在电话那边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有没有想过,”Mia突然问,“如果王源五年前没有离开,他们一直在一起,那现在还会这样吗?说不定时间一长会觉得在一起厌了,自然而然就分开了不是吗?”

听到这话Yuna突然笑了:“你以为会有什么,七年之痒吗?你看他俩的样子,要是十年一直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你看不出来吗?哪有什么触底反弹,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

Mia沉默了一阵儿,突然转了话题:“那你跟王俊凯说了吗?最近那些事。”

“你觉得我敢吗?他俩现在就跟叛逆期似的,越是反对就越会反抗,”Yuna简直是要头疼死了,“前两天听到他妈妈打电话,好像是在说王源的事情,这段时间他们往来过密也是有目共睹的,也不知道他妈妈说了什么,他就突然急了,吵了几句之后撂了电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他和妈妈吵架。所以现在那些骚动都不敢跟他说,怕他一根反骨硬到底。”

“那也不能就这么下去吧?王源这边都快要水深火热了,半年前的事情又被翻出来,好多人说那两张照片里的人怎么看怎么像他,弄得我每天心慌意乱的。还有上次那个电影资源,王俊凯不是没有档期所以就介绍给我们了吗?可是现在各种营销号的口径都是王源抢他资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营销号好处理,可是粉丝一旦掐起架来就很难平息了,八百年前的事情都能扯出来。”Mia想起最近的事情也是焦头烂额,“你可不要让王俊凯知道,他要是一激动又乱替王源解释那可就是火上浇油了。”

“我知道,谁现在有胆跟他说这些……幸好他最近忙得很,忙完通告又忙着跟王源联系,顾不上关注别的。”Yuna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正要挂电话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说,那个邮件的事情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问题Mia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凝重:“还没解决,能用的手段都用了可就是查不到源头,也是个高手了。”

“那你们怎么办?不考虑减少行程避避风头?或者机场走VIP?”Yuna不是没见过Anti饭的可怕,忧心忡忡道。

“怎么可能,王源的通告都排到明年下半了,况且刚刚复出,正是需要刷存在感的时候,VIP也行不通,那种低调还不如高调……先增加一些安保吧,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Mia道,“而且咱们得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让他俩任性,再不能这么硬往一块儿凑了,粉丝吵成那样还不收敛,这不是作死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有时间核一下他俩的通告吧,把能安排开的都安排开。”Yuna说着,匆匆挂了电话。


到达机场的时候才七点多,但粉丝已经密密麻麻地挤在国内出发的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走动起来人群就显得更加拥挤,周围好几个安保人员都不能阻挡人流的波动,只能夹在其中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王俊凯隔着远远的人群回了下头,就好像五年前那样。

那个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王源走在他前面,发生这样的情况要么就赶上去,要么就一伸手把王源抻到身边来,可是每当王源跟在他后面,他又会频频回头,好像怎么都放心不下,真的是别扭得不得了。

五年后他俩同时出现在机场也不过那么一两次,也只能装作偶遇,不能同行,但是原来的习惯却没有改。

此时他们一个已经快入安检,另一个刚刚换好登机牌,中间隔着两大批粉丝,要看到彼此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可他们就是在王俊凯回头的那一瞬间成功地对视了,迅速捕捉彼此的身影,迅速找到彼此的眼睛,迅速交换一个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眼让王源想到了“一眼万年”这个词。

他也觉得自己这样想有些矫情,可是时隔五年他终于再次找到了王俊凯这样的眼神,这种心情,就是再矫情也没办法形容。

也许是王俊凯的眼神太过温柔,王源突然觉得很想念他,虽然前天才刚刚见过面,虽然一个多小时前才通过电话,虽然那个人就在不远的地方,但他还是觉得想念得要疯了。

不过好在登机之后就能见面了。

这样想着,王源缓和了下心情,一边走着神一边随着人群向前挪。

人潮拥挤着,噪声鼎沸着,可是口罩下遮掩的唇角却是上扬的,眼睛里星光点点,掩不住的好心情。

他的眼睛向前看着,没有什么焦点,因为心思早已飞向远处——

直到他突然失去重心。

直到眼前突然失去光线。

直到身体突然失去知觉。


怎得身似庄周,梦中蝴蝶,花底人间世。


醒来的时候,眼前似乎有一阵雾气隔着,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王源以为自己还没完全转醒,想着摇摇脑袋清醒一下,不料刚动一下就觉得头痛得要命,想抬起手,却感觉两只手上不知道都包着什么。

还没来得及去分辨,一阵眩晕和耳鸣袭来,好像突然经历一场爆炸般,难受得不能自己。

恍惚中听到两个声音夹杂在一起不知在吵些什么,声音不小,可是隔着耳鸣和混混沉沉的脑袋,他觉得自己一个字都听不懂。

挣扎了半分多钟,又沉沉睡去。


再醒来似乎天晚了,眼前一片昏黄,点点迷雾。

没有耳鸣,也没有了吵架声,一片寂静。

头还是痛得要死,晕眩依旧。

王源用尽全力想思考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可除了让头更疼外似乎没什么用处。

恍惚挣扎间,再次陷入昏睡之中。


反反复复,纠纠结结,不知朝暮。


“王源!王源!”

那是王俊凯的声音。

可是他没有带那个好听的儿化音,没有叫“王源儿”。

于是王源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一直就是这样,王俊凯严肃的时候、生气的时候、着急的时候,就会一本正经地叫他“王源”,所以他还是更喜欢那声好听的“王源儿”,其实“源源”他也喜欢,但是似乎太过亲昵与宠溺了,王俊凯为数不多叫过或说起的时候,他总觉得异常害羞,所以还不如一声可爱的“王源儿”来得自然。

可是,现在这种急迫的“王源”又是为什么呢?

啊……头好疼,什么都想不出来。

而且好奇怪,为什么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王俊凯在哪里?

头真的好疼。


身飘飘,梦栩栩。


睁开眼睛,Mia的脸清晰地出现。

看见他醒过来,Mia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按了呼叫铃。

“Mia?”王源一脸茫然,环顾四周,雪洞一般,而自己躺在床上,头痛欲裂,“这是……医院?”

“嗯。”Mia短促地应了一声,然后抬头对赶来的护士说:“他醒了,请叫医生过来吧。”

王源更是糊涂,想要支撑身体坐起来却发现自己两只手都包着厚厚的纱布。

“你最好别动。”Mia的脸色看起来异常不好,露出从来没出现过的严肃表情。

王源有点被她吓到了,乖乖地躺回去,小声问道:“怎么回事,我的手怎么了?”

Mia看了看他,犹豫了一下答道:“手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擦伤和轻微扭伤。”

“擦伤和扭伤?”王源举起两只手看了看,似乎能感到纱布下的皮肤被摩擦到会有些痛,更觉得一头雾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记得了?”Mia试探着问了问,见他摇头才道:“你在机场摔倒了,没有印象吗?”

“摔倒?”王源咧嘴笑了下,感觉头更疼了,“我这么大人了在机场摔倒?啧……简直不能更丢人。”说着仿佛想起了什么:“诶?王俊凯呢?他不是也在机场?他没事吧?”

Mia正想说什么,医生却刚好敲了敲门进来。对着王源做了一通例行检查和询问,然后很淡定地道:“外伤都很轻微,不碍事,目前来看还是脑震荡,近事遗忘也是脑震荡的症状,留院观察三天吧,这期间有可能头痛、头晕、恶心、厌食、呕吐、耳鸣,注意及时反馈。”

又和Mia交代了几句,医生才离开。

医生一走王源就找急忙慌地问她:“Mia,我问你呢,王俊凯呢?他没事吧?”

“他好得很呢!”Mia突兀地扔出这句话,想说什么又住了口,眼神复杂地看了王源一眼,转身走出了病房。

王源一头雾水地看她离开,想了想还是挣扎着自己坐了起来——头还是疼,伴随着一阵阵晕眩,跟医生说的一样。可是身上似乎也有些伤,被坐起的动作牵动,还是很疼的。

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找到手机,不觉有些烦躁。Mia方才的反应很奇怪,像是有什么事瞒着他,但是又不像王俊凯有什么事,不然她绝不会说出“好得很”这种话。

王源是个天性乐观的人,想不明白就躺回床上自己开导自己。

嗯,王俊凯没事,那就没什么事了,自己似乎也没什么事,就是这个手,等好了得赶紧弹琴试试……诶,这么一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哈哈……不过在机场摔倒这种事未免也太丢人了……啊啊啊,好丢人……回头肯定会被王俊凯狠狠嘲笑的!参考一下嘟嘟,他绝对会说“我第一次见你这么蠢的人哈哈哈”……

不过,如果让他说实话的话,他其实心底有些希望出现的场景是他一醒来,王俊凯就在病床旁守着。

虽然听起来有些理想化,但是五年前确实是这样的。

他生病的时候,王俊凯总是会陪着他,会格外好脾气地哄着他,不再吐槽,不再玩闹,全是体贴,全是温柔,还会有点关于他为什么要生病的埋怨。

他不小心受伤的时候,王俊凯会一边替他擦药,一边碎碎念着叮嘱要注意什么什么,不能吃什么什么,让他心里受用得不得了。

那种甜蜜里面掺杂着酸涩的味道,最初就始于那些情境。

但是他心里通透,现在的他们不比当初了,无论从身份来说,还是从时间来说,都不允许王俊凯再有当年那些举动。

没关系啊没关系,这些我都懂的,我们都长大了不是吗?

所以不需要陪伴,只要你给我一个在意的表示,我就可以一个人好起来。

这么想着,感觉脑震荡的症状也没有那么严重了。

没一会儿,王源就再次陷入睡眠状态。


在无聊中熬了两天,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已经没有大碍,又经过医生认可,王源终于在出院前一天拿到了自己的手机。

打开来看,里面挤满了未读消息,可是翻了一圈却没有王俊凯的。

王源不甘心地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还是没有。

心里不免有了些别扭。

他想起这两天问起王俊凯的时候,Mia要么说不知道,要么说有通告,最后被他问烦了,甩出一句“我整天围着你转都要忙死了好吗?哪里还有心情去关注王俊凯”,搞得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翻了翻最近的资讯,很多都是关于几天前他在机场摔倒的,有粉丝心疼,有路人嘲讽,还有凑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挺正常。其中也有提到当天同样在机场的王俊凯因此而推迟了航班,可后来的行程很快恢复了正常,满满当当,紧紧凑凑。

刷了半天消息,王源对于自己摔倒引起的一些非议没太在意,只顾着想王俊凯很过分,行程再满也可以发条微信关心关心他啊什么的。

思前想后半天,还是主动发了条消息——

“喂,有人在医院诶,你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这条消息他想了蛮久,挣扎在想要王俊凯来看看他和不想显得太过亲昵之间,最终还是打算先这么不痛不痒地问一句。

发出去过了一会儿,突然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这么上赶着要人家关心实在是太跌份儿,可惜想撤销已经太迟,只好随它去了。


出乎意料的是,直到第二天他出院,王俊凯也没有半点回复。

不安的感觉被放大,被发酵。

坐在车上的王源又忍不住去看王俊凯的资讯,这一看,突然觉得整颗心都有点发凉。

过了好半天,他才开口叫了声Mia,轻声问道:“王俊凯到韩国去了?”

Mia从前排回头看了看他,眼神中有他看不懂的东西:“是,那部中韩合作的电影你还记得吗?本来他说没时间要介绍给你的,今天紧急开拍了。”

王源没有第一时间发觉到王俊凯重新拿回了之前给他的资源,而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那大后天我的生日会……”

“他们那边推了,”Mia转回了头,没再看他,“听说直到下个月都会在韩国拍摄,回不来了。”


王源的心脏一瞬间仿佛受到钝击,缩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