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24

【世界这么大,我却只想跟你挤一张沙发。】




在清晨暖光的照耀下,王俊凯迷蒙中轻皱了眉头——好奇怪……这是他五年来第一次没有拉住窗帘,在不是完全黑暗的环境中睡觉。


微微动了一下,突然就清醒了——


不是做梦,王源此刻就伏在他背后。


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王源保持着昨晚睡前的姿势,脸和一只手还贴着他的后背,呼吸隔着薄薄的T恤摩擦着他的皮肤,让他感觉心里暖暖的、痒痒的。


有点想转过身,又有点想一直这么待着。


内心天人交战良久,终于忍不住轻轻转身。


王源还在熟睡,随着他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变侧卧为仰卧,一点儿都没有转醒的趋势。王俊凯顺势把右手支在王源脸旁,撑着自己的脑袋,侧躺着近距离注视睡得正香的小兔子。


小兔子整个人陷在蓬松的枕头和被褥里,埋在一片深蓝色里感觉就是小小白白的一只——真的很奇怪,明明长大了,变高了,沉稳了,更加有棱有角了,可是他每次去细细看时,又觉得小兔子和十年前他第一次去叫起床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


不知是时光对这只小兔子格外温柔,还是他的心对小兔子格外温柔。


看着他白净的面容,微微起伏的睫毛,有些红肿的眼睛,不由想起昨天那句说了一半的话,还有?还有什么呢?王源有什么想说却没说的话呢?为什么又要哭呢?那几句谢谢已经让他觉得整颗心都在痛了,再说的话,会说什么呢?会说出当年离开的理由吗?


其实昨天晚上他本来是想问王源五年前的事情的,但也许是因为心情太好,也许是因为气氛太好,也许是因为那样自然地与他相处的王源太好,他不忍心破坏那一切。不只是那一切,包括现在也是,和好之后的一切都太好了。


五年不曾有过了……在这样天气晴好、阳光温柔的早晨,有这样安逸的心情。


直到王源皱着眉头转醒,睁开黑黑亮亮的眼睛,王俊凯才发现这个状态有多不对劲。




王源醒来的一瞬间,就跌进了一双宛如深潭的桃花眼中。


那双眼睛距离他好近,瞳孔聚焦在他的脸上,神情专注得让他害怕,让他一秒之内就红了脸。


好在眼睛的主人在看到他睁眼的一瞬间迅速收回了目光,坐起身来。


“你醒了?”王俊凯收回放在王源枕边的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啊?哦……”王源还没有从方才那个深邃的眼神中回过神来,有些反应慢半拍。


回应完那个问题后,两个人似乎都有点想不出说什么,气氛尴尬地沉默着。


“你……”


“我……”


默契地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忍不住对视。


两道目光触碰的那一瞬间,两人就都笑了。


“干啥子嘛……”王源撒娇似的抱怨,“吓我一跳……”


王俊凯扬起下巴不以为然地瞥他一眼,目光却似阳光:“赶紧起来照照镜子,眼睛都成什么了,真成兔子了。”


“切……”王源小声地表示不满。


王俊凯连这一点声音都不会放过,威胁地再次逼近:“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王源装作秒怂的样子,却突然踹了他一脚,差点把他踢下床,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这是他们以前进行床上摔跤时他常使的小伎俩,而王俊凯看到他秒怂就大意的这一点不管吃多少次亏都不改,时隔五年还是如此,耿直得可爱。


王俊凯显然也想起了相同的回忆,一边虚张声势着扑过来,一边笑得虎牙着凉。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真的太好了。两个人,两颗心,却能无时不刻找到共同的回忆,无时不刻为同一件事欢喜,无时不刻心灵相同。


是因为曾有五年形影不离地相处吗?是,但也不是。有多少朋友、恋人或夫妻,朝夕相处多年,却依旧从相看两不厌走到形同陌路,从你侬我侬走到貌合神离。


更何况他们中还隔着一个漫长的五年。


非要说出一个答案的话,那就只有缘了。


有缘山水相逢,有缘彼此依偎,有缘同心同行。


更有缘在痛失之后找寻,在找寻之后复得。




就在王俊凯张牙舞爪要收拾小兔子的时候,门铃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


两人都是一怔,然后突然想起来昨天的状况百出,想起他俩不乐观的处境。


看到王源一瞬间变得不安的眼神,王俊凯连忙笑了一下,握住他的手腕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揉了揉他的头毛,轻声道:“不要紧,我去开门。”


听到“不要紧”三个字,王源原本有些紧张的心突然又变得柔软,下意识地摸摸刚才被揉过的脑袋,看着王俊凯向玄关走去的挺拔背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王俊凯真的很懂他,不需要语言,不需要肢体动作,只是一个眼神,就可以懂得他的全部情绪,让他心里受用的不得了。


门铃叮叮咚咚似乎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王俊凯皱着眉头心说不是昨天给Yuna姐发过信息了,怎么今早这么着急就追过来了,没想到打开门来就看到外边站着的除了Yuna姐,还有Mia和Lucas。


不只是王俊凯看到他们三个一愣,三人看到公寓内的状况也是一愣。


王俊凯为他们开了门,身后是正在走过来的王源。两个人头发都有些乱糟糟,都有些睡眼惺忪,王源的眼睛甚至有些红肿,一脸疲惫的样子。都是白色的T恤,都是灰色的运动裤,只是王源身上的两件稍显大了些。没有完全分隔的房间一目了然,整整齐齐,干干净净,除了一片凌乱的双人床。


空气凝滞了许久。


“怎么了?”还是王俊凯率先开了口,语气颇为不耐。


Mia瞟了他一眼,然后看了看王源,最后居然把目标转向了Yuna姐——


“你昨天不是说王俊凯有行程吗?玩儿我呢?”找王源找了一个晚上,Mia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Yuna姐前一秒还震惊于王俊凯和王源的这个状态俨然和五年前一模一样,下一刻就反应过来Mia是在质问她,幸好她对这种反应早有心理准备,一脸淡定地道:“私人活动也是要算在行程内的。”


“那你昨天说王源早走了是什么意思?”


“是早就走了啊。”


“你说他俩没在一起!”


“是啊,一前一后。”


“……”Mia有些无言以对,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再看不出来Yuna这一次是在包庇两个臭小子就有些太傻了,而且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绝不是纠结于昨天。所以她迅速调整了情绪,冲王源扬扬头道:“我们走吧。”


话题转得太快,王源有些反应不过来,“啊?”了一声。


奔波了一个晚上的Mia已经没什么耐心了,她从包里拿出iPad,迅速划了几下,向王源面前递过去,道:“你自己看看吧,还不赶紧跟我回去?”


不料才递了一半就被眼疾手快的王俊凯半路拦下,只见他左手抢先拿到了iPad,右手轻轻推了王源肩膀一下:“你先去洗漱,一会儿再说。”


王源的眼神还有些懵懵的,扫了一眼iPad和王俊凯,迅速做出了选择,乖乖地拐进了浴室。


Mia简直是无语,连Yuna姐都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


王俊凯没有理睬她们的反应,手指滑动,眼神飞快地扫过屏幕。


果不其然,昨天有狗仔等在生日会现场的地下停车场,不仅偷拍了王源独自驱车赶来,还拍到两人一起上了王俊凯的车离开,Mia赶过来找王源。


就在昨晚两个人度过温馨生日的时候,这些照片已经在各路媒体和微博上传播开了。


“你说吧,”Mia没有阻止他拿着ipad翻看,扫了一眼Yuna姐,然后又看向王俊凯,“怎么办?”


王俊凯这才抬头看她:“什么怎么办?”


“你以为你俩还是小孩子?媒体会笔下留情不作恶意的揣测?你看看那些打擦边球的新闻标题,暗中所指有多难听你没感觉?”Mia昨天本来就找王源找得心焦,不料在回生日会现场的半道上收到消息,看到了那些新闻——照片清清楚楚,文字只说王源独自一人奔赴王俊凯生日会现场,然后两人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令人遐想的空白。微博上则更露骨,将二人五年前的各种亲密镜头都翻了出来,引得粉丝乱成一片。


当时Mia就觉得此事不妙,可惜回到原地Yuna和其他工作人员早已撤了个没影,直到凌晨才重新联系到,折腾了整整一晚上才找到王俊凯的公寓来,此时此刻王源又是如此光景,王俊凯又不紧不慢的,简直是逼着她发飙。


“你镇定一点好不好,”王俊凯把iPad还给她,“就这种新闻,一年几百个,过一阵就没事了。”


Mia冷笑一声:“所以你是觉得王源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他就是赶来我的生日会,就是坐了我的车离开,又怎么了?”王俊凯突然有些烦躁,“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些胡言乱语,明明是没有的事,他们愿意乱说就去说好了。”


听到那句“明明是没有的事”,Mia心里不由叹气,嘴上却不饶人:“是没什么,可是王源才刚刚复出,现在搞得花边消息一大堆,所有人都跑去猜测他和你的关系到底如何了,粉丝也在天天掐架,对他以后会产生多大影响你知道吗?”


王俊凯心里其实也在为这件事情烦心,不过是表面淡定罢了,五年前也是这个状况,他和王源总是这样,明明两个人好好的,肆意的揣测和流言却乱得可怕。但他虽然心里不安,态度却很坚定:“有什么问题我来担着,与他不相关的。”


听他这样说,Mia却摇摇头道:“你们不比从前了,你到底明不明白?过分亲近对你们没什么好处,你现在既没有立场,也没有能力为他出头。你们俩自己的事情其他人无权过问,但是不要在公开场合自己给自己添乱,行吗?”


听到这里,一直在旁边安静站着的Yuna姐也开了口:“小凯,她说的没错,你俩现在有合作是好的,但是凡事都有个度。五年前的很多事情,我想你没忘吧?”


王俊凯一怔,快速地扫了Yuna姐一眼,没有做声。


刚好此时王源从浴室出来,整个人精神了起来,清清爽爽的样子,稍有迷茫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Mia快速抢先回答了他的问题,“走吧,今天还有不少事情。”


王源点点头,又去看王俊凯。


王俊凯微微笑笑,伸手扶一下他的肩膀:“先去吧,晚点联系。”


“哦。”王源乖巧地应了一声,走到玄关去换鞋子,Mia和Lucas率先退到了门外。


才刚刚把鞋子穿上,这边王俊凯突然走近,蹲了下去。


王源鞋带一直系得不怎么好,这一点Mia和Lucas都是知道的,还为此嘲笑过他一阵,眼前这个场景生动形象地为他们解释了一下其中的原因——王俊凯蹲下去的动作太自然,王源直起腰身的动作也太自然,自然到看的人一下子就能体会到,他为他系鞋带这件事情,曾经发生过无数次。


门要关上时,王源冲王俊凯摆摆手,露出惯有的甜甜笑颜。


王俊凯似乎看到他就能被逗笑,一时之间虎牙又着凉。




门关上,王俊凯的笑容也随之不见,他转过身来,声音低沉道:“怎么样,这次的事情能解决吗?”


Yuna姐微微叹口气,点点头:“应该吧,不过说真的,你确实该收敛一些,转型期除了作品之外的东西都是越低调越好,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吧?”


“我知道,”王俊凯绕过她走到窗前,看着小区大门的方向,“不过我也不会跟以前似的,什么事情都听安排,这件事情,Yuna姐应该也明白吧?”


Yuna姐没做声,只是在背后看着他。


过去年幼的日子里,这两个孩子都曾经妥协过很多次,无论是为了公司,为了团队,还是为了通告,他们一直努力扮演着听话的角色,尽量配合别人写好的剧本。但是,稍微亲近些的人都知道,他们对那些蓄意的安排有多么不屑,有多么不满。


那些不由自主,让他们的年少时光,有了不少难以填补的遗憾。


所以后来王源离开之后,王俊凯独自一人打拼的时候,常会不按常理出牌一下,让公司,让她,让合作方明白,他是有自己意志的。


王源回来之后王俊凯的态度就更明显了。制作方想让他们合唱,他不唱,却会在王源失误的时候主动上台;双方想让他们亲密的时候,他不冷不热地吊着,却会突然就随心地跟王源和好;此刻也是,他虽然表示暂时以不回应来应对,但Yuna很清楚,假如王源真的因此陷入困境,他一定会出手帮忙。


他就是想让所有人知道,别的事情无所谓,但是关于王源的一切,这次他要自己掌握。


想到这一层,Yuna姐反倒释然了——躲不了,也避不了,在王源决定回国的那一刻,王俊凯就已经深陷其中了。


他们两个,只有暂时的疏远,没有永久的分隔。




进了电梯,王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着Mia伸出手。


Mia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将iPad掏出来递给他。


王源接过翻了一会儿,等到上了车才道:“怎么样,难解决吗?”


“目前不难,毕竟现在都只是些打着擦边球的报道和粉丝的小打小闹,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没想到,你和王俊凯的粉丝会这么合不来。”Mia看着王源低着头平静地刷新闻,“真的有很多人不喜欢你俩牵扯到一起。”


王源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以前就是这样。”想了想又问道:“Newt那边怎么样?”


“你还想得起来问啊?”一直跟着他们没吭声的Lucas突然接了话,冷嘲道,“我还以为你和王俊凯甜甜蜜蜜一晚上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你说什么呢?”王源觉得这话有些刺耳,这次虽是他不对,但是Lucas的反应似乎有些大了。


“你们两个!都别说了。”Mia一脸疲惫地打断他俩,“这件事情过了就过了,没有纠结的必要,王源你回头跟Newt好好地道个歉吧,Lucas也不要再提了。还有王源,昨天你的行为有多不妥当我不想再说,以后这样的事情……”


“还会发生的。”王源听了半天,突然抬起头来直接与她对视,打断她道,“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的。”


Mia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平息的怒意又开始翻滚:“王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之前说的那些你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是不是?”


“你说的我都听了,可是我说的呢?”王源没有回避Mia的目光,“我回来的原因有他,你一开始就知道不是吗?你预料到我昨天会去所以才准备了备案,不是吗?”


Mia怒极反笑:“所以呢?以后也要这样吗?为了他随随便便放弃自己的事情,然后有一天为了他再次放弃一切,就像五年前一样?”


王源摇了摇头:“不要随意揣测没有发生的事情。”


Mia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王源的神情淡定又认真,在她的目光下依旧坦然,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候的样子——其实仔细想想,在学校认识的王源,后来相处时的王源,一直都是很沉稳淡然的,无论做什么都是从容安静地样子,与他少年感极强的外表非常不相符,这也是她第一次看见王源就注意到他的原因。直到半年前闹出这样那样的事情,直到王源提出复出然后回国遇到王俊凯,她才意识到,之前认识的王源和与王俊凯在一起的王源,并不是同一个人。


那个会哭泣、会大笑、会奔溃、会倔强、会耍赖、会撒娇……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会有无数情绪、无数花样的王源,只因为王俊凯而出现。


Mia越来越能体会Yuna的感觉——这两个人平日里都是认真工作、非常听话的模范idol,可是只要遇到和对方相关的事情,就会变得完全不可控,而且所有的反应都会放大好几倍,简直就是灾难。


“算了,我不想跟你吵这个,太没意义了。”Mia最后还是退了一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为了王俊凯可以什么都无所谓,可是他呢?牵绊他的东西可多着呢,否则五年之前你也不必离开了。”


王源没再做声。很多事同五年前相比其实没什么改变,这一点他很清楚。


有的是好事,比如他和王俊凯之间的羁绊。


有的却不是,比如他们曾面临过的问题现在依旧横亘在那里。


好在他自己不似五年前那样青涩那样稚气了,现在的他,沉得住气。




所以晚上王俊凯打通电话时,听到的是小兔子欢快的声音。


“干什么呢这么高兴?”刚问完这个问题,王俊凯就听到了电话那头清脆的咀嚼声,不由笑了,“你又大晚上吃东西。”


王源在电话这头撇撇嘴,还没把吃的东西咽下去就开口:“我在长身体。”


“长身体?”王俊凯笑得见牙不见眼,“你二十几了?”


“你别得意,等我二十三的时候窜一窜,说不定就比你高了。”王源愤愤然地拿起一旁的牛奶。


王俊凯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担心:“你别想,这辈子是没指望了。”


“切……”王源在电话这头又作死。


不过这次王俊凯没有吓唬他,反而很小心地换了话题问他:“你那边不要紧吧?昨天的事。”


“不要紧,”王源放下了牛奶,在电话这头露出一个如果王俊凯能看到,绝对会心底柔软一片的笑容,“都解决好了。你呢?”


“我也不要紧,不过……”


“不过什么?”王源竖起了兔子耳朵。


王俊凯笑笑:“明天要录节目,为《舍吾迷离》做宣传,和剧组一起。”


话说到这里,王源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怎么,又安排了你和女主角的亲密互动?”


“嗯,扑克牌游戏。”王俊凯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王源心里不舒服是真的,但是他不希望王俊凯有一点点郁闷也是真的,所以他用轻快的语调道:“果真是要转型的人了,这种游戏都敢玩?不过你俩传扑克牌肯定没有我们当初传吸管传得好。”


“什么啊……”想起当初传一次吸管掉八百次的事情,王俊凯觉得脸有些发烫,“明天我绝对一次成功的好吗!”


王源也有些耳廓发红,但声音还是镇定的:“那说好了,必须一次成功。”


“嗯,说好了。”王俊凯心里乱乱的,没去想为什么定下这样奇怪的约定。


“王俊凯。”王源突然在电话那头叫他。


“嗯?怎么了?”


“这样真好。”


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可是王俊凯就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嗯,这样真好。”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们仿佛回到了过去。




不在一个地方活动的时候就把手机时刻揣着。


随时随地分享一切,遇到漂亮的风景一定要发照片,遇到奇葩的问题一定要一起吐槽,遇到开心的事情一定要一起乐一乐。


王俊凯因此顺利加入吃饭先拍照片的队伍,只是比起美食,他好像更喜欢看王源每次收到这种照片时回复的委屈表情。


通告的时间大多不一样,所以他们少有能通电话的时候,可一旦有机会,两个人往往抱着手机不撒手,能一聊大半天。


就是这么奇怪啊,那些原本无趣的事情,说给对方听就有趣了,原本有趣的事情,对方说起来简直就能乐翻天了,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永远都有乐不完的事。




如果在一座城市那就更好了。


两个人会私下合计好,故意赖着Yuna姐或Mia把行程安排到同时段,空出时间给彼此。


一起偷溜去吃好吃的,一起去逛逛好玩的地方,一起装作偶遇晒晒自拍。


有时成功住进了同一个酒店,那便是休息的时候一直腻在一起,让Yuna姐和Mia只有无可奈何的份。




同在北京的时候也很多。


王源喜欢王俊凯黑色的公寓,和大老虎的气质简直合拍得不得了。他喜欢趴在餐桌上看王俊凯做饭,喜欢窝在客厅的地毯上和王俊凯一起小声哼歌,喜欢把王俊凯按颜色排列的CD架弄成彩虹色,喜欢把王俊凯的大床翻腾得乱七八糟,哦,他可能唯一不喜欢王俊凯那个“8888”的门锁密码。


王俊凯喜欢王源公寓里的原木色和绿植,像小兔子的笑一样不用阳光都暖洋洋。他喜欢一边靠着落地窗晒太阳一边看王源给植物浇水,喜欢看着王源弹那架白色的小钢琴,喜欢趴在卧室的羊毛地毯上睡午觉然后醒来发现身上盖着王源的衣服,喜欢把王源乱丢的内裤和袜子收好等着他找不到的时候打来电话控诉,哦,他可能唯一不喜欢王源墙壁上大学时期的照片。




一切跟五年前那么像,但又有些不同。


至于是哪里不同,两个人似乎都没明白。


王俊凯想着,别想那么多了,就是喜欢跟王源在一起,有什么关系,认识十年的兄弟了,很正常,很正常。


王源想着,无需奢求更多了,就这样跟王俊凯相处,虽没有朝夕相伴,但也有亲密无间,满足了,满足了。


他们有了一个新的安全距离。




一个更容易打破的,过于亲密的,安全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