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22

【喜欢的事情绝对不会放弃,不放弃就绝对不会结束。】




地库打开,一辆黑色的porsche 918一跃而出。


车速很快,引擎低沉地轰鸣。




坐在副驾驶座上,王源的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是因为刚才的奔跑吗?不可能,呼吸都已经平复了,没道理心跳缓不下来。


那会是为什么呢?


偷偷瞥一眼专心开车的王俊凯,王源只觉得心跳得更快了——啊……大老虎怎么可以这么帅?


感受到王源的目光,王俊凯舔了舔嘴唇,问道:“怎么了?”


“啊?啊……”王源一愣,绞尽脑汁想了个问题出来,“我们……去哪里呢?”


王俊凯侧过脸看了他一眼——小兔子此时被安全带捆在座位上,单薄的身体线条被勾勒出来,看起来小小乖乖的,眼神有些躲闪,似乎有点紧张。


去哪里呢?跑出来的时候王俊凯根本没有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不打算这么说,不然小朋友会不安的。


其实没有得到答案让王源更加不安——要去哪里呢?又有哪里可以去呢?忍不住想很多。


他们早就不是十年前可以在路边摊吃面的小孩子了,这一路而来总是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被关注,被质疑,被赞许,被辱骂……经历得太多了,所以才会变得如此敏感,哪怕处在封闭的车内,也会有种被密切注视的不安定感。


好在哪怕周围的人和他们的眼神一直在变化,身边这个能够陪伴彼此的人没有变。


好在兜兜转转这么长时间,终于回到了这个最想停留的所在。


这种感觉有点奇怪。两个人这样不管不顾地跑出来,不告诉任何人,不知道去哪里,就两个人,有点像……私奔?


察觉到自己的想法很危险,王源连忙摇摇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回过神之后看到王俊凯正趁着红灯发信息,忙问道:“怎么了?”


王俊凯丢下手机笑了笑:“没什么。”看到王源有些不安的神色,连忙又补充道:“发信息给Yuna姐,让她在生日这天放过我。”


王源这才放下心来,问道:“今天没有别的行程了?”


“没有了,”王俊凯笑笑,又问他,“你呢?还在被追杀?”


听到“追杀”两个字,王源又是一阵恶寒,举起自己的手机给他看:“已经关机了,这次真的惹大麻烦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他这么说,王俊凯就想笑,一点儿自己就是大麻烦的罪魁祸首的自觉都没有。


“你笑啥子嘛……”捕捉到他不慎露出的虎牙,王源小声地抱怨。


抬头间看到车已经驶入一个地下停车场的入口,不由又问道:“这是哪里?”


王俊凯这次既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看他,而是专心致志地停车入库,然后开门下车。


摸不清状况的王源呆呆地坐着没动,直到王俊凯为他拉开了车门才反应过来,迷迷瞪瞪地下车,跟着王俊凯穿过地下停车场,进了电梯。


电梯四壁的金属镜面干净得看不到一丝指纹,映着两个挨得很近的身影。


17层,一梯只有两户。


门是电子密码锁,只是一眼,王源就被那个四位密码惊到了。


门开了,王俊凯在他肩上轻轻推了一下。


进门,落锁。




在地下停车场看到自己的车被停得歪歪扭扭,车尾和消防栓亲密接触着,而且钥匙还挂在上边时,Mia简直是要气炸了。


气冲冲地穿过走廊,在后台找到Yuna,第一句话就是:“王源死哪里去了?!”


“王源?”Yuna姐镇定地道,“不知道,早就走了啊。”


Mia一脸“我信你才有鬼”的表情,换了个问题问道:“那王俊凯呢?”


Yuna姐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小凯还有别的行程,先走了。”


“他俩没在一起?你当我傻啊?”Mia一副要抓狂的样子。


“你要是不信,干嘛来问我?”这个小丫头片子常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Yuna难得看到她气急败坏,当然乐得欺负她一下。


Yuna的话Mia自然是不信的,但是她又觉得Yuna不可能包庇那俩小子,所以纠结一会儿还是转身离开接着去找王源了。


见她走了,Yuna姐又拿起了手机,方才王俊凯发来的信息还停留在屏幕上:


“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句话不是王俊凯的风格,但是在看到的一瞬间,她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五年前的很多事情她也忘不了。


她曾经亲口说过让两个孩子注意彼此间的距离,同时对他们两人说过,也分别跟两人说过。


她曾经制止他们穿同样或者同款的衣服鞋子,但又对他们穿什么都很搭这件事无可奈何。


她曾经尽量避免他们太经常同框,不安排他们同住一个房间,努力把队友推到他们之间。


这样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是她的本心吗?不可能,这是工作,只是工作。


后来她发现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徒劳的。


这样故意的行为不但没有让事情顺着大人们的想法发展,反而让两个孩子对外界越来越抵触,对彼此越来越依赖,让他们的那个小世界,愈加坚固了。


然而就在她以为他们的关系牢不可破时,王源离开了。


果然,能够分离他们俩的,只有他们自己。


就像五年之后的今天,哪怕半年前闹成那个样子,哪怕她主动出击打电话给王源,哪怕分隔的五年中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们还是不可抗拒地再次走近。


仅仅是因为他们想再次走近彼此。


一旦有了这个想法,找一些理由,暂时原谅,开始接近,逐渐亲密,又有什么困难的呢?


就是因为他们只在乎彼此,所以能够影响他们行为的,也只有彼此。


都是徒劳啊,旁人也好,她也好,Mia也好,无论做什么都是。


所以,这一次,得饶人处且饶人,也挺好的。




门关上的那一刻,两个人都听到了彼此的轻微的喘息和剧烈的心跳声。


刚才穿过地下停车场时走得真的是太急了吧。


王俊凯侧过脸,看了看王源。


玄关的光线不算太亮,但王源的睫毛依旧在洁白的面颊上投下了一小片阴影,好像蝴蝶翅膀。似乎是跑得累了,他微微躬下身体喘息着,眼神却依旧清亮。汗湿的头发干了,毛茸茸地附在脑袋上,软软的样子——越是仔细看,就会越觉得,他还是那只小兔子啊。


鬼使神差地,手就那么伸了出去。




为什么,就是想要拥抱他呢?


想要拥抱他过于单薄的身体,在耳边责备他把自己搞得这么瘦;


想顺手揉揉他的头毛,直弄得乱到不知发型为何物;


还想摩挲他后颈上的那颗痣,还想知道他身上的味道是不是没有变化。


有多想这么做呢?想到王俊凯连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都无暇去思考。




余光瞥见王俊凯的手,王源偏过头,露出一丝不解的神情。


他的目光干干净净,圆嘟嘟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天上的星星,好看的不得了。


王俊凯像被那个目光烫了一下似的瞬间清醒了,手的方向一转,伸向王源身侧的鞋柜,清了下嗓子道:“进去吧。”




踏进这间公寓的一瞬间,王源就知道这是王俊凯的领地——空气中充斥着只属于小老虎的独特气息,让他觉得依恋又心安。


公寓很大,但是任性地只用金属和黑色玻璃的隔断分割出了各个功能区,站在客厅里就能将卧室以及开放式的厨房和餐厅看个清清楚楚。


简洁,又规整得不得了——真是很有王俊凯的风格啊。


不过,真的要走进这个世界时,王源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好不断地用吐槽来掩盖自己的不安——


“啊……怎么全是黑色,看不出来你这么阴暗啊王俊凯……”


“全遮光窗帘诶……这样王俊凯你早上起得来吗,本来就爱赖床……”


“是不是每个大明星都要在家里挂上自己的巨幅写真啊哈哈哈哈……”


“我去CD架也能摆成这样,王俊凯你强迫症越来越严重了啊,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


王俊凯一脸无语地看着那只小兔子在公寓里边转悠边吐槽。


小兔子像是误入森林的家兔,看什么都好奇,这摸摸那碰碰,嘴里还不忘碎碎念——这哪里像是二十出头的人?五六岁的小朋友才是这个样子的好吗?


不过,这间一直冷冰冰的公寓,好像没那么低气压了不是吗?


忍不住笑了笑,王俊凯走过去,用力按了一下王源的脑袋,顺便拨弄乱了他的头发,说道:“有个地方收留你还不赶紧谢恩。”


被突如其来的摸头杀弄得有些发懵,王源愣愣地看着他:“啊?怎么谢?”


“这还不简单,”王俊凯笑得露出虎牙猫纹,“撒个娇,卖个萌,翻个跟头,打个卷儿啊。”


多么熟悉的台词,脱口而出让两个人都是一愣,随即对视一下,忍不住大笑起来。


“别傻站着了,去洗澡吧,穿着那身行头也不热。”笑够了,王俊凯走进衣帽间去翻腾。


王源这才想起大夏天自己身上还穿着全套的燕尾服,在此之前一直处于紧张的情绪里,压根没感觉到热,现在被王俊凯一提,立刻发现即使房间里冷气十足,这种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依然是要热死人的节奏。


没两分钟,王俊凯就拿着一叠衣服和毛巾出来,一股脑地塞进了他手里。


王源扫了一眼,衣服是最简单的白色T恤和灰色运动裤,毛巾也是白色的,可是……可是……可是那条内裤是什么鬼?!


只看他的表情王俊凯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有些想笑,但是还是绷着脸道:“没有新的,将就吧。”


王源的眼神瞬间就涣散了。


顿了顿,王俊凯又道:“八百块两条,升级了。”说完就再也忍不住,一下子笑出声来。


王源这才反应过来,抬脚去踢他——这个人就是故意的,什么什么都是故意的。


可惜还没炸毛成功,就被王俊凯三两下推进了浴室里:“好了好了,不闹了,新的,不收你钱。快去洗澡吧,不然你真的要中暑了。”


听着王源抱怨的嘟囔声被水声掩盖,王俊凯一回头在有机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笑得看不见眼的脸,不由一愣——


自己有多久没有露出这样的笑容了?


浴室里的水声随着里面人的动作变化,淅淅沥沥,隔着薄薄的门板听得清清楚楚。


王俊凯的心跳似乎也随着水声开始逐渐凌乱。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




电话铃声响起,Mia扫了一眼屏幕,是Lucas。


刚打开扬声器,Lucas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找到了没?”


“没有,”Mia也有些气急败坏,“那个臭小子把我的车扔在地库里,也不知道是怎么走的。”


“他没开车?”Lucas疑惑道。


Mia“嗯”了一声,然后道:“先不说这个,Newt那边怎么样了?”


“不要紧,我刚送他回酒店了。”


“幸好宣传的时候说的是神秘嘉宾,”Mia觉得自己为以防万一准备了Plan B,让工作室的其他歌手临时帮忙站台实在是太明智了,“不过大老板这回肯定是要气死了。”


Lucas听到这话有点紧张:“那怎么办?大源他要不要紧啊?”


“以后要不要紧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再找不到他就要出大事了。”Mia说起王源又开始生气,“说了那么多他就是听不进去!简直是要疯了!”


Lucas这会儿反倒冷静了:“大源他真的没和王俊凯在一起?”


“没有,”Mia道,“王俊凯好像有别的行程,我觉得Yuna不会任由他俩胡闹的。”


“可是,大源如果是自己离开的,怎么可能不开你的车呢?”


Mia愣了半晌,一个方向盘急打,调转了方向。




王源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王俊凯在做俯卧撑。


“呃……”王源想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过着生日呢,又刚演出完,要不要这么努力啊……?”


王俊凯没接他话茬,跳起来向浴室走去,桃花眼里黑漆漆的:“我去洗澡了。”


“啊,浴室里热气还很闷……”王源有些莫名。


“不要紧。”王俊凯走进浴室里关上门,不到十秒钟又出来,拐去衣帽间拿了衣服,再次走进浴室。


王源站在原地看他在那里兜兜转转,憋了半天才没笑出声来。


感觉怪怪的。


一个月前两个人还是仇人一般的关系,现在居然可以待在一间公寓里,在一个浴室里洗澡,穿一个人穿过的衣服。


老天爷真的是一个怪脾气的老头子。


这样想着,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接下来,该做什么呢?啊,对了,今天可是那个路人的生日呢。




所以当王俊凯擦着头发走出来时,第一眼就看到王源手里正举着菜刀。


“王源儿,你干嘛呢?”那个握菜刀的姿势简直看得人魂飞魄散,王俊凯连忙喊出声。


王源被他吓了一跳,回头看了他一眼,看着那个人张牙舞爪就要来阻拦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的打算,一刀下去,番茄一分为二。


红色的汁液溅出,王源突然有了无限的灵感——


“啊!痛死我了!!”


王俊凯扔了毛巾三步并做两步跨过来,脸上急迫与担心让王源一下子就后悔开这个玩笑了:“切到手了?让我看看!”


“没有没有,我开玩笑的。”王源真的有些害怕王俊凯这个表情,连忙打住这个无聊的玩笑。


王俊凯没理他,认真看了一下确认没有伤后才抬起头,甩开他的手,眼神有点吓人:“很好玩吗?”


“还不是你大惊小怪……”王源有些不服气地嘟囔,但也自知理亏,看着王俊凯还在滴答水的头发,急急忙忙洗了手拽着他去浴室找吹风机。




暖风呼呼,王俊凯似乎还在生气,没什么反应地任由他折腾。


“好啦好啦,不要生气了噻……”王源一边踮着脚替他吹头发,一边好脾气地哄他——唉,今天可是人家生日,自己这是在干嘛啊啊啊。王俊凯以前明明很少生气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嘛……


王俊凯低着头,刚好可以看到王源踮着的脚,突然心情就很好了——小时候两人比个子的时候王源就喜欢故意踮脚说自己高,被发现了就会找其它理由,地板不平啊,自己年纪小啊什么的。这个小朋友一直对身高这件事情在意得不得了,所以当自己十六岁生日那年,小朋友说出“希望他能长得比我高一点”这句话时,他心里除了感动之外,还有一丝丝不解。


不过不管怎么说,最终两个人的愿望都实现了,那半头的身高差一直都在。


想到这里,王俊凯那点儿气早就不见了——其实哪里是气,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


不过他还是故作生气的样子,在王源为他吹好头发正准备拔电源的时候一把夺过吹风机,拨弄一下王源的肩膀让他转过身背对自己,重新打开了开关——刚才就发现了,这个小朋友后脑勺的头发也没有吹干,真的是有够笨手笨脚。




暖风调节得恰到好处,轻轻扫在脑袋和脖颈之间,暖洋洋的,让人全身都轻飘飘了起来。


王源微低着头,感觉王俊凯的手在自己的脑袋上胡噜着——这种触感真的太熟悉了,在一起的那五年里,那只手不知多少次在自己的脑袋上肆意拨弄,有的时候是欺负,有的时候是玩笑,有的时候是顺毛,更多的时候是没有原因的,就是一个他们彼此最为熟悉、最为喜欢的互动。


眼底有一丝丝潮湿。


真的没想到,分别的五年里从来不敢想,还会有这样一天。


感受着最熟悉的触感,身后是最熟悉的那个人,心底深处的声音止不住地向上翻涌:


怎么办啊,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所以,在吹风机再次关闭的时候,在王俊凯摸摸他脑袋说“好了”的时候,王源回过头,露出了一个五年以来最灿烂的笑容——


眉眼弯成一座桥,瞳孔里繁星似锦,唇角开启如爱神之弓,颊边露出那个极少显现的酒窝。




窒息,狂躁。这就是王俊凯看到那个笑容时的感觉。




上前一步,手掌扣住他的头顶,把他的笑脸转了回去。




前胸贴上了后背。




两颗心以相同的速率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