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21

【比起疼痛,没有你更煎熬。】


王源在自己短短的二十多年里经历了很多选择。

有些选择很简单。比如说去参加一次免费的培训,比如说去结识一个很帅气的小师兄。

有些选择有点纠结。比如说当年要不要出道去做一个idol,比如说要不要回国复出。

还有些选择则异常艰难,比如五年前的那次离开。

比如眼下的这件事情。

其实他自己也察觉到了,那些纠结的、困难的选择都跟王俊凯有关。如果选择的结果会是离王俊凯近一些,那就相对简单一些,如果结果会让他背离王俊凯,那就艰难得不得了。

而现在,他必须做出选择,或者信守承诺,或者顺从王俊凯。

为什么是顺从?因为王俊凯这次的态度异常坚决。

王源以为把不能去的原因如实说出来,王俊凯就会得过且过,毕竟生日会只是一场粉丝见面会,真的要庆祝生日也不在于那个下午,而且他俩虽然最近互动很多,但也没到非去不可的程度,现在不比从前的队友关系,要分开活动是必然的。

最重要的是,王俊凯和他都喜欢信守承诺的人不是吗?

想到信守承诺这几个字,王源突然明白了王俊凯这次如此不近人情是一种什么心态了——五年前你可以背弃和我那么重要的约定,现在为什么不能对朋友爽约一次?


王俊凯已经厌倦了被选择。

小小的他曾一次又一次地站在舞台上被选择。那是什么样的滋味?一次次期待,一次次失望,一次次努力,一次次失败。那些打击与挫败让他逐渐在自己周围竖起高墙,装作不在意,避免被伤害。

直到他选择了一个走进他世界的人。那个人给了他阳光,给了他希望,给了他欢欣与鼓舞,他们一起经历所有的悲喜,一起承受所有的负担与成就,一起走过成长的岁月。

那个人成为他最为心安的所在。

然而那个人在五年前选择了离开他,给了他最痛彻心扉的一击。

然后,在他逐渐适应、逐渐平复、逐渐忘记的时候,又选择堂而皇之的回归,打乱他所有的节奏。

那种慌乱、那种恐惧、那种不安,承受过一次两次,难道还要傻到去承受第三次吗?

不,不会的。这一次,他不会再被动地等待被选择了。

“去那个人的演奏会,还是来我的生日会,你自己选。”那通电话里,王俊凯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却让王源整颗心都紧绷起来,“但是,今后我们还会不会联系,会不会见面,由我来选。”


“演奏会的日程还能调整吗?”被王俊凯撂了电话的王源又跑去找Mia打商量。

说实话王俊凯的专制他已经有好些年没有领教过了,但是心里还是习惯性地惴惴不安。

Mia盯着他打量了半天,让他有点心虚。

可是Mia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Lucas倒先开了口:“王源你怎么回事?就为了个王俊凯至于吗?Newt不是你朋友?演奏会是多久前就说好的事情?说不去就不去了?”

Lucas很少直接叫王源的大名,现在看来是有些认真了。

王源有些无措地看了看他:“我知道,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就为了个王俊凯,朋友都不顾了?你跟他可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还算数吗?”Lucas似乎有些生气,“Newt跟你认识的时间也不短吧?咱们也是四年的兄弟不是吗?”

刚说完就被Mia使劲拍了下脑袋:“你怎么说话呢?有这么比较的吗?能不能让王源把话说完了?”

“我说的不对吗?”Lucas反常地开始乱较劲,“都是长时间的交情了,Newt的事情又是早说好的,凭什么要为了王俊凯出尔反尔?王源,你还讲不讲信用了?”

王源皱了皱眉头,没有接这句话,而是转而对Mia道:“时间上呢?能打出时间差吗?”

“没可能,”Mia耸耸肩,“你以为我没想过吗?我知道你想去,所以Yuna跟我说生日会的事情时我就都考虑过了,确实不行才拒绝的。”

见王源没有立刻说什么,Mia坐下来笑了笑,问道:“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王源点点头,Mia 开始耐心地道:“我的意见是,不要去。”

“你刚刚复出,回来和王俊凯有合作和互动是不错,但是凡事都讲究一个度,不是吗?你可能最近太忙没注意到,已经有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拿你们过去的一些事还有半年前的炒作在挑事儿了,况且当年你们俩那么好,双人粉那么多,现在也有了卷土重来的势头。我并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现在这个时机不对。

“现在是什么情况?王俊凯正在努力转型,你刚刚复出根基不稳,半年前的事情也还没有完全翻篇,已经够乱了不是吗?如果这个时候因为你们过于亲近再闹出些什么,那简直就是大灾难了。

“过去的有些事情我想你没有忘记吧?现在你的粉丝、王俊凯的粉丝、还有你们的双人粉,这些基数变得更为庞大了,群体结构更为复杂了,这个圈子也更乱了,你们俩又都处在很脆弱的阶段,真的经不起折腾。

“所以,我真的劝你,不要去。”

Mia的每一句话都刺在王源的心坎上——他一直很愿意听Mia的话,因为这个姑娘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内在很理智很细腻,也从没有把自己当做主管他的老板来压他,什么事情都是有商有量的。

这一次的这些话也都说得很有道理,王源不知道王俊凯有没有想过这些,可是那句赤裸裸的威胁现在就摆在他面前,等着他去抉择。

“你在想什么?”Mia还是很淡定地问他。

“我在想……”王源其实脑袋有些空白,嘴里的话都是不知不觉吐出来的,“我在想……”

“我真的很想去啊。”

话音刚落,听了他们啰嗦半天的Lucas气得摔门而去。

巨大的关门声没有对房间里剩下的两人有太大的影响,一个还是魂不守舍,一个还是十分淡定。

过了好半天,Mia拍了拍王源的肩膀,轻声道:“王源,这次我可能要给你些强制性的行程要求了。”


挂了电话的王俊凯其实心里是有些不安的。

心里很清楚,现在的他其实没什么立场对王源说出这种带有威胁性的话,但是大脑还来不及思考,那句话就来到了嘴边,挡都挡不住。

王源说起的那个Newt,他其实是知道的。

新生代的大提琴演奏家,这两年才出名,但是很有人气。

他在王源的资料里见过很多次那个人,金色的头发,白皙俊俏的面容,高挑的身材,确实很符合提琴王子的形象。

这个Newt和王源也是一个兄弟会的,两个人在课堂和私下的合作很多,甚至比王源和Lucas还要多。钢琴和大提琴,本身就很和谐,又都是那么出众的外表,每次都能在视频里看到很多姑娘疯狂的尖叫。

王俊凯对王源和Newt的一次即兴合奏印象深刻。

一群人在兄弟会的活动室排练圣诞趴的小节目,王源在闹哄哄的气氛中一个人在角落里叮叮咚咚敲着琴键,Newt在离他两三米远的地方摆弄着琴弓。

王源练习的不是什么难的曲目,不过是一首耳熟能详的圣诞歌,加上些变奏,听着轻快活泼。

Newt似乎听他弹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就在一个四分休止符之后加入了进去。

王源愣了一下,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Newt切入的位置恰到好处,大提琴深沉的变奏为原本轻快的钢琴声加入了一丝深情与悠扬,让这首原本欢快的小调一瞬间变得深情温柔了。

两个人平日里经常配合,默契自然是有的,这样简单的即兴合奏自然难不倒他们。

美妙的音乐最容易撩拨气氛,没一会儿,整个活动室的人就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听他们的合奏了。

周围是布置了一半的活动室,灯光融融,白色的钢琴与深色的大提琴,白色毛衣的黑发少年和立领衬衫的金发男孩,快乐又深情的音乐,简直美不胜收。

王俊凯不想承认,想起那个场景,眼前的这件事情,还有Newt这个人,让他觉得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所以这一次,他有点想较这个劲。

至于生日会那天王源到底会不会来,说实话,王俊凯心里没有把握,因为决定这件事情的最终只能是王源,但他还是拒绝了Yuna姐邀请大牌嘉宾的提议,只同意了邀请中场嘉宾和最后让同门的小师弟们上台庆祝,为他想要的那个结果留足了空间。


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究竟会如何发展。


演奏会那天,王源换了白色的燕尾服,像个小王子般,安安静静地等在休息室里。

电视屏幕上同步着舞台上的场景,方才见面寒暄时就察觉了,Newt今天状态好得很,这会儿在台上琴弓摆动,身体随着微晃,自在得不得了。

看看时间,王俊凯的生日会应该也开始了吧。

最后还是不能去啊。

Mia难得态度坚决地下了死命令,从前一天就开始紧紧看着他。王源觉得有些好笑,又不是小孩子了,邀请都拒绝了,难不成他还会自己跑到王俊凯的生日会现场去?

没错,是很想去的。

但是人生就是这样不是吗?有些事,不,是有很多事,都是不遂人愿的。改变不了的事情就只能随它而去,不然只会徒添烦恼。

仔细想想,那五年里不也有这样的事情吗?

那个时候被公司明确提出让他俩不要太亲近,可能是因为王俊凯看似听话,实则经常控制不好自己的言行吧,公司又私下嘱咐过他一回。

他不喜欢这样刻意的事情,可是王俊凯当时顺从的态度让他有些生气,所以就赌气般地做得更到位。

伸过来的手,当做没有看到。

看过来的眼神,当做没有感觉。

靠过来的身体,不动神色地避开。

天知道那个时候的他怎么有那么大决心,也许是因为那点赌气的情绪,也许是因为不甘心对自己无法克制的情感认输,也许是因为潜意识发现再与王俊凯靠近会让自己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所以隐忍,所以克制,所以远离。

还有那次出演《无忌的歌》,还有刻意地分开活动,还有不停地增加和队友的互动……

想要的装作不想要,不想做的偏要去努力做。

那五年里不由自主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怎么都想不到,在五年之后,在以为成长了之后,自己依然陷入这种不由自主的境地里,无法反抗。

而这一次的始作俑者居然是正是他自己。

真是太不甘心了。


镜子里的人高大帅气,英气逼人,完全就是自己曾经期望成为的那个样子。

王俊凯这样想着,心里却没有一点点高兴的感觉。

是哪里不对了呢?很多年前明明就是这样站在镜子前面,想象自己变成大人的样子,不是吗?现在的自己完全符合那个时候的憧憬,可为什么总感觉缺了些什么呢?

哦,对了,那个时候小小的他旁边,还有一只小小的小兔子。

那个时候他们对着镜子比划着,打闹着,玩笑着,就算未来有那么多不确定,依然觉得心里满足得不得了,好像梦想的一切都会在明天实现,好像只要和彼此在一起,什么都不是问题。

现在的他,实现了当时想要实现的一切,应该满足的,不是吗?

就算不是和王源一起,也不算是一个太大的窟窿,还是应该满足的,不是吗?

可是那种空虚,为什么愈加强烈了呢?

工作人员提醒他还有五分钟就要上台了,那边的演奏会也要开始了。

王源没有来。

想起那天在电话里放出的狠话,王俊凯自嘲地笑了笑。

又是这样啊,每次都是自己乱了阵脚,主动出击,最后溃不成军,连王源有几分在乎那几句话都不知道。

所以这一次,是要再也不见面,再也不联系了吗?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明明才刚刚缓和了关系,自己却又提出让王源违背约定这样的无理要求,还拿以后不再来往去威胁。

落得这样的结果,真是活该啊。

明明才刚刚和好的。

来不及多懊恼几分钟,开场音乐和粉丝的尖叫声传来,打断了思路。

该上台了。


心里有一团乱麻,听着优美舒缓的大提琴声都不能缓和一分。

墙上钟表的分针又走了一步。

两只手交叠着,握紧,捏出青白色的印记。

还有一个半小时。

距离是海淀到朝阳。

桌上是什么?Mia的车钥匙?

心脏剧烈跳动。

舞台上的首曲进入尾声,一个极强的结束音。

那一声,惊醒了一个努力装睡的人。


开场半小时,已经习惯唱跳的人没怎么出汗。

但是好奇怪,心脏突然开始狂跳。

没有头晕,没有发冷,不是低血糖。

就好像冥冥中有什么东西牵动了心跳的弦,让它就这样过速。

换衣服的间歇,忍不住地环顾四周。

没有来。

真的没有来。


在北京,中心城区的车速是多少?

根据不完全统计,只有32Km/h。

但是现在,表盘上显示的是63Km/h。

已经是极限了,在这个车满为患的城市。


倒数第二首歌就要结束了。

不用工作人员提醒也知道接下来是什么环节。

小师弟们会推蛋糕上来。

然后唱歌,许愿,吹蜡烛,切蛋糕。

最后再唱一首歌。

就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奔跑到呼吸不畅,心跳急速,头发汗湿,可是王源早已顾不上这些了,他要抓住现在这种不管不顾的气势,抓住这种义无反顾的勇气。

过去的那些年里他的隐忍与自制已经够多了不是吗?

他以为只要委屈自己就能天下太平,就能皆大欢喜,结果呢?

结果不过是伤害了王俊凯也伤害了他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都没能保护。

时隔五年,好不容易才回到他身边,好不容易才重新和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联系,难道要轻而易举地扯断吗?

不要,绝对不要。

所以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也不会再这样下去了。

穿过地下停车场的通道。

穿过后台区长长的走廊。

穿过凌乱的化妆间。

躲过乱七八糟的工作人员。

躲过目光诧异的伴舞和乐队。

躲过目瞪口呆的Yuna姐。

终于来到台侧。

几乎是撞开了推着蛋糕车准备上场的小师弟们,王源握住推车的把手,放缓了脚步,气息不太稳地唱起了生日歌,慢慢走上台——

他赶上了。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唱着有些拐调的生日歌,王俊凯突然明白了自己控制不了的心跳过速是什么原因。

想过王源会赶来。

没有想过的是,在看到王源的一瞬间,自己会是这样的心情。

眼前的人有些奇怪的狼狈。

他居然穿着白色的燕尾服,额发有些汗湿,脸上没有化妆,气息乱七八糟,连唱生日歌都有些拐调——如果不是小师弟们及时开始合唱只怕要丢大人了。

可是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这样奇怪又狼狈的王源,王俊凯看到的第一反应,依然是觉得整个心安定了下来。

又是这样啊,不管是在那里,不管处于什么情况,只要看到王源,就有一种心脏被填满的感觉,不再空虚,不再不安,不再惶惶。

真的好奇怪。

可是这些问题都不想再想了,也不能再想了,在看到王源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了。

只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走近,看着他凌乱的脚步,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看他把蛋糕推到自己面前。


这个场景,似乎跟过去的很多回忆重叠了。

在一起的那五年里,这样的事情也发生了不止五次不是吗?

生日会的时候,私下里庆祝生日的时候,都是这样。

王源推着蛋糕,王源点燃蜡烛,王源为自己戴上生日帽。

即使成长了,在自己眼里,在自己心里,王源还是那个样子,还是那只小兔子啊。

所以,第一块蛋糕还是要给他的,不是吗?

所以才这么想让他来啊。

不是因为想较劲,不是因为故意为难,也不是因为一时的别扭。

就是因为,想要一起过生日啊。


再也忍不住,王俊凯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时隔五年,第一次,主动拥抱了他的小兔子。


在那个朝思暮想的怀抱里,王源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幸好,赶过来了啊。


最后一支歌了,唱什么好呢?

还用说吗?

是《窒息》,也是《狂躁》啊。

这是我想着你写的歌。

不用说也知道,也是你想着我写的歌。

就因为你而窒息。

只因为你而狂躁。


谢幕后的王俊凯在休息室的角落里找到了一脸郁闷的王源。

“怎么了?”王俊凯没有隐藏语气里的欢欣。

王源瞥了他一眼,撇了撇嘴,竖起了自己的手机——

上边是Mia的照片和名字在闪动。

“我觉得……”是在撒娇吗?这样委屈的抱怨的语气,“今天如果被她抓到,我会死的很惨。”

其实看到王源凌乱出现的那一刻,王俊凯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现在心情好得不得了,实在是没办法表示同情,只好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这么敷衍的反应王源怎么会发觉不了,故作生气地拍开他的手,道:“你这是幸灾乐祸吗?到底是因为谁才这样的?”

“哈哈哈……”王俊凯看着他生气的表情心里只觉得太可爱了,忍不住笑出声了,看王源真的要生气了才赶紧压住笑说道,“那怎么办?我去帮你负荆请罪?”

王源像看白痴一样看他:“还负荆请罪……有个屁用……我今天算是把能得罪的人都得罪光了。”

“那……”王俊凯突然俯下身子,压低了声音,“要不要逃跑呢?”

王源瞥了一眼在不远处和工作人员交代收尾的Yuna姐,正想吐槽王俊凯哪有这个胆子,不料一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一瞬间就明白了:王俊凯是认真的。

真正的默契,就是连语言都是多余的。

下一秒,两个人同时从椅子上跳起来,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的时候,夺门而出。


穿过长长的走廊,绕过无数穿行的人。

一前一后的两个人,步伐统一到仿佛一个是另一个的影子。

那些年我们曾经共同走过、跑过、路过那么多那么多的风景。

所以即使曾经分开经历、辗转、迷茫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

现在依然可以找回独属于我们两人的那个节奏,迈开步伐,暂时逃开一切。

奔向最想要的那片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