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19

【不是最好的时光有他在,而是有他在,我才有了最好的时光。】


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足足十分钟之后,王源才确定昨天的一切不是自己在做梦。

不是梦啊——在四十多层的楼顶,在那个开阔无人的天台,在蔚蓝的天空下,王俊凯对他伸出了手,对他说:“你好,王源。”


那个时候王源看着王俊凯的手愣了好长时间,整个人都是懵懵的,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王俊凯没有不耐烦,也没有收回手,就那么安静地看着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大脑的空白似乎遥遥无期,身体有些看不下去,自己指挥着自己抬起了手臂——时隔五年,王源终于再次握住了那只手。

王俊凯的手有些发凉,比以前更大也更有力,褪去了少年肉感的手指有力地握住王源的手背,停顿了一下。

太久没有这样直接的触碰,两个人似乎都有些不适应,只是一瞬间就松了手。

王俊凯有些尴尬,绕过王源走到了天台一边的扶栏旁,背对着他看远处的风景。

王源回过身看着王俊凯的背影,感觉大脑里一团浆糊——方才那是什么意思?他当然没有傻到会认为王俊凯一个握手就表示原谅他,可是,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愿意重新开始相处吗?现在王俊凯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那里,又是什么意思呢?是有话要说?是有话要问?如果王俊凯真的问他五年前离开的原因,他要怎么回答?

这么胡思乱想间,没注意到王俊凯已经回过了头,看到王源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不由自主地笑了笑,然后开了口:“这个季节,美国也这么热吗?”

“啊?”王源反应了足有半分钟,才突然回过神来——热?天气?王俊凯在跟自己说天气?有些茫然地,缓缓答道,“没,没有,辛辛那提没这么热……”

王俊凯听到他回答,转回了头,好像又开始看风景,背对的方向说话的声音传过来有些被风吹散:“是吗,那挺好的。”

王源一片凌乱的脑袋突然就静了下来——王俊凯既没有说为什么突然接纳了他的回归,也没有问他过去和现在的那些难解问题,只是用这样的方式,平静地说起一个普通的话题,表达了他的意思。

就是这样温柔啊,从过去到现在都是,王俊凯哪怕看起来有些乖张、有些耿直、有些毛躁,可是骨子里的那种温柔,真的是想遮都遮不住的。

王源看着那个背影,勾起嘴角,露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明亮笑容。然后,走到了王俊凯身旁,跟他一起望向面前的大片景色。

“但是,还是夏天热得冒汗、冬天冻得哆嗦才比较有趣啊。”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王俊凯又淡淡笑了笑,接着道:“那在美国读书有趣吗?”

在那个跟眼神和笑容一样温柔又熟悉的声音里,王源彻底放松下来,双手拉着栏杆向后仰着身体,拖长了尾音答道:“没有——比在国内还要累,刚去的时候上课都听不懂好么……”

“所以你是说的磁器口英文吗?”王俊凯侧过头好笑地揶揄道。

王源无语地向另一个方向偏过头——这个人还是这个样子啊。

“哪有那么丢人,我英文很好的好吗……”他还是像当年那只小兔子一样,会在被王俊凯吐槽的时候无奈又好脾气地笑着。

话匣子一旦打开,那种尴尬与陌生似乎一霎那就不见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就像是以前两个人拌嘴闹了小别扭,又在不知不觉中和好了一样,谁先开口不重要,只要两个人说上了话,那些个小别扭就会打个转都不见了。

现在的情况虽然很不一样,但是那种只要开口就不会尴尬的默契一直都在,况且——真的有很多事情想要和对方说啊!


在那分别的五年里,我见到了怎样的风景,经历了怎样的事,遇到了怎样的人,都想和你说啊。

在那分别的五年来,我曾经无数次对着心里的你开口,说我的事情,说我的心情,说我的一切。你也是如此对不对?那种只有倾诉没有回应的痛苦,彼此都经历过了不是吗?

所以现在,哪怕还有那么多疙瘩没解开,有那么多问题待解决,我依然珍惜与你这样交谈的机会,你也依然毫无芥蒂地给我回应,这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啊。

所以在那个高高的楼顶上,在那片蔚蓝的天空下,在没人注视没人打扰的地方——

一个说着辛辛那提奇怪的饮食习惯,另一个吐槽着怪不得没有长过我;

一个说起演出的时候在舞台上绊倒,另一个反语夸他摔倒的姿势天衣无缝;

一个说着刚开始练快闪时觉得很难,另一个揶揄他把广播体操发扬到美帝;

一个说起第一次吊威亚弄了一身淤青,另一个嘲笑他是因为长得太肥了挂不住;

……

夏至已过,上海的天气闷热,可是两个人都感觉不到似的,站在大太阳底下聊着、笑着,好像就只有他们周围的空气是爽朗清新的。

直到Yuna姐开始对王俊凯发夺命连环Message。

“要不要回去?”听到王俊凯的手机隔一小会儿就震好几下,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听到他这么说王俊凯才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嗓子里“唔”了一声,然后快速地回了一条信息。

王源点点头,松开扒着扶栏的手,刚转过身就听到王俊凯在身后低低地说了一句话:

“王源,我并没有原谅你。”

王源愣了一下,随即回过身点点头:“我知道。”

就应该是这样,如果今天王俊凯什么都不说,他反而会心里不安,生怕这种接受只是一时兴起。但是王俊凯明明白白地把没有原谅他这件事说了出来,这就意味着过去的那些虽没有完全过去,他们还是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

“可是我也不想恨你了。”王俊凯又补充了一句。

这句话让王源的眼睛有点湿润,他点点头,顺势低下了脑袋怕王俊凯看到。

王俊凯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呢?他的呼吸有点急促,手抬起了一些又放下,最后只是装作没有看到,向门口走去,道:“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返回,一个放慢了步子,一个加快了频率,终于并肩。


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从安全通道步行下去,走了没两层,王俊凯突然掏出手机拨弄了两下递给王源。

王源一怔,看到屏幕上的拨号键盘才反应过来,摆了摆手说:“没换。”回国之后,他又用回了当年那个号码。

王俊凯点点头,收回了手机:“微信呢?”

“也没换。”王源笑了笑。一直都没换,只不过是没有用罢了。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只是顺着楼梯一阶一阶慢慢向下走。

脚步完美契合着,即使一个人在外圈一个人在内。

似乎一不小心都发现了这件事,两个人下意识对视了一下又迅速分开,然后一个露出了猫纹,一个红了耳廓。


真的很奇妙啊,你和我。

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我们总是步伐一致,总是动作一致,甚至有时连表情都会一致,好像有一根绳牵着似的。

还记得吗?我们在海边奔跑回头的时候,我们在台上随着节奏挥手的时候,我们在机场在后台随意走动的时候……那些最细微的日常,那些神奇的同步率,见证了我们独一无二的默契。

即使是五年没有在一起,我们的样子还是越来越相似,神态还是越来越相似,这是不是因为我总在想着你?

还记得吗?在我们还没有走红的时候,总有人以为我们是亲兄弟,以为我们是双胞胎。好奇怪,别的小孩子都生怕自己不是特殊的那一个,可是我们不会,我们喜欢这种相似,我们享受这种相似,我们甚至会因此而洋洋得意。

看着你的时候就像看着我自己,你的眉眼里有我的神采,你的侧脸中有我的轮廓,你的肩背上有我的身影……独一无二的你我,因为彼此的存在,成了更加无与伦比的我们。

这是多么美妙又深刻的羁绊,让我们在相遇别离又重逢的兜兜转转中,一次又一次地找到彼此。


在17层楼梯间焦急等候的Yuna姐看到两人姿态亲密地从楼梯上走下来时,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一不小心回到了五年前——五年前的他们就是这样啊,哪怕是最日常的举动,都像是在对全世界宣告,我们俩是一体的。

王俊凯的态度变化太快,一定和Mia的单独谈话有关,Yuna姐想着,不由疑惑地看了一眼也在一旁等候的Mia。

Mia感觉到她疑惑的目光,挑衅似的扬了扬下颔。

Yuna姐心道这丫头果然不简单,但也顾不上再跟她纠缠,只是快步走上前,冲王源点点头,然后对王俊凯道:“快出发吧,不然赶不上航班了。”

王俊凯应了一声,然后侧过头看王源,王源似乎有点迷茫,那边Mia不由笑了笑,替他对王俊凯说:“我们在上海还有行程,咱们下一站发布会再见吧。”

Yuna姐似乎没什么耐心,催促着王俊凯来到电梯间,那边司机保镖和助理都已经收拾好东西等着了,看到他俩出现连忙按了电梯。

王源还处在一种懵懵的状态里,直到王俊凯进了电梯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至少说个“byebye”之类的,可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感觉这个时候自己如果真的说“byebye”也有点太傻了。

电梯里的王俊凯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见他微微张合了下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不由心底无奈地笑了笑,想都没想,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冲他晃了晃。

王源惊讶地一愣,随即下意识地勾起了唇角。

所以电梯门合上前的瞬间,王俊凯眼前是一个有一丝丝惊讶、又有无数多欢欣的明媚笑容。

默默地一直在犹疑的心终于在那一刻落了地。

没错,没有做错,向他伸出手,一点都没有错。


看着电梯上的LED显示从17变成16,最后变成2、1、-1,王源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是啊,他们现在不是以前那种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密不可分的关系了。

Mia在一旁看着,心里叹口气:真的还没长大啊,一不注意,所有的情绪就都会写在脸上。这样想着,不由上前安慰他:“别看了,过几天广州发布会还要再见的。”

王源被戳穿了心事,瞬间红了耳廓,辩白道:“谁、谁看了,我是在想事情。”

“哈哈,那你跟我说说,”Mia下定决心要趁这会儿逗逗这个爱炸毛的小鬼,“你想什么呢想这么出神?是在想王俊凯对你晃晃手机是什么意思吗?”

王源出乎意料地没有真的炸毛,不答反问:“王俊凯怎么突然转变了态度,你是不是对他说了什么?”

Mia被他反将一军,心里想着这个小孩儿可是个不好糊弄的,所以并没有完全否认:“没错,我跟他谈了谈。”

“只是谈了谈?”王源显然有些不相信。

“我还能怎么样?”Mia以退为进,“总不能押着他去见你吧?”

王源心想也是,就没再跟她纠结,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Mia可算是松了一口气——王源一直都在努力维持在美国过得很好的样子,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不但存着他那么脆弱样子的视频,还拿给王俊凯看了,估计又要闹个天翻地覆了。

实际上Mia这次的担心有点多了,因为经过一次顺利见面的小老虎和小兔子,此时心思都在另一件事情上。


坐在保姆车上的王俊凯已经盯着黑屏的手机超过二十分钟了,连Yuna姐都忍不住频频看他,只见他看着自己的手机,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好像有什么天大的事情。

“怎么了?”Yuna姐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问他。

王俊凯好像被她一语惊醒,慌乱地收起了手机:“没,没怎么。”说着转过头装作若无其事地去看窗外——

真是要郁闷死了。为什么离开上海的时候要冲王源晃手机呢?为什么呢?

这其实是他们以前的一个习惯,分开的时候这样示意一下,就是很单纯的“回头联系”的意思。

可是,现在再这么做难道不是有点奇怪吗?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呢?分开的这几天要跟王源联系吗?王源会怎么想呢?会等自己跟他联系吗?会不会主动跟他联系呢?要怎么联系呢?微信?电话?联系的话说什么呢?……

无数个问题在脑袋里乱成一团,好像有无数个小王俊凯在脑袋里一边叽叽喳喳一边乱蹦乱跳,简直是头昏脑涨。


另一边的王源也好不到哪里去。

第二天要拍杂志大片,顺便接受杂志访谈,Mia千叮咛万嘱咐他早点睡,可是他躺在床上两个小时也没睡着,脑袋里简直像千军万马在打仗——

王俊凯为什么要晃晃手机呢?是“回头联系”的意思吗?不可能吧?可是还能是什么意思呢?“回头联系”是什么时候联系呢?是要自己主动联系他吗?真的要主动联系他吗?联系的话要说什么呢?会不会会错意了呢?……

两支军队一个叫嚣着“赶紧主动联系他”,一个大喊着“不可能你会错意了”,在脑袋里打得不亦乐乎,王源想得头疼得要命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郁闷的在床上握着手机直打滚。


过去的他们,都是怎么联系的呢?

如果非要认真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反而什么都想不出来。

因为互相联系,是那么自然而然,那么理所应当的事情啊。

小兔子早上起迟了,没有来得及吃早饭急急忙忙赶到学校去,就会在上课饿肚子的时候发一条微信给小老虎抱怨。

一般看到这种消息,小老虎都会在课堂上有点坐不住,一边数落小兔子这样下去长不高,一边严厉地要求他下课去小卖部买吃的。这样还不够,等到下课的时候,小老虎还会执着地追问回来,看看小兔子有没有填饱肚子。

有的时候小老虎上体育课的时候被围观了,粉丝的尖叫声搞得他有些不好意思停留在球场上,就会偷偷发一条消息给小兔子,吐槽今天又没能好好打球。

小兔子看到的时候会有点冒酸泡泡,觉着小老虎球场上帅气的样子被分享了有点不开森,所以就故意回一条“啊~~王俊凯你好帅你好帅~~”,来气一气小老虎。

平常上学的日子里,不能每天都见面的时候,因为要把平常落下的功课补上,必须抓紧晚上的时间。但是如果不跟对方说几句话,又会觉得这一天缺了些什么。所以小兔子和小老虎通常会短暂地通通电话,时间不会很长,只是听听彼此的声音就好了。

都是这样简单地日常啊。

见到新奇的东西了,第一时间要告诉对方;

老师说了什么搞笑的话,第一个要告诉对方;

学校换了新的广播体操,第一个向对方吐槽;

校门口有粉丝围堵出不去,第一个要向对方报备;

……

不论遇到什么事情,不论自己有什么想法,第一反应都是告诉对方啊。

那个“上学能不能带手机”的问题,真的是辩论得好心虚啊。

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的我们,还可以那样联系吗?


王俊凯前一天工作到很晚,但因为心里存着事儿,所以第二天很早就醒了。

拉开窗帘,阳光肆意洒进来,忍不住走到阳台上,顿时觉得心情变得舒畅了——

晴朗的天空中只有一片毛卷云,像是美丽的羽毛在风中飘扬,又像是天使的翅膀不小心忘了藏好,在蔚蓝天空的映衬下,纯白洁净得不可思议。

这样美丽的天空,让他一瞬间想起了蓝天之下、天台之上的那个白色的身影。

未加思索就拿起了手机。

心里忍不住嘀咕,两次发布会之间隔好几天是不是太不科学了?


王源不记得前一天是怎么入睡的了,不过第二天还是习惯性地早起。除了思索昨天发生的一切是不是在做梦这件事情花了他一些时间,其他似乎一切正常。

啊,要不要联系王俊凯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呢……

一边想着一边踱步到窗边,打开窗户的时候刚好听到飞机飞过的呼啸声。

抬起头来,天空还是昨天那样蓝的惊人,只有一道飞机云从中划过,衬着蓝色的幕布,美得像一幅画。

又是蓝天啊,又是那个属于他的颜色啊。

不知道现在在他心里,我有没有飞机云占据天空的那么多呢?

不由自主就拿起了手机。

想一想,距离广州发布会还有好几天呢。


两声提示音。

两条微信消息。

两部手机。

两种云彩。


同一片天空。

同一种心情。


“早。”

“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