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18

【你是一场大雨,即使把我淋感冒了,我还盼望回头再淋一次。】


站起身,走过去,进了屋,关上门。

看起来好简单的四个动作,却让王源用尽了全身了力气。

更别说他还对王俊凯说出了“谢谢”两个字。

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前天晚上才被泼了一头冷水,明明昨天看了一天他和女主演的亲密互动,明明今天才犯过作为一个歌手最不该犯的错误,现在居然还有心情走进这个房间,走近王俊凯。

又是这样啊,只要知道王俊凯在哪里,就会忍不住靠过去。

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呢?真的不知道。就只是想要这么做,就只是想要靠近他,就只是……想要跟他说说话啊。

不知道说什么,那就说“谢谢”吧,不是最想说的话,却是最能说的话。

“谢谢。”

这两个字让说出来的人万分纠结,更让听的人万分艰难。

王俊凯一瞬间真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王源没有做任何他觉得可能会做的事情,只是安安静静地为今天的事情道了谢,那样平静坦然的态度,让他原本就不太平静的心,又多了一丝焦躁。

谢什么呢?谢合唱?谢救场?可是他们俩现在是能够随意道谢的关系吗?

真的不明白。

过了好久,王俊凯从沙发上坐起身,开了口,声音不大不小:

“别再这样了。”

王源一怔,本来低着的头迅速抬起来,撞上王俊凯深沉得望不到底的眼睛。

目光交汇之间,心里都是一颤。

王俊凯本来不打算多说什么的,就这样,模模糊糊一句话应付过去就好了。可是在和王源对视的那一瞬,在触到那双仿佛含着星光与波光的圆圆的眼睛时,他的心和口好像都不受控制了,不自主地,又吐出半句话——

“歌还是要好好唱的。”

这句话说出口,看到王源愈加震惊的眼神,王俊凯突然有些后悔——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应该和王源说这样的话,他应该是恨他的,这样的话听起来太意义不清,太含义不明,太…过于关心了。

可是这句话就这么说出来了,可能是因为对于唱歌这件事情他们都会有一些执念吧。

当初两个人因为唱歌而相识,因为合唱而走红,又以歌手的身份出道。但是之后的很多事情都不受自身控制,比如变成唱跳的偶像团体,比如接拍影视剧,比如上综艺和真人秀。他们爱自己的工作,但骨子里最大的执着还是唱歌,这是他们俩独一无二的默契,别人不懂也懂不了。

年幼的时候有太多事情是不可控的,有的时候连他们自己都觉得离那个关于音乐的梦想忽远忽近,那其中的艰难与执着只有他们彼此知道,哪怕走了不少弯路,那个关于唱好歌、写好歌的共同的梦想都不曾动摇。

还好坚持到了现在,虽然两个人在中途离散,虽然走了不一样的路,但还好最后殊途同归,那个共同的梦想得到了共同的坚持与实现。

所以王俊凯心底深处很清楚,那个时候他是一定会上台救场的,不只是因为发布会,更是因为无论他面对王源是怎样的感觉,他都不会让王源在演唱的舞台上失误。

要好好唱歌,那是他们最初的、最好的、最执着的约定。


那句“歌还是要好好唱的”让王源的心砰砰直跳,连同着今天久违的合唱,连同他俩声音完美契合时的默契,让他似乎看到了一丝以为再也看不到的光。

带着那一丝光给的勇气,王源再次迈开步子,走到了王俊凯的面前。

坐在沙发上还在想着心事的王俊凯眼前突然出现一双鞋子,他下意识抬起头,就看到王源脸色有些发白,有些紧张似的抿了抿嘴唇,然后向他伸出了右手——

“王俊凯,你好。”王源说。

那一刻,王俊凯本来占满了各种各样心思的大脑一片空白。

王源知道自己在赌博。

“你好”是他十年前对王俊凯说的第一句话,所以他在拿他们十年前的相遇赌,拿他们五年的相依相伴赌,拿他们曾有过的情谊赌。

刚才的那句话给了他一丝希望,他真的想赌一赌,如果赢了,他就握住了重新走进王俊凯世界的钥匙。

听到“你好”两个字,王俊凯觉得自己方才的心思真的很好笑,他觉得连自己都好好笑。

他会仅仅因为对王源说了一句话而想东想西,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可是王源呢?

王源根本没有考虑他的心情,居然想要用五个字、两个词,把五年前的事情,把五年来的一切,通通一笔勾销。

那个时刻的王俊凯执着于自己五年来所经受的煎熬,专注于五年孤身一人的痛苦,根本无暇去思考王源的“你好”对他们的意义根本不止于字面的意思,不止于当年的相遇。

那个时刻的王俊凯盯着王源细瘦的手指,沉默了良久, 突然冷笑了一声,仰起头与他对视,神情极具压迫力:

“好笑,王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说完王俊凯站起身来,快步走出了房间,没有再看王源一眼。

有时候输赢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客厅里的人又被王俊凯突然出来吓了一跳。

讨论早已结束,Mia看到王俊凯脸色不善地离开,顿感不妙,连忙进了里间,果然看到王源对着沙发伸着一只手,呆呆的站在那儿。

Mia心底叹口气,轻轻走过去,问道:“又怎么了?”

听到她说话王源才回过神来,侧过头,见是Mia,勉强笑了一下:“没事。”

“没事?”Mia有些无语,“你这个样子叫没事?”

王源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道:“真的没事。”说着转过身向外走。

“去哪儿?”他的样子让Mia有点紧张,连忙跟了上去。

“去楼顶吹吹风,”王源看也没看外间的人就出了房间,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

Mia哭笑不得:“你最好别老这么吓我,我要少活好几年的。”执着地跟着王源来到电梯间,没想到他没按电梯,而是直接拐进消防通道。

“喂,王源,你往哪儿走?”Mia急急忙忙地赶上他。

“我走上去。”王源脚步没停,连头都没回。

“你疯了?这里是17层!上边还20多层……”


王俊凯把自己扔在床上,刚才紧跟他进来的Yuna姐在一旁自说自话:“王俊凯,你和王源又怎么了?现在这个时候,你们应该……”

“我说,”王俊凯忍不住打断她,“你不是希望他离我远点儿吗?”

“那是半年前,”Yuna姐神色颇为复杂地道,“现在情况有多不一样难道你没看出来?王源复出,突然为你的发布会站台,你们还合唱抢占了所有热门和头条,这个时候如果被媒体或粉丝发现你们实际上关系这么尴尬……”

王俊凯听着听着就越来越心烦气躁——一直都是这样,他和王源怎么样,他和王源应该怎么怎么样,总是有无数人来管,五年前是这样,五年之后依旧没什么改变。


当年他和王源曾经因为一张私下亲密无间的照片流传出去而被公司骂得狗血淋头,后来虽然照片及时处理好了,但公司还是严厉地提醒他们要注意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

那段时间真的很无奈。

他被迫去改变自己很多绝对改不掉的习惯。

太多的时候,手伸出去的一瞬间才突然想起来不可以,于是尴尬地收回来。

其实尴尬还不算什么,难捱的是控制自己的意愿。

看到王源懵懵的表情,就是想要摸摸他的头,怎么办?

看到王源炸毛的样子,就是想要突然靠近看他秒怂,怎么办?

看到王源在眼前在旁边,就是想要揽住他,怎么办?

可是那个时候除了听话没有别的选择。

除了收回伸出的手,没有别的选择。

最让他难受的是,王源也在煎熬。

也许别人注意不到,但是连王源每个眼神都能接收到的他,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他收回手时,王源的落寞。

他转开头时,王源的难过。

他离远些时,王源的不安。

即便如此,王源还是在努力配合他,生怕因为一个不慎又被公司责骂。甚至到了会在被他揽住肩膀时,惶恐地握紧拳头的程度。

那些小小的细节,像一根根缝衣针,一下下地扎着他,看不到伤口,却痛得惊人。

他们曾经那么依赖彼此,依赖到一刻都不可分开,依赖到成为最难改的习惯,依赖到把彼此刻在骨子里。

谁能料想到,分别五年后的今天,居然会为不想靠近而烦恼?


就在王俊凯在Yuna姐的唠叨中神游的时候,房间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看见王俊凯躺在床上半分动的意思都没有,Yuna姐只好认命地去开门——

门外居然站着Mia。

Mia不知道刚才做了什么大量运动,此时气喘吁吁地走进屋,对着Yuna点一下头就直冲王俊凯去了:“王俊凯,我想跟你单独谈一谈。”

王俊凯从床上坐起来,面无表情道:“你们一个个都来找我做什么?你要谈也应该是和王源谈吧?”

Mia摇摇头:“我这个人其实不喜欢管别人的闲事,但是王源的情况实在不怎么样,所以有些事我如果掖着不说,实在很难安心。我话就说到这里,听不听,你自己选。”

这种以退为进的方式最适合对付王俊凯这样耿直的人,果不其然,只见他挑了挑眉,就偏过头冲一旁站着的Yuna姐点了点头。

Yuna姐虽然心里有些介意,但想想目前的局面如果王俊凯和王源再这么下去着实不妥,便还是顺从地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之后,Mia单刀直入地开了口:“你知道王源五年前为什么离开吗?”

王俊凯本想着敷衍她一下就赶她出去,没想到她如此直接地戳自己痛处,只好接招:“他不是自己说了吗,因为……”

“那种程度的理由,连粉丝都似信非信,”Mia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你说你信?我才不信。”

王俊凯本来就没什么精神,这会儿被她一堆信来信去绕得晕,不耐烦地道:“所以呢?你要告诉我真相吗?”

“真相?什么是真相?我说了你会信吗?”Mia笑着摇头,“现在就算王源站在你面前给你一个理由,你也未必会信吧。”

“好笑,”王俊凯没注意自己当年的口头禅又冒了出来,“那你提这个做什么?你就是来跟我说绕口令的?”

Mia无奈地摇摇头:“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见王俊凯还是没什么反应,只好接着道:“对你们来说,真相真的那么重要吗?就算现在知道王源当时离开的原因又有什么用呢?五年已经过去了,过去的时间永远不会回来。

“或者你还需要别的什么?需要王源道歉吗?他道歉了你就会原谅他吗?不会吧。

“你现在这样抵触王源,除了能让你们再错失一个五年之外没有任何用。”

王俊凯默默听她说了这一堆话,却只是冷笑了一声:“所以呢?你要我既别追求真相,也别苛求道歉,那你说我应该要什么?”

“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Mia觉得王俊凯简直是迟钝到了极点,“你们之间比真相比道歉重要的东西多了去了,还需要我说吗?”

成功地看到王俊凯一怔,Mia接着道:“你们那五年是白白相处的吗?你们之间的感情会因为没有真相而变成假的吗?会因为没有道歉而变成错的吗?会因为分开就全部归零吗?

“周围的人都看得出来你们有多在乎彼此,为什么你却要视而不见呢?”

“我视而不见?”王俊凯似乎突然有些生气,“是啊,我在乎他,可是他呢?他五年前一声不响撇下我就走了,你让我怎么相信他?”

“离开的原因可以有很多,你以为,他离开你就不痛苦吗?”知道自己没办法直接说服王俊凯,Mia边说边从包里拿出手提电脑来,“有样东西是我们工作室帮王源处理网盘上的资料时发现的,这个没有被公开,连王源自己都不知道,我希望你能看一看。”

王俊凯见她从磁盘里找出一个文件夹,输入了好长的密码才打开,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文件名是【NEW YEAR, OLD SONG】,日期显示是两年前,也就是王源离开的第三年。

视频播放,画面中是新年夜立在大雪中的小教堂——


时近午夜,教会的辞旧迎新礼拜早已结束,教堂里只有稀稀落落几个人,王源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小钢琴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侧面看起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有眼睛直直盯着窗外的雪花。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把手指放在了琴键上——

第一个音响起时,王俊凯就知道他要弹奏什么了,一阵心乱如麻——那也是他这五年来,每到新年总会想起的歌。

前奏结束,王源张开嘴,空灵的薄荷音在已经无人的教堂里寂寞飘荡。


“新年钟声带不走牵挂,

我的思念在梦里苦苦挣扎,

回忆让我心乱如麻……”


视频里王源的侧脸露出了难以掩盖的悲戚,似乎下一秒就要流下泪来。

面对着屏幕的王俊凯突然连手指都开始颤抖——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同一年的同一天,因为生病而临时取消了参加地方卫视跨年晚会的行程,独自一人在公寓里休息。


“亲爱的亲爱的你好吗?

是否早已把我忘了啊?

曾经说好一起要长大的话,

还是那样清晰可见啊。”


王源突然仰起了头,不再看琴键,眼睛里有亮亮的光。

那个夜晚王俊凯把自己扔在了落地窗旁的沙发上,裹着毛毯看外边的白雪纷纷和霓虹灿烂,看着看着,在大脑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嘴里已经轻轻哼起了烂熟于心的歌。


“亲爱的亲爱的你好吗?

是否还能把我想起啊?

飘落在你脸颊的那片雪花,

是我对你说的新年快乐啊。”


是谁说仰起头眼泪就不会掉下来?王源的那一滴泪在眼里转了不知多少圈,最终还是狠狠砸下来,掉在琴键上。

反应过来自己在唱着什么歌,王俊凯突然觉得整颗心都揪住了,喘不上气般地难受,眼前有个熟悉的影子,像是溺水之人的稻草,怎么抓都抓不住。


“无人此刻陪我说话,

不会觉得孤单不会被丢下。

新年快乐,你快乐吗?

好想听听你的回答。”


从没有想过离开你,我会是这么痛苦啊。

从不敢承认没有你,我会是这么痛苦啊。


“曾经会让人以为说过的话不会变卦

隔着天涯你现在在哪儿?”


王俊凯,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你。

王源,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想你。


“亲爱的亲爱的你好吗?

是否还能把我想起啊?

飘落在你脸颊的那片雪花,

是我对你说的新年快乐啊。”


一曲还未结束,最后一个结束音还没来得及弹下,王源突然双手捂住了沾满泪水的脸,压抑着声音,撕裂般地呜咽。

新年钟声响起,王俊凯终于放弃了抵抗,一边哼着那首没有名字的歌,一边看着第一朵烟花在空中盛开,眼泪从眼角滑落。


而此时此刻,王俊凯看着屏幕中从双手捂脸哭到抱紧自己肩膀瑟缩成一团的王源,觉得浑身从头冷到了脚,连心都冷得发抖。

王源的声音……怎么可以承载着那么多的悲伤?多到隔着屏幕,都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不是过得很好吗?每次看到的时候要么是活力四射的,要么是安静从容的,从来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可是他如果在美国真的那么快乐的话,自己现在看到的又是什么呢?

“你真的觉得,他过得很好吗?”Mia有点不忍心看王俊凯此时的表情,可是她知道为了他们俩好,该说的话必须要说,“你认真地、仔细地想一下,你觉得,他会过得很好吗?”

王源他,会过得很好吗?

王俊凯突然想起那个一紧张就伸手抓他袖子的王源,想起那个一看不到他就回头寻找的王源,想起那个一段时间见不到他就会哭的王源。

这样的王源,在离开自己之后,会过得很好吗?

对了,在那些资料里,王源总是一个人坐在喧嚣的操场上很久,总是在图书馆一待就是一整天,总是在外边到很晚才回宿舍,为什么?

还用问吗,他害怕一个人啊。

这样的王源,真的像表面那样,过得很好吗?

“我知道,有些事情没那么容易原谅,”Mia轻声说,“你这些年忍受的痛苦不会比他少。但是,你的心里,真的想把他拒之于千里之外吗?我不认为你是那么薄情的人。”

顿了顿,Mia接着道:“我还有最后一句话——王源离开的真正原因我不知道,没办法告诉你,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回来的原因里,一定有你。”

说完,Mia收起了电脑,转身走出房间。

走到门口时,突然听到身后的王俊凯开了口:

“王源他,现在在哪儿?”


四十多层的楼顶,可以看到什么样的风景?

在这样好的天气里,可以看到大半个上海,可以看到东方明珠的尖顶,可以看到静静流淌的黄浦江。

可是在有些人眼里,只能看到晴朗的天空啊。

天空的颜色好美。

真好,不论是浅蓝的、蔚蓝的天空,还是夜晚深蓝的天空,都能让他想起一个人。

在国外那些年里,也是这样无数次地抬起头,无数次地想着那个人啊。

蓝色,是那个人的蓝色啊。

就这样看着、想着,觉得方才压抑的、难过的、疼痛的心似乎好一些了。

就这样看着、想着,没能注意到身后的门被轻轻推开了。


天台上,那个人白色的衬衣在随风摆动。

四十多层的楼顶,看不到周围其他建筑,只有一片蓝天,和天空下白色衣衫的他。

这样的他,好像白色的云朵,飘扬在天空的怀抱里。

他啊,就是这样,像云,像羽毛,像雪花,像天使。

那么,我可不可以,做那一片无际的蓝天,敞开全部的身心,去容纳他?

这样,无论他身在何处,我都不会弄丢了。


听到那个熟悉的脚步声,王源惊讶地回过头。

这一次,王俊凯没有移开视线,也没有露出会刺伤他的表情。

这一次,王俊凯只是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这一次,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也对他伸出了手——


“你好,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