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14

【即使拥有再好的际遇,没有你,我依旧在四下无人的深夜长叹人生。】




隔着杳无边际的山川与海洋,隔着斗转星移的白昼与黑夜,隔着白驹过隙般的五年时光,仅仅凭借着信号与基站,就又将两个人牵扯在一起。


“对不起……”王源的薄荷音好像浸了水,潮湿又微凉。


王俊凯觉得一瞬间连心都被淹没。窒息,抽搐。


“你没必要道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一不小心沾染上最初的温柔,“这次……”


他想说他没有生气,虽然接拍《舍吾迷离》对他来说绝不是轻松的决定,但是毕竟王源是因为他的粉丝才被拍到的,他心里也有很多的抱歉。


可是这些话还来不及说出来,就被王源打断了:


“不是这次,我说的……不是这次。”


是五年前的不告而别,是五年中的音信全无,是五年后的措手不及……我要道歉的事情真的好多……可是你知道吗,我最想道歉的是我当初的隐瞒与逃避,是我像个胆小鬼一样、明明有那么多的情绪却不敢表达。


这一次……这一次,我是不是可以勇敢地道歉,然后勇敢告诉你呢?


可让王源没想到的是,电话那头的王俊凯真的生气了。


又是这样,总是这样。王源总是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做出出人意料的事,说出出人意料的话,让他像个傻子一样,被动地看着,被动地受惊,被动地受伤。


像这样突兀地提起五年前的事情,隔着电话随便地道歉,好像五年前的那一场变故对他毫不重要,只有自己受到打击,只有自己黯然神伤,只有自己念念不忘,只有自己……觉得对方重要到不能失去。


真的,没法不生气啊。


“你为什么要道歉?”王俊凯冷然的语气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可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觉得自己积攒了五年的怨气好像要澎湃迸出了。


隔着远山远水,王源还是一瞬间就捕捉到了他的怒意,不由一惊,正在不知所措,就听到那边王俊凯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接着说了下去:


“你觉得是你离开了我?我没你不行,我是被你抛弃的那个人,所以我很可怜,你在怜悯我,所以才道歉的是吗?”


“王源我告诉你,这五年我没有你照样过得好好的,现在需要靠别人接戏来拯救的那个人不是我。”


“所以该道歉的人不是你,是我才对,没有你依然过得这么好,真是不好意思。”


“你最好半年之后拿出像样的水平来。”


“不要让我觉得这回帮你一下很跌份。”


说完王俊凯就撂了电话。




不是这样的啊……不是这样的啊……


王源拿着电话的姿势没有变,身体缓缓地靠在墙上,慢慢地下滑,坐在了冰冷的地上。


不是这样的啊。


你怎么会可怜?我又怎么怜悯你?可怜的难道不是我吗?


怀抱着一份可悲的、不可告人的感情,不敢表露,用力掩藏,最终选择了最不想选择的路,离开了最不想离开的人。


你在阳光下灿烂地笑着,我在角落里卑微地注视。


这样的我,才是最可怜的吧。


可是,你知道吗?最可怜的我,既不怕卑微,也不怕你恨,我最怕的,是你说有没有我都一样。


就像刚才那样。


王源在冬天的地面上毫无知觉地坐着,看着谱架上刚刚完成的旋律,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一个小时前他还沉浸在置物间的回忆里,写下了这首《窒息》;


半个小时前他还因为王俊凯要接拍大量亲密戏而纠结,心里别扭到极点;


五分钟前他还因为看到王俊凯的来电而心率过速,害怕又期待;


而现在,他坐在这里,心如死灰。


这是不是我的劫数?又或者是不是我的报应?


因为那次不计后果的离开,所以我必须忍受这些年远远注视你的悲伤。


而现在,我又将忍受你与别人亲密的戏码。


这样无间的亲密,曾几何时是只属于你我的啊?


仔细想想,最开始打破这种亲密的,好像还是我吧?




想说的,明明不是这些啊。


王俊凯直直地盯着黑掉的手机屏幕,一动不动。


本来想说什么呢?其实他也不知道。


今天他原本在与制片方商量《舍吾迷离》主题曲的事情,最后确定以戏中男女主角在储藏室一吻定情的经典场面为背景。


不知道为什么,定下主题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想起了那天和王源在置物间的场景——那种激烈的心跳,那种发烫的皮肤,那种溺水般的窒息……好像能够引发内心最深处的狂躁感。


不只是那天,回忆中有很多次,他们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他们彼此接近的时候。


好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些跟王源的回忆呢?


《狂躁》?听起来似乎会是一个不错的作品——王源总是他灵感的源泉。


所以当王俊凯发现Yuna姐在用自己的手机跟王源通话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把电话接了起来,根本没机会想要说什么。


非要说的话,他应该是想要道歉的。


那天听到Mia说起道歉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其实就是自己应该对王源道歉,可是没想到这通电话最后发展成这样,简直不能更糟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后来意气用事说出的话,简直是在啪啪打脸。


他过得好吗?他过得怎么会好呢?每天的生活都像是一汪死水,哪怕是站在最灿烂的舞台上,他都会因为身旁没有某个人而眼前一片漆黑。


可是王源不一样。在那些照片里,在那些视频里,王源显得从容又夺目,看起来那么好,好得让他生气,让他嫉妒,让他发疯。


没有另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的明明是王源啊。


他甚至发现自己在嫉妒那个常常与王源形影不离的亚裔男生。


又来了,又是这种奇怪的情绪。只要看到王源和别人在一起他就会不安,就会失落,就会不高兴。


最开始发现这种情绪,是两人之间突然多了个队友的时候。


而这种情绪到达顶峰,是王源在和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亲密起来的时候。




王俊凯为高考提前三个多月闭关的时候,公司为王源接拍了《无忌的歌》。


那是一部网络小说改编的清新校园片,一个品学兼优的乖巧男孩和一个另类出众的归国少年,从同学到朋友,再到亲如手足的好兄弟的故事,涵盖了了校园生活、亲情友情还有青涩心动的美丽故事,曾经在网络上大热,被称为唤醒一代人校园回忆的记录册。


公司为王源拿到了乖巧男孩的角色,而另一个男主角则由童星出身的当红小鲜肉担当。


王源最开始不愿意接这个角色。他找了很多的理由,最终都被一一驳回,但是他没有就那么放弃,一直梗着劲儿就是不配合,公司说也说了,骂也骂了,不听就是不听。


最后来劝王源的还是Yuna姐。


“源源,你打算犟到什么时候?”Yuna姐知道王源的心思,当时也是颇为无奈,“你以为你闹别扭公司就真的拿你没办法了?”


王源别过脸去不说话——最近他对于类似的劝说都是这个反应。


“《无忌的歌》是多好的资源,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你不说明白,我怎么帮你解决问题?”Yuna姐有点哄着他似的逼问。


听了这话,王源沉默了好半天,才缓缓道:“你们难道不担心,拍完之后,粉丝会把我和另外的人凑一对儿吗?”


Yuna姐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是这样。


想了半天措辞,她才开口道:“源源,公司早就不是当初的公司了,需要的你们也不是当初的你们了,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吧?”


王源一怔,他没有想到Yuna姐会这么直白地说出这个可怕的事实——没错啊,现在早就不是需要他们俩的小暧昧拉动人气的时期了,紧抓着过去不放手的,恐怕也只有心有杂念的自己了吧?


王俊凯不在身旁的那个时候,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脆弱得不堪一击。


无力感顿时涌上心头,他不由自己质问自己——


你在坚持什么呢?


你还在坚持什么呢?


为什么要紧抓着不放手?


又不由地自己回答——


因为我在害怕啊。


我怕我迫不得已放开手的时候,你不会拉我,你也会就此撂开手。


到时候我们就算还会和以前一样,一样相处,一样陪伴,甚至一样默契。


但是,总有些东西,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我为什么不愿意?


因为我不喜欢、不愿意、死都不想——被打上你以外的人的标记。


王源的神色翻覆,可以看得出他在自我拉扯。


但是下一刻Yuna姐说了一句话,一句让他终生难忘的话,一句让他后来决绝离开的话——


“王源,你到底明不明白,只要你还在舞台上一天,你就不可能只属于一个人。”


……


等王俊凯结束高考回来的时候,正好是组合推出新专辑、王源的电视剧进入宣传期的时候。


那个时候组合和剧组一起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既宣传新片,又打歌,一举两得。


舞台上他们一起演唱了新歌,王俊凯和队友一起表演了炫酷的舞蹈,王源和小鲜肉演唱了电视剧的插曲。


游戏的时候也延续了这个分组,他们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


剧组的哥哥姐姐们调侃两个小朋友私下跟剧里一样亲密无间,不知是实话还是宣传。


王俊凯在一旁笑着,为王源的新剧收视率加油鼓劲,笑得若无其事,心里究竟是怎么想,只有他自己清楚。


那个时候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种奇怪的默契,很多事情,说不清的、不能说的,都被彼此自觉地略过,不说,不提。


一个怕另一个生气。


一个怕另一个多想。


那个时候他们还不懂,有些话,不说出来,就会变成没有包扎的伤口,恶化,溃烂,最后结成很深的疤。


那个时候他们也不懂,有些事,没有察觉,就会成为只有画面的默剧,开口,无声,最后演变成为悲剧。




往事如叶,岁月如风,落叶早被风卷去。


在风中飘摇的两人早已不受自己的控制,身不由己地往前走去。


不管过去如何,他们都需要面对咄咄逼人的未来。


那半年过得很快。




王源准备了一张新的专辑,主打歌就是那首《窒息》。


专辑的封面是一片星辰与大海,美丽的深蓝色。


在Astro工作室、Mia和Lucas的帮助下,他悄无声息地做好了一切回国复出的准备。




王俊凯在上海完成了《舍吾迷离》的拍摄。


宣传海报是他和女主角坐在夜晚的天台上,背后城市灯火迷离。


剧组做全了保密措施,没有流出任何亲密戏的剧照和片段,吊足了书迷和粉丝的胃口。




王源的公开复出和新专辑发布与《舍吾迷离》的发布会只隔了一天。




当王源在记者会上出现时,王俊凯和Yuna姐还有其他工作人员在发布会的彩排现场看着电视直播——这毕竟是圈子内的一件大事,没有人会不关注。




Mia发表复出声明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平静。


王源回答记者花式提问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记者会的尾声,也是王源新专辑主打歌《窒息》的首发时间。




前奏响起的那一瞬,《舍吾迷离》的发布会场地突然静的一根针落地都听得到。




当第一次副歌结束时,Yuna匆匆走向总导演的方向。




歌曲结束,还在记者会主席台上的Mia发现自己手机屏幕上闪动着Yuna的名字。




那个时候的王源,还在主席台上安静地坐着,为今天平稳的表现捏了一把汗。




而那个时候的王俊凯,坐在休息室的一角,大脑一片空白——


他死都想不到,王源的新歌《窒息》,和明天将会随电视剧发布的主题曲《狂躁》。




几乎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