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更爱-11

先说两句哈,这章lo主写的很痛苦,估计看得人也会很辛苦……lo主也很想早点正题,然并卵,该有的过渡还是要有的哈,只能保证后续会很精彩的,么么哒~(づ ̄ 3 ̄)づ

-------------------------------------------------------------------


【他身上的温柔蛊惑了你。】


王俊凯在和王源单独碰面的那天,在他失去意识的短短时间里,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又黑又冷,周围空无一物,好像世界尽头的无限荒原。

他又冷又怕,又彷徨又无助。

突然之间,虚空中出现一道的光线,轻轻的、暖暖的、白白的。

那道光线温柔地落在他身上,他瞬间就觉得不冷了。

那道光线变成一双手臂,缓缓地环住他,他就觉得不怕了。

那道光线里慢慢变成一个人的身影,他无处安放的心,突然就落地了。

那双手臂,那个身影,那张面孔……是王源啊。

等到后来他醒了,看到王源紧张地神色时,突然觉得有些恍惚——

那个梦中的拥抱太真实了。

真实到他有一刹那忍不住想,那个拥抱,有没有可能,是真的?

不过他很快自嘲着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他面前的王源在他低血糖的时候没有像以前那样为他擦汗、为他抚背,而是打算叫救护车——还真是老美的做法。

一切都不一样了啊。

就算是以前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时候,王源都很少主动做这样表达感情的举动,更何况现在的王源,是选择了离开他的王源。

一切都不一样了。

王俊凯心里的郁郁似乎又深重了一层。

不过当那天王源坦然说出自己半年后要回来时,他心里似乎好受了一些,即便他在看到王源的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了。

还好,你还没有差劲到让我半年后再受一次毫无防备的关于“王源复出”的拷问。

王俊凯突然有点期待半年后的情况。

他仔细地看过王源在学校的作品、演奏和演唱,包括兄弟会的玩闹之作,不得不说王源真的很有天分,从青涩到成熟,感情与技巧逐渐趋于平衡,宛若天成。

最不可思议的是,王源的声音几乎没有变化。少年到成年,小朋友变成大男孩,美妙的薄荷音毫不费力地战胜了时间,依稀还能找到十年前初见的影子。

当他看王源在屏幕中弹着钢琴,安静地唱着动人的歌的时候,真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也是在那一瞬间,他有点明白王源当初离开的意义了——安静的钢琴,洁白的衬衣,温柔的歌声,只是单纯地坐在那里,就能成为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幕,这才是最好的王源啊。

半年后你回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真的很期待啊。

再次站上舞台的时候,我们就是对手了。真的很期待啊。


王俊凯这两天怪怪的。

不只是Yuna姐感觉到了,周围的助理、司机、还有其他工作人员都感觉到了。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无论是训练、彩排、演出还是拍戏,他都非常努力。不是说他以前工作不认真,只是他在工作的时候通常都很沉默,整个人都浸在里面,有一种不动声色的严肃。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种原来没有的干劲儿,好像原来黑白的画上了颜色,变得活泛起来了。

这种活力让原来一直很严肃的工作团队都舒了一口气。

过去因为团队中年龄最小、又是最核心人物的王俊凯总是一副盐到不行、苦大仇深的样子,搞得周围的工作人员也一直在沉默中默默干活,很少说笑,现在气氛突然轻松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所有人都觉得是好事。

只有贴身的几个工作人员隐隐觉得跟遇到王源有关。

只有Yuna姐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妙。

难道时隔五年,只是在电梯前匆匆一瞥,王源还对王俊凯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对于Yuna来说,王俊凯和王源几乎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对两个孩子都付出了很多的精力和感情。而如今她只是王俊凯的经纪人,她必须让自己脱离出原来的惯性思维,只为王俊凯筹谋计划。

她觉得眼前比较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王源马上要回国了,不只是回国,他要复出了。

这不是她的主观臆断,王源在这个时间节点回来本来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前网盘资料和《爱而不言》插曲的事情也处理得过于干净,好像背后已经有团队在运作了。所以当她在酒店电梯间看到王源的时候,真正引起她注意的,其实是王源身旁的那个女孩子——国内新生代音乐工作室Astro的创始人之一,也是王源的校友。

当时她就确定,王源一定会复出的。到时候又将是大波澜,王俊凯作为同年龄段的主要竞争对手,又是过去的队友,受到的冲击绝不会少,必须要预作准备。

棘手的是现在看来王源对王俊凯的影响力一点都没少,这让她非常担心两人竞争的时候王俊凯不进反退。

所以在整个团队都处于比较愉快的气氛里时,Yuna姐却有点心事重重。

然而长远的打算还没做好,眼前的问题又找上门来——

“王源暗中回国,与王俊凯私下会面”

“王源回国,将与王俊凯合作?!”

“王源机场被拍,与王俊凯住同一酒店”

……

Yuna姐觉得最近真是糟心到极点了。


王俊凯仔细看了看网传的照片,一张是机场接机的粉丝拍的,镜头无意间收到了王源一闪而过的身影。另一张是粉丝在酒店外蹲点时随手拍的酒店外观,刚好收到了王源进门的背影。

虽然都不是非常清楚,但那个瘦削的身影和漂亮的侧脸,确实很容易让人想到是王源。

“怎么办?”Yuna姐拍了拍桌子,示意他收回放在照片上的注意力。

“什么怎么办?”王俊凯随手把手机扔在一旁,“像以前一样不回应不就完了。”

Yuna姐无奈地笑了:“你真的以为这次和以前一样?你自己也看了网上的言论,这跟以前的反应是一样的量级吗?”‘

王俊凯没做声。

没错,太不一样了,而这种不一样正是因为他之前的一纸声明。

原本平静的局面战火又起,而且顺势变成了三足鼎立的盛况。一边是他的死忠在澄清他并不知道此事,是王源故意倒贴;一边是凑热闹不嫌事大的既骂他打脸又骂王源跪舔;剩下一边则是王源的老粉和被网盘资料圈饭的新粉在为王源发声……

真是,不能更热闹了。

“如果没有之前的声明还好说,我们不回应随他们猜去也没什么,可是刚刚说了跟王源没有联系没有合作,现在又同时出现在机场住一家酒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局面,你不吭声,难道任其他人往死里踩?”Yuna姐越说越生气,“王俊凯,你不会以为全世界就你和王源两个明星吧?”

王俊凯本来想说点什么,却被Yuna姐最后一句话噎得死死的——

没错,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把他和王源之间的问题放在一边不说,他已经做了八年多的少年偶像,如今正是要转型的关键时期,要脱去原来的条条框框开辟一条新的大路已经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了,这个时候闹这么一出,万一被人扣上遛粉的大帽子,损失的就不只是人气和口碑了。

王源的问题就更严重了。五年前突然退出组合、莫名其妙地隐退已经犯了圈子的大忌,现在身上剩下的粉丝不多、负面话题却不少。前一段时间的负面新闻还没完全过去风头,又被曝出偷偷回国,还偏偏是和他见面,简直是不能更糟了,处理不好就会直接影响半年后复出的计划。

不知道现在有多少渔翁在等着看他俩鹬蚌相争?

他们已经不是当年国内独此一家的少年团体了,要想在这个圈子里生存下来,就必须在更严苛的环境中屹立不倒。

看着网络上自己和王源的粉丝吵得不可开交,王俊凯突然觉得有些恍惚。

“自己关系好不好,是我们自己决定的。”

当年王源出人意料地发出那样坚定的宣告,连他都有些没想到。

但那时他也没有告诉王源,那样坚定的回答,给了他多少力量。


一切总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最美好。

在他们都还小小的时候,那么多那么多的人,给予两个小孩子的喜爱和关注都是同样的。

因为不管是帅还是可爱,两个小孩子都是那么惹人爱啊。

他们那带着幼稚的嗓音,带着天真的动作,让无数人带着纯真的喜爱,追忆自己的似水年华。

可是美好的东西,总是很短暂啊。

慢慢长大的两个孩子,有了越来越多的不同。

原来被娃娃脸掩盖的特征,逐渐被时间掀开面纱,显山露水。

桃花眼和杏核眼。

小虎牙和小兔牙。

薄嘴唇和索吻唇。

方下巴和尖下巴。

小顺毛和小炸毛。

……

突然有一天,他们惊讶地发现,原来喜欢他们两个的那些人,变成了很多很多分别喜欢他们其中之一的人。

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开始审视一个问题:原来我们会被这样分割来看啊。

我们难道不是一个整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吗?

虽然不管是公司还是家人朋友都提醒他们不要在意网上的言论,但是对于当时的他们谈何容易?

那段时间他们一直处在一种迷茫之中——

在别人眼里,我们是这样的吗?

我们的关系看起来不好吗?

我在做伤害他的事情吗?

我不该对他撒娇吗?不该依赖他吗?

我不该吐槽他、会给他贴标签吗?

明明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啊,我们把最真实的自己呈现给了大家,为什么大家看到的却和我们不一样呢?

那段时间两个郁郁的孩子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之间的关系,做出种种不同的尝试,直到有一天发现,在一些人眼里,自己好像不论怎么做都是错的,而那些人,却恰恰是喜欢对方的那些人。

好奇怪,我们明明这么好,喜欢我们的人为什么却不好?

真的好奇怪。

那个时候小老虎和小兔子不约而同地尝试着拉开了自己和对方的距离。

小老虎不再吐槽小兔子,不再拆小兔子的台,也不再随时上手蹂躏小兔子。

小兔子不再对小老虎撒娇,不再对小老虎耍赖,不再把自己所有的安全感寄托在小老虎身上。

可是很快他们发现情况没有好转,并且越来越糟了。

因为他们两个人都很痛苦。

有人骂我,我会生气、会难过、会觉得很受打击,可这些都是可以承受的。

我不能承受的,是你不再跟我亲密无间、不再跟我无话不谈、不再做那些只对我做的事情。

我不能承受的,是没有你的我和没有我的你。


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王源当年说的那句话,但是他心里明白,眼前的状况,他和王源的状况,早就不是一句豪言壮语能解决的了。

照片摆在那里不好解释,公司迟迟拿不出好的公关方案,只能暂时回避所有的公开行程。

就在王俊凯和Yuna姐在会议室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打破僵局的却是一个意外来访的人——

王俊凯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齐肩短发的女孩儿是前几天酒店里和王源在一起的那个,正在纳闷时,那边Mia已经在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直入正题:“我的来意两位应该都很清楚,眼前的情况对王俊凯先生和王源都很不利,所以我现在有个提议,应该是个不错的方法,希望你们可以尽快考虑一下。”

王俊凯似乎没怎么多想,正要问是什么方法,不料Yuna姐抢先开了口:“你的方法,应该是对王源更有利的方法吧?”

Mia笑了笑:“对谁都没有利,我只是想解决问题而已。确实这个方法需要王俊凯先生受一些短期的委屈,但从长远的角度来说,还是有一定好处的。”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方法?”Yuna姐故意反驳道,“目前的情况明显对王源更为不利吧?我们就算不回应,等事情渐渐淡了,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损失。”

Mia没太在意她说什么,顺利地捕捉到王俊凯在听到“目前的情况明显对王源更为不利”时皱眉的表情,笑了笑,无视了Yuna的反驳,只向王俊凯问道:“你知道王源为什么要复出吗?”

王俊凯没说话,但还是一如既往地表情管理失败,脸上有一丝掩盖不住的疑问。

“他有一个很特别的理由,”Mia故意卖了个关子,“但如果这次的风波过不去,只怕他半年之后很难复出。”

“所以你是叫我帮他?”王俊凯终于开口了。

Mia笑着道:“我一开始就说了,我只是想解决问题,所以这充其量是互助。”

“什么方法?”王俊凯问道。

Yuna姐在一旁看着那个年轻女孩儿笑得高深莫测,只觉得自己关于王俊凯的所有不好的推测都要成真了。

只见Mia从信封中拿出一份计划书——

“我希望你接拍《舍吾迷离》。”


王俊凯虽然出道八年多,但因为是少年偶像还未完全转型,公司也考虑到粉丝群体的特殊性,从未让他接拍过爱情戏,屈指可数的感情戏也不过是蜻蜓点水、雾里看花。

而时下最热门的改编剧本《舍吾迷离》的同名原著则是号称记录着男女主人公1314次拥抱和520次亲吻的言情TOP。

所以当Yuna姐听到这个提议、又看到王俊凯在认真考虑时,第一反应是想把眼前这个一脸志在必得的女孩儿扔回美国砸死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