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55(完)

【即使身边世事再毫无道理,与你永远亦连在一起】


欲望可太奇妙了,让人的思维变得迟钝又单一,除了追寻所需的温暖和快感外再剩不下其他。却又让人的身体变得敏感又脆弱,任何轻微的接触、抚摸、亲吻都会被放大到像是直击心脏的程度。

更何况还有比欲望更加膨胀的爱意在肆意蔓延。

欲望是低等的生理需求,只有爱意才能让它变成纯粹的、浪漫的、与灵魂相关的结合。


王俊凯不记得自己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贪恋和王源的身体接触,15岁?14岁?甚至更早?

少时的渴望如同夏天打完篮球时看到了冰镇汽水,喉痛里的干渴焦灼到五脏六腑,恨不能一饮而尽。

可成长的必修课之一就是克制不理智的愿望。

此刻他也不愿意再去回想了,因为那过程过于折磨——明明是身边最亲近的人,却因为各种原因不可触碰,到后来他自己也不敢去触碰了,毕竟食髓知味,一旦尝到了甜头,哪还有忌口的余地?

哪怕后来两个人确定了关系,他也是一直克制着身心都疯狂渴望的冲动,互相抚慰的次数很多,可更进一步的行为,他不敢想,更不敢做。

他心里有一点隐隐约约的担心,生怕王源心里抵触更亲密的行为,毕竟他们从没有确认过所谓的性向,从故事序章就喜欢上的设定没有给他们确认的机会。

没关系,他总想着这些都是没关系的,任何方式都没关系,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行。

然而他的渴望无数次告诉他有关系,要知道人的身心乃是不可分割的。

幸好此刻王源传递给他的信息是可以,小天蝎这次没有打算盘,抱着亏本也没关系的态度表示心已经给你,那身体自然也可以给你,一切都可以给你,你拿你的心来换就行。


王俊凯曾想过他没什么能给王源的,他有的王源都有,他能给的王源也都有。

可唯独一颗心独一无二,王源要的话他就给,不要就给王源留着。

现在王源收下了。

然后给了他更多。

他感受到痛苦,感受到快乐,感受到爱。

感受到彼此毫无差异的所有知觉与灵魂。

人为何贪恋身体的结合?因为情欲的顶端就是一次生死轮回。

在那个临界点能窥破人生在世最大的疑团。

我爱不爱你。

我有多爱你。


一切沉寂的时候已经时过午夜,王源背对着王俊凯半趴着,后脑勺上仿佛写着:“别过来别碰我讨厌死你了。”

王俊凯冒着宛如某功能不够第二天就被休的风险哄他去洗澡,结果刚碰了一下肩膀王源就抬腿要踹他,牵动了难言之痛又缩回去抱着被子生闷气,吓得王俊凯连忙缩手。

幸好情商在这一刻好心眷顾,王俊凯想了一下觉得王源应该不是真的不理人,只是在害羞而已,所以索性一鼓作气把人扛进了浴室。

害羞宝宝进了浴缸还是背对着他,以别扭的姿势扒着浴缸边。

王俊凯被他的别扭劲儿萌到了,但是又不敢笑,真笑了王源估计能把他按进浴缸里灭口,于是一脸乖巧男友的表情替王源擦背。

等热水让神经麻木缓和了一些不适之后,王源突然侧过脸来看他。

这张侧脸实在好看,王俊凯笑了笑,伸手轻轻蹭了一下脸颊上挂着的水珠:“不生气了?”

“谁生气了?”王源瞪他一眼转回头去。

王俊凯轻轻揉他的肩背和腰:“疼得厉害吗?”

“没有,也不怎么疼。”王源很违心地道,过了半晌突然抬手捏住王俊凯的手指轻声道:“王俊凯,我其实有在反省,我以前跟你说要等哪一天厌倦当明星了,也足够看得开不再介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了,再一起生活……可是现在才知道有些事是不能等的,在一起一天就有一天的开心,什么都不开始就什么都没有。”

“我明白……有朝一日就意味着永远都不,所以现在开始不就好了,”王俊凯反握住他的手抱住他,“而且我们其实也没错过什么。”

王源笑了笑,安稳地靠在他怀里:“要是只爱自己一个,就可以很轻松,要是开始牵肠挂肚另一个人,那就会很辛苦……你可不要后悔。”

“我不会后悔的,”王俊凯认真地道,“倒是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除非你真的不想跟我在一起了,不然都不许说分开,无论情况多糟糕都别干电视剧里那种为了对方好所以要分手的傻事,好不好?”

王源晃着脑袋撞了撞他的下巴颏:“那种傻事怎么都看像是你会干的好吗?”

“你还敢说?你可是有前科的!”王俊凯使劲儿揉他的脑袋。

“知道了知道了。”王源笑着躲,牵动了痛处又疼得呲牙咧嘴。

“我以前想过,如果有一天你要走,我们要分开,”王俊凯吻了吻他的头顶,然后跟他十指相扣,“那我宁可跟你撕破脸皮,闹到再见面时恨不得掐住对方脖子干一架那种程度,也不能让你轻轻松松就走掉过段时间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是你最好不要干蠢事。”

王源笑出声:“你这也太吓人了,我不敢绝对不敢。”

浴室里水汽氤氲,水温很暖,相爱的人拥抱在一起也很暖。

这是他们的家,在一起就绝不后悔的家。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要拍专辑封面,到了摄影棚就被一群人围着化妆造型,昨晚折腾得有些久,最后也没睡几个钟头,所以说春宵苦短实在害人,这会儿只能身心俱疲地任由摆布。

刚开工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居然是他妈妈,王俊凯有点惊讶——平常联系都是晚上,毕竟白天他工作实在很忙,这个时候打过来不知道有什么急事。

“妈?”王俊凯着急。

“乔乔的事情是真的吗?”劈头盖脸而来的问题出乎意料,凯妈妈显然知道了昨天的事情,“会不会有人陷害她什么的?你没问问她?她前天跟你表白是真的吗?”

王俊凯一怔,他几乎忘了乔宝璐跟他妈妈微信联系三年,谁知道说过些什么关系又有多好,想了想还是决定说清楚:“证据摆在那里,肯定是真的,她是喜欢我,但我对她没那个意思。”

“太可惜了,好好的女孩子怎么就……”凯妈妈似乎有点痛心疾首的趋势,“我本来还觉得她真的不错,要是以后你俩……”

“那是不可能的,”王俊凯赶紧截住这个话头,“不管有没有这个事情都不可能,我根本不喜欢她。妈你以后也别跟她联系了,不然被人知道了我就麻烦了。”

一听会给儿子惹麻烦当妈的自然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可是我觉得你也不能光顾着工作,你记得你陈阿姨家的小女儿吧?上学的时候死活不让谈,毕业以后年纪大了就不好找,所以你也应该找一个合适的先谈着……”

“妈……”王俊凯扶额,避开工作人员走到角落里,“我工作呢先不说这个了行吗?”

“好吧好吧,”凯妈妈无奈,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对了,王源回来了是吧?他合约签了吗?还在公司待吗?你俩都这么大了别一天到晚往一起钻……”

王俊凯下意识想反驳,可是最后强迫自己闭了嘴——以他的个性,开口争辩要是说急了,说不定能直接隔着电话彻底交代,那样闹起来他妈要是挂了电话就连缓和的机会都没有了,有的事情再难开口也得当面说。

他的家人,王源的家人,这是一道必过的关卡,不过去就永远像有一颗地雷埋在他们的前路上,一旦触发就会炸的粉身碎骨。

总有一天要面对的。什么时候说?该怎么说?他必须有万全心理准备。

如果真的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那至少要保护王源不受伤害。


王源刚回国有几天假期,本来想在家睡个昏天黑地,可是吃了王俊凯做的爱心早餐,又把人送去上班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而且他身上某处隐隐作祟着,趴着睡憋气躺着睡不爽侧着睡腰疼,索性起床在家里四处溜达。

溜达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回来之后连个电话都没给家里打,简直是不孝,连忙拨通电话作乖宝宝撒娇状:“妈~~我回来了,过一阵有时间就回家……”

在汉诺威一年虽然也时常联系,但毕竟隔得太远有距离感也有时差,现在回来了就算没在家里也好歹是国内,王源兴致勃勃地念叨着琐碎的事情。

源妈妈就听他念叨,间或问几个关心的问题,等听他说得差不多了,才转入正题:“你昨天回来去公司了是吗?是不是续约了?”

这么大的事情提前没跟家里商量,王源还是很心虚的:“……我想了很久,留在现在的公司其实也没什么影响,反正唱片合约已经签出去了,而且这边会分股份给我,收益还是……”

“跟唱片公司签全约难道就没有收益了?而且这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吧?”源妈妈思路清晰不容他敷衍,“而且你前年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还记得吗?你说你是真的想当一个歌手。”

王源一怔,半晌才道:“我记得。”

“你现在还是这么想的对吧?不然也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国学习准备专辑了,”源妈妈接着道,“但是你签的这个约,为什么和你自己的目标是相悖的呢?”

沉默的时候,手机听筒里会有细微的噪声,尴尬又很有存在感地响着。

“你为什么不回答?”源妈妈的情绪听起来并没有很大波动,但说出的话却让王源惶恐不安,“那我再问你,前年我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记得,怎么不记得。王源抿了一下嘴唇。

合约到期的前一年,过年的时候两家人还一起吃了饭。离开重庆之前他妈妈跟他说:“我希望你的决定永远都是最真心的决定,我们影响不了你,别人也不应该影响你。”

他的决定是真心的,可是王俊凯也确实影响了他的决定。

同样他也影响了王俊凯的决定。

如果不是为了有更多在一起的机会,他们都不会选择续签合约。

“妈……我其实……”王源嗫嚅了半天,什么都没说出来。

于是他妈妈打断了他的吞吞吐吐:“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留在公司是为了什么?”

面对有些问题,回答与否,坦诚与否,都不对。

幸好他已不再怀疑这件本身是不是正确了。

王源闭了一下眼睛,轻声道:“为了王俊凯,他留下也是为了我。”

沉默再次蔓延,然后被更加令他痛心的话语打断:“王源,我本来以为我已经很后悔了,但是你每次的举动,都能让我对当初让你去当练习生更后悔。”


王源不知道沉默和电话忙音哪一个让他更沮丧。

与家人聚少离多这么多年,他从没觉得自己离开了家。

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分别多久,家人总是最大的牵绊。

他也想过自己什么时候会真正离开家,成为一个彻底独立的人。

现在可能就是时候了。


手机适时地响起,王俊凯应该是趁着工作的间隙发了微信过来。

“今天好累啊……”

“生无可恋.JPG”

“晚上吃点儿好的?”

王源的手指从屏幕上的头像划过,笑了笑回复道:“我也好累,带回来在家里吃好不好?”

“没问题。”

“等我。”

“很快就回家。”

“想吃什么?”

王俊凯的回复秒速到达。


幸好他们都不会变成无家可归的人。



再爆炸性的新闻过了一年半也成了陈年旧事,时隔两年王源终于能去看晋南,王俊凯人在剧组脱不开身,于是便约了乌齐云同去。

晋南住燕西别墅区,乌齐云开车载王源过去,路上硬说自己是正儿八经北京爷们儿不用导航,结果出了西三环就不认路,等被王源痛打一顿开了导航找到地方,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下午,搞得两个人特别像是去蹭晚饭的。

晋南看起来跟两年前没什么变化,没有出现王源担心的任何情况,什么暴瘦憔悴精神不振,不存在的。

倒是晋南的男朋友跟上次见面时稍有不同,穿得舒适随意,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在家里接待晋南的朋友,所以看起来略显紧张,幸好王源和乌齐云都不是容易冷场的人,进了门随口唠几句嗑气氛立刻就热络起来。

毕竟曾经是艺人,所以晋南家没有住家保姆,四个大男人一起整治晚饭的场面也是相当有喜感。

王源算是看出来了,晋南除了勉强能洗个菜之外派不上用场,他男朋友倒是不慌不忙都能上手,这一对平常是什么状态显而易见。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吐槽,能做好几个菜是跟王俊凯吹牛说的,事实是面对灶台他也是手忙脚乱,跟能颠勺的家庭煮夫王俊凯之间隔了三个晋南的男朋友。

吃饭的时候几个人唠嗑,晋南也没避讳王源本以为敏感的话题,直言没有复出拍戏的打算,可能之后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

可能是注意到了王源眼里的遗憾和难过,他又解释道真的闲下才发现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挺多的,拍不拍戏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王源觉得这话里多多少少有安慰的意思,于是赶紧打起精神活跃起来。

他想起很多年前晋南唱的“放弃自由,喜欢两个人”,想起出国之前晋南跟他说的“不后悔”。

总有一天会被所有人知道的。

他希望到了那一天他和王俊凯也会说,不后悔。


离开的时候晋南和男朋友送他们上车,王源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个人跟他们挥手,然后转身沿着小区的绿化带慢慢散步消食。

两个人并肩走着,手臂贴着手臂。

可能一会儿天色暗下来就会手牵着手了。

也许很久以后他和王俊凯也会这么安安静静地生活在一起。

“南哥是特意要你来的,”乌齐云瞥见了他的视线,“可能是想让你看看,他现在依旧生活得很好。你看他俩,过得跟神仙似的,让人还挺羡慕的。”

“我知道,”王源点点头,然后又揶揄道,“你也会羡慕这样的生活啊?”

乌齐云看了他一眼道:“我前段时间见到世颐了。”

“世颐?”王源一怔,“你在哪里见到的?我出国之后就再没跟他联系过了。”

“我也没有……不知道怎么联系,”乌齐云神情复杂,“我说出来你别激动……我和公司的人去玩儿的时候见到他的,和一群朋友一起,那小子现在……看着挺成熟的。”

王源不知道自己该问乌齐云究竟是在哪里碰见的夏世颐,还是该问怎么个成熟法,最后却都没问:“他看起来……怎么样?”

“就是感觉……孩子大了吧,听说他从家里搬出来一年了,然后也挺久没有拍戏了。”乌齐云含糊地道,似乎有点后悔跟王源提起这件事,“你也别瞎操心了,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20岁的人了,他自己想不明白,别人怎么操心都没用。”

王源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帮他留意看看,要是有什么合适的戏,可以介绍一下……他是童星出身,现在转型估计挺不容易的。”

乌齐云本来想劝他别趟这个浑水,但看他神情有些低落只好闭嘴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我本来以为王俊凯也会来看南哥的,他不在北京?”

“已经进组拍戏了,之前一直在准备新专辑,所以下半年工作排得很满,”王源抬头道,“他欠了他一个师姐挺大的人情,所以这次进组带资又带人,还是挺有压力的。”

乌齐云心里了然却没有说破,只是问道:“你呢,接下来什么打算?”

“要发新专辑了,之后要准备年底的演唱会,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通告,时间真是不够用啊……”

“我不是问这个,我说你和王俊凯,什么打算?”

王源笑了笑,突然一本正经地道:“你说什么打算?我们现在是,同居关系。”

乌齐云一怔,然后也笑了:“挺好的……艺人其实是很孤独的,能两个人一起走,真的挺好的。”

车停在王源的新家楼下,王源跟乌齐云说一声“多谢多谢”就要下车。

没想到乌齐云突然叫了他一声:“王源。”

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乌齐云眼神里有让他惊讶不安的东西。

但也只是一闪而过,然后就消失无踪了。

“怎么了?”王源镇定地道。

“没事儿,”乌齐云笑起来跟平常无二,“回头咱们再聚,赶紧回去吧。”

于是王源继续镇定地下车挥手道别。

他是真的很镇定,他知道像乌齐云这样聪明又理智的人,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可是不说,并不意味着他可以继续装作不存在。


晋南也好,夏世颐也罢,还有乔宝璐,甚至蒋丹盈。

所有人都是如此。

这世界没有平白无故的好,简单点的好可能意味着志趣相投,可能意味着颇有好感,也可能意味着各取所得。复杂的好里往往有很多理不清道不明的因素,感情、利益、地位、目标……很多东西纠葛着,最终谋求一个相对的平衡,有来有往,有与有求,有借有还。

而感情正是其中最难厘清的项目,因为付出的人想要的往往不是其他任何东西,而是与之对等的感情。

故事的曲折往往就在此处。

无法对等,就最好不要亏欠。

他已经不再寻找了,可这阻挡不了他一直在失去。

因为对于他来说,唯一不怕接受的只有王俊凯的感情。

只有他俩之间,永远是对等的。



王俊凯25岁生日之后,王源24岁生日之前的一个晚上,准确地说是半夜,两个人开车偷偷摸摸到了王源18岁那年“最贵的一天”去的那条马路。

他们好像重要的日子总不在一起。生日、新年、春节……越是这种时间节点工作越忙,很多特别的事情都是在寻常的日子里自然而然就发生了,他们也习惯了。

所以这并不影响他们忙里偷闲,在一个寻常的秋夜里悄悄约个会。

黑夜让行路的人不安,却让这对难得清静的年轻人感到放松。

这条路秋天实在是漂亮,金黄的银杏叶从这头到那头,遮蔽了深蓝的夜空,也覆满了整条道路。最可喜的是路中段有一处院墙也是明媚的黄色,墙里似乎很久以前是法国教会学校,后来又当过一阵幼儿园,隔着铁门能看到院里墙上的彩画。

车停在路的一端,王俊凯下了车把王源的手揣在自己口袋里,牵着他慢慢往前走。

落入眼里的是跟从前一模一样的风景,完全看不出已然过了6年。

王源跟着王俊凯沿路走,两个人踏在落叶上,竟只能听出一个人的脚步声——这个想法把他自己吓了一跳,不由笑了笑,侧过头问道:“怎么到这儿来?我以为你想起这里就要生气的。”

“为什么要生气?”王俊凯莫名。

“上次来的时候,你难道不是打算要告白吗?”王源抿嘴笑,“被我给怼回去了。”

王俊凯佯装生气捏了捏他的手指:“你不提还好,提了我当然要生气了。”

“啊,那怎么办?”王源好笑地看着他问道。

“这样吧,”王俊凯突然另一只手也伸进口袋里,摸了半天拿出一张折好的纸来,“你帮我对一段台词,我就不生气了。”

“哈?”王源莫名其妙,停下步子拿过他那张纸,“你搞什么啊?这什么——‘第一次见面我就注意到了你,你的样貌、神情、声音……你的一切无不吸引着我,从那之后我的心里就只有你,我……”

王源念到一半一愣,抬头看着无辜望天的王俊凯,好气又好笑:“……我爱你??王俊凯你……”

“我也爱你。”王俊凯突然打断他接口道,语气很郑重,却还是望着天不看他,“好了台词练习成功结束了。”

说着他把那张纸近乎是凶巴巴地抢过来重新装进了口袋:“走吧我不生气了。”

这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愚蠢的伎俩了,骗不过任何人甚至没有任何意义,可又能怎么办呢?

恋爱本来就是这样,会让人变傻,也会让所有傻事变得浪漫。


看着这个傻家伙自顾自地转身往前走,耳朵都开始红了,王源一边想笑死,一边又很俗气地感动得要死,他觉得自己真是完蛋了。

他往前赶了几步,蹦起来扑到傻家伙背上,伸长脖子在他发烫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然后顺着后背滑下来抱住他的腰,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

王俊凯没说话,握住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


“王俊凯,”过了好一会儿王源才开口,声音轻轻响在他耳边,“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王俊凯把他的手拉到唇边轻吻,低声笑得很温柔:“你抢我台词了。”


遇见你意味着什么呢?

拥有了闪闪发光的人生,得到了无数金钱和名声,经历了旁人无法想象的波折和荣耀。

有风雨飘摇也有晴空万里。

从相遇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会有不平凡也不平淡的一生。

因为有你,这就成了我所能期盼的最好的人生。


树林里有很多路。

他们选择了能一起走的那条。

路上有石头,沿途会下雨。

但也是风景最好的路。

他们手牵着手往前走,到路的那头不分开。

到人生的那头也不分开。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