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54

【标准答案】


蒋丹盈的新片上映,因为参演人员中没有特别重量级的大咖,所以只好在宣传上狠下功夫,艺人路演的时候也就格外卖力。

这次蒋丹盈饰演的虽然是女二,但她毕竟不是一二线的女演员,群访时得到的关注就不怎么多。

没想到赶巧了,王俊凯一上娱乐头条,顺便让她也成了最受关注的对象,被各路媒体追问对今天头号八卦的看法。

“这个我确实是不知道的,我俩就只是朋友兼校友的关系,没有太了解这种隐私的问题,”蒋丹盈笑道,“不过俊凯这么优秀的男生,有人追求很正常吧?”

“去年丹盈你出演话剧的时候王俊凯还去捧场了,让两位一度传出了绯闻,所以确实只是朋友关系吗?”

“就是朋友啊,而且我是师姐,我去年工作算是处在一个平台期吧,俊凯就很够义气地来捧了场,不过当时也是引起了一些误会,”蒋丹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去年宝璐也是在我们剧团嘛,她都有问我是不是在跟俊凯交往呢,后来我们也分别澄清过了,我本身对姐弟恋其实是不太感冒的哈哈哈。”

随口一句话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乔宝璐问过你是不是在跟俊凯交往?”

“她对你和俊凯的关系是不是很关注?”

“她是把你当做情敌了吗?”

蒋丹盈立刻一副说错话的表情:“哎呀这种问题还是要问她本人的嘛,我怎么会知道人家的私事,各位朋友也不要随便猜测啦。”

群访结束蒋丹盈立刻给王俊凯发微信:“这下我绿茶婊的人设是立住了,估计要被骂死,希望一会儿放大招的时候别出岔子,不然我白忙了。”

王俊凯迅速回她:“大恩不言谢。”


王俊凯人气在那里放着,一顿饭就掀起了轩然大波。消息传出两个小时后立刻有营销号发布了视频集锦,内容都是乔宝璐和王俊凯有接触的画面,大部分是两人合作时的拍摄花絮,以前没什么人注意,现在剪辑到一起冲击力还是挺强的。

喜欢一个人是不是会有痕迹不好说,但当所有人都怀疑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时候,就一定会觉得到处都是蛛丝马迹,每一个举动都像是刻意为之。

更不幸的是,乔宝璐本来就很刻意。

看王俊凯的眼神,跟王俊凯说话时的表情,时不时的偷瞄,一次又一次地接近。

她以为自己无懈可击,也许本来确实是无懈可击的,但被截取出来仔细审视就是漏洞百出。

一个小时之后,第二波视频放出,乔宝璐在北影校园里的大树下跟王俊凯的妈妈唠嗑,跟她相熟的师妹爆料说看到她跟王俊凯的妈妈聊微信。

王俊凯工作室的宣传助理终于也找得到人了,电话里向媒体很模棱两可地表示确有接触,是不是在追求王俊凯不好说,有他妈妈的微信也的确是真的。

半小时之后王俊凯被记者堵在公司楼下,面对五花八门的问题只说了一句:“只是校友,目前工作为重不考虑个人问题。”

没有否认那就是肯定,这是公理。

所以乔宝璐的确在追求王俊凯,王俊凯拒绝了她。

王俊凯走进公司时又发了条信息给蒋丹盈。

开胃菜上齐了,主菜该起了。


王源签好合约已到午后,等两个人腻歪完他拿起王俊凯的手机时,铺天盖地的娱乐头条早已不是乔宝璐追求王俊凯,而是她的后台被全面起底。

这个女孩子样貌确实漂亮,一直以来也有背景深厚的传闻,但却怎么看都不像哪家的千金小姐,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对方是传媒界的已婚大佬,是正房生的孩子跟她都差不多大了的父亲,更是沈琛大导演的主要投资人。

乔宝璐在望京的高级公寓,平常开的白色小宾利,从头到脚闪闪发亮的行头,都来自这位出手阔绰的干爹。

当然也包括《青青园中葵》和《暖味暧昧》这种一线资源。

故事从新晋小花旦追求超人气偶像发展成了垃圾小三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倒贴一线艺人,这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有人要搞她,但证据确凿的事情出发点从来都不重要。

王源翻着新闻,他心里清楚要对付乔宝璐只需要爆出她傍大佬当小三就行了,可是王俊凯冒险亲自弄出告白的事情,为的其实是断了乔宝璐的后路。

毕竟大佬想重新扶她很容易,但如果发现她三心二意,那恐怕就要反过来整她了——出手越是阔绰的人,心眼往往越小。

事已至此,墙倒众人推,他们负责开头,结局早在意料之中。

王源一直很隐心乔宝璐的问题,也一直在想怎么样处理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却没想到在他不在的时候王俊凯已经解决了这件事,而且做得称得上稳准狠。

这并不是王俊凯出于本心的做法,而是决绝地要保护好两个人的做法。

即便是这样,王俊凯还在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是不是觉得……很过分?”

王源有点难过,更多的是自责,他的心为了必须这么做的王俊凯隐隐疼着,如果两个人一起来做这件事,也许就不会这么内疚了。

他放下了手机,轻轻去捏王俊凯的手指,低声道:“你没有什么过分的,都是她自己做的。”

这不仅是宽慰,更是事实。

王俊凯勉强笑了笑,弯下腰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

于是王源的心开始疼得很剧烈。

他们这一路走来,谈不上遍体鳞伤千疮百孔,但总避免不了被迫去适应这个残酷的环境,被迫做出改变,被迫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没事的没事的。”他抱住王俊凯的背轻轻拍着,“这不是我们的错。”


两个人默默地拥抱了一会儿,门外就有人开始喊着在找人。

王源无奈地松开手,拿指背蹭了蹭王俊凯的脸颊:“我下午要去唱片公司那边。”

“唔……”王俊凯捏着他的腰不肯松手。

王源忍不住笑了:“我不是给你地址了吗?不来你就要吃亏了。”

“嗯?”王俊凯莫名。

“房子是拿你的钱买的啊。”王源眨眨眼睛冲他一笑,“你真不来啊?”

王俊凯一愣,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心脏随之非常剧烈地一动。然后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不放,手里不轻不重地揉了一下他的腰。

王源被看得心虚了起来,想往后躲:“我、我跟你说,你不要多想哦,我就只是觉得钱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拿去多赚点儿……赚了总要花的……”

“你以为,我多想什么了?”王俊凯手上多用了点儿劲,慢慢或轻或重地揉捏他薄薄的腰就是不让他走,“嗯?你猜猜我现在在多想什么?”

王源被他眼神的热度烫得要发烧,连忙一把推开他落荒而逃:“你别来了别来了不许来!”

王俊凯忍不住笑出声,这是他这一年多来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他低头看自己的手,王源很瘦,国外待一年后更瘦了,但是身上摸起来总是软软的,隔着夏天薄薄的衣服能感觉到体温的热度。

嗯,手感世界第一。


正在心猿意马呢,手机又要命地响了起来。

王俊凯低头一看,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喂?”

“凯哥。”乔宝璐的声音很轻,判断不出情绪来。

王俊凯心里又是一紧:“有事吗?”

“我听说……王源回来了呢,”乔宝璐竟是在笑着,语气仿佛平常闲聊,“就在昨天。”

听到她嘴里说出王源的名字,王俊凯的怒气一下子就冒了上来,只能暗自克制着:“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很忙,没有功夫闲聊吧?”

“是你做的吗?”乔宝璐轻声问道。

“做什么?”王俊凯反问道。

“我知道是你做的,”乔宝璐淡淡地道,“我本来以为是蒋丹盈,后来觉得她没这么傻,我跟她之间除了之前话剧的事情之外没有大的冲突,而且她一个人也搞不定。”

王俊凯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乔宝璐笑了一声,“王俊凯,你已经因为我而改变了不是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你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就算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但现在你肯定实实在在地在恨我,我觉得挺值的。”

王俊凯沉默了片刻,然后道:“你要是真的聪明,就会明白我不是因为你改变的。”

“所以你承认是你做的了?”乔宝璐再次问道,“是你找人调查我,故意接受接受我的邀请去吃饭,然后发布了这些消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俊凯回答得很平静。

那边沉默了良久,再开口时似乎有些迷茫:“王俊凯,他有那么好吗?”

然而不等王俊凯回答,她又自顾自地道:“你不要回答,我肯定受不了你的答案……王俊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考北影就是为了你,可是我没有办法,你根本不知道学校多少人跟我做一样的梦,如果我不能出头就不可能接近你,你看那么多喜欢你的人,只有我跟你拍戏了,还是两部,是男女主角,我刚去北影的时候根本不敢想……王俊凯你知不知道,喜欢你真的是太难了……”

王俊凯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挂了电话。

他真的没有办法包容每一个声称喜欢他的人,尤其是当她们的所作所为伤害到他在乎的人的时候。

放下手机他发现有一条未读微信,打开一看是蒋丹盈:“结束了,还有最后一步需要你做。”

“——把这些破事都忘了。”

王俊凯心说他知道,他肯定会忘掉的。

因为王源说“这不是我们的错”,在王源眼里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他会忘掉的,这样王源才能忘掉。


刚搬进的房子有些空空荡荡,倒不是缺东少西,乌齐云毕竟是个靠谱的人,大到家具家电小到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只是总觉得有些冷清。

王源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想做点儿什么却不知道到底该做什么,晃了半天最后拿了个喷壶给阳台上的几盆绿植浇水。

王俊凯送他的那盆茉莉今天刚刚带回来,他去汉诺威之前怕没人照顾,王俊凯也是时在时不在的不便托付,想来想去最后拿到了唱片公司,对着他老板的小秘书一顿威逼利诱,甚至连“它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卖到非洲去摘棉花”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小秘书大概是水命,花养得真不错。刚好花期没过,他的宝贝茉莉这会儿十来个小花苞开得正好,搬进家没多久就满屋都能闻到香味儿了。

王源浇了花整理了衣帽间甚至清点了冰箱里的储备粮,晃到时间都指向快八点王俊凯还是没有半点儿要出现的意思,手机里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小天蝎有点气鼓鼓,于是自顾自地填饱了肚子,洗了澡打算早早上床睡觉。

刚做了一个准备扑上柔软大床的预备姿势,门禁就响了,王源没收住差点儿闪了腰,所以依旧是一脸气鼓鼓地去开门。

门一打开王源有点懵逼。

王俊凯大概是晚上有活动,顶着一身高定西装和做了造型的头发就来了,时隔一年帅出新高度。

王源眨了下眼睛,呆呆地把人让进来,拿拖鞋的时候不由脸上一烧——乌齐云这个死家伙让人买的日用品都是双份没毛病,关键全是同款不同色,怎么看怎么像情侣款。

幸好王俊凯大概是累了,没有注意到这种细枝末节,进来后就一直愣愣地盯着王源看。

方才的气鼓鼓仿佛被戳破飞得无影无踪,王源被王俊凯盯得不自在,扯了一下自己睡觉穿的大T恤和短裤,小脑袋慢悠悠地转了半天,最后问了傻乎乎的一句:“你,热不热?”

王俊凯如梦惊醒般想起自己还穿着三件套,连忙解扣子脱外套,一抬手发现手里还拎着个袋子,于是一把塞进王源手里。

“这是什么?”王源打开看了一眼有点惊讶,里边是几支马蹄莲,花和包装都很素净,是他喜欢的类型。

“就……暖房……”王俊凯吞吞吐吐,还很认真地补充道,“我下午事情有点多,是叫别人帮忙买的。”

王源哭笑不得:“王俊凯,你难道是来做客的吗?为什么要买暖房礼物??”

“呃……”王俊凯这才发现自己一激动干了件蠢事,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去挂外套。

王源拿他没办法,也拿自己有点儿喜滋滋的小心脏没办法,转身去厨房找容器插花,顺手在冰箱上贴着的备忘录里加了一项“花瓶”。

“我饿了……”王俊凯挂好衣服跟着他进厨房。

“嗯?你还没吃饭?”王源翻出个SCHOTT的玻璃冷水壶给里边灌水。

“吃了……”王俊凯犹豫道。

王源一呆,以为他下一秒要说出类似“想吃你”这种要人命的台词,水就从壶里溢了出来。

王俊凯连忙上前帮他关水龙头,顺手拿了块抹布擦台面:“大晚上的搞冷餐会,人又多,我就没吃几口东西。”

“啊?啊、哦……”王源心虚地把壶放在一边,“我给你弄点儿什么吃吧……”

王俊凯好笑地瞧着他:“你会弄什么吃的啊?”

“嗯……”王源无视他的揶揄,打开冰箱琢磨了一会儿,“要不我给你削个苹果……”

回过头看到王俊凯无奈的笑,于是他也笑了:“骗你的,我现在会做可多菜了。”

不然他这一年怎么从德国泡菜里活过来的。

王俊凯一脸孩子长大了的表情,伸手揉他脑袋:“会也别折腾了,大晚上的,我吃苹果。”

“哦……”王源上下打量他一下,突然伸手摸一下他的肚子,“怕长胖啊?腹肌还在不在?”

“你要看吗?”王俊凯顺口开玩笑。

结果话一出口两个人都脸红了,尴尬地站在厨房里。

王源收回手,迅速拿了个苹果冲洗削皮,然后塞进王俊凯手里:“你……要不要参观一下?这、这可是你……”

“唔,”王俊凯咬苹果,嘴里含含糊糊还不忘补充道,“我俩的。”


王源转过身走在前边,心里的小人儿却在打滚咆哮——嗷嗷嗷……明明中午已经见过面了,也都挺正常的,现在这种谜一般的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在紧张,害羞什么的就更没有了!

算算两个人认识都快14年了,正式交往也有3年多了,熟悉得像亲人一样,为什么他现在还是会心跳不已呢?什么七年之痒还是几年之痒之类的,难道都不出现的吗?

这样很不好,王源在心里掐那个心脏狂跳的小人儿,耳朵里听着王俊凯淡定啃苹果的声音,越发觉得自己太怂了。

房间的格局不复杂,典型的三居室,但是面积很大,所以每个房间看起来都很宽敞舒适,王源当时跟乌齐云说简洁利落就行,现在看来也确实是这么办了,不多的一些装饰品都是王源在汉诺威四处乱逛时淘了寄回来的,还有一些从冰岛买的陶器木雕什么的。

“感觉有点冷清是吧……也不缺什么就是觉得空荡荡的,是不是空间太大了……”王源一边带着王俊凯四处溜达一边碎碎念。

“住一段时间有了人气就好了。”王俊凯扔了苹果核又跟上来。

距离很近,感觉耳廓被王俊凯的气息撩到了,王源忍不住揉了一下耳朵:“嗯……多间卧室如果家里人来了可以住,当然这是理想情况……”

“啊?”王俊凯突然打断他,“你要跟我分开睡吗?”

王源一愣,他说的时候没太过脑,没想到王俊凯突然挑这个毛病:“啊?”

王俊凯伸手碰一下他刚刚揉得有点发红的耳朵:“王源儿……你很紧张吗?”

“你、你说什么?”王源心虚地转身,“我干嘛要……”

“我很紧张。”王俊凯放下手,无奈地笑了笑,“很奇怪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从进门开始这个心率就一直很快,不会是得心脏病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王源抬眼瞪他,然后被他眼里好看的光点闪了一下,连忙移开视线,“太奇怪了今天。”

王俊凯突然微微躬下一点身子,从平视的角度跟他对视。

“干、干嘛?”王源意图躲闪结果被制止。

时间仿佛回到了5年前两个人还在若即若离暧昧的时刻,王俊凯不说话,只是拿那对最会勾人的大眼睛注视着他。

“不许这么看我,闭眼!”王源忍不住笑了,“你又想套路我?”

“你就说你上不上套吧?”王俊凯继续眨他的大眼睛,睫毛真长,忽闪忽闪的。

王源给他一个白眼:“你到底想干嘛?”

王俊凯低笑一声,突然凑得更近,近到鼻尖几乎要蹭到的位置急刹车,然后抬眼看他,眼神温柔又强势。

想接吻。

5年前的时候王源很认怂地闭了眼,5年后他也没多少长进,他的成熟和理智没有用,大概在王俊凯面前他永远都没办法长进。

不过王俊凯没有立刻吻他,而是轻声问道:“你想好了吗?”

王源睁开眼看他,笑了一下:“我这不是回来了。”

“为了我回来的?”王俊凯追问他。

“王俊凯,”王源的神情严肃起来,“想听正式的答案吗?”

“想听。”明明是胸有成竹的答案,可是没听到之前永远会紧张,听到了也还是会紧张,大概是因为这个人在他心尖上,永远都能用一个细微举动让他整颗心都剧烈跳动。


可是王源什么都没说,伸手扯住他的衬衣,然后把他拽进了浴室。

刚从花洒里流出的水是冷的,王源贴上来的身体和嘴唇是温热的,王俊凯下意识地用手臂把人攥得死紧,吸吮对方嘴唇的力气也有些残忍。

没过几秒水温渐热,王俊凯动手把两个人的衣服扒了干净,高定西装和运动短裤缠在一起,可怜巴巴又湿漉漉地蜷缩在地下。

肌肤相亲的美妙感无可替代,爱抚的快意被热水放大,身体紧贴四肢纠缠,欲望几乎在一瞬间就被点燃。

王源推了推埋首在他锁骨间的王俊凯:“大夏天的,不许亲T恤盖不住的地方……”

王俊凯舔了一下小虎牙,勾起唇角笑了一下,突然低头舔了一下他胸口的敏感处。

“……你干嘛??”王源倒抽一口气,差点被水呛到。

“你说的啊,这里你的T恤总能盖住了吧?”王俊凯一脸无辜,手指的动作却更加露骨。

他抬头又去吻王源在热水中水光粼粼的嘴唇,在他唇齿间呢喃着问:“你有没有想我?”

这种情况下的想,必然不是需要回答“想你了”的想,王源从脸颊脖颈到胸口都泛出粉红色,瞪着眼睛反问他:“怎么,你不想?”

这跟说“你不行”几乎是一个意思了,王俊凯掐一下他腰间的软肉,伸手逗弄他的欲望。

太久没有这么亲密的行为,两个人释放得都很快,喘息和低吟被水声掩盖,玻璃隔断覆着的水雾上却留下了手指痉挛着滑过的痕迹。

然而这一场情事却完全没有要结束的趋势。


两个人裹一条浴巾倒在床上的时候,王源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紧张,为什么王俊凯也很紧张。

爱意是隐晦的,欲望却是直观的。

爱一个人最明显的体现,不过就是想要二字。

他们潜意识里知道再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所以才会没来由地害羞。

他们对这个所谓的第一次感觉心里没底,所以才会莫名地紧张。

诗人说:“认识了你,我便已将极乐品尝。”

歌者说:“为我撩人还为我双眸失神。”


只有爱人能对他的爱人说出标准答案。

“我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