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53

【他们并不需要重新开始什么,他们只是选择了继续】


在雷克雅未克美丽到令人迷失的焰火里,王源第一次发现,他心里的感情澎湃到令他觉得害怕。

可是那害怕竟然一瞬间就过去了,之后是海潮般永不止息的波澜。

他终于明白了许姚为什么总说他的曲子很压抑,因为他本以为已经很释放的感情确实很压抑。

在那个铺天盖地都是镜头,24小时都被目光环绕的地方,不得不压抑,习惯性压抑。

他只对王俊凯说过一次喜欢,还是在近似于被迫的情况下。

没有人知道他已经在心里说过千万次喜欢了。

“晚上吃什么?”就是“我喜欢你所以我们一起吃饭吧。”

“这首歌特别好听。”就是“我喜欢你,想唱给你听。”

“什么时候回来?”就是“我喜欢你,特别特别想你赶紧回来吧。”

“傻子。”就是“我喜欢你,傻子。”

爱可念不可说。

但当他身处这个距离王俊凯将近一万公里的地方,不再被那个时刻禁锢着他言行的包围圈掌控的时候,思念和爱意便肆无忌惮地将他淹没了。

这里仿佛只剩下他和王俊凯两个人,他站在游船上看新年的焰火,而王俊凯在他心里。

他有些难过,却又觉得充满勇气。


新年假期过后,王源在雷克雅未克多停留了将近一个星期,返回汉诺威之前接到了乌齐云的电话:“喂,小乌哥?”

“哎这都几个月了?你是要移民了吗?”乌齐云开口就是不满的抱怨。

“是啊我不回去了。”王源心情很好地跟他开玩笑。

“嘁,”乌齐云表示不屑,“我把实体店的策划书发给你了,你记得看一眼……我怎么觉得我跟你雇的经理似的??”

王源义正言辞地哄他:“那绝对没有,你是老板,我是小弟。”

“这还差不多……”乌齐云第一好哄,“你房子的事情也基本搞定了,不过话说为什么要落在你唱片工作室的名下啊?”

“总不能落实名吧。”王源笑笑

乌齐云不解:“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

“……因为本来应该落两个人的名字,”王源解释道,“但是我们两个的名字同时出现,那不是要命了?所以索性都别落了。”

“啧,你说你俩糟心不?要不是艺人的话还能一起落在房产证上,权当领结婚证了。”乌齐云口无遮拦。

“你胡说什么呢?”王源一个人在托宁湖畔脸红,“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这还不叫正经事??”乌齐云冤枉。

“……”王源决定还是自己转移话题,“房子弄好了就先放着吧,刚好也不能立刻住人。”

“唔,放心好了,我找人收拾妥了就行,”乌齐云摊手,“你跟公司那边联系了吗?”

“没有,我们还在互相耗着呢,”王源笑笑,“看谁先着急。”

“他们不知道你已经投了钱在唱片工作室这边?”

“不知道,现阶段还是保密,等时机成熟了再透露出去,大概要到我回去之前吧。”王源想了想道,又问他,“你最近也挺忙?这个时间国内都快1点了还不睡?”

乌齐云心说是忙啊,忙着各种搞事情,合作潮牌的实体店,王源的房子,还给蒋丹盈那边帮着忙,他自己也要拍戏上通告……不过显然这些事不能都跟王源说:“也没有,就今天刚好晚了。”


第二天王源返回汉诺威,开始专心致志准备自己新专辑。

他虽然表面上不说,但一直以来都非常在意自己的音乐作品,榜单播放量只是单纯的数据,可以看但是看着开心一下也就算了,业内的口碑和歌迷的评价才是有价值的参考。

自从许姚跟他提出作曲方面的问题之后,他就一直在尝试走出囹圄,几年了虽然有些改善但一直没有十分显著的效果。

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写歌了。

音乐是艺术,艺术的创造成本既廉价又昂贵,因为灵感和才华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有的人多到用不完,有的人丁点儿都没有。

王源从不觉得自己是才华横溢的人,但也没有遇到过灵感窘迫的时候,只不过像现在这样澎湃的情况也不多,所以每天都是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音乐学院-录音棚-住处三点一线地忙忙碌碌。

他其实大学毕业也就半年多,但国内毕竟环境压抑,平时在学校里跟着拍着的人也不少,所以他除了上课外不在校园里多停留,也是怕影响到其他同学,所以也就没有感受过真实的校园生活。

可是这里不一样,汉诺威华人留学生本就不多,音乐学院里认识他的更是少之又少,就算认出来最多也是打个招呼要个签名,没有人一天到晚追着他跑围着他转,他可以安安心心地听课创作到处乱逛,在图书馆或者学校的树荫下写歌听歌一坐大半天——这才是他想象中大学应有的模样。

源妈微信问他在这边的情况时,他兴高采烈地发了很多照片过去,没想到他妈妈道:“这么好的话,你要不要考虑留在那边念书呢?”

王源吓了一跳,措辞半天应付道:“那怎么行,国内一堆事情等着呢,而且我又不会德语,现在是靠半吊子英语硬撑呢,要读也不能在这边读。”

“都怪你都怪你,”好不容易搞定母上大人,王源翻手机相册拿手指戳王俊凯小脸蛋儿,“要不是有你,我才不回去呢。”

明明是抱怨,却莫名羞涩起来。

一个人偷偷害羞完他才想到,他是肯定要回去的,可是王俊凯到底想好了没有啊?怎么都不见催他回去的呢???

这是自从两个人在一起后他第一次想这个问题,之前因为一直是王俊凯紧紧抓着他不放,所以他竟没有想过如果王俊凯真的打算放手了,他要怎么办。

最开始一直退缩隐藏的是他,提出暂时离开好好想想的也是他,现在如果王俊凯决定放手了,那他根本无话可说。

想到这一点,心情突然就焦躁了起来。

王源不知道最后王俊凯会告诉他什么样的答案,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告诉他这个答案。

他在汉诺威忙忙碌碌几个月,筹备好专辑之后就开始纠结:自己是主动回去呢,还是等王俊凯先跟他说呢。

幸好王俊凯也没有让他焦虑太久,等了没几天就得到了消息,王俊凯即将发布新专辑。

这么重磅又有冲击性的一张转接,名字居然挺简单的。

叫《继续》。


王俊凯上大学工作后重心一直是偏向影视的,虽然每年也发单曲也写歌,但比起分给表演的精力来说唱歌真的有点像是副业,整张的专辑更是一次都没有发过。

这次经过合约到期粉丝反对最后还是继续签约的风波之后,他的整个影视合约都签给了东视,那边也为他成立了个人工作室,跟原来公司为他工作的人整合在一起,前前后后调整磨合花了不少时间。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他重新出发之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发布新专辑。

想唱歌,最喜欢唱歌,要好好唱歌。

想开一场特别特别大的演唱会。

这是他们最初相遇,后来走在一起的原因。

现在王俊凯说,《继续》。

王源离开北京飞往汉诺威的那一天,王俊凯发微信给他说:“我感觉我这么多年,就遇见了你一个人。”

相遇是因为喜欢,所以意思是这么多年我就喜欢了你一个人。

现在王俊凯说,《继续》。

这是最坚定也是最深情的答案。

王源一直觉得自己是理智成熟的那一个,要考虑后果考虑未来考虑很多,现在才发现自己幼稚得可笑——遇到事情选择逃避就是很小儿科的表现。

幸好这种退缩与逃避即将结束,他终于要去往最想去的地方了。

王源盯着手机愣了会儿,然后手一挥。

回国回国。



走进餐厅包间的时候,王俊凯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顾不上回应已经站起身迎他的乔宝璐,连忙掏出手机来看——

“您好,我公司可代开正规发票,开票范围:印刷、广告、餐饮……”

“……”

妈卖批。

再抬头时,乔宝璐才堪堪收回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依然对他笑脸相迎:“凯哥,今天周末,路上堵得厉害吧?”

台阶就在面前当然要下,王俊凯点头抱歉地笑:“不好意思来迟了。”

这一年他忙得要死要活,先是被合约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落停之后又一直在筹备新专辑,为此东视的电视剧拍摄计划排满了整个后半年,又是要忙吐血的节奏,现在还要跑过来赴饭局,可以说是相当折磨人了。

“你别紧张呀,”见王俊凯坐下后沉默不语,小师妹故意开玩笑道,“我不是来找你借钱的!”

王俊凯回了神,也笑:“你要真借钱也没关系,师妹有事就直说。”

“乔乔,”乔宝璐开口,看王俊凯一愣又道,“我都毕业了,还学妹学妹的,叫名字就行了。”

“啊、哦……”王俊凯尴尬一笑,“听说你最近有个电影在拍,怎么有空出来?”

“那个呀,前两天杀青了,”乔宝璐笑道,“不过就算没时间也要腾出时间来,咱们都多久没见面了。”

王俊凯点点头,他真是太久没见过乔宝璐了,看着脸都觉得眼生:“平常确实太忙了……不过你有事可以随时电话联系,不用这么客气。”

“别的事电话可以说,今天这事可不行,”乔宝璐冲他眨眨眼,伸手从包包里拿出个小盒子,“因为要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呀!”

王俊凯一愣,不是他忘记了自己生日,每年都要整出好大动静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忘,可离正经日子还有两个多星期,现在祝福未免有点早。

不过他还是笑着道了谢:“多谢多谢,太突然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乔宝璐抿着嘴笑了一下,没说话,用眼神催他打开盒子。

毕竟是女孩子的心思,深蓝色的盒子精致漂亮,里面的手表更是有点晃眼,王俊凯微微皱了眉头,把盒子往对面推了一下:“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

“凯哥,只是一点心意,你不收可太伤人心了。”乔宝璐扁扁嘴,露出委屈的表情。

“心意我领了,”王俊凯的语气不容反驳,“但是礼物我真的不能收。”

可小姑娘非但没着急反而笑了:“是你说的哦,礼物你不收,心意你是领的。”

王俊凯一愣:“啊?”

“凯哥,你马上25岁生日了对吧?”乔宝璐笑里带着一丝狡黠,“可以交女朋友了对吧?”

王俊凯又是一愣:“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你有喜欢的人吗?”

“……”

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王俊凯有点无语,开始搜肠刮肚地想怎么把话题岔过去。

幸好在对方再次开口逼问前,手机救命般地再次震动起来。


“喂!”王俊凯看都没看一把接起来,对乔宝璐摆摆手表示不好意思。

“我去你怎么接这么快?!吓死我了!”王源的声音隔着电话传过来时仿佛带着不可置信的小表情,“你在玩游戏?”

“没,”王俊凯忍不住笑了一下,侧过身避开乔宝璐好奇的目光,“你怎么才到?”

那边王源拉长了嗓音:“早就到了好吗?可是机场人太多了,走起来跟龟爬似的。”

“你是想说自己人气不减分毫吗?”

“不要不服气,你哥我……”王源话说了一半被那边传来不知谁的催促打断:“多大人了还斗嘴呢,快点快点该下车了……”

王俊凯听得清楚,问道:“你到家了?”

“嗯,到了,先挂了。”

“那我……”王俊凯话说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那边王源也没接茬,也没问他,两个人就那么不尴不尬地沉默了半天。

这种沉默不像安静的虚空,倒像是无形的丝线在两人间牵引,你拉我扯又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扯断了什么。

似乎那边又在催促,王源再开口时就有点急躁,语气还是努力欢快的:“那明天公司见了。”

“……好,”王俊凯把一肚子的话重新收起来安放好,“明天见。”

放下电话后无视了乔宝璐好奇的表情,王俊凯沉默了一下说:“吃饭吧,我今晚还有别的事,要早点回去。”

这话显然就是想把之前的话题翻篇了,可小姑娘笑了笑,竟又硬生生扯了回来: “哎呀,凯哥你快回答我,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王俊凯看着她,突然笑了,唇角勾起的角度跟以往相比略显锋锐:“这样有意思吗?”

“凯哥……”乔宝璐大概是第一次见他这个表情,有些不解其意,“你这话是……”

“我手机里的照片好看吗?”王俊凯又笑道。

乔宝璐大惊失色,只是她也确实厉害,一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也没多久。”王俊凯道。

“可是,你手机相册里的人,应该早就知道了吧?”乔宝璐有种既然被拆穿就无所谓的坦然,“他挺聪明的,你不会真的喜欢他吧?”

王俊凯皱了下眉头:“你以后别再找我了,也别一天到晚打扰我家里人。”

乔宝璐笑笑:“太可惜了,阿姨还真的挺喜欢我的,我本来觉得就算今天告白不成,以后有阿姨那边的加分,我怎么也比蒋丹盈强啊,她的那些破事……不过凯哥你到底跟多少人有关系啊?我还真是搞不……”

“你知道我跟你没关系就行了。”王俊凯打断她,“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先走了你慢吃。”

“凯哥,”乔宝璐在身后叫住他,“话不要说得太死,来日方长呢。”

王俊凯没再说话,直接离开了包间。

出来上了车才松一口气,他越发觉得蒋丹盈的计划是对的。

他原本以为今天在餐厅这场会很难过,乔宝璐不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得跟他纠缠一会儿,没想到她竟然理智道这种程度,从头到尾都不动声色。

如果手下留情只怕后患无穷。

王俊凯准备打个电话给蒋丹盈汇报情况,拿出手机却看到一条微信——王源发给他一个地址,注明说:“新家。”

这让他有点出乎意料,不是因为王源换了住处,而是因为以前王源总是说“宿舍”或者哪里的“房子”,只有回重庆的时候才会说“回家”,现在来一个“新家”还是挺意外的。

不过他现在没工夫细想,更不能立刻跑去找王源,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

再等等,再等等。

王俊凯手指轻轻碰一下王源的头像,也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想说给王源。


王源有点儿生气,他真的是很少主动的人,虽然嘴上说“明天公司见”,但内心小剧场里其实有个小人儿正在抱着枕头打滚:“你给我过来快点过来立刻过来!!”

没想到王俊凯就那么顺竿儿下了,真的要跟他“明天见”!

他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自我说服主动一次又不会掉块肉,把新家的地址发给了王俊凯。

发完立刻顶着长途飞行之后的疲惫打起精神收拾房间归置行李,幸好随身行李并不多,大件行李还没送来,房子也提前被乌齐云找人打扫得很干净,所以工作量并不算大。

收拾完他洗了个澡,白白香香地趴在床上等王俊凯过来,一边抱着枕头琢磨这家伙不会是想跟他玩欲擒故纵那一招吧?

可惜一直等到他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睡到第二天,王俊凯人都没来。

所以从起床到洗漱吃早餐换衣服的整个过程,王源脸上都写着“好气”两个字。

等他拿出手机刷到王俊凯前一天晚上和乔宝璐一起去吃饭的新闻后,就更气了。

可是王源毕竟是王源,他生了一下气立刻觉得很奇怪——以乔宝璐之前的“黑历史”来看,王俊凯根本不可能跟她去吃饭,而且头条标题的这个《王俊凯约会乔宝璐,女方告白疑被拒》就更蹊跷了,看照片和小视频应该是乔宝璐送给王俊凯礼物被推了回去,这样就算告白未免有些牵强。

他觉得自己瞎想无用,收拾停当就提早出门去了公司。

好久没来公司,王源多转悠了一圈,路过宣传部时看到了王俊凯新专辑的几张概念海报挂在那里,封面上王俊凯穿着白T牛仔裤跟小时候似的,只不过样貌身形已经完全是大人模样,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很酷,下巴微扬着。

专辑名《继续》旁边有两行小字——

“每当我觉得现实残酷人生艰难的时候,想着你就能笑起来。”

王源心里一动,依旧不动声色地往里面走。


商谈的过程无趣又令人烦躁,公司的几位负责人先是对他私自跟外边的音乐工作室续签唱片合约甚至自行注资表示强烈的不满,又说他合约到期一年一直对续签的事情不上心太没有诚意,还把公司十几年怎么扶持培养他从头到尾捋了一遍,总之零零碎碎地抱怨了快一个小时。

王源沉默地听着,直到有人说了一句“如果不是王俊凯一直说等你我们就……”,终于忍不住一挑眉:“既然这样,那我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王俊凯的人情我也不敢欠,先失陪了。”

说着就要站起来,一看事情要黄那帮“大佬”这才着急了,连忙喊住他开始谈正事。

王源也没打算把场面搞得太僵,毕竟不管他是为了什么而留下,续签就意味着以后还会有漫长的合作,和平相处互利共赢才是他的目标。

最后罗里吧嗦总算把条款都敲定了,时限上没什么好考虑的,跟王俊凯签的一样。只是在接通告的方面多提了些限定,相对他在股份额度上也做了让步——拿钱多换一些自由,合情合理。

等好不容易从会议室出来已经过去了快四个小时,王源只觉得想找个地方摊着。


七拐八拐到了以前常待的休息室,推门而入就见王俊凯一个人在里面坐着,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的手机不知在想什么。

显然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更具有吸引力,有人进来的动静都没能打扰到他。

王源关上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盯着这个反常的家伙看——可以啊王俊凯,一年没见面了,我人在眼前都不带抬头的?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正琢磨着怎么报复一下这个人从昨晚到今天的冷漠表现,王俊凯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他急急忙忙滑动屏幕不知道在看什么,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绷紧的状态放松了下来。

王源轻皱眉头,想主动问一下怎么了,不料王俊凯下一秒转过头,目光落在他眼里。


他们从没有过这样以“年”为计量单位的分别,太熟悉的人好久不见就会发现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不是简单的瘦了成熟了,而是细微的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变化,让人不由自主地感慨时间无情,隔了一年就是隔了一年,他们都不可能是去年今日的彼此。

王源一瞬间像是回到了新年夜的冰岛,那种因为时间差而出现的微微迷失抓住了他,让他无处可逃。

他忘了之前想好的一大堆抱怨和责问,眼里心里都只剩下一个人。

然后,王俊凯冲他笑了一下。

是很熟悉的那个笑容,在外人面前从未有过的笑容。很低很短促地勾唇角,发出若有若无的气音,漂亮的眼睫垂下,有些酷又非常迷人。

显然笑的人非常知道如何散发自己的魅力,把这勾引人的气质一股脑儿地全丢给了他,让他无法抗拒。

王源觉得自己一下子又成了十一二岁时那个傻了吧唧的自己,只知道看着王俊凯,也只愿意看着王俊凯。

或许他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变过,正如王俊凯所说,他们并不需要重新开始什么,他们只是选择了继续。

王俊凯向站着一动不动的他走过来,走到几乎要撞在一起的距离才停下,低头亲了一下他的眼睛,然后一把将他扯进怀里。

搂得太用力了,压迫感让王源有一瞬间分了神,庆幸自己吃的早餐到了这个点儿已经完全消化了。

下一刻王俊凯就把他的神叫了回来。

他轻声道:“王源儿,王源儿……”

用很低的声音,甚至是气音,叫了无数声,一声声缠着王源的耳朵,顺着神经血脉钻进心里。

于是王源的心变得痒痒的,收紧了环着王俊凯腰的手臂,侧头亲了亲他的脖子:“王俊凯。”


长途跋涉没睡好觉加上一早上的脑力抗争让王源很疲惫,他被抱着站了一会儿就觉得累,松手推了推王俊凯的胸膛:“我好累。”

然后在王俊凯放松手臂的时候顺手拿过他的手机:“你刚才在看什么?”

说着拿起来看了一眼,忍不住又看了第二眼、第三眼。

过了半晌,他震惊地抬起头:“王俊凯,这是你……”

王俊凯眼神躲闪了一下,嘴角还残留着淡淡的笑意:“是啊是我做的,你是不是觉得……很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