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51

【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


2023年的农历新年已过,但这一年娱乐圈的不平凡却仿佛刚刚开始。

虽说艺人没有假期和工作日的区别,但春节毕竟是个不一样的节日,晋南往年要么回家和父母过年,要么和爱人一起去度假,今年的公休假期却闹得整个公司都没有休息。

代言品牌、拍摄计划、通告行程全部告吹,大笔大笔的违约金等着他赔偿。

节后晋南处理完公司的事情,终于在无数关注中,针对这件无比隐私的事情发布了公告。

确认恋情,谴责狗仔,致歉合作方和粉丝。

寥寥数语。

简单得仿佛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可这件事情却没办法真的这么简单就结束,凑热闹的人太多,敢于站出来替晋南说话的人却太少。

有人让他消失,有人让他退出娱乐圈,还有人污言秽语连谴责都不知所云。粉丝倒戈,公司沉默,亲朋好友避之不及。

所谓众叛亲离,不过如此。

晋南索性选择了休一个没有截止日期的长假。

直到整个春天都结束,依旧没有任何复工的消息。


王源的毕业答辩安排在六月初,恰好临近合约到期工作不算密集,他算是准备充分地上了场,当然进行得很顺利。

结束后许姚又把他拎进办公室,再次提起了汉诺威青年作曲家论坛的事情。

“王源,这可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了啊,不去的话机会就给别人了。”许姚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你的毕业作品真的很不错,答辩表现得也很好,不出意外肯定是今年的优秀毕业生,不去深造本来就很可惜,现在连短期的学术论坛都不去,我说你是不是傻?”

王源踌躇道:“我也很想去,可是……”

“想去为什么不去?之前你怕时间冲突,现在时间已经定下来了,8月中旬你不是已经忙完了吗?到底还有什么理由不去?”许姚似乎有点生气了,“王源,你的事情你自己怎么这么不上心呢?”

哪里有不上心……王源心里叫苦连天。就是因为有太多事情要上心,他做决定才会如此艰难。要是没出晋南这档子事情还好,可现在他要是跟王俊凯说自己要出国学习,那个小心眼的家伙指不定会怎么想呢,以为他这是要变相分手都有可能。

“许老师,”王源终于抬眼看他,“再给我几天时间吧,下周我一定给您一个肯定的答复,去或不去都不会再后悔了。”


王俊凯和王源忐忑不安了几个月,每次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晋南都接都回,可总是说没事没事,说让他们不用担心,搞得两人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常常去打扰。

可是他们还是担心,晋南待他们这些弟弟总是很好,认识以来帮他俩也不是一次两次,现在两人却什么都做不了。

夏天到了的时候乌齐云终于联系王源说打听到了晋南的具体情况。

公司那边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虽然损失惨重,但好歹没有彻底解约或者被雪藏。年初出事之后,他的恋人就被父母勒令去了国外,主要是为了避开媒体的围追堵截。未来具体会是怎样现在还说不上,好在两个人足够独立,想要继续一起生活并不是难事。晋南的精神状态似乎尚可,但听说瘦了很多,本来就很单薄的体型,越发像一张纸片。

只是这些都弥补不了,他没有戏拍。

晋南接不到戏,艺人做到他这份儿上,身上投资不动产多得很,真的不缺钱花。

可他接不到戏,他的事业在高峰处被拦腰截断,狠狠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这破碎的痛感一丝不落地打在他身上,痛彻心扉。

这个世界是很大,他可以找到一个可以安静生活不被打扰的地方,也可以找到一个足够包容不会有人对他和爱人侧目的地方。

可惜的是大部分人的眼界和心胸都很小,所以他最爱的地方反而容不下他。

王源挂了电话后突然觉得眼眶酸涩。

他知道晋南有多喜欢演戏,说起拍戏的事情和喜欢的角色眼里都有光,会亲切地叫自己的粉丝观众朋友和影迷朋友。

可这些轻而易举都被打破了。

他接不到戏。


这个局面晋南可能早有预料,却永远不可能做好准备。

对夏世颐来说这也不是他所期待的结局,可是事已至此,他和晋南将永无瓜葛,也已经不是他所能选择的了。

王源唯有一点可以庆幸,庆幸他自己在18岁的时候足够清醒理智,没有做出什么会铸成大错的举动,也庆幸王俊凯足够了解和体谅他,没有强迫没有为难,一直默默等着他。

庆幸他们把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守护得很好。

可是,他们以后怎么办呢?


王源在学校准备毕业作品的事情,午休时沿着教学楼后无人的小路慢慢走着,思绪却飘回了很多年前南开和八中之间的那条捷径。

那个时候两个人的样子其实他记得很清楚,只不过很多时候感觉是所谓的“黑历史”,所以不好意思过多回忆和怀恋,他也不会像王俊凯一样直白地说“怀念小时候”。

他总是很要强地期待着未来,期待二十岁三十岁甚至四十岁,然后把小小的两个人护在心里。

他曾说过等王俊凯红了再爆料,可他终归什么都不曾说。

他很小气,舍不得分享属于他的王俊凯。

王源想起出道前的某个夏夜,王俊凯曾经和他一起去南滨路骑车,当时王俊凯吞吞吐吐问过他一个问题——

“王源,你不会……以后反悔吧?”

那时他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好笑:“怎么可能,我妈都签字了。”

“不是这个意思,”小时候看起来虎头虎脑的王俊凯着急地比划了一下,“是你自己,不会后悔同意了吧?”

小小的他就知道答应了的事情就不能反悔:“放心好了,不会的。”

现在想来快十年了,他真的没有后悔过。

是有过很难熬的时候,王俊凯身上,他自己身上,发生过太多事情,其中很多糟糕到某一刻他都觉得自己撑不下去,觉得简直想甩手走人,甚至想一把推开王俊凯从此抛开烦恼。

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因为他心里不只有自己的自尊和执着,还有王俊凯倔强的眼神。

有两个人大热天蒸腾在一起的汗水和泪水。

他不会天真到以为他们可以瞒天过海一辈子,总有一天会被识破或者要主动承认,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家人、工作、朋友,甚至粉丝,该怎么办呢?

如果有一天,王俊凯因为他再也接不到戏唱不了歌,又该怎么办呢?


王俊凯发现晋南这事对他的影响并不止是莫名躺枪,更可怕的是他妈妈对他的个人大事突然变得积极起来。

说起来他虽然24岁了,但作为偶像艺人实在没到谈恋爱的阶段,所谓25岁以后恋爱也不过是小时候的随口一说,有几分当真他都想不起来,和王源在一起后他更是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

可现在他妈妈的态度让他不免有些慌张。

每次打电话都要问他有没有觉得合心意的女孩子,不断明示暗示他感情方面先稳定下来比较好,几次三番提起乔宝璐实在是个不错的姑娘。

甚至不断追问他关于合约到期后的想法。

王俊凯思来想去,觉得他妈妈可能是对他和王源的事情有些察觉了。

四年前他20岁生日的时候,王源曾经跟他提议过一个约定——“王俊凯,我们就,保持这样可以吗?不能见面的时候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见面了互相拥抱一下说说话,可能唱歌这件事还是挺难厌倦的,那就等哪一天厌倦当明星的了,不会意气用事一不小心就互相伤害了,也足够看得开不再介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了,到时候再回到以前什么都不是的样子,安安静静一起生活,这样可以吗?”

那个时候他同意了,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情,两个人跌跌撞撞最后竟打破约定不顾一切地在一起了,准确来说,其中是有一些他强制推进的部分。

可回头再想想,他却不得不承认,当时王源的想法可能是对的。

也许他真的过于急切,也的确思考不够周全,总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好了,王源整天想东想西有点杞人忧天。

可现在晋南的例子鲜血淋漓地摆在眼前,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他和王源身上,只怕会更惨。

拍《天涯静处》的时候他的感情戏虽然不多,但也有一点因为家国天下不得不跟爱的人分手的桥段,有几句台词他一直记得清楚。

“相爱的人为什么不在一起啊?”

“因为比起在一起,他们有更多的理由不能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被发现怎么办?如果不得不承认了怎么办?家人怎么办?公司这边怎么办?难不成真的一走了之吗?

最重要的是,如果王源因为和他在一起,不能再唱歌了怎么办?

小家伙虽然嘴上不爱说,但从第一次写歌到现在这么多年,私下里有多努力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一点点从头开始学习,练琴学吉他考央音,一边成长一边自我否定,每一步都很辛苦。

他们除了在一起之外还约定过很多事,如果都不能实现了又该怎么办?

是不是他真的做错了呢?


小的时候他们曾说过要在很多粉丝面前开演唱会,后来虽然嘴上很少再提,但那场纯粹的演唱会就在心里,像一条永远待完成的备忘录。

他们还想要演观众满意自己也满意的角色,想要做合格的爱豆,想要选择自己喜欢的路,想要有力量帮助更多的人。

而且现在,他们还很贪心地想要在一起。


如果只是有梦想,他们就不会被牵绊。

如果只是相爱,他们也不会有畏惧。


这一路如此艰难,不过是因为,他们是王俊凯和王源。

而且,王俊凯和王源相爱了。



晋南的事情半死不活地吊着,乔宝璐的问题还没有到能解决的程度,合约的事情没有落停,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压得王俊凯每天气都喘不过来,现在又来了许多,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说到合约才有趣,他这边已经进展到确定具体股权数额的程度,公司却隐隐约约给他透出点儿不一定要跟王源续签的意思,搞得他有点紧张。

没想到跟王源一说王源倒笑了:“你是不是傻?他们不是说给你的,而是说给我的,谁不知道我们关系好你一定会告诉我?不过是想给我压力罢了。”

王俊凯“嗯”一声,心里却没有轻松多少:“你毕业的事情忙完了?”

“嗯,都很顺利,放心好了,”王源笑了笑,“不过还有件事情。”

“什么事?”

“8月中旬在汉诺威有个青年作曲家论坛,大概要去三个月,学校老师推荐我过去,本来以为是在周年之前去不了,所以就没跟你说……现在时间定了,刚好可以排开档期。”王源想了想,补充道,“不过我还没决定去不去,想跟你商量一下。”

“去吧。”王俊凯回答得倒挺干脆,眼睛都没眨一下。

“啊?”王源哭笑不得,“你都不带想的啊?”

王俊凯笑了笑:“你要是不想去,估计都不会跟我说。”

“行吧,就你知道,”王源撇嘴,“可是你真的想让我去?那个时间我估计来不及搞合约的事情就会走,你不怕最后被我诓了?”

“没关系,反正我签了也没损失,东视那边现在因为南哥的事情损失惨重,已经给了我更优厚的条件,我签全约或签影视约给他们没什么大差别,”王俊凯安慰道,“就算你回来决定不签也没关系。”

王源心说骗子,亲儿子和养儿子能一样吗?

“王源儿啊……”王俊凯突然笑了一下,“我觉得你……虽然我一直觉得你挺孩子气的,但是你平常想得真的太多了,所以现在有机会出去走走,放空脑袋重新想想也挺好的。”

王源一怔,立刻明白过来:“你是不是……也想再好好想想了?”

“是,”王俊凯没有隐瞒他的意思,“过去总是你一个人操心这个操心那个,可其实你还没有成熟到能彻底放弃,我虽然对你的事情一直很固执,但也没有死心眼到过分苛求结果……所以我们,都应该好好想想了。”


王源办好签证之后给朋友们打电话发微信暂时告别。

晋南接电话时听起来情绪跟平常无二,嘱咐了些让他注意安全好好照顾自己专心学习之类的话。

“南哥……”王源捏着电话踌躇,最后问了一个最不该问、最俗气,却是他一直以来最想问的问题,“你后悔吗?”

“不后悔。”晋南回答得很快,似乎并不惊讶他的问题,答案里也没有丝毫犹豫。

王源一怔:“如果不跟他在一起,或者别那么经常见面,可能就不会被发现,也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所以你就要逃跑了吗?”晋南突然问道。

“我不是……”王源连忙否认。

“我知道你是真的有事要做才离开的,”晋南道,“但是这里面有没有逃避的成分,恐怕只有你自己知道。我也明白你在担心什么,你看到我现在的状况,怕有一天在自己身上上演,最重要的是,你害怕会在俊凯身上上演,对不对?”

王源握紧手机没有说话。

晋南笑了笑:“我见过很多同行,一年三百六十天泡在剧组里,不恋爱,不着家,跟人吃顿饭都觉得浪费时间……让我告诉你,最后会变成什么样,两手空空,只剩虚名。”

王源呼吸一滞,没有说话。

“我曾经劝过小乌,他不听,不过像他那样的绝对理智,一般人也很难做到。”晋南顿了顿,又道,“我没办法告诉你事业和感情究竟孰轻孰重,更没办法给你一个能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解答这个问题……可是现在虽然你们都觉得我很惨,但我还是想跟你说,有个爱的人不容易,别弄丢了。”

不知道为什么,王源突然想起四年前录制《模仿游戏》第一季时,四个人曾有一场没有任何负担的聚会,那天他们玩儿嗨了,全然不顾第二天还要早起录制,吃完饭还跑去唱歌。

当时也许是闹得太厉害,他对晋南唱了什么歌没有太深的印象。

可不知为何,时至今日却变得格外清晰。

“放弃自由,喜欢两个人。”

“绑住的两个人。”

“互不相让还是相爱,分享一生。”

“不爱热闹,喜欢两个人。”

“就我们两个人。”

“在浮动不安世界里找到安稳。”

第一次四个人一起聚会的时候,夏世颐两手捧着脸双眼放着光听歌的时候,他和乌齐云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嗑的时候。

晋南唱了一首《喜欢两个人》。


虽然准备得很充分,但也许是因为所有人都在隐约期待着,十年演唱会的到来反倒显得有些仓促。

场地灯光舞美毕竟是人力为之的东西,再华丽也有限,更何况这十年间他们走过了太多广阔的舞台,所以竟也没有特别隆重的感觉。

只有一个环节的solo,剩下的时间他们将这些年来组合的主打歌唱了个遍。

仿佛知道以后再难有机会唱起这些歌。

王俊凯站在舞台中央,王源向左看的时候余光可以瞥见他。

这些年他从这个角度看他的次数是最多的,看到的也总是王俊凯的侧脸。

王源不得不承认这种时刻总会有些感动,因为王俊凯的眼神很专注,不管面对的是粉丝五颜六色的灯海,还是媒体的镜头和收音麦克,亦或是并不友好的人或者场面,他眼里的神色都是一样的,仿佛看到的景象与现实不同,是一个坚定又明确的目标。

回过头后从他的角度看不到人,但是能听见王俊凯的声音。唱歌时哪里会换气、哪里会转音、哪里情绪会转变,每个细节都很熟悉。

这样的眼神并不是十几年如一日,这样的声音也不是十几年如一日,只是一直在身侧看着听着的他知道这之间的成长过程。小小的孩子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普通的少年成了万众瞩目的明星,眼神日渐坚定,声音日渐浑厚,而他是最了解的见证者。

正如王俊凯是他的见证者一样。

他不忍心告诉自己这就是最后了,哪怕以往很多年他对这种一年一次的强制性任务都很不耐烦,但这真的就是最后了。

这个位置他以三人的名义站了十年,如果追溯到两个人第一次合作,那就是十一年。

但这真的就是最后了。

亮闪闪的彩纸从天而降的时候,王源故意向后退了一小步。

他看到王俊凯的一点背影和侧脸。

然后流泪了。


尖叫掌声中,演唱会落幕了。

这几年来王俊凯第一次没有任何遮掩地转过头去看王源,他的小朋友不知为何比想象中远一小步。

他们十年多里分分合合聚了又散,却从没觉得两人会真的分开。

从第一次一起离开重庆,到最后一次一起回到重庆,两个人的人生联结在一起,后来更是连灵魂都纠缠。

他看着王源,脑海里有从初识到现在的每一个模样,正如王源眼里也有他的每一个模样。

然而此刻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节点。

必须要选择,即使无论如何选择,两个人都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并肩前行。

十年演唱会像一个必须完成的仪式,就这样结束了。

王俊凯知道其实早该结束了,只不过所有人装作不知道,一厢情愿要给童话一个圆满的结局。

对他来说真的像童话一样,平凡的少年,成为光芒夺目的大明星。

两个山城的炎夏里走过坡坡坎坎、走得大汗淋漓的毛头小孩,此刻在最大的舞台上,被最明亮的灯光照出最光彩夺目的模样。

即便嘴上不说,粉丝装作无所谓,台下的眼泪骗不了人。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从此哪怕他们都红到发紫红上了天,往昔的光荣也不会再有了。

小小的孩子,略带无措的骄傲笑容,在拥挤的人潮里,第一次闪闪发光。

王俊凯看见王源流泪了。

于是他也流泪了。


某一段故事正式落幕。

可每个人的人生都要继续。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进组拍戏,王源准备出发,其他人也各回各自的岗位。

王源走之前王俊凯给他打了电话,问了个怪怪的问题:“还回来吗?”

“说什么呢?当然要回来。”王源笑着道。

王俊凯也笑了,他想起自己小时候担心王源会反悔不当偶像的那些日子。

那个时候他真的心里没底,总觉得小屁孩儿王源还不够认真,还没把出道当明星当成一件终身追求的大事,于是他就变得越来越啰嗦,管得越来越宽,还会很凶地对王源说:“你,要好好唱歌。”

到最后王源也没有反悔,也真的把要好好唱歌当成了头等的大事。

而且硬着头皮也好,勉力支撑也罢,陪着他走到了约定好的十年。

可是现在,他们之间有一个8年多前他约定的三个十年,王源从来没有答复过他,还有一个王源所说的等以后厌倦当明星了再一起生活,他答应了却又反悔。

到底哪一个算数?亦或者都不算数?

往后的日子,究竟是分道扬镳,还是能旧梦重温,真的是未知之数。


王源在飞机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折腾了十几个小时,在法兰克福中转的时候打开手机,看到一条起飞后王俊凯发给他的微信;

“我感觉我这么多年,就遇见了你一个人。”

他笑了,闭上眼睛的时候又有点想哭。


遇见是因为喜欢。

所以意思是,这么多年我就喜欢了你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