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50

【所谓喜欢,所谓爱】


新年将至,北京还没下第一场雪,天气干冷得厉害,王俊凯裹一件日常爱穿的大毛衣缩在沙发里摆弄手机。

王源出门了,他觉得干什么都没意思,想着第二天有演出没空闲,于是干脆给认识的人开始挨排发新年祝福。

这种琐碎的事情还挺能转移注意力的,不到一个小时从A发到J很有成就感。

发到蒋丹盈的时候王俊凯想起之前学姐提过话剧的事情,于是多说了一句:“祝师姐话剧排练顺利,演出时我一定去捧场。”

蒋丹盈回复的挺快,王俊凯点开一看却有些懵逼,那位对他态度一向很好的师姐甩给他一句:“你还是别来了。”

还没等他这一跳吓完,蒋丹盈又发过来一张图片,点开一看,是话剧的海报。

当中占了女主位置的不是别人,是乔宝璐。

王俊凯大惊失色,一瞬间想起王源之前在电话里提醒他的问题,仔细再看海报,蒋丹盈不但被挤到了海报边缘,看造型还是个中老年妇女的配角。

他连忙拨通了蒋丹盈的电话:“师姐!怎么回事?”

蒋丹盈的语气倒有些漫不经心的淡定:“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子,我的女主角泡汤了,演了个六幕一共18句台词的女三号,又是女三号,哈哈这部话剧一共就三个女性角色。”

王俊凯哑口无言,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或者该说什么,几个月前见面的时候蒋丹盈信心满满,可见角色已经拿下了,如今却被乔宝璐截了胡,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又怎么会不知呢。

“俊凯,你也别着急,”蒋丹盈似乎听出他情绪不对,反倒安慰他,“话剧年后就要公演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办法,你不要想太多。”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想想你现在能做什么?你能直接去问乔宝璐是什么意思吗?”蒋丹盈出乎异常地冷静,“别说捧场了,你现在绝对不能跟这个事情扯上关系,在她面前我已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很生气的样子了,你千万不要来蹚浑水,不然事情只会越来越复杂。”

王俊凯稍微冷静了一下,然后问道:“难道师姐你,打算就这么算了?”

蒋丹盈笑了:“哎呀你问了,我还怕你不问这个问题呢。那刚好,我也有个问题要问你。”

“你说。”

“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搞点事情?”


半个多小时后王俊凯挂了电话,手机还紧紧握在手里,他上微博搜了一下,才发现乔宝璐要出演话剧的事情早就到处是通稿,只不过他之前忙着拍戏没注意罢了。媒体一水儿的夸她刚毕业又在资源正好的时候能放稳心态去演话剧磨练演技,实在是一件难得的事情,甚至连所谓的“00后四小花旦”都开始把她带进去了。

王俊凯蓦地关了微博,心思一片烦乱。

他还没有下定决心,毕竟有些事情真的违背他的性格。

正纠结着就听见大门响了,王源夹带着一身寒意进来,脸色比外边的天气还差。

王俊凯惊讶地想问怎么了,王源却直直往卧室走,路过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王俊凯立刻会意,也顾不上别的什么,急忙跟了过去。

“怎么了?”进了房间王俊凯拿手碰王源的脸颊,发现冻得跟冰一样,“你不是去工作室了?不顺利吗?”

王源没说话,身体有些打哆嗦,仿佛缓不过室内室外的温差。

“先缓一缓,没事的没事的。”王俊凯少见他这样,连忙把人搂在怀里抚摸后背和头毛。

王源身上的外套实在凉,隔着毛衣都能感觉到寒气,王俊凯心疼得不行,不忍追问他,挪开点身子看他脸上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受伤的痕迹,于是又把人紧紧抱着:“没事的……没事的……”

过了一小会儿王源才回神,手上推他:“别,我身上凉。”

王俊凯却只是抱着他。

“让我把外套脱了吧。”王源拍拍他的手臂。

王俊凯这才把人放开了,帮他把外套拉链解开,脱下来准备找个地方挂起来。

身体刚转了一半,王源突然一下子扑进他怀里,外套掉在了地下却没人再顾得上它。

“出事了。”王源在他怀里蹭了蹭脸。

王俊凯抱紧他:“出什么事了?”

“南哥的事情……夏世颐告诉他妈妈了,”王源深吸一口气,“而且,他三个多月前就说了,却刚刚才告诉我。”


方才电话里夏世颐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好,王源急得没招,最后让司机把车开到夏世颐家楼下,威胁他再不说就找上门去,这才把他的嘴给撬开了。

晋南生日过后夏世颐的日子确实不怎么好过,他以前觉得自己年轻又帅气,怎么都比晋南的男朋友要强吧?于是信心十足地追了四年。可当他真的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却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哪怕没有他好看没有他年轻,那个人和晋南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一切都无比契合,两个人的羁绊是如此之深,他比得上一切也追不上岁月。

适不适合无法考证,可来迟了就是来迟了。

晋南已经完完全全属于那个人了。

人在极度绝望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晋南生日的第二天,也就是王源和乌齐云一起喝茶的那一天,夏世颐克制不住又找上门去,可是这一次,给他开门的直接是晋南的男朋友。

于是他彻底崩溃了,可他的崩溃无人可说。王源吗?王源从后期开始一直都是很明显的反对态度。乌齐云吗?乌齐云平时总是吊儿郎当的根本抓不住重点。他上学的时间太有限了,学校里根本没有关系密切的同学,拍戏认识的人虽多,但称得上朋友又能信任的却几乎没有。

他只能跟他妈妈说。

说完了,一肚子苦水倒完了,他妈妈没有过多的指责更没有所谓的安慰,只是冷冰冰地告诉他死了这条心,然后没过多久就把他塞进了剧组。

夏世颐于是开始杀死自己的心。

宛如一个慢性自杀的过程。

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在思考,思考着思考着,发现很多事从一开始就不对,于是他又开始反省。

可是反省救不了他,反省更救不了他的喜欢。

人生的一切都有选择,甚至连生死有时都是,除了喜欢。

喜欢无法选择发生,也无法选择放弃,只能任由它发生又消失。

他觉得自己得杀死自己的心。

心死了,喜欢说不定就会死了。

等他从剧组回家之后,心还没来得及完全杀死,却发现已经发生了一件他就算真的去死也弥补不了的事情。


冬至刚过的寒夜里,王源听到了一个让他觉得如坠冰窟的消息。

夏世颐听到他妈妈打电话不知在跟谁商讨晋南的事情。

王源无力再安慰哭泣的夏世颐,他不想安慰他,他甚至想狠狠骂他一顿,可他抓住了自己最后一点理智,警告夏世颐一句“不要再乱说话”之后就挂了电话。

然后他忐忑不安地给晋南打电话,给乌齐云打电话,给他的老板打电话,给他这几年相熟的媒体朋友打电话。

在冷风中站了两个多小时。


王俊凯听完之后没说什么,他腾出一只手掏出手机也开始找也许能帮上忙的人,另一只手纹丝不动地揽着王源的肩膀。

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是他和王源的交际圈现在有所不同,各自认识的人也不同,尽力做些什么,多一分努力就多一分希望罢了。

全部打完之后,他给蒋丹盈回了个微信。

两个字:“可以。”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过去他总是太固执,原则很多,坚持也很多,总觉得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而且他自小成名在大环境里养成的习惯也正是有事都默默扛着忍着,等待过去的那一天。

可现在他明白了这样其实不对,这个世界根本不讲道理,更没有所谓的恶有恶报,在意的东西必须要有力量自己守护,很多时候是要主动出击的。

事业也好感情也罢,对别人的仁慈往往会伤害自己和自己爱的人,一念之差就是天差地别的结果。

他希望自己觉悟得不晚。


晚上王源睡不着,缩在被子里浑身发冷,屋里的暖气没有任何存在感。

他摸索着把空调打开,热风呼呼地吹在被子上,除了吵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最后他认命地叹气,爬起来披上外套。

打开门吓了一跳——王俊凯的房间门留着个缝儿,深更半夜也没关灯,浅橘色的灯光从门缝钻出来,像是告诉他里面有一个永远温暖的所在。

王俊凯在等他。

大活动之前或者宿舍人很多的时候他们不同睡,可是王俊凯像是知道他今晚睡不着一样,这么晚了还在等他。

王源飞快地眨了眨眼睛,怕自己的情绪从眼睛里流出来。

他悄悄走过去,顺着门缝伸了一只手进去,扒住门板。

里面的人一下子就认出了他的手指,低声笑了一下:“过来。”

于是王源飞快地推门进去又关门。

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床头灯,王俊凯靠在床上,穿着常穿的那件睡衣,被子只盖到腰迹,脸上带点笑,整个人都是暖洋洋的,他手里拿着剧本,见王源进来也没多问什么,掀开被子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

王源慢慢走过去,手凉脚凉地钻进他的被窝,把被子拉到下巴。

王俊凯放下剧本关了灯躺好,把人搂了过来,稍微换了个姿势,让王源冰凉的脚贴着他的腿。

“太凉了。”王源躲开一点。

“别动。”王俊凯又贴过来一些,把人箍紧了。

“……你怎么还没睡?”王源把脸埋在他心口,听他略微有一点点快的心跳。

王俊凯握住王源两只手贴在自己身上取暖:“看剧本啊。”

“嘁。”王源不满,“又骗人。”

“没骗人啊,”王俊凯笑了笑,“不过不只是在看剧本。”

王源“哼”一声,安静地缩在他怀里。

明明是同样的暖气,可王俊凯这里就是比他的房间暖和。

身上暖了,心里也就熨帖了些,困意袭来,他模模糊糊地问:“要是真出事了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王俊凯拍着他的背,在他耳边小声道,比起安慰倒更像是在哄他睡觉。

于是他在这最眷恋的声音和怀抱里沉沉睡去。


可是太迟了,夏世颐醒悟得太迟,坦白得太迟,他们的努力也太迟。

还是出事了。

2023年娱乐圈第一个劲爆消息就是晋南的性取向和男朋友完全被曝光。

夏妈妈找到的人显然调查晋南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有了夏世颐坦白的这个契机,逮着了正好在晋南家中的男友,然后顺藤摸瓜,千丝万缕的消息归于统一。

铺天盖地的全网通稿、热门话题甚至娱乐节目都围绕着这一个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看腻了年年都有的出轨药物滥用和买春,终于盼着了一个被迫出柜的。

王源跟晋南认识四年多了,就连王俊凯都认识他三年,可两个人都没想到,头一次知道对方感情故事居然是以这种方式。

其实是个很平淡的故事。

相识的时候对方只是在家族企业里挂职的公子哥,两个人在聚会上碰面,觉得聊得来就交换了联系方式。在晋南还没有走红、一年也就拍一两部戏的年月里,常常一起去吃个饭打个球什么的,越来越觉得合拍,于是开始搭伴去旅行。

心动也许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感情总是日积月累的。

等到发现这份默契之后,在一起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迫于身份不敢跟双方父母摊牌更不敢公开,只能小心翼翼地相聚,然后在分别里度过人生的大片空白时光。

到了两人都功成名就的时候,发现财富和名利都抵不过时间,只能用尽各种方式只求跟对方多在一起一刻。

没关系啊。

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相爱已经是开心的事情了。

恋情被曝光的这一年,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第13个年头。

当中更多细节和喜怒哀乐旁人不知,只是一个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男演员,一个是事业有成的黄金单身汉,十几年如一日地在一起,已经是所有问题的答案了。

一个爱字而已。


可惜再美好的爱情,也抵不过围观者不值钱的苛刻。

出柜,多么具有争议的话题。媒体开始了大肆议论,他们并不在意这份情有独钟的感情,只是不遗余力地想把事情闹大。

晋南所有接触过的男艺人都不能幸免,连他们几个一起录《模仿游戏》时很正常的勾肩搭背都列入其中,王俊凯跟晋南合作过《天涯静处》,自然也不能幸免,最后起个标题叫《那些年晋南勾搭过的小鲜肉》,甚至开始“合理推测”艺人的性取向。

夏世颐在晋南家借住的事情被重新翻出来,夏妈妈这回面对媒体换了个说辞,听着全是道理:“我对同性恋本身没什么看法,但本着对未成年人负责的态度,他当时也不应该同意世颐留宿吧?不过好在我们世颐性格单纯耿直,目前也是专心学业和演戏的,心里没那么多想法,一直都把他当敬重的前辈和友好的哥哥看待,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是希望最后有好的处理结果。不过世颐确实对这件事情不知情,所以也希望各位媒体朋友多给未成年人一些空间,关注他的作品就好。”

几句话的事情,把夏世颐摘得干净,又出尽了明事理的风头。

王源看到采访气得想骂人,憋了半天最后竟笑出声来。

是很好笑了,无数人被这件事情连累,一箭射死多少雕,结果真的喜欢晋南的夏世颐竟然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还获得了正面的热度,至于私下里的获利那就更没法估量了,这位夏夫人真是人才中的人才。


事情持续发酵直至农历新年,因为莫名躺枪的艺人太多,所以竟没有任何偃旗息鼓的趋势,粉丝群体也从一开始的小范围掐架发展到了成天撕逼的局面,cp粉成了首当其冲的背锅者。更有甚者开始鼓吹粉碎同性cp论,理直气壮地说不利于娱乐圈的健康发展。

王俊凯和王源过年都没回家,他们不可能不关注晋南的事情,可是连他们自己的粉丝都在热门话题里面飘,看着实在心塞。

公司在这种大趋势里一如既往地一边装怂一边摆强硬姿态,面对相关问题全部都是一句“下一个”。他俩人头一次庆幸这种简单粗暴又没意义的方式,起码让他们不用说一些违心的话。

说到底,大部分人并不在乎所谓喜欢的人怎样,他们只是想把世界纠正成对自己最有利的模样。


当然还有更简单粗暴的事情,就是勒令他们断绝跟晋南的接触,王源甚至被警告最近不要跟夏世颐和乌齐云过多来往。

两个人本来是打算偷偷去看晋南的,不过最后到底被晋南给劝住了,晋南一直在持续跟媒体和自己的公司周旋,也没心思应付他们,很直白地说:“不要添乱。”

于是王俊凯顶着风头跑去看话剧。

他不止去看话剧,还包了最好的席位请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看,连包三场人人有份。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因为被晋南连累的事情,跑去看乔宝璐洗清嫌疑。王俊凯也不避嫌,开场前就让助理送了花篮去乔宝璐的化妆室,这个小师妹自然投桃报李拍照片发微博乐不可支。

结果没想到散了场,王俊凯亲自拿了花去敲蒋丹盈的化妆室门,两个人在后台合影发微博互相夸奖,一副中国好姐弟的模样。

哦,围观群众纷纷表示,原来正主在这里啊。

这下乔宝璐和以为饭了三年的cp修成正果正在开心的粉丝,都成了全场最佳笑话。


王源躲进了音乐工作室,可他闲不住,需要担心的事情太多了。

他给夏世颐打电话,不容置疑地警告这位始作俑者:“你没有资格想不开,现在你要是出了事,以南哥的性格会内疚一辈子,所以你给我安安分分地待着,该干什么干什么,听见了没?”

日常跟夏世颐行程的助理他也算混了个脸熟,强哥也有那个助理的联系方式,于是又很隐晦地提醒助理最近要注意夏世颐的状态。

这个孩子心理素质实在不行,又容易钻牛角尖,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出了事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乌齐云说起来也是奔三的人了,这么多年连个绯闻女友都没有,自然成了事件的重灾区之一,所以也被自己的工作室强制休假。

“什么休假,根本是勒令禁足。”乌齐云给王源打电话,抱怨连连,“这年头,单身狗根本没人权!”

“你知足吧你,在家歇着又没事,等风头过了就好了。”王源不想理他,“我现在只担心南哥的情况。”

这是谎话,他不止担心晋南,在心底深处,他不可抑制地在担心王俊凯和他自己。

“所以说恋爱有什么好谈的?”乌齐云突然懒懒地道,“艺人都是这样的。恋爱原本是两个人的事情,可成为艺人那一天连自己都不属于自己了,更何况爱情?不利的要隐瞒,有利的要曝光,要你秀恩爱,要你闹分手,要你怎样就得怎样。不听话可以,你自己承担后果。谈恋爱不再是两个人的感情结晶,成了拉扯粉丝感情的工具,有什么意思。”

王源苦笑一下,他不得不承认乌齐云说的很对,归根结底艺人恋爱本身就是个难题,所谓的取向不过是让问题难上加难而已。

他真的很想跟所有人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也很漂亮很温柔,只不过不是女朋友。

可他到底不敢说。


毕竟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众人刻在他身上的烙印不会是“王俊凯的恋人”或者“喜欢王俊凯的人”。

而是,“同性恋者”。



-

爆字数爆字数,怎么样,这章扎心不扎心?

今晚要看电视剧早点更啦。

因为恋爱时代开播嘛,所以更新不好说,但是会尽量更哒。

虽然大家可能也没空看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