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9

麻烦大家个事,不要转载文章了。最近lof的情况大家也知道,之前45章就出过问题,可能是因为前一天有人把长岭从头到尾转了一遍,所以账号被查,已经被我劝删了。而且转载之后我没办法再次编辑,很困扰。之前有转载的请删,以后所有文章禁止转载,谢谢大家了。


【山高海阔】


做好造型定了妆拍好照,王俊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来第一次拍古装剧的时候。

七年前还是八年前来着?

那个时候他和王源还在一起拍戏,古装戏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觉得新奇得不得了。做好造型之后你摸一下我的头套我拽一下你的衣摆什么的,玩得不亦乐乎,一不小心就笑到粘头套的胶都裂开。

时间模糊了,和王源在一起的记忆却没有。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句话一个动作,贯穿起那年秋末初冬两个人穿着做旧的衣袍在山里奔跑的画面,每一帧都清晰。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在大IP里打个酱油都开心得不得了的年纪,过得未免也太快了些。

他倒不是会陷在回忆里止步不前的那种人,如今他棱角更锋锐、造型更潇洒,饰演的也从少年角色到了正儿八经贯穿全剧的核心角色——东视的戏大抵都是这样,重要角色好几个,人物群像丰富厚重,少有那种一个人扛全局的剧情。

这是好事,搭戏的人普遍比他经验丰富,大家都准备充分各有想法,现场碰撞在一起的火花让人期待又激动,每一天都有新进步。

跟东视的合约,果然还是有必要签的。

王俊凯以前觉得王源聪明,大多数时候是哥哥看弟弟的角度,小兔崽子抖个机灵他都能在心里夸半天,怎么就这么可爱这么有趣呢?

现在终于发现了王源一天到晚想东想西的好处,如果关于合约的问题到了明年真能如他所料,那真是再好不过。

两个人能继续在一起,又能各有所得,再好不过。


晋南的生日过后第二天,王源受邀到乌齐云家做客。

美其名曰:品茶。

助理颇通茶道,行云流水地泡了茶,待茶香若有若无地飘起来后,默默功成身退。

茶是豫毛峰的明前特级顶芽,三伏刚过喝杯热茶,解暑消渴。

可惜座上这两位无心品味,半晌相顾无言。

等到茶杯上飘着的热气都要散了,乌齐云这才开了金口,一开口却是骂人:“夏世颐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王源抬眼看他,轻轻摇头:“别这么说,他这是……”

停顿了半晌,突然发现他自己也说不清,夏世颐究竟是怎么了。

“他这是走火入魔了,”乌齐云道,“我替你说了吧。”

毕竟说的是认识了四年的孩子,王源抬头想反驳,竟然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那首《你知道我在等你们分手吗?》太可怕了,要是乔宝璐敢在王俊凯面前唱这首歌……王源努力理智地想了想,发现理智没什么用,要是她敢唱,管什么男生女生的,他非削死她不可。

“南哥这一手也够狠的,以前虽然知道有这么个人,但怎么都比不上见这一面冲击力大,”乌齐云连连叹气,“估计是被逼急了,也不知道世颐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好事儿。”

王源想了一下道:“你注意没有,世颐唱那首歌的时候南哥拿着手机不知在干什么,虽然一直被逼得很紧,但是我觉得在世颐唱那首歌之前,他都没有打算要用这么直接的方式拒绝世颐。”

“说不定早点这么直接拒绝,之后都没有这些事儿。”乌齐云摇摇头,“不过说到底还是世颐的不对,南哥这算有家室的人了,他这不上赶着要当三儿吗?”

王源哭笑不得:“哎你差不多得了,怎么说话呢?”

“实话实说啊。”乌齐云摊手,“你们有家有室的人是不是都这么麻烦?三天两头地搞事情。”

王源脸上发烫:“什么有家有室的人……”

“说起来乔宝璐的事情怎么样了?上次那招管不管用?你得先反馈我才能提供售后服务啊。”乌齐云终于想起喝了口茶。

王源被他贫得简直没脾气,只好老老实实道:“我觉得是有点用的,之前王俊凯和她一起宣传电视剧,她可能是有些着急了,直接去跟王俊凯试探我俩的关系,被王俊凯感觉到了。”

“你家那个傻孩子可算是感觉到了,”乌齐云学着他平常的动作翻了个白眼,“你没跟他说说我原来的那个计划,看看他答不答应?”

“说了,不答应,意料之中的事情,让他找个人当炮灰,不可能的。”王源摇头,脸上却带笑,他喜欢王俊凯这种正直的固执。

乌齐云对他这个表情表示没眼看:“他不答应就算了,但是乔宝璐着急到这个程度我确实是没想到,你跟他也说一下,既然如此就少跟女生接触了,我怕乔宝璐一着急干什么蠢事。”

“什么意思?”王源一怔。

“哎就是,她要是智商一直在线,很快就会发现这是个骗局,可她要是因为这个钻了死胡同,那说不定会打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主意,到时候能闹出一堆炮灰来,”乌齐云分析道,“毕竟现在看来,她从不管从理智上还是感情上,都没有接受王俊凯喜欢的人是同性这个事实,很有可能被我们一误导就跑偏了。”

王源点点头:“也有这个可能,我回头给跟他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你们这样挺好,”乌齐云笑笑,“有什么事情立刻沟通,不容易互相误会。”

王源笑了,点头又摇头。

他们也有过互相隐瞒或者别扭不开口的过往,但体贴对方的那些心思推着他们早早成熟了,当心意明确之后,就不再惧怕坦白。

可惜的是,正是因为体谅对方,所以还是有些事不能说。

不是不愿说,而是不想说。


王源没有跟王俊凯提起汉诺威青年作曲家论坛的事情,因为他已经决定了不去。

是很想去,但明年春夏将会是他们最关键的时候,那些许姚说出这件事时他大脑里第一时间冒出来的事情——大学毕业,十周年演唱会,合约到期,还有他计划中两个人的新合约……那么关键的时刻,他不敢走,那么重的包袱,他不敢让王俊凯一个人扛。

既然决定了不去,那不如就不说,不然一个人的遗憾会变成两个人的失落。

他是这么想的。


从乌齐云家回来后王源给王俊凯发微信,少有地发了一个他自己的动态表情。

手指点着嘴唇一脸好奇:“你在干嘛呀?”

王俊凯大概是被萌翻了,发了一个抓狂的表情过来,然后道:“大白天的你想干嘛?”

“不干嘛呀是我问你在干嘛?”王源一脸无辜。

“……在拍戏。”王俊凯偷偷发张带妆的自拍给他。

王源好久没见他演古装戏,看他束发朝服的模样,心里觉得适合得不行,表面上还嘴硬:“现在你一笑有两个叉烧包啦。”

“哈??”

“脸上一个头上一个。”王源乐不可支。

“我看你是闲得欠揍,”王俊凯真挺想把人揪住胖揍一顿的,可惜不行,“你今天干嘛去了?”

“我去小乌哥家了。”王源琢磨着醋坛子是不是要冒泡。

果不其然,王俊凯立刻十分严肃地问他:“你去他家干嘛?”

“去喝茶。”王源理直气壮。

王俊凯有点懵逼,一个电话打过来直接问他:“大热天的,你跑他家去喝茶??”

“大热天才要喝茶呢,养生你懂不懂?”王源更加理直气壮,哎叉会儿腰。

王俊凯摆出冷漠脸:“之前跟你说多少次不要贪凉多喝热水你不听,跑别人家喝茶倒挺勤快的,那我以后不管你了,你让乌齐云管去吧。”

“哎哎,怎么这样就急了,”王源吓一跳,连忙道,“我是有正经事情才去的!你不要……”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俊凯突然爆发一阵大笑,“我骗你的哈哈哈……你也信啊哈哈哈……”

“王俊凯!!”王源气结,这个人真的真的真的跟小时候一样讨厌!

王俊凯笑了好一会儿才收住:“该出去玩儿的时候就去,别整天窝在那里用功,劳逸结合。”

“嘁,以前谁一天到晚嫌我不用功的?”王源翻白眼。

“那是,我以前没有这么喜欢你啊。”王俊凯很直白。

王源立刻脸红,庆幸隔着手机看不到:“明明是我越来越勤快了!”

“好吧好吧,你说的都对。”王俊凯语气里全是我宠你。

王源无奈,只好赶紧转移话题,把乌齐云说的事情跟王俊凯絮叨了一下。

王俊凯一一答应了,末了开始耍赖:“好不容易打一次电话,怎么说的都是别人的事情。”

“哼,明明是你的事情。”

“王源儿。”王俊凯低声叫他。

“干嘛?”小屁孩儿一脸不情愿。

“要是能快点每天在一起生活就好了。”王俊凯道。

王源一怔,握紧了手机。


是很想很想两个人一起生活的。

住在属于他们的小窝里,早上在同一片阳光里醒来,挤来挤去地洗漱,然后一个人拾掇早餐,一个人准备两人要穿的衣服,隔着房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门工作,等到晚上再一起回家。

心情好的时候一起整治一顿可口的晚餐,有时累了懒得做,两个人窝在沙发上吃外送的匹萨也没关系,反正重要的是在一起。

洗澡的时候另一个偷溜进来,然后很幼稚地打起水仗,打着打着气氛暧昧起来,那偶尔在浴室里温存一番也挺好的。总归身心都是彼此的,换个地点不过是情趣问题。

周末的时候可以一起打篮球,也可以很宅地一起打游戏。

假期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看风景,拍很多牵着手靠着肩脑袋凑在一起的照片,热门景点拍个游客照也行,反正人潮拥挤里我俩显然是一对儿。

说到底不过是,想和你在一起。


都说年关难过,可是2022年整个后半年似乎都不怎么好过。

王俊凯泡在《雁过衡阳》剧组里大半年,里三层外三层的服装从8月穿到12月,身体也从捂出痱子到冻得跳脚,一开机还是得拿出满分的状态。

王源被新专辑箍在录音棚,又为了毕业课题泡在音乐教室,两头来回跑,有时累了就睡在工作室的沙发,第二天起来发现落了枕,于是歪着脖子再编一天曲。

之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当然两个人更相信,山海亦可平。

只不过现在是你移你的山,我填我的海。

山高海阔,不知那条平坦通天的大路究竟什么时候能被打通。

好在两人知道方向总是朝着对方的,所以心里并不太担心。


年底的时候乌齐云把潮牌盈利的分红打给了王源,第一年就小几百万有点令王源震惊。

乌齐云倒反应一般:“前期投入够多,又有朋友们加持的明星效应,所以收入确实不错。只不过第一年要回本所以赚得并不多,明年年底才有看头。”

过了一周王俊凯又把自己这一年的小金库如数打了过来,他们的收入跟投资赚外快不同,王源多年来吃穿用度有人打理,自己买东西也比较随意,对钱的概念一直不太清晰,所以收到的一瞬间真是有种一夜暴富的错觉,简直想去知乎回答一下“有一个特别能赚钱的男朋友是什么感觉”。

两个人一年的收入加在一起实在可观,王源思前想后半天觉得得干点儿什么,不然光吃利息总感觉有点亏。

刚好赶上公司年会,年会前组合成员被拉进去分开谈话。

客套话有点多,不外乎是总结今年展望明年,绕了半天终于落到重点话题上——合约怎么办。

王俊凯听了王源的话,实力出演一个耿直的小伙子,把东视给他开的条件如实相告,却怎么都不正面回答自己的最终决定。

出来看见王源时他有点想笑,之前王源跟他说的是“本色出演一个耿直的小伙子”,他怎么都觉得这话听着不像夸他,于是把人堵在休息室里揉了一通,最后王源终于松口告饶:“那就实力出演,实力出演行了吧??”

两个人对视一下,心里的意思对方了然。

强哥跟在王源后面懵逼:“我怎么感觉刚才错过了一段对话??”

王源简直要笑死。

他最后一个被请进去,想了想很可能是因为他最让公司头大。这几年他自己的主意越来越多,除了公益类的活动积极配合之外,其他的通告、拍摄包括代言都时不时提些意见,有时会闹得有些不愉快,音乐方面直接签了外边的工作室就更不用说,完全不受管辖。所以想来公司这一关,他比王俊凯要难过许多。

谈了一会儿果然如此,公司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积极跟他续约的态度。

王源心里暗笑,要不是他清楚他这个公司是什么德行,只怕真被这个下马威给忽悠了。

甭管他听不听话,能赚钱是真的,公司指着他们几个挣钱,哪有不想续约的道理?对王俊凯那样重感情的人来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是最好的方式,而对一贯理智的他来说,此时难免会用一些小伎俩——不过是这个阶段都端着架子,谁先放下谁输。


灵感都是需要激发的,从会议室里出来王源又有了新主意,他跟王俊凯打了个招呼就坐车直奔音乐工作室。

前辈老板看他风风火火冲进来,笑着揶揄:“怎么?被公司赶出来所以跑我这儿来签全约了?”

“您怎么不盼我点儿好呢?”王源也笑,“我有个比签全约更好的事儿。”

老板表示洗耳恭听。

“我入股,跟您合作吧?”王源笑道,“我把身家压过来,怎么都比一纸合约靠谱吧?”

老板挑眉:“你的身家值几个钱儿?”

“值几个钱那都是我的身家,”王源也不生气,心说里面还有王俊凯的小金库,这可重要着呢,“您一直想签全约不就是因为怕我走人吗,我还是跟您签唱片合约,但是我把家底儿搁您这,多放心是吧?”

“你是不是少说了一句,有钱大家赚,你多放心?”老板眯着眼看他笑。

王源也不跟他打太极:“有赚头才留得住嘛。”

“那你的赚头可就大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很想跟我签唱片合约的,因为你那个公司根本没法让你好好做音乐,你在这边才能安心搞创作。”

“这倒是真的,不过可别跟我公司说。”王源眨一下眼,笑道,“怎么样?行不?”

“行,怎么不行?”老板一摊手,“反正都是套牢你,让你赚点儿也是应该的。”

“哦了,”王源心满意足地挥手,“走了,合约到期的时候我倒给您交钱!”


回去的路上王源得意地哼着小调儿,惹得强哥频频看他,以为这孩子一下午两场会给开傻了。

王源不搭理他,自顾自地高兴,他觉得自己要是不当大明星,光靠做个生意什么的也能赚大钱,啧,全方位人才。

正搁那儿乐呢,手机丁零当啷地响起来。

“喂~”王源心情好,看都没看就接起来。

“源哥……”

“世颐?”王源一愣。

那边半晌没有回音,只有轻颤的呼吸声。

“怎么了吗?世颐?”王源放缓语气,安慰似地问道。

“源哥……”夏世颐的声音简直像是飘在积雨云上,“我觉得……”

又是半晌不声不响,王源有些着急起来,但还是按捺着轻声问道:“世颐,没关系,你可以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了?”

“我……我好像闯祸了……”夏世颐一瞬间竟然抽噎起来。

“你先别哭,你别哭好不好?我去找你,你在家吗?”王源跟强哥摆手,示意先等一下。

“别、别,我妈在家呢……”夏世颐顿时有点慌乱。

王源莫名,心说不会是跟妈妈吵架了吧:“那你电话里跟我说好不好?”

夏世颐又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很轻声又很清晰地道:


“源哥,我把晋南哥哥的事情告诉我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