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8

【喜欢成了习惯,心动就成了本能】


有的人吧,笑起来傻乎乎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是一旦严肃起来,气场瞬间突破身高,简直让人想道一声陛下万福金安。

比如王俊凯。

王俊凯一脸认真,于是王源在掉头就跑、舍身忽悠和老实交代之间衡量了半天,最终错过了逃跑的最佳时机。

他凑过去冲王俊凯眨眨眼睛:“我困了,我们睡觉好不好?”

他都看见王俊凯喉结动了一下,以为得手,没想到还是被义正严辞地拒绝了:“你想蒙混过关是不可能的,死了这条心吧。”

感觉自己的魅力受到了质疑,王源一屁股坐到他腿上,扯着他的脖子凑近质问:“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考虑清楚了吗?”

王俊凯不上当,顺口亲一下他的脸颊,捏了捏他的腰道:“能让你老实交代清楚才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下来我们好好说话。”

“谁让你亲了?!给钱了吗?!”王源凶巴巴地摸一下脸颊被亲的地方,耳廓却很不争气地红了。

“全部家当都给你了,那我是不是还能干点儿别的?”王俊凯捏一下他可爱的圆耳朵,低声道。

王源挑眉看他:“你这是要买我啊?”

“那哪儿够?”王俊凯笑出声,“要买你我一辈子也赚不了那么多钱。”

易求无价宝,难得可心人。

王源看着他,突然勾一下唇角:“其实也没那么贵。”

他的手搭在王俊凯胸口,摸了摸心脏的位置。

以心换心,谁都不亏。

于是两个人成功跑了题,在初夏微燥的天气里温存起来。


过了一会儿王俊凯微喘着放开王源的嘴唇,一脸懊恼:“又上了你的当了!”

王源爆笑,揉揉王俊凯的脸然后从他腿上下来,坐到一旁摆出要谈心的架势。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重要的话题诓过去,只是有时候王俊凯逗起来真的挺有意思的,尤其是严肃的时候。

王俊凯忍住要把人按在床上教训一顿的冲动,起来倒了杯水让王源喝几口,小屁孩儿还不喝,被他瞪一下立刻捧着杯子喝了大半,他揉揉小屁孩儿的脑袋,然后很自觉地拿着他的杯子喝水。

“你工作室的老板,是不是最近在催合约的事情了?”王俊凯放下杯子,试探地问道。

王源瘫在椅子上:“不是最近在催,是一直在催……”

“你打算怎么办?明年合约到期之后要全部签给他吗?”

王源半晌没说话,然后突然坐起来看着王俊凯:“你希望我怎么决定?”

“你想怎么决定?”王俊凯反问道。

“我想全部签走,”王源看着他,眼神很坦诚,“这样以后影视剧和综艺相对少接,放在音乐上的精力能多一点,也更自由一些。”

王俊凯脸上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接着问他:“说实话呢?”

“说实话啊……”被拆穿的小天蝎拉长了嗓音,他看了看王俊凯,眼里水汪汪的,“实话不能说,说了怪难受的。”

王俊凯沉默了一下,没有接着追问他,只是把之前东视给他的提议原原本本重复了一遍。

背靠大公司,个人工作室。

王源又瘫了回去,轻声道:“我觉得你应该去。”

“说实话呢?”王俊凯还是问他。

“说实话啊……”王源慢吞吞地道,“说实话还是觉得你应该去。”

王俊凯看着他,似乎在判断他这话是不是真心的:“可是我不想去,怎么办?”

“为什么不想去?这应该是目前能拿到的最优厚的条件了,”王源笑道,“王俊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王俊凯向他伸出手,眼神一动不动地落在他身上:“你说我为什么不想去?”

“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你要后悔的。” 王源看一眼他的手,接着道。

“要是你,你会后悔吗?”王俊凯还是伸着手,“王源儿,我的实话是想跟你在一起,你的实话到底是什么?”

王源跟他对视,觉得他的眼睛可真好看,自己的理智也是没用,被这双眼睛看一看就没有了。

过去他没想过会和王俊凯走到这一步,可真的到了这一天,他却也没有再回头的想法。

所以他也伸出手,跟王俊凯的手指相缠。


“如果我说决定还是在一起,你听我的话不?”王源拉着他的手晃一晃。

王俊凯被他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手上换了个姿势跟他打勾勾:“都听你的。”

没想到王源不是跟他开玩笑,而是要说正经的:“那你记住,你跟东视的合约还是要签,把你的电视剧合约签出去,我估计对方是很想签下你的,不然也不会开这么优厚的条件,所以要求具体一点条款越详细越好,不过你不给他们全部的合约,他们肯定也会谈条件,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你整个影视约都要签出去,如果那样的话,就问他们要一个专属你的团队,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

“那你呢?”王俊凯点头表示明白了。

“我还是只签唱片合约,应该是能对付过去的,如果不签全约,那他那边应该对别的兴趣也不是很大,毕竟是音乐工作室。”王源显然是反复考虑过了,思路很清晰,“其实这两边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如果还要留在公司,要以什么方式留。”

王俊凯其实也想过,只是关于留在公司这一点没有细想,下意识觉得还跟以前一样不会有什么差别:“什么方式?”

“公司的情况你跟我一样清楚,所以我们要一直拖着,怎么问都表示还在考虑,让他们着急才好。”王源笑道。

是很清楚的,他们公司这么多年来除了这个组合外,还真没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艺人,胡搞八搞一度签了很多不靠谱的人,最后都不了了之,总归还是一边靠组合在那儿吊着,一边拿他们挣的钱发展副业赚得盆满钵满。

“就算我们有部分合约签出去,只要人在公司,他们就能分红,更何况每年的收入代言才是重头,演出和其他一些通告也不少,所以这些人盼着我们赚钱,最后肯定会着急,”王源勾着他的手,笑得挺无辜,“然后我们就能谈条件啦。”

王俊凯真的是服了他:“你想跟他们谈什么条件?”

“当然是,”王源还是笑着,压低了声音,“逼他们分股留人了。”

王俊凯一惊:“你这是要从老虎嘴巴里抢肉吃啊?”

王源耸耸肩:“谁是老虎还不好说呢。”

“……我可真是服了你了。”王俊凯沉默了片刻,最后无奈地点点头,“所以如果他们不答应呢?”

“不会不答应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想留下,”王源道,“只要表现出一些误导他们的假象就好了,最终的问题不会是给不给,而会是给多少。”

王俊凯一愣:“所以是要把有人要签我们的事情放出去?”

“现在还不到时候,等到年底吧,他们开始着急之后再说比较好。”

“我知道了,”王俊凯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其实沈琛也来问我了,开出了好大一笔钱的条件,看来这次我是肯定要得罪他了。”

王源想了想,突然问他:“乔宝璐毕业是不是要签给沈琛?”

“你怎么知道??”王俊凯心说这不是被乌齐云传染成了半仙了吧?

“这还不简单,你看她拍的那几部戏基本都是沈琛的,自然就猜到了。”王源一副老子天下第一聪明的表情,“不过我是真的好奇她家里后台有多硬,这几年也太顺了。”

王俊凯笑着揉他脑袋,又道:“说起来这个事儿也还没解决,你说怎么办?我躲着她行吗?”

“以前又不是没躲过,没用的,”王源撇嘴,“只要你立场坚定注意安全别被套路,我是不介意你们正常接触的。”

“又不说实话。”王俊凯要拍他脑袋。这小兔崽子什么事情都藏着掖着的毛病是不能好了,明明已经把合约的问题考虑得这么透彻了,却还是什么都不说,非要逼得他说出实话之后才肯透露,真是管不住。


王源一躲,两个人又闹腾起来,王俊凯被他抱住了手臂,于是腾出另一只手冲他的小脑袋下手,没想到王源索性一伸胳膊把他两只手臂都抱住了。

“你知道么?有件事情很奇怪……”王俊凯突然很无奈地笑了笑,“都这么长时间了,你靠这么近我还是会心跳加速。”

王源一愣,心里顿时一软,立刻举起白旗缴械投降了。

这个世上大概没有比王俊凯更懂他的人了,又或者只是缘分使然,他总能说出最打动他的话。

两个认识十多年了,算一算正式在一起也有两年多,可是别说厌烦了,连趋于平淡的势头都没有,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心动,还是会高兴得不知所措。

王源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被王俊凯摸头,当时他心里有点别扭,毕竟从来没有那个同龄的男孩子对他做这样的动作,但是心里却又有些莫名的高兴。

这微小的喜悦从孩童时期蔓延的少年,成了无法克制的怦然心动,像盛夏的一场漂泊大雨,不容抗拒地将他淋得透彻。

直到现在,那只熟悉的手落在他头发上的时候,他还是会借着扭头或者歪头的动作,微不可循地蹭一下王俊凯的手心。

喜欢成了习惯,心动就成了本能。


“你说我们这样,”王源突然把头埋在王俊凯肩窝,小声问道,“就算是,那种感情吗?”

王俊凯一怔,然后斩钉截铁地道:“我们要好得多。”

爱情好的模样我们都有了,但却远远不止这些。

两小无猜,情同手足,荣辱与共。

两心相悦,情有独钟,共同进退。

比这世界上任何能被定义的感情都要好得多。


忙过大半个夏天之后,王源想着要趁着演唱会结束后的空档期好好休息一下,顺便准备准备大四的毕业课题,早点动手写需要的曲目。

家里的茉莉又开了一茬,坐在书桌旁学习的时候馨香的味道萦绕在周围,让人觉得心情舒畅许多。

在这般惬意的环境下,王源正学习学得好好的,快一年没见着影子的夏世颐夏小爷就冒出来把他的小世界一下子打了个没影。

原因可太简单了,晋南的生日在八月底,夏世颐这是来撺掇他和乌齐云一起给晋南庆祝一下。

王源听了计划腹诽夏世颐估计巴不得他跟乌齐云都不在,好和晋南独处,可是这话他不能说,而且他还非去不可,晋南帮过他好多次了,他不能让晋南一个人和夏世颐相处,不然场面一定十分尴尬。

都是越低调越好的性格,所以三个人给晋南过生日的地点和过程倒不复杂,不过找个地方一起吃个饭唱个歌喝点小酒乐一下。

酒王源倒没喝,他想起过年时喝醉酒的惨状,严词拒绝了两位哥哥劝酒时诚恳的眼神,打算从头清醒到尾。

倒是那三个人都挺放得开,该喝喝该吃吃,一点儿都不担心。

王源见夏世颐闹得最为开心,便悄声笑着跟晋南说:“感觉这是雨过天晴了,这么久没见到面,我看世颐心情还挺好的。”

晋南端着酒杯眼神都涣散了,听他这么问突然锋锐了起来,抿着嘴道:“他是跟你们好久没见了,跟我可是才见不久。”

“啊?”王源一愣,心说不会吧。

晋南转过头对他无奈一笑,可能是因为微醉的缘故,表情怎么看都不太对劲儿:“只要我在北京,他就能找到我家来,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弄到了我的行程,我装不在家他就在外面一直等着,来了也不怎么样,就要给我做饭洗衣收拾房子,他一个小孩子哪会做这些事情?劝也劝不住,反正最后就是我收拾烂摊子,他蹭在家里住不走。”

王源目瞪口呆,这种行为就算放在未成年身上也未免有些太过分了,恋爱本来应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对方没有同意还执着追求是一回事,跑到家里去死缠烂打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我爱人,大概知道他的事情,”晋南抿一口酒,低着头道,“所以最近假期也不敢回家来住,怕给我添麻烦。可是我知道,他心里也憋气,别的情侣就算不能直接跟父母出柜,就算不能手牵手上街,但起码在自己家里的时候是自由的,现在我竟然连这点都给不了他了。”

晋南说着,脸上竟有了戚然之色,紧紧闭了眼睛压抑情绪:“我就想着,他为我做了那么多,我怎么也得为他做些什么。”

王源听得难过,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拍拍他的背权当安慰。

偏偏又被夏世颐瞧见了,凑过来道:“源哥你干嘛呢?”

“……南哥喝得有点多了,我帮他拍拍。”王源看着他,心里直叹气。

夏世颐看晋南的眼神依旧是不掩饰的喜欢,但也有年少执着的毫不退缩。

王源捕捉到他的那一分绝不却步,突然有点没来由地心慌。

幸好乌齐云又来打圆场:“夏小爷,您点的歌还唱不唱了啊?”

然后夏世颐跑过去唱了一首《你知道我在等你们分手吗?》。

王源气得对乌齐云翻白眼,乌齐云圆场失败一脸无辜地表示自己真的没注意。

两个人再去看晋南时,他已经脸色阴沉地低了头,自顾自地摆弄手机。


“知你无本心,有日到她死心。”

“我未会灰心,不怕受过的教训”。

“愿意在呆等,不忠爱人。”

“回头负你责任。”


夏世颐嗓音不错,粤语发音也好听,只是这歌唱得另外两个人心里发凉。

剩下的那一个,只怕心情更糟。

乌齐云偷偷揪一下王源的袖子:“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王源没好气地低声道,“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太不懂事了他!”

话虽这么说,王源还是觉得不能任他这么下去,于是跑过去点歌切歌抢麦:“夏世颐你唱那么半天了,也该我了!”

乌齐云连忙跟着起哄:“让职业歌手来!让职业歌手给南哥唱一首!”

王源唱完时已经临近午夜,三个人点了蜡烛给晋南唱生日快乐歌,晋南情绪稍微好了点,许了愿吹蜡烛。

“晋南哥哥许的什么愿啊?”夏世颐一脸好奇地问道。

“哎你别问了,”乌齐云拍他,“说了就不灵了!”

夏世颐还想追问,王源连忙嚷嚷着要吃蛋糕岔开话题。

午夜已过,三个人蛋糕也吃不了多少,意思一下之后晋南就提出要回去了:“我这回生日过完年纪可真的大了,不能熬夜,都早点回去吧……也不早了其实。”

夏世颐立刻去扶他:“晋南哥哥我的助理一直等着呢,顺便送你回家吧?”

四个人里只有晋南是自己开车来的,但他喝了酒又不能再开车回去,王源连忙搭茬想自己送他回去,没想到晋南挥挥手道:“都不用麻烦了,有人来接我。”


等到了地下停车场,王源这才发现,等着晋南的人既不是司机也不是助理。

是一个跟晋南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大热天却衬衣西裤穿得整齐,连扣子都扣得一丝不苟。样貌很不错,虽然比不上娱乐圈那些美颜盛世,但好在英气勃勃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最重要的是,那个男人不论是倚着车等人,还是看见他们抬手打招呼,都无处不在透露着良好的修养礼节和沉静的温柔。

晋南没有给他们互相介绍,只是看见那人眼睛立刻亮晶晶的,连走过去的步子都快了一些。

那人也不说话,往前几步迎上晋南,低头看看他的脸色观察喝了多少,然后为他拉开车门,扶他坐好又系好安全带,绕到另一边开车离开之前跟王源他们友好地微笑点头。

一切都刚刚好。

晋南没说他是谁,可王源一眼就知道他是谁。

就是他了,这恰到好处的一切告诉他们,那个人就是他了。

王源突然想到,不知道在其他人眼中,他和王俊凯是否也是这样,一切都恰到好处。

等回过神来,夏世颐已经上了自己的车,摔上车门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他跟乌齐云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有些茫然无措,又都有些焦虑不安。


四年前知道夏世颐表白失败的时候,王源以为这件事会结束。

去年知道晋南决定不再参加《模仿游戏》 的时候,王源也以为这件事会结束。

可惜都没有。

现在站在黑漆漆的地下停车场,看着晋南被自己的爱人载走。

想到夏世颐方才紧咬着下唇憋屈又不甘的神情。

王源终于认命地承认,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简单地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