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7

【屋漏偏逢连夜雨】


王俊凯一瞬间的恍惚之后,就觉得跟被人打了一锤似的,好多事儿突然就都想起来了。

比如王源激烈的反应,比如乔宝璐不自然的行为,比如很多原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事情。

这些细节在他脑袋里过电影,所以乔宝璐站在他面前嘴巴说个不停,他却一句话都没听进去,过了半晌乔宝璐似乎是问了他什么问题,然后歪着头等他回答。

王俊凯回过神就尴尬了,他完全不知道乔宝璐刚才问的是什么。

正在纠结就见女三号蒋丹盈也到了宣传场地,王俊凯跟抓住救命稻草般地赶紧喊她:“师姐!”一副有事找她的样子,对乔宝璐说一句“不好意思”然后迅速撤退。

蒋丹盈一愣,回头一看心下明了,笑着跟王俊凯打了招呼,坦然地对乔宝璐点点头,然后便随着他往一旁走:“这又是哪一出?我看乔宝璐真的要吃了我了。”

“也没什么事……”王俊凯勉强笑了一下,“就问问师姐最近怎么样了。”

蒋丹盈又看一眼乔宝璐,然后道:“我本来以为你是被当面表白了,不过看起来也不像啊,怎么,那位大小姐对你做什么了?”

这可比当面表白要可怕多了……王俊凯心里苦笑:“真没什么……”

“算了,我也不是特别好奇,我之前就提醒过你了她喜欢你,你自己把握吧,”蒋丹盈笑道,“不过你要是下次再想拿我当枪使,好歹有个预告,给我个人设什么的,让我找找演戏的感觉,别这么突然。”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王俊凯吓一跳。

“我开玩笑的,”蒋丹盈这下笑出声了,“你要是能有这个心眼儿,还用怕她?”

王俊凯沉默,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方面不是很敏感,甚至可以说稍显迟钝,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要操心的事情那么多,对这些以为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就不太上心,哪里想得到乔宝璐看着单纯实际上心机这么重呢?

“师姐最近在忙什么呢?”王俊凯觉得在乔宝璐的事情上他还是少说微妙,于是随口转了话题。

蒋丹盈说起这个好像还挺高兴的:“等忙完这部戏宣传的事情,我要花半年到一年去演话剧了。”

“话剧?”王俊凯懵逼,这位师姐往常什么样他还是知道的,不趁着年轻多找机会出头,居然在这个时候跑去演话剧,简直不可思议。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蒋丹盈看着他瞪大眼睛的表情笑了,“我本来确实想的是多找机会出名的,但是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也算是明白了大红要么靠炒要么靠命……我两者都没有,那就只好趁自己还年轻,经得起折腾也学得进去的时候,好好磨练一下演技,说不定以后还能拿个奖什么的,这样也能接到好一些的片子。”

王俊凯点点头,他知道这跟上次去救她的事情多少有点关系,只是不是什么好的回忆,自然也不便再提。

蒋丹盈看他闷闷的表情,于是又笑道:“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挺多导演都很关注话剧这一块的,我去了说不定就撞大运碰上伯乐了呢,一举两得。”

这话里宽慰的意思倒多过实在,王俊凯只好也笑笑,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去候场。


王俊凯白天忙完工作,晚上给王源打电话。

一接通就单刀直入地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什么?”王源莫名。

“乔宝璐,”王俊凯说出这么名字,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王源倒挺淡定的:“怎么着?罪魁祸首幡然醒悟了?”

小家伙嘴上不饶人,明明有事瞒着他还这么理直气壮,王俊凯哭笑不得:“你不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吗?”

“唉,还是你有什么想问的我来回答吧,我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王源叹气。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手机被偷的那次。”

“被偷??”王俊凯震惊。

王源心里唉声叹气:“是啊被偷……她偷了你的手机,打开看了才还给你,不然怎么知道的你喜欢我?所以我说你手机里别存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王俊凯严肃地纠正。

“说重点。”王源对着虚空一挥手,仿佛是想打他。

“那我问你,”王俊凯的重点也不是一般的奇怪,“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王源想了想,还真有:“说了怕你不信,你那个师妹是喜欢你才这么折腾的,不是为了倒贴你,或者说不只是为了倒贴你吧。”

“啊??”

“就是这样,我说都说了,麻烦你也信一下好嘛,”王源抱怨道,“要不是因为这个,我肯定会更讨厌她的。”

王俊凯疑惑:“这种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直觉。”王源笃定地道,“直觉不是瞎猜,是根据掌握的信息推断,所以你最好还是信我一下。”

“我当然信你……只是我就很纳闷,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王源儿?”王俊凯闷闷地道。

王源笑了一下,无所畏惧地道:“就不告诉你。”

“……你是不是怕告诉我了,我压力太大?不如就以为她是为了倒贴,这样拒绝她心里也轻松一点?”王俊凯虽然不敏感,但是还是了解他。

王源被戳穿有点不高兴:“反正都是拒绝,你知不知道不都是一样的?怎么,难道如果她是真心的,你还有不同结果吗?”

“王源儿,你还说我洁癖,你的精神洁癖很严重了。”王俊凯笑了笑,“怎么还是这么小心眼儿呢?”

王源气鼓鼓:“这不是小心眼。”

“我知道,逗你呢。”王俊凯又很犯规地低声笑,“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是也不要所有的事情都自己藏着,尤其是这种,明明是我的事情,还要你来扛,你觉得我心里会好受吗?”

王源挑眉道:“怎么,你的事就不是我的事了?”

“是是是……”王俊凯认栽,“但起码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吧?你要是再有事瞒着我,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哦,你生气就生气呗。”王源不买账。

“哎你……”

“开玩笑的,”王源突然正经,“你不要生气。”

王俊凯真是没脾气了:“好吧好吧,那我问你,如果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你和乌齐云的那个计划也只能顶一会儿用吧,她很快就会发现我其实没有女朋友什么的。”

“不是,小乌哥原来的想法没有那么简单……”王源纠结了一下要不要跟王俊凯说,然后一想这家伙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索性全盘托出。

果然王俊凯一口拒绝:“那肯定不行,拿别人当炮灰这种事绝对不行,再说也没人能帮这种忙,我们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王源心说我觉得你那个学姐说不定能帮上忙,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嗯,我也觉得不行,只会把事情越搞越复杂,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王源发完新单曲选了几个综艺去宣传,人不在北京跑去满华南溜达,乌齐云这边出了春夏季的服装样板,挑了几款适合他的却抓不到人,索性让助理按照行程给他寄到了酒店。

本来小孩儿对服装没什么过多要求,一是因为他们本身有服装师,挑得都是好货,二是他自己有搭配的一套,能让自己穿得舒服又好看,三是这些年过来什么好的贵的没穿过,所以也就提不起什么特别的兴致了。

不过这回不同,衣服还是衣服,不过一想到这几件衣服代表着王俊凯和他的小外快和以后的小房子,小屁孩儿就高兴呀。

王源兴高采烈地拆了快递试衣服,一边试还一边跟乌齐云絮絮叨叨,夸一夸款式、聊一聊搭配什么的。

“可以啊小王源儿,”乌齐云开了视频看他在那儿试来试去,没有服装师帮忙搭配得却都不错,有几身可以说是非常起范儿了,“你说,你是不是被音乐事业耽误了的服装师。”

“哈哈哈哈,”王源得意,“我本来就打算退休之后开个服装店。”

乌齐云听他一个小屁孩儿说退休觉得好笑,于是开个玩笑打击他:“不过你还是太瘦了,你看穿个衣服,肩膀撑起来胸口那里却是空的。”

王源傲慢地哼一声:“就是吃不胖我有什么办法。”

“谁让你增肥了,”乌齐云笑道,“多锻炼锻炼,你这是需要增肌。”

王源对着镜子摆弄卫衣的领子:“你知不知道有句俗语叫五十步笑百步?小乌哥你跟我差不多瘦,根本没有立场吐槽我。”

乌齐云笑,举起手臂亮亮自己的肱二头肌:“别看哥们儿瘦,一身腱子肉。”

“什么肉?”王源一脸大点儿声我听不清。

乌齐云接着展示他的手臂:“腱子肉。”(京片子吞字儿版)

“贱肉?”王源憋笑。

“……”嘿这个熊孩子!

“哦对了,”王源突然想到件事情,“你可别不小心跟我穿同款。”

乌齐云无奈:“知道知道,我都是挑好了给你的,你家那个我也惹不起……而且不止你有,我给关系好的很多人都送了,包括南哥世颐他们,所以你放心穿,有人问就说我送的就行。”

“真会做生意。”王源笑道,想了想又问道,“世颐他……还好么?”

乌齐云终于忍不住也叹气了:“我感觉世颐状态一般,真的很一般。但是没办法,他这算是失恋吧,总得有个走出去的过程。南哥还好,他最近忙着拍戏,估计也没时间想这些事情。”

“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上他们……”

“算了吧,”乌齐云摇头,“你这是没吃过爱而不得的苦头,这个其实真的挺难度过的,而且必须得他自己扛。”

王源没再说什么。

他其实知道爱而不得是什么滋味,他的整个少年时期,甚至包括现在,都在以各种方式吃爱而不得的苦头。


等忙完这一阵王源回北京,居然已经到了这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

大学考前临时抱佛脚和中学可太不一样了,好几门专业课并排躺在课程表上,哪一个都得罪不起,更何况这几门课考试还安排得很近,简直连临阵磨枪的机会都不给。

王源一边复习一边叫苦连天,心说被高中的老师骗得好惨,谁说上大学就轻松了??

他平时成绩一直不错,不过大三这一年因为工作请假缺勤还是挺多的,大学的课程自学起来更不轻松,他就又找了许姚补课。

现在大四将至,面对考试和未知的毕业,他还是相当紧张的。

终于考完了全部科目,王源琢磨着王俊凯应该要回来了,于是兴致勃勃地准备开溜,哪想到许姚老师一条微信就要召见他。

“考得怎么样?”果然,老师的第一个问题肯定是这个。

“还行,通过肯定是没问题的。”王源信心满满。

“光考过还不信,成绩还得好,你下半年就大四了,要有充分的准备。”许姚难得这么严肃,“你的大四成绩还有毕业成绩,现在看来还是很重要的。”

“嗯?什么意思?”难道其他的成绩就不重要了?王源腹诽道。

“我手头正在筹备一个项目,想让你到时候占一个名额,”许姚笑道,“我差点忘了,叫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不是,许老师等一下,什么项目??”王源一脸懵逼。

“我没跟你说吗?明年在汉诺威音乐和戏剧学院有个青年作曲家论坛,我硕博都是在汉诺威读的,”许姚一边说一边手指动得飞快地打字,“原来带我的教授在筹备论坛的事情,联系我给他帮帮忙,作为报酬给了我两个名额,我想其中一个留给你挺好的。”

王源跟不上他的思路,这老师真是把他当普通学生当惯了:“等一下,许老师,给我一个名额,可是我现在……”

“没时间是吧?时间是挤出来的,”许姚不由分说地道,“你高考前也觉得自己没时间去录节目,后来不也去了,最后考试成绩也发挥稳定,我看你综艺录得也挺好的,现在怎么就不能去了?”

“拜托,那不一样吧老师,”王源哭笑不得,“这个可是要去汉诺威啊,不是我坐飞机来回几小时就能去的,再说了,我要是……”

“你不会以为自己要去念一个学年吧?想读硕士自己考去,”许姚毫不客气地打断他道,“我刚才不是说了,这就是一个交流论坛,按计划也就三个月左右,最多不超过100天,而且你要是去了,那收获绝对是很大的,我也不是强迫你去,只是劝你好好考虑一下,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学习机会,说不定还能纠正一下你写曲子束手束脚的老毛病。”

王源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动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这是多好的机会,世界一流的艺术大学,来自各国的青年才俊,只有音乐作伴的三个月……简直是做梦好吗!

可是他必须犹豫,明年对他来说工作上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合约到期、十周年演唱会、加上他大学毕业这个关键的时间点……总之都是重头戏,如果旷过去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你别着急回答我,这才刚开始筹备,怎么也得到明年春夏才能开办,你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考虑,与其担心这个倒不如先担心一下你的毕业选题,”许姚笑笑道,“我说了,你的大四成绩和毕业成绩很重要,我总得推荐最优秀的学生去才行。”


王源满怀心事地回到公司宿舍——他本来是想回自己住处考虑事情的,但想着王俊凯回来了,不知不觉又到了这边。

可以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在学校刚被许姚灌了一脑袋的事情,还没理出个头绪来,这边回到宿舍一看,王俊凯似乎是休息好了,精神头很不错地等着他,一副要敞开心扉畅谈的姿态。

“你这是要干嘛?”王源瞥他一眼。

王俊凯坐在他房间的书桌前,转过身来看他:“我觉得我们俩得好好讨论一些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