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6

【你愿不愿意种花?】


王源坐在返回北京的航班上,口罩和帽子都没有摘,把自己封闭在自以为安全的空间里,在半睡半醒间断断续续地想着他妈妈的话。

“我对你还是有要求的,但并不是想强你所难,你中学的时候特别忙,我总是说希望你多学习,却从来都由你学自己想学的东西,让你去自己喜欢的学校,不干涉你的选择,”他妈妈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表露不悦的意思,却让他不由地惶恐,“我也说过希望你健康、快乐、自由,所以总是尊重你自己的选择。我尊重你,可你什么时候能体谅一下父母的心情呢?”

“妈我……”王源仓惶,有一刻简直想逃跑。

“你说喜欢唱歌跑去上声乐课,后来就说要出道,本来都说好暂缓一下先好好上学,结果突然又非出道不可了,劝都劝不住,问你为什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我们最后还是依你了。”

“你上初中的时候身体不好,一会儿感冒一会儿气管炎的,饭也不好好吃,都那样了还一天天往公司跑,去的时候不高兴,回来更不高兴,不让你去还不乐意,那个时候问你怎么回事还是不说,你有考虑过妈妈的感受吗?”

“这几年咱们一家人一年在一起的时间有一个月吗?没有吧?后来如果不是我坚持北京重庆两头住,恐怕我们见面都要成陌生人了。”

“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都是说妈妈我想吃蛋糕,妈妈我想买个小直升飞机,妈妈我玩会儿游戏好不好……我说这些不是要干涉你以后的选择,在你小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干涉过,现在你这么大了,我们更不可能干涉你。但我希望你的决定永远都是最真心的决定,我们影响不了你,别人也不应该影响你。”

“说实在的,小凯他……这几年我见他的次数不怎么多,但是每次见他,感觉跟以前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倒是你,见一次一个样,我总是担心你说的那些理想啊目标啊什么的,是被大环境督促着说的,我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

“总之你……好好想想吧。”

王源过了一个悲喜交织的年,临走的时候回了头,轻声道:“我是真的想当一个歌手的。”

“那就好。”他妈妈点点头。


寒假结束王源回学校报道,刚过完年也没什么大的通告,所以他尽可以学校、音乐工作室和住处三点一线地跑。

去年到今年他发的单曲反响都还不错,媒体开始断断续续称他是“情歌小王子”、“薄荷音小王子”什么的,可他还是不满足,他知道这反响里粉丝的作用起了大部分,自己还是需要写出能让路人留步的歌。

大三下半学期基本上都是专业课,排得倒不是很满,王源下了课去找许姚老师,业内人士的夸奖和工作室前辈老板的鼓励听得够多了,他需要一些旁观者的意见。

办公室门敞着,许姚还是老样子,戴着头戴式耳机手里拿支铅笔,对着电脑里的学生作业摇头晃脑。王源知道敲门他也听不见,所以象征性地咚咚两下,就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作乖巧状。

许姚听完一首作业,转过头来看到他也不惊讶,只是唉声叹气:“都快大四毕业的人了,还不如你大二时候的作业好。”

王源嘿嘿笑,心说这是不是夸奖还真不好说。

果不其然,许姚紧接着又是但是:“但是,这次的曲子还是有些束手束脚的,你这个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了?”

王源顿时语塞,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敞开心扉了,还要怎么样呢?

“歌词倒是越写越好了,看来有好好读诗。”许姚拿铅笔在屏幕上点点点,“怕只怕一别不见/无人思念/回头细想也互不亏欠……朗朗上口,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的。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好好斟酌一下副歌部分的旋律,真的没有带动起你这个歌词。”

“我知道了,谢谢许老师。”王源颓然。

许姚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从电脑上敲几下打印出来一张纸递给他:“不是一直在读诗吗,好好体会一下,说不定有点儿帮助。”

王源听话地接过来,出了办公室才在走廊上细看,上边只打印了一首诗——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

“我不愿看见它

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您避免了一切开始


说来也巧,过年的时候王俊凯刚在家里纠结完合约的事情,翻过年《天涯静处》的制作方东视公司就借商议下一部古装剧的档口,偷偷向他二次抛来了橄榄枝。

很简单,挖人。

条件也很简单,而且很诱人。如果他肯签的话,一去就是跟晋南一样的待遇——建个人工作室,挂靠在公司名下,既不缺戏拍,又相对自由,档期允许的情况下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接戏接工作,对于他这样人气的年轻演员来说,意味着稳定又可观收入和曝光率。

东视虽然是以制作高质量的电视剧为主,但想打开小鲜肉这一块市场的野心早就显露无疑,早年在正剧中启用当红偶像剧演员就是很明显的举措,也算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苦于偶像剧演员的演技实在一言难尽。而晋南虽然一直是实力派,年龄也偏大,不过颜值实在高,走红后很自然地也被划分到了这个范畴中。即便如此,东视依旧缺少一个人气、颜值和演技都在线的小生。

这个时候王俊凯横空出现,各方面条件都符合要求,又在众星云集的《天涯静处》中小露锋芒,就成了东视眼中的不二人选。

一部戏还没播完就提出要签下一部,正是东视表达诚意的举动。

“但是我除了拍戏外还要唱歌……”王俊凯连客套的话都没顾上说,下意识的反应竟然是推脱。

“这个我们当然考虑到了,”对方显出考虑周全的态度,“你一过来就可以建立个人工作室,除了公司提出的影视剧计划外,其他的音乐、代言、综艺等工作,基本上都由你自己的工作室策划实施,是不存在冲突的。”

王俊凯沉默,眉头皱起来。

“当然你需要时间考虑,你的合约到期应该是明年吧?只要下半年给我们个回复就可以了。”东视的人摆出了条件宽裕的姿态,气势上却是志在必得的,“刚好马上又要合作《雁过衡阳》了,再跟我们合作几次,你应该更好做决定。”


会议结束后王俊凯迫切地上车离开,等车开到了主干道上便把窗户开了个小缝,用力呼吸了几口带着柏油马路和汽车尾气味儿的自由空气。

东视是应该志在必得,这些年断断续续要挖他的公司很多,只是都不及这次的条件诱人——签约金、待遇条款都是虚的,利益好求,多一些少一些不过是个意思,难得的是一个宽松且能好好拍戏唱歌的环境,一个有选择余地的空间。

背靠大公司,个人工作室。

能开出这么宽裕条件的公司真不多,毕竟这其中有他翅膀硬了之后整个工作室都端走的风险,不是什么公司都有胸襟给一个新人这种程度的信任的。

可遇而不可求。

过年的时候他和王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打着商量这件事的幌子,最后却一句都没有提及。

两个人都逃避矛盾和风险,这真不是个好兆头。

之前王源若有若无地提过,现在握着他唱片合约的音乐工作室一开始就有意拿下他的全部合约,只不过当时他刚上大学刚成年,用条件不成熟搪塞了过去,眼下王源还有一年毕业,合约也正好还有一年到期,对方肯定清楚,再不施加压力就晚了。

说来他们从小到大能走的机会虽然不多,但总有那么几次,小时候王俊凯舍不得公司,再后来舍不得公司和王源,到了现在……现在他依旧舍不得公司和王源。

公司……再不着调,亲生父母就是亲生父母,哪怕时势翻覆不知多少次,他们同这个公司是有血脉牵连在其中的,这一点不能否认更不可忽视,而且他骨子里在意这一脉牵连,重感情的人多是如此,没办法仅从个人利益角度考虑问题。

更何况关于这个问题他现在还有更缱绻不可说的心思。

他不愿让自己和王源之间唯一光明正大的牵连断了。


王源被工作室的前辈老板烦到了,这家伙还有一年他的合约才到期呢就催催催,催命似的想要落停签完整合约的事情。

过完年他和王俊凯一个忙单曲一个忙电视剧宣传,回了北京没见到面,微信和电话里的联系都很仓促,也都没有什么心情说这么沉重又注定谈不拢的话题。

三年前工作室想拿下他全部合约的时候,他还没跟王俊凯在一起,心里想的是能拖则拖,多一些时间和机会在一起也是好的,现在真的在一起了,又想着要不索性解除这边的所有合约,两个人的交集越少越安全。

可他依旧舍不得,不是舍不得这个公司,他心里的公司在长江边上,确切地说在十年前那个简陋的练习室里。

他舍不得的永远都是王俊凯,是他们之间唯一能够昭示与众的牵绊。

他也怕没了这层关系,他们之间在所有人眼里宛如路人。

矛盾重重。

好在不急,他们还有一年的时间。

房间的书桌旁就是书架,王源把许姚给他的诗夹在了上边,一转头就能看到。

“为了避免结束,避免了一切开始。”

顾城的《避免》。

这不就是15岁到如今的他吗?

他以为和王俊凯在一起之后便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可惜现实总是肆无忌惮地席卷他不够有安全感的心。

书桌上摆着王俊凯为他种的那盆茉莉,为了常能看到特意从宿舍搬到这边的住处。冬天的时候茉莉不开花,只有浅绿色的叶子,室内气温也不算高,他怕水浇多了烂根,特意调整了自动浇花器的定时。

写歌或者学习累了,他就趴在桌子上发呆,视线总是若有若无地落在那盆茉莉上。

回过神的时候,偶尔在笑,偶尔眼眶发疼,然后趁着情绪涌上来的时候写词作曲。

有时这就是他的一天。


春末的时候《模仿游戏》公布了改版方案,节目风格和游戏设计都跟以往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这变化中也包括常驻嘉宾人选。

其实王源还是接到了邀请,公司替他答复说考虑再三最后调不开档期无法参加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回事儿。

他知道晋南不去的那一刻,就决定了不去。一是人不全了,去了也没意思,二是节目改版,老人去了反而尴尬,所以不如不去。

他料到了乌齐云也不会去,更料到了夏世颐要闹腾。

《模仿游戏》走过三年,当年14岁的孩子已经长到了他第一次参加录制的年纪,可是打过电话来的语气还是相当孩子气,近似于嚎啕地跟他哭诉晋南不参加录制了。

王源心里唉声叹气,表面上还是强装镇定地劝他:“南哥是想多一些时间好好拍戏,你千万不要想太多。”

“可是、可是以前录节目和拍戏也没有冲突啊!”

“当然有冲突,再说了,都三年过去了,南哥工作重心有调整是很正常的,”王源温和地道,“每个年龄段有每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他想要趁现在黄金时期集中精力拍戏,多留下一些能让人记住的好作品,这是好事,你应该为他高兴才对。”

夏世颐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他的意思,说出的话还是围着自己的心思打转:“他不录节目,我们不就见不到面了?那怎么行??”

苍天唉……王源惆怅:“世颐,咱们都是工作很多的人,朋友之间聚少离多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在于一个节目的录制,你慢慢也该习惯了。”

“不见面的话感情就会淡了!!感情是需要维持的,”夏世颐带着哭腔很大声地道,“源哥你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

王源其实想说自己比他明白,可是又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只能执着地好言安慰:“以前不也是一年见那么几回?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录制……以后有机会以不是合作伙伴的身份再见面不是更好吗?”

可惜夏世颐怎么都听不进去。

同样的年纪里,王源小心翼翼地想着王俊凯不说自己也不说,心里藏着彼此,安安全全就好。

但是夏世颐想见面,想在一起待着,想说话,想一起玩,想起码能看到自己喜欢的人。

归根结底他们不是一种人,所以王源不可能劝得动他。


好不容易稳定了夏世颐的情绪,王源挂了电话立刻又拨给乌齐云,想提醒他万一小孩儿给他打电话要小心应付。

没想到乌齐云一接电话就是重点:“世颐找你了?”

“啊?你怎么知道?他给你打电话了??”王源懵逼。

“怎么会,他肯定是先给你打啊,”乌齐云笑道,“《模仿游戏》今天公布改版,制作组又刚跟我联系过续约的事情,想必你俩也是同样的情况,世颐知道了晋南不参加录制恐怕第一个要打电话给南哥,南哥不一定会理他,那下一个就是你,现在你给我打电话,那肯定是接完他的电话想来提醒我的。”

“……我以后给你带电话,拨过去挂断就行了。”王源翻了个白眼,“你都知道了我还费这个劲儿干嘛。”

乌齐云笑道:“你肯定又翻白眼了。”

……这人该不会是个半仙吧?

“世颐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应付,别担心。”乌齐云接着道。

“我不担心你,”王源冷漠脸,“我担心他。”

“行吧行吧,唉一个个的都没良心,”乌齐云唉声叹气,“不过你这个电话不白打,我本来也想联系你来着,上一季的衣服销量不错,年内肯定能回本,情况好的话说不定能小赚一笔,新一季的衣服要出了,我这两天找人给你送打样过去。”

王源一听正事儿来了精神:“小乌哥就是靠谱,我一会儿把尺码发给你。”

“嗨,又不是高定都是休闲款要什么尺码,我大致看一下也就知道了,”乌齐云道,突然笑起来,“不过你还是给我吧,我回头卖给你的粉丝,那比卖衣服来钱快多了。”

王源又隔空给他个翻白眼,然后撂了电话——乌齐云不是聪明吗,隔着电话能猜到被丢了白眼,那他不白翻。


《暖味暧昧》即将开播,王俊凯开始了新一轮宣传,之前他一方面是想报答沈琛出手相助,另一方面是想暂时正剧偶像剧两条腿走路,所以接下了这部戏,没想到现在引来了这么多麻烦。

其一是沈琛。

这个人前两年想跟他签五部戏的合约未果,就打算一部一部地磨他,反正最后达成目的就好了。可是今年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跟东视似的惦记起了王俊凯的合约。其实也合情合理,要知道他这个从一而终的偶像剧导演,如果手里能握到王俊凯这样的王牌,可以说是收视不愁了。

他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得到了东视也想签王俊凯的消息,所以下了血本,趁着宣传期私下跟王俊凯直接接触,开出了天价签约金。

王俊凯当然没有答应的打算,但是电视剧还未播出,沈琛又是圈内有些地位的人物,他不能冒着得罪这人的危险一点面子都不给,所以只能一直打太极,尽量绕开这个话题。

不过他心里清楚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到了最后他还是得做选择,还是得得罪人。

可他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

这个世界上就是会发生这种不讲道理的事情,除了坦然接受外别无他法。

其二是乔宝璐。

从去年毕业典礼到过年祝福微信,这个小师妹追得越发紧了,而且不是追王俊凯紧,主意打到了他妈妈头上,这就让他有点坐不住了。

再加上去年电视盛典庆功派对上乌齐云和王源整的那一出,搞得王俊凯现在极度想躲开这个师妹,可是没有办法,他们是男女主角,怎么都避不开,甚至还不得不多接触。

乔宝璐见到王俊凯倒是挺淡定,很寻常地打招呼对流程,一点儿都没有不同他人的地方。


王俊凯看着流程图不小心走了神。

去年庆功派对结束后,王源在电话里跟他大概说了下和乌齐云搞出了点事情,但是说的很粗略,细节一概未说。而且当时他就那么一听,也没太细想,现在见了乔宝璐突然想起了这一茬,却觉得总有点不对劲。

乔宝璐一心想搭他的顺风车红一把,所以要接近他可以理解,可是庆功派对上为什么非要接近王源呢?而且王源和乌齐云也很奇怪,为什么要给乔宝璐造成他和王源不合,交了女朋友的错觉呢?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系?说他交了女朋友好理解,转移一下乔宝璐的注意力,可是为什么王源要把自己扯进来,那不是多分危险吗?王源就算再吃醋也不会干这么划不来的事情才对。乌齐云那么聪明的人,又跟王源关系好,又怎么会把王源扯进来呢?

正走着神,乔宝璐突然到了他面前,小声搭话道:“凯哥,我听说沈导想要签你呢,你在考虑这件事情吗?”

王俊凯回神,连忙道:“没、没有……你怎么知道?”

“悄悄透露一下,”乔宝璐对他眨眨眼,“我要签沈导的公司了,所以我们有可能共事了哦。”

那我特么的更不能去了,王俊凯心道。

脸上却还得笑着应付:“我这边还不好说呢……”

乔宝璐笑了笑,识趣地没接着问下去,只是顺着话题转了话锋:“那凯哥之后还要留在现在的公司吗?你现在主要工作在影视剧这一块,还要继续组合的工作吗?跟组合的队友接着合作什么的……”

乌齐云推断的没错,她会着急要求证,但是跟踪着身边没有任何女人踪迹的王俊凯是跟不出结果的,只是没想到她急迫到这个程度,铤而走险换了个方向直接来试探王俊凯和王源关系。

等、等一下……王俊凯突然发现了他一直隐隐觉得不对的关键。

众所周知组合里他和王源关系更好,乔宝璐明着问组合实则问的就是王源,可她为什么要问王源……庆功派对乌齐云的计策为什么突然把王源扯进来?

唯一的可能就是,王源本来就在这件事情里。

王俊凯回忆起最初王源开始讨厌乔宝璐的契机……是他丢了手机。

手机里,全是他和王源的往来信息,还有王源的照片。

他心里突然一凉。


乔宝璐知道他喜欢王源。

王源知道乔宝璐知道这件事。

只有他,什么都不知道。


-

爆字数了。

再熬夜更文我就自己打自己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