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5

【极乐和危险都在这里,你敢尝试吗?】


王俊凯看见自己妈妈瞬间不太好看的脸色,心里慌得不行,解释都变得语无伦次:“没、没事,我拽疼他了……喝多、多了他……”

“怎么喝这么多……”毕竟是自己儿子挨骂,虽说两个人平常好的不得了,但凯妈妈还是皱了眉头,疑惑和不悦分不清哪个多一些,“赶紧让他去睡吧,别在这儿闹了。”

“我、我知道了……”王俊凯魂飞魄散,再不敢跟这儿磨蹭,背过身捂了王源的嘴,把人生拉硬拽回了房间。

也不知是王源平常手下留情,还是醉酒的人当真力气会翻倍,总而言之王俊凯感受到的反击力跟平常两人打闹时的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短短一段路被脚踹被肘击实实在在吃了苦头。

好不容易把人拎进门,看见小兔崽子怀里还抱着酒瓶,王俊凯气不打一处来,心说这玩意儿要是给他脑袋上来一下子,那可就热闹了,于是毫不犹豫地跟王源抢酒瓶。

王源方才张牙舞爪地跟他较劲儿,这会儿抱着酒瓶跟抱着自家孩子似的,被夺了几下就委屈巴巴,眼圈跟小脸儿一样红。王俊凯连忙松手,过去抱他想哄他,没想到手还没搭上去王源一转身溜了,还一脸得意地嘲笑他:“傻子。”

这小屁孩儿喝醉了简直有七八副面孔,王俊凯觉得自己别管他观察一晚上,说不定下次演个酒鬼能得奖。

可惜他是不可能不管王源的。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王俊凯自己先坐在床边,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很温柔的笑脸,然后拍拍床道:“小源乖,过来好不好?”

孰不知在王源眼里他笑得像个人贩子,连连摇头:“不要不要不要……”

王俊凯故意把手伸进口袋里:“你过来,我给你好吃的。”

“我妈说了,不能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王源义正言辞地摇头,脸颊上的肉肉跟着晃一晃。

“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王俊凯哭笑不得。

王源还是一脸严肃,抱紧了自己的酒瓶:“我哥哥也是这么说的。”

“哈?”王俊凯懵逼,这喝酒还喝出个哥哥来了,“你还有个哥哥?”

“我哥哥可好了。”王源得意洋洋,突然歪着头瞪圆眼睛努力看他,“你跟我哥哥,长得有点像。”

王俊凯一怔——距离上一次王源管他叫哥都不记得有多久了,叫哥也太乖了吧……这小兔崽子平常一口酒不喝,上次喝酒好像还是很早以前不懂事尝鲜的,没想到喝醉了这么撩人。

他凑过去逗他:“你哥哥人呢?”

没想到王源的神情一下子悲伤起来:“他已经走了。”

王俊凯一愣,连忙拽住他问:“去哪里了?”

“去很远的地方了。”王源抱住酒瓶蹭脸,很是委屈。

王俊凯迷茫地看着他,并不明白什么意思。


他并不知道王源在因为喜欢他而暗自纠结的过去里,曾做过一个梦,梦见他比他大很多岁,在他刚出生的时候抱过他,在他三四岁的时候带着他买过糖,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他的小世界,闯荡去了更为广阔的天地,从此天各一方,只会偶尔想起。

当时梦醒来时王源觉得,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王俊凯索性多大他几岁,在他还懵懵懂懂的时候早早离开,成为一个遥远又美好的意向。

只是一个很喜欢很崇拜的哥哥,没有跨过那条让他想要靠得更近的边界,只是这样就好了。

或者其他什么都好,可以是别人家的小孩,可以是传说中的学长,甚至是荧幕里的偶像。

认识不认识都没关系,喜不喜欢也没关系,只要别这样,与他的人生纠缠不清就好了。

可是后来王源又觉得舍不得。

舍不得不相遇,舍不得不认识,舍不得不喜欢,更舍不得慢慢就不喜欢了。


梦是多么隐晦的存在,所以王俊凯当然不知道这些。

此刻王源醉酒入梦,他却站在门槛外边儿干着急,最后忍无可忍地扳着王源肩膀道:“王源,你清醒一点,我在这儿呢,你看看我是谁?”

可王源不看他,王源只看酒瓶里剩下的一点点红酒,还嘟嘟囔囔地道:“得、得赶紧喝了,不然、不然它们被留下多伤心……”

“不行,你不能再喝了。”这句话王俊凯明白了,夺他的酒瓶。

王源还在纠结剩下的那点儿酒:“我马上就把你喝了……”

王俊凯终于忍无可忍,劈手夺过酒瓶自己把剩下那点儿酒喝了,然后把酒瓶丢在一边儿拿手捏王源下巴:“问你呢,看看我是谁?”

“嘿嘿嘿嘿……”王源盯着他傻笑半天,然后挣开他的手就溜,“你是傻子~”

于是在小小的卧室里,王俊凯开始了不知道第几轮猫捉老鼠的游戏——他就纳了闷儿了!别的人喝醉都是跌跌撞撞走路都困难,怎么王源就上窜下跳无所不能了呢??

终于历经艰辛把人逮住,王俊凯这下学乖了,直接按在床上勒令他睡觉。

“嘿嘿,我想起你来了。”王源换了平躺在床上的角度看着他,突然支起胳膊凑近道。

王俊凯一愣:“你清醒点儿了?”

“你是臭流氓。”

“哈?又骂人!”王俊凯用了点劲儿拍他屁股。

“不过我告诉你,”王源嘻嘻笑着躲闪,压低声音仿佛要跟他说什么惊天大秘密,“我比你更流氓。”

话音未落,他在王俊凯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的时候,一仰头把这句话的尾音直接送进了王俊凯嘴里。

酒精的刺激性毋庸置疑,比王源更会撩的,只有喝醉酒的王源。

王俊凯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王源很少主动把小舌尖儿往他嘴里送,这会儿却伸进来四处撩拨,毫无章法却勾人得要命,两只手也不安分地到处乱动,可能因为他自己也由于酒醉而迷茫,不知道脱衣服和扒裤子该哪个先。

可是王俊凯很清醒,他就喝了个酒瓶底儿,刚好让他保持了大脑的清醒,又触发了血液的沸腾——再大牌的衣服也没有王源身上的皮肤好看,要这衣服有何用?再说了小崽子主动撩了,坐怀不乱未免也太不解风情了,扒了扒了。

他焦急,王源比他更焦急,酒精燃烧的温度催促着他。

酒这个东西喝少了闹不起来,喝多了想闹那活儿起不来,唯有在一个节点上,水深火热,心急如焚。

王源的节点,一瓶红酒少一点。


王俊凯这才知道喝醉酒的情事原来是这个样子,王源的主动不是动情,简直是要翻天。他刚把人除了衣衫按住吻了吻脖子,就被很大力地一下子掀开。

王源翻身骑在他身上,一把扯得他衬衣扣子崩了俩,然后低头吻他锁骨和胸膛——哪里是吻?王俊凯哭笑不得,简直是啃咬!

小兔崽子平常没看出来牙口这么好,咬得他又痒又痛,痛处像被火苗燎了,一会儿就发烫热得不行。

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已经逡巡到了他下腹部,竟然用牙齿解开了他裤腰上的扣子。王俊凯连忙把人捞上来亲亲:“你想干嘛??”

王源不说话,只是坏笑,手却把他裤子的拉链解开,一下子伸了进去。

方才的缠绵早就让欲望抬了头,此时被酒后微凉的手指尖触碰,冰火交织,一瞬间酥麻感顺着脊柱向上攀爬,简直要噬人理智。王俊凯闷吭一声,随即低喘起来。

王源在取悦他的过程中也被撩得急躁,不着寸缕的身体在他的衣服上蹭蹭蹭,王俊凯是个很纠结的人,又怕冬天的衣物粗糙弄伤了他,连忙把人从身上拉到床上,然后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小屁孩儿好像真的格外中意他结实的胸膛,见他脱了衣服立刻凑过来,迷蒙着眼睛拿脸颊蹭蹭,然后又不满足地吻一吻,甚至舔了一舔。

王俊凯捏他的下巴:“你是没吃饱吗?那我给你夹肉怎么不吃?”

这个时候王源哪里还听得懂他在说什么,耳朵里只落进一个“吃”字,立马给他胸口吭哧一口。

这一下用了七八分力气,王俊凯痛得倒抽一口冷气,托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然后亲吻吮吸他耳垂到锁骨一路的皮肤,在他耳边喃喃:“你是想咬死我吗?”

王源抱住他的头,极认真地道:“是啊。”

“嗯?”

“吃到肚子里,就是我的了。”喝醉的天蝎极端又危险。

王俊凯感知到这危险,却没有任何惧怕的情绪,甚至多了几分期许:“哦?那你打算怎么吃到肚子里呢?”

王源的存在看似单纯纤细,实则像个肆无忌惮地绑架犯,随随便便就能拢走人心,偏偏他不止是个人质,还是王源专属的斯得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嘿嘿……”绑架犯翻了个身重新趴到人质的身上,他是笑着的,眼睛弯弯撒娇肉鼓鼓,简直像是好几年前那个纯真的孩子,但眼神又极具侵略性,这么剧烈反差实在让人战栗。

他的吻顺着王俊凯的滚烫的胸膛一路逡巡,沿着腰腹直到抵达危险区域。

王俊凯一怔,低头看王源,看他漂亮的嘴唇就在自己极度需要抚慰的欲望旁边,还不止这些,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王源因动作塌陷的腰肢和翘起的臀部,曲线美的诱惑力堪比世上最美味的佳肴。

王源抬头,眼神诱惑又危险,舌尖从自己的下唇上扫过,又舔了舔整齐洁白的牙齿。这意思很明显了,他在问王俊凯:极乐和危险都在这里,你敢尝试吗?

王俊凯被蛊惑得有些神志不清,捯了半天气终于缓过神,把王源从下边捞上来。

他不怕他,也承认实实在在被诱惑着,弦绷得极紧,稍不留神就得断,断了就能把王源里里外外吃干抹净。

只是爱意永远占据欲望的上风,他总是舍不得他。

他把王源重新拉回自己怀里,仔仔细细吻他,然后逗他:“喝了酒胆子不小啊?还有别的方式也能爽到,你要试试吗?”说着伸手抚摸王源的脊背,顺着曲线滑至腰部以下。

王源在他怀里歪着头看他,仿佛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王俊凯笑了,亲亲他的眼睛,他爱这双眼睛:“可惜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酒醉第二天当然意味着严重的后遗症,头痛胃痛浑身无力。

王源醒来,真的觉得头痛,生理性的头痛还在忍受的范围内,心里的问题却实在不好过关。

他睡在王俊凯的床上,两个人未着寸缕地搂在一起,最重要的是,王俊凯身上点点斑斑,吻痕、咬痕、抓痕,惨不忍睹。

王源惶恐,不、不会吧?他天龙哥酒后这么勇猛,就这么把王俊凯给、给办了??

这么想着,他小心翼翼地从王俊凯怀里钻出来,坐起身支楞着脖子,试图去看王俊凯身后。

“怎么着?醒了?”王俊凯突然道,眼睛都没睁,吓了他一跳。

“醒、醒了……”王源语塞,他根本不记得昨天最后怎么了,记忆停留在……呃,在他骂王俊凯混蛋,“你没事……吧?”

“有事。”王俊凯还是不睁眼,“你要怎么负责?”

我的妈呀……王源不是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两个人到了某个阶段,身体上的结合也会进行到最后一步……但这毕竟不是男性的天性,他也就是那么一想,有个粗略的概念,从来没有它会确实发生的实在感。

可是现在好像真的发生了……不在他设想的浪漫情境和背景里就算了,还是在醉酒后发生的他根本不记得!不记得也就算了,他曾经暗自惆怅过,实在拗不过他委屈一些接受王俊凯的那啥也可以,但是没想到……

“喂喂喂……想什么呢?”王俊凯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他表情很精彩,知道小屁孩儿想歪了,连忙道,“让你失望了,你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在王源懵懵的眼神里,王俊凯笑出声。

昨晚王源是很出格,也很急切,但好在他还是清醒的,也是熟悉王源身体的,于是成功镇压了小兔崽子的起义,也抚平了他的凌乱。

只是过程实在惨烈,他被又咬又掐又吮的,累得半死不说,还搞得一身狼藉。

不过他没有怪王源的意思,喝酒喝成那样,酒后又是那个样子,想来是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事情,加上被乔宝璐气着了,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

“别生气啦,”王俊凯抱抱他,“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考虑合约的事情,我心里也没有那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


王源在王俊凯家连住两晚,大过年的实在不合适,早饭后连忙告辞,凯爸爸送他回家。

冬天家里虽不冷,但王俊凯穿件高领毛衣也不算太突兀,他送王源到了门口不好再跟,只好挥挥手机意思回头联系。

王源也跟他挥手机,口罩外只露着弯弯的眼睛,乖的不行。

王俊凯心情很好地回到客厅,心里惦记着昨天王源扯掉的衬衣扣子得偷偷缝上,却见他妈妈坐在沙发上看他,一脸欲言又止。

“怎么了吗?”王俊凯心虚,昨天两个人折腾的时候实在不太收敛,不知道是不是被发现了蛛丝马迹。

凯妈妈却说的话却出乎他的意料:“小凯,你给那个师妹发微信了吗?”

“没有……”王俊凯皱了下眉头,“我觉得算了吧,不好接触太多。”

“我觉得她挺不错的,可以多交往看看。”凯妈说的很平静。

王俊凯一怔,连忙道:“不是说25岁前不让……”

“我昨天跟你姑姑聊天来着,现在大家都说,以前上学的时候父母不让恋爱,等毕业该结婚才着急,到时候哪有那么合适的对象一下子就看对眼?不如早点跟女同学什么的接触接触,我觉得你那个师妹就挺好的……”

“不了,”王俊凯少见地打断了他妈妈的话,直接拒绝道,“我现在工作这么多,这样做没什么好处,以后再说吧。”

他这么说了,凯妈也没有再勉强,只是突然又转了话锋:“合约的事情,你究竟是怎么看的?小源昨天那个状态,是不是这个事情闹的?”

“……算是吧。”王俊凯含糊其辞。

凯妈妈连连摇头:“我劝你,不要再管着他了,现在你们都大了,都有各自的想法,你要想像出道的时候那么勉强他,只会闹得不愉快……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你应该很清楚。”


王源回到家一推门,就见他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口的方向,显然是在等他。

可以说是非常令人心虚了。

“妈……起这么早啊……”他含含糊糊地打招呼。

“你连续两天不回来,我打算今天再不见人就要去接你了。”源妈妈淡淡地道。

王源心里更虚,开始反省自己身上的痕迹有没有露出马脚,面上却很淡定:“干嘛那么紧张,我就是在王俊凯家多玩了一天……”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形势,就糊里糊涂地多玩一天。”

“什么形势?”王源突然冷声道。

源妈妈沉默着看了他半天,才轻声道:“我算了算距离上次到现在,大概是有十年了,所以我挺好奇的,你俩都长这么大了,现在大部分工作也不在一起,为什么合约的事情还是要商量着来?”


-

小源的梦是在第13章。

梦的含义表达得比较隐晦,不影响整体阅读,大家意会到什么程度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