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4

【他们依然走在一条遥遥无期的路上】


重庆的冬天不像北京朔风凛冽,山水氤氲间的城市,冷起来都是温吞的。寒意总是悄声无息地入侵,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浸透骨髓,再也暖和不起来。

在这样的天气里王源的手总是很凉,尤其是指尖的部分,仿佛是因为手指太长了,温度到达不了那个距离。

他忍不住握拳,想用手心去暖一下冰凉凉的手指尖。

王俊凯大概是感觉到了,明明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就伸了手过来,不容置疑地掰开王源合拢的手指,然后把冰碴似的指尖包进自己手心暖着。

有点像是牵手。

关于牵手这样寻常的动作,他俩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说不上是因为太少还是因为太频繁,又或者说,他们手指触碰的时候总是温存的,并没有像真正的情侣那样,让这个动作也成为令人心跳加速的粉红回忆。

毕竟他们原本就不是寻常的情侣。

毕竟当年王俊凯握着王源的手跟他一起摸索微信怎么用的时候,孩子气地抢手机玩游戏的时候,打打闹闹拉拉扯扯的时候,都还没有学会心跳加速。

沉默了良久,王俊凯终于说了今晚对王源的第一句话:“吃饱了么?”

王源侧过头看他,突然笑了一下。


不能怪王俊凯问得突兀,实在是方才那顿饭吃得有些潦草,只不过王俊凯是心不在焉没吃几口的潦草,王源是故作镇定囫囵吞枣的潦草。

大人们也是食不知味,讨论的气氛却一直很叫激烈,只是他们再激烈也没用,两个小的,一个一脸凝重默不作声,一个埋头苦吃佯装不觉。

两个人听着,也沉默着,没有表达任何意见。

好不容易熬完了这顿饭,四个大人没讨论出什么正面结果,只能勉勉强强说一句“还有时间”,顶多再加一句“从长计议”。

买了单打道回府之前,王俊凯突然对王源的妈妈道:“周阿姨,今天能让王源去我家住吗?”

四个大人俱是一愣,随即又去看王源,王源没什么反应,仿佛压根没听到这句话。

但也都明白王俊凯是什么意思,大人商量完了,两个孩子需要时间和空间做出他们的选择,并不是父母的意见不重要,而是就像十年前一样,最终需要做决定的还是他们自己。

“去吧。”源妈妈对他点点头,话却是对着王源说的,“去了听话,不要给你叔叔阿姨添麻烦。”

王源愣了愣,答应完上了王俊凯家的车才反应过来,他妈妈的叮嘱也差不多是十年如一日,只不过当年他第一次去王俊凯家留宿的时候,说的是:“去了听话,不要给你叔叔阿姨还有小凯哥哥添麻烦。”

细微的差别让他有点莫名的心慌。


人是很健忘的,大部分事情都会随着时间被抛诸脑后。但人也是善记的,只需要一点简单的触发,就能找到开启回忆的通路。

在他们还没有忙到不常在重庆的早些年,对方家里总有自己的洗漱用具,衣物倒省事了,互相借一借也都能对付,时间一长全混在一起,两件一样的衣服出现在一个衣柜里也成了常事。

可是那毕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四年?五年?

现在再到王俊凯家里留宿,竟让王源感觉陌生得厉害。

作为需要定期更换的日用品,当年他那只记不清颜色的小牙刷和小毛巾早不知什么时候被丢掉了,凯妈妈给他找了新牙刷和新毛巾,又让王俊凯给他找新内裤和睡衣。

王源像一个客人,或者说像不常来的远房亲戚一样,坐在客厅里,凯爸爸给他倒了水又拿好吃的,问几句方才饭桌上没工夫说的家常话。

以前,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

以前在不上学的日子里,他随时都可能出现在这里,乖巧可爱但又自在,哄完大人们开心又在王俊凯的小房间里肆无忌惮地捣乱,他像这个家里的小儿子。

可是,那真的是太久之前的事情了,这些年他连自己的家人父母都少有好好相处的时间。

日月窗间过马,忽然而已。


王源客客气气地洗了澡道了晚安,在王俊凯的房间里坐了半天,直到王俊凯问出那一句“吃饱了么”才恍惚回神,下意识地侧过头笑了一下。

“饿的话我去找东西给你吃,过年家里什么都有。”王俊凯捏了捏他的手指,轻声道。

王源刚从那一场不知今夕何夕的梦里醒来,觉得眼前这个人偶尔冒傻气的样子居然跟当年没什么两样,还真是挺稀奇的,只是当年他觉得体贴,现在他觉得可爱,总归王俊凯在他眼里都是好的:“我从头吃到尾,你没吃几口,现在怎么反过来问我?你饿了吗?”

“有一种饿,叫你老、老……觉得你饿……”王俊凯本来想套用“你妈觉得你饿”来调个情,奈何他真没这个天赋,有些事好上手,有些话却总是说不出口。

王源简直要笑死,方才的低落一扫而光,只有捶床大笑的份儿:“噗哈哈哈哈哈……王俊凯哈哈哈哈……不会撩哈哈哈哈……就不要尬撩……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无奈地看着小垃圾趴在床上笑得夸张,虽然有点窘,但不知为何心情却很好,他轻轻拍一下王源的屁股:“高兴了?”

“王俊凯,你有没有听过那个,”王源笑得上气不接地摊在床上,侧过脸看他,“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雨落在热带与极地,不远万里……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你妈打你,不讲道理……哈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也笑,很会抓重点地道:“你很喜欢我,我知道了。”

“嘁。”王源白他一眼,然后把脸埋进被子里表示不想跟他说话。

他的手放在被子上,安静乖顺,不像他本人,总是炸着毛让人苦恼。

王俊凯拿起他的手揉捏一下手指,笑了笑:“总算焐热了。”

“那是我自己捶床捶热的,不要抢功劳。”王源闷闷地道。

“我可以给你焐得更热一些,”王俊凯拉一下他的手,试图往自己衣服里面带。

王源很冷静地把手抽回来:“你不要试图蒙混过关。”

于是两个人又陷入沉默。

他们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还是要续约,都在一个公司里,两个人才有更多在一起的机会。

还是要离开,至少要离开一个,不在一个公司两个人才更安全。

都有理,却都不完美,也都无法说服自己和对方。


“别趴着了,小心闷坏了。”王俊凯还是没有接起那个话题。

王源依旧趴着,身子却轻轻地晃了晃,表示自己听见了但是不想动。

于是王俊凯笑了,伸手摆弄他,抬胳膊抬腿儿抱脑袋抱腰,把人好好地放进被窝里,被子也盖得严严实实,弄好之后发现自己进不去了,惆怅道:“盖一床被子会不会冷?我妈又拿了一床,要盖吗……”

王源闭着眼睛也要翻个白眼给他。

“还是两个人一床比较暖和。”王俊凯立刻给自己找台阶下,关了灯轻手轻脚地钻进被子里,从背后把人抱个满怀。

“王源儿……”他在他耳朵边轻声叫他,轻微的气息拂在耳廓上,痒痒的。

王源不理他。

“源儿……”他轻轻用嘴唇碰了碰他圆圆的小耳朵。

王源还是不理他。

“幺儿……”他舔了一下他的耳垂。

王源一下子坐起来,拍亮床头灯的一瞬间把两个人都刺了一下:“你想干嘛??”

王俊凯很无辜地看着他,漂亮的眼睛眨一眨表示自己只是叫一下而已。

“……”王源无语,过了半晌道,“王俊凯,这可是在你家,你爸妈都在隔壁呢。”

王俊凯噗地笑了:“我就是叫你一下,你以为我要干嘛?”

这个人太赖皮了,自己明明就有歪念头,却若无其事地往别人身上扣!可恶!王源在心里把他胖揍一顿,表面上却很冷静地“哼”了一声,然后关了灯重新躺下。

他一躺下,王俊凯就凑过来把他揽进怀里。

“王俊凯你……”

“抱着睡一觉他们不会发现的,”王俊凯的声音很低,低下头亲亲他的动作很轻,“好不好?”

王源认输,安安心心地搂着他的腰,把脸贴在热乎乎的胸口上。

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脑袋里转起一个俗语。

叫扮猪吃老虎。


王源第二天没有要走的意思,王俊凯也没有要让他回去的意思,家长不知道他俩商量的结果,看到两个人默默起床洗漱吃早餐,话不多的样子,以为没谈拢,便也没有提出要送王源回去。

大过年的,王俊凯家里从午饭前就有亲戚陆陆续续来拜年串门,托王俊凯的福,这两年上门的人一年多过一年,只不过现在还未过初七,所以来的大部分都是比较熟的亲戚,倒也不觉拘谨。

一大家子人挤在客厅里,七大姑八大姨的好几个王源都眼熟,她们见王源更眼熟,只是眼前的大男生早就不是当年的小男孩,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哄过去拉拉手摸摸脸,现在连拉家常都是十分敷衍客套的。

王源无意混在不熟的亲戚里,于是降低存在感偷偷溜进厨房——凯妈妈要招呼亲戚,也不想让王俊凯大过年的去应付平常记者问了无数遍的问题,所以特命他在厨房洗菜择菜,顺便把能做的菜都做了。

王俊凯见他进来了直乐,方才边干活边唉声叹气的架势瞬间就没有了,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做。”

王源跟审阅部队似的打量一圈食材,最后却只说:“什么都行,随便做吧。”

“不老实。”王俊凯笑道,伸手把几样王源喜欢的搭配拿到跟前,开火热锅,“你往那边儿站一点,小心一会儿被热油溅到了。”

“知道还问我。”王源故意抬杠,眼睛却弯弯的,撒娇肉都鼓起来。

他看着王俊凯熟练地热锅倒油炒菜,颠勺的动作流畅又潇洒,简直像是《暖味暧昧》的现场直播,心里不由得意几分,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得意。

“王俊凯,”他突然问,“你记不记得上一次我过年来你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分一些神看他,笑了笑:“当然记得,我亲了你一下。”

八年前王源过年到他家串门,王俊凯着急想把人拉去自己房间两个人玩自己的,奈何七大姑八大姨见了王源又是捏小脸蛋儿又是拉家常的反正就是不放人。

偏偏凯妈妈先是说“源源比你讨人喜欢”、后来又说“谁看见好看的小孩都会喜欢,我看到可爱的孩子也想亲一亲抱一抱逗着玩一会儿呢”的,把王俊凯彻底给整急了,最后趁着两个人在床上“摔跤”的功夫,在王源的小脸儿上吧唧一口。

那个时候半真半假的心思和孩子气的模样实在可爱,王源当然也记得清楚:“那你记得当时亲完之后,你说了什么吗?”

说起这个就尴尬了,王俊凯连忙急速颠勺——炒菜好忙啊好忙啊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啊……

王源也没想让他尴尬,自动跳过了那部分不知所谓的辩白和问答,轻声道:“那个时候你跟我说,龚阿姨说了,她看到可爱的小孩也会想抱一抱亲一亲的,我问你我是小孩儿吗,你说差不多吧……现在我想再问你一次,你当时为什么亲我?”

“因为我喜欢你,”王俊凯头都没回,盯着锅里的菜,语气却格外坚定,“当时是什么喜欢我也分不清,你要问我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种喜欢的我也不记得,反正我从很早之前就喜欢你,喜欢你才亲你的,没别的理由。”

王源看着他认真的侧脸,突然觉得心里释然又惆怅,他内心的小世界里有一个非常严密的保险柜,这些年里许多不能说或者不明白的事情都藏在里面,如果全部摊开来看的话会发现大部分都跟王俊凯有关,现在终于又少了一件。

只是他却忍不住觉得委屈——距离那一下羞涩的亲脸颊已经过去整整八年了,他们依然走在一条遥遥无期的路上。

厨房里的气氛因为快出锅的菜而变得潮热起来,只是菜是微辣的,气氛却是酸涩的,也不知是为什么。


王俊凯家的餐桌不大,早年这种人多的场合都会把孩子们赶到客厅的茶几上分餐,今年还是如此,只不过现在王俊凯和王源早过了缩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缝隙里吃饭的年纪,二十多岁的人了,一个是家里的顶梁柱,一个是大明星同事,不上桌说不过去。

所以尽管推脱再三,王源还是跟王俊凯一起被塞到了餐桌边。

好在自家饭桌上倒没什么客套和过分的礼节,大家分撮儿聊天或者一起说笑,气氛还是不错的。

聊起过年给朋友同事微信发祝福的事情,凯妈妈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小凯,你那个师妹,叫乔乔的那个,给妈妈发微信祝春节快乐了,你记得也给她发一个。”

“啊??”王俊凯一愣,下意识就去看王源,但蓦地发觉不应该,连忙悬崖勒马。他不敢多问,生怕他妈再说出什么让王源不痛快的话来,连忙应道,“知、知道了。”

王源一直跟没听见似的低头扒饭,一小会儿饭下去了半碗菜没吃几口,王俊凯忐忑地给他夹一块肉,没想到却被小孩儿在剩下的米饭里刨了个坑给埋了,简直让他又无奈又好笑。

吃会儿饭垫了肚子,酒自然要喝起来,男士们互相让着劝着。到了王源这里,毕竟一半算客又是个成年男孩儿,自然没有绕过去的道理,于是也劝了几句。

放在平常王源肯定是不喝的,不为别的也要为了他的嗓子,可是今天他偏偏想喝,为了很多事都想喝,所以答应得很痛快。

王俊凯拦了几句又不敢管他管得太明显,只好坚持不能喝白的给他倒了一点点红的。

王源瞅了瞅只占了杯底的红酒,又瞥他一眼,很强硬地伸手连酒瓶一起揣走了。

知道小天蝎这是为乔宝璐的事情生气呢,王俊凯理亏地闭嘴。

王俊凯的爸妈也觉得王源今天奇怪,只是第一反应想到是为了合约的事情,想想毕竟是孩子,这么大的事情心烦意乱是难免的,只要不出格稍微发泄一些也不是坏事,于是也没有太管他。


酒过三巡女眷下桌去客厅聊天,王俊凯被他妈妈叫去厨房帮忙收拾,等再回到餐厅的时候,王源已经整个小脸儿都红了,眼睛里泛着水光,天照聊酒照喝,就是表情和动作都比平常慢了整整一拍,怀里的红酒瓶已经见底。

王俊凯心说坏了,真给喝醉了。

他溜到王源背后,扶着他小声道:“源儿,回卧室睡觉吧?”

“嘿、嘿嘿……”王源很慢很慢地转过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手指软绵绵地戳他胸口,可能是方才跟另外几个醉鬼聊天聊出惯性了,说话的声音很大,“跟你回卧室?你想、想干嘛?”

王俊凯一惊,差点就去捂他的嘴,连忙低声道:“小点儿声啊乖,睡觉去好不好?”

“谁、谁要跟你睡觉?”王源很是不耐烦地挥挥手。

幸好旁边几个人也没在听他俩说话,王俊凯心惊胆战地决定不能靠说了,再说下去这个小垃圾能趁酒醉帮他俩出柜,于是直接上手要把人扶回去。

他不动手还好,一动手王源直接跟他急了,反应剧烈地一下子把他推开,大声道:“王俊凯!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话音刚落,王俊凯看到自己妈妈正好从厨房里出来。


-

八年前小源到哥哥家过年的详情见第8章,回顾一下再看本章会更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