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3

【脚踏车在隆冬划过一段夏夜】


庆功派对人又多又闹腾得厉害,谁都没注意到餐台这边的暗涌波动。

这是乔宝璐第一次直接见到王源这个人。

她曾经以为自己看穿了王俊凯为什么会喜欢王源——手机相册里的细节实在美妙:小巧的下颔,纤细的锁骨,修长的手指,白皙的皮肤上一点小小的痣,甚至于圆圆的后脑勺。怪不得喜欢他,从小到大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尤物,这也是福气了。看了他们小时候还比较坦然的相处模式,又翻了翻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她更觉得如是。样貌出众的男孩子,会撒娇会耍赖骨子里却乖巧的男孩子,有趣又可爱的男孩子……有了那么多形容词之后,后边的名词反倒不那么显眼了。

男孩子。

乔宝璐暗自笑了,只怕在和异性接触甚少的王俊凯眼里,这个性别特征并不是很重要吧?

他只是喜欢一个漂亮的孩子而已。

于是她一边摸索着那些属性,一边不断地提醒王俊凯:你看,他可是个男孩子。

可她现在见到本人了。

活生生的王源,跟照片里的王源,不太一样。

其实是太不一样了。

真人比屏幕里高,也更瘦,棱角分明。在这个场合里不像粉丝面前那么端正收敛,姿态和神情都是松散的,他大概是知道自己出众,也懂得怎么释放和隐藏魅力,举手投足间颇有些自得,和朋友说话时而揶揄时而大笑,和陌生人打招呼亲切有礼距离恰到好处,他哪里是什么乖巧漂亮的孩子,就是一个刚刚成熟的大男生。

乔宝璐这才体会到什么叫一人千面,她此刻看到的王源和跟王俊凯在一起的王源,分明是两个人。

她本来没打算跟王源有什么实际接触,没想到偷偷摸摸端详了半天后,忍不住想凑近观察一下。

正好王源和朋友在餐台边取食物,她便拿了个盘子靠近他们。

没想到还没走近,就见王源突然抬头看到了她,然后就一脸怒容径直迈着大步朝她走过来了。

乔宝璐一惊,这是哪一出?

王源这个举动显然也吓了身边的朋友一大跳,急急忙忙跟过来,在王源跟她面对面之前把人揽走了。

乔宝璐认得另一个人是乌齐云,在王源从她面前被拐走的一瞬间,她隐约听到乌齐云低声道:“……万一不是她呢?你别激动行不……”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和王源暗中较劲已久,但一没正面冲突、二没出格举动,她印象中的王源也不至于只是看到她就要过来理论,可是方才那个激动的情绪怎么看都不假,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乔宝璐百思不得其解,余光见乌齐云拉着王源往宴会厅内的小包间方向走了,便若无其事地跟了过去。

酒店宴会厅能容纳上百人,小包间自然也是相当阔绰,里里外外好几间,此时宴会已到高潮,宾客多集中在会场上,这里自然就冷清了,乔宝璐溜进来没敢往里面走,贴着墙靠近里间的门口竖起耳朵偷听。

“……你都不确定是谁,刚才冲上去想干嘛?”

“除了她还有谁?他周围还有其他什么女人吗?”

“那你也搞搞清楚再行动可以吗,听没听过捉奸要成双?再说了,就算是她,你冲过去能干嘛?你以什么身份质问她?问题根本不在哪个女人身上……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别掏心掏肺的,好了现在被人哄上了手又套走了资源,人家差点拿奖了,你才知道后悔了?”

“我真没想到……你不知道我看到那个女人发过来的信息简直……”

“亲兄弟都明算账呢!何况你们这算什么?好了好了,在这里说这些干什么……”


庆功宴结束已过凌晨2点,王源蹭乌齐云的车回酒店,乌齐云丝毫没有歉意地把自己的助理赶去跟强哥作伴:“琰琰姐,我们兄弟要说点儿男孩子的小秘密,你去跟小强哥交流一下怎么照顾毛孩子吧!”

两个人窝在保姆车的最后一排,王源小声道:“你觉得这么鬼扯,她会信吗?”

“啊哈,她当然不信,”乌齐云胸有成竹,“不信最好,女人天性多疑,聪明的女人更多疑,她越是不信,就会越想求证……唉可惜了,俊凯肯定不会陪我们演这场大戏,不然好好计划一下真的有的玩儿。”

王源轻笑:“你怎么知道王俊凯不会玩儿?”

“虽然我只见过他一次,但那孩子一看就是那种古板正直的类型,玩儿不来这个,”乌齐云连连摇头,“再说了,做这种戏需要一个炮灰演小三儿,容易真的被乔宝璐打击,所以俊凯根本不会同意。”

“我本来以为你说的知道怎么对付她,会是……”王源纠结了一下表述方式,“比如把装作不小心把酒洒在她身上,或者踩到她裙子把她绊倒之类的……”

乌齐云目瞪口呆:“王源,你是不是小时候偷看大人电视剧看太多了?”

王源给他一个白眼:“说重点谢谢。”

“你也不想想她身上最大的问题和最重要的底牌是什么?不就是知道你和俊凯的事情?”乌齐云耐心地解释道,“如果连这一点都开始存疑,那她先前的计划和设定就会被全盘推翻,所以她必须先求证我们说的是真是假,所以我说如果俊凯配合的话,这一招就能玩死她,可惜不行。既然不行,那就只好纯粹用来拖延她找你麻烦的时间和精力了。”

这一招其实跟王源之前让王俊凯多跟异性接触的方法如出一辙,只是更直接也更有风险,所以王源一下子就明白了,只是还是顾虑重重:“如果她真的喜欢王俊凯的话,那就不会相信他是这样的人。”

“如果她真的喜欢王俊凯,就不会闹那些个幺蛾子。”乌齐云不屑一顾,“而且我刚才就说了,她信不信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必须耗费精力去求证这件事情是真是假……对了,最近王俊凯可能会被盯得很紧,是让他老老实实待着,还是找个小姑娘转移乔宝璐的注意力,你们自己决定吧。”

王源这才想到这一点,不禁惆怅:“我得提醒他一下,最近出门小心被人跟着……找个小姑娘就算了,我不想让王俊凯花心思在这种事情上,而且就像你说的,他也不会同意的。”

想了想他又道:“小乌哥你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看也不像真的会注孤生的样子,居然还是单身太不可思议了?”

乌齐云笑:“这跟聪明不聪明有关系?”

“不能说聪明吧,就感觉情商很高,所以我一直觉得你那个所谓的注孤生,简直就是欺骗消费者。”王源义正言辞地道。

“哈哈哈哈哈哈……”乌齐云简直笑死,笑完却又严肃了,一本正经地道,“王源,聪明才不是恋爱的必要条件。而且恰恰相反,犯傻才是。”

“我是绝对不会犯傻的人,所以没办法恋爱。”

“这又是什么意思?”王源一脸懵逼。

乌齐云还是在笑:“说白了就是,我的大脑不许我做得不偿失的事情,而在现在的情况下,恋爱就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所以我不会谈恋爱。”

“难道不是因为你没遇到特别喜欢的人吗……”王源踟蹰道。

“我出道前有喜欢的人,追得可狠了,”乌齐云坦白道,“可是真的在一起之后却又觉得没意思,她偶尔耍个小脾气,或者使个小心思什么的,按理说很有情趣吧?但我总是一眼看穿,看穿之后都知道她想要什么样的效果,于是就又演给她看,时间一长搞得我很累,只有一个人开心的恋爱,怎么可能谈下去?”

“可是我觉得,”王源闷闷道,“你经常干得不偿失的事情啊……”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是给兄弟帮忙和恋爱是两回事,更何况,你从你的角度觉得我得不偿失,在我看来却未必如此,”乌齐云坦然地告诉他,“你觉得我从刘制片那里救了你,自己却被整,其实我早就得罪过他了,多一次不嫌多,而且你欠我的人情可比他值钱多了。”

“再说潮牌的事情吧,你觉得是占我的光赚钱了,但对我来说就不是,注入的资金越多规模越大,以后盈利就越多,而且你掺一脚就得为牌子打免费的广告,到头来得利的还是我。”

王源一想也是,但只觉得怎么听怎么别扭,不由道:“你说的都对,就是未免太直白了。” 

“可是这就是我的思维方式,”乌齐云拍拍他肩膀,“当你是兄弟才跟你说的,所以你尽可以欠我的人情,我一点儿都不亏。”


王源给王俊凯打电话,把他和乌齐云闹出的这些事情说了一下,提醒王俊凯要注意什么什么的。

果不其然,王俊凯隔着手机穿越电话信号狠狠教训他:“你们俩这不没事找事吗??”

“她不也没事找事……”王源理不直气挺壮,“反正就是这样了,你就当不知道也行。”

王俊凯在电话这头叹气:“算了吧,我明白你是好意,既想解决这个事情,又不想让我为难去跟别的女生接触什么的……”

你知道就好,王源腹诽。

“不过你跟乌齐云,最近走得也太近了。”王俊凯犹犹豫豫地道。

“怎么,”王源乐呵,“你吃醋啊?”

王俊凯不接茬:“你俩其实有点像,都爱说什么得不偿失啊、理智啊什么的。”

“可是我会犯傻,他不会。”王源心说是啊我也聪明,没想到最后居然栽你身上了。

“傻点儿好,傻点儿可爱。”王俊凯嘿嘿笑。

王源冷哼一声:“我就应该学小乌哥,谈什么恋爱,还异地恋,是游戏不好玩还是美食不好吃了?”

王俊凯立刻转移话题:“我记得你说要奖励我来着,还欠着呢,什么时候还啊?”

“快了快了,”王源哄他,“总得见面才能还啊。”

然后他俩是见面了,只不过见面的场合出乎意料。


过年的时候王源回家,没想到一回去他妈就提起要跟王俊凯一家吃饭的事情。

王源立刻吓得魂飞魄散,表面上还是努力镇定:“怎么突然想起一起吃饭了?你和龚阿姨不是经常见面的吗?”

“是啊,但是好久没有两家人一起坐一坐了,有些重要的事情还是应该你们俩在场当面说说。”

这么模棱两可的说法简直可怕,王源很心虚地答应了,回到房间开始仔细计算他俩的关系被爸妈发现的可能性。

不对,不应该啊,要真是发现了这事儿那估计早就急了,哪还有心情两家人坐一起吃饭呢。

这么一想他立刻淡定许多——吃饭?吃饭好啊。

可惜的是等真的坐到饭桌上,王源才发现能让他烦躁的话题远不止一个。

王俊凯坐在他对面,也是一副如坐针毡的表情。

两个人的父母却陷在热烈的讨论之中。


王俊凯在这讨论声中恍惚了一下,突然发现他和王源已经认识十年了,现在迈过的是第十一个年头。

组合成立也快九年,再过一年,就到了跟许多人约定好的那个十年。

他不知为什么,在这么纠结时刻居然想起了出道前和王源一起在南滨路骑车的那个夏夜。

那个时候他激动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觉得有点点好笑,明明还是看不到未来的状况,怎么就能为“出道”两个字那么高兴呢?

他想起要出发去骑车之前自己还特意去问了一下组合的新成员要不要一起去,心里想着自己是队长要让队友们好好相处什么的,被拒绝了还挺失望的。

他还记得当时骑车到了江边,他跟王源说邀请了新队友本来想混得更熟一些没想到对方不来,王源听完嗓子里含混不清地嗯了几声算作回应,然后脚下用力一蹬,车子就刷的一下向前飞了出去。

现在回想起来,王源当时没跟他急就不错了。

王源那天说了什么来着,哦对了,他说:“王俊凯你知道吗?很多小孩走丢都是因为爸爸妈妈只顾着看弟弟妹妹,所以不能生二胎。”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才几岁的小屁孩儿心里居然就有这些弯弯绕绕了,可惜当时也是小屁孩儿的他,又怎么会懂呢?

记忆时隔八年多,如同潮水般翻涌上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记住这些细节的,然而又庆幸自己记得这些细节,那个时候不懂的事情,现在都懂了,于是可以攀着记忆的曲折,去破解当时的难题了。

那个时候王源说:“王俊凯,如果我真丢了怎么办?”

他答道:“那我去找你。”

“找不到怎么办?”

“肯定找得到。”

那个时候王源说:“我不会走丢的,要是哪天不见了,肯定也是不小心,等一会儿自己就会找回来了。”

当时的他很忐忑,怕王源万一反悔出道的事情就黄了,所以问王源:“王源,你不会……以后反悔吧?”

王源的回答是:“怎么可能,我妈都签字了。”

“不是这个意思,”他着急地比划了一下,然后追问,“是你自己,不会后悔同意了吧?”

不知怎么的,听到他这么问王源好像有点高兴,抬眼看他时眼睛亮亮的:“放心好了,不会的。”   

王源小时候眼睛就很大,瞳孔透亮,江对岸的南岸夜景映在其中,又多了千百重光影。

居然真的想起来了。

想起来之后,王俊凯才发现,在那么久那么久之前,他们竟然就已经讨论过如此重要的事情了。

在那个夏夜里,他用一段脚踏车划过的夜色,换了他们共同人生中第一个十年的约定。

而现在,那个约定要到期了。

王俊凯在隆冬的季节里,一脚踏入一段避不开的夏夜。


饭桌上的讨论如此激烈,核心的问题清晰又令人彷徨。

王俊凯看王源,发现他正低头出着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炮火终于从父母间的讨论、争执和互相说服中渐渐平息。

他们的视线落在两个已经不是孩子的孩子身上。

是征询的目光。


很简单的问题:还有一年多合约到期,他们要,怎么办?



-

最近更文晚,因为太忙写得晚。

半睡半醒,累到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