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2

【小小的两个人,在万一中的万一里相遇了】


万里烽烟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

缭绕的烟尘和灰烬中,英俊的青年回头,脸上的血与尘难掩神采英拔。

眼见危险已到了近前,他唇角竟然还是带着笑的,那笑容并不柔和,是无惧无畏的笑。

可他干净漂亮的眼睛里却分明有不舍,舍不下的东西太多了,只是时局到了这步田地,一人的力量渺小又必要。

何以报国?不过慷慨赴死。

那一眼,眷恋又决绝。

而后是炮火连天,灰飞烟灭。

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片尾曲播了一半,王源的心脏还在砰砰直跳,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王俊凯最后那个眼神,几乎顾不上关掉视频。

那一眼眷恋又决绝,复杂的情绪竟被单纯的眼睛表现得淋漓尽致,真实到让他恍惚中以为下一刻两人要天人永隔,心里凉了一片。

他在酒店里补完《天涯静处》王俊凯出演部分的最后一集,心情复杂地拿起手机看评论——果不其然,嚎啕一片。

“哥哥死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

“我追剧的心情跟着哥哥一起没了。”

“卧槽卧槽卧槽!最后那个眼神!心碎一地!”

……

其中夹杂着不多的理性评论,最多的点都集中在王俊凯饰演角色牺牲前的那个眼神上,甚至有人给出了“教科书式的舍不得”这样高的评价。

不同于其他剧集评论中的各有褒贬,王俊凯在最重头的8分钟群戏和最后的牺牲戏份里的表现,几乎得到了一致的好评,虽然《天涯静处》还没大结局,但他的任务到此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了。

王源趴在床上看评论,之前入戏的惆怅一扫而空,越看越膨胀,得意地嘿嘿傻笑。

傻笑一会儿心里有个小人儿嘲笑他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哦你这么开心?

然后心里又冒出另一个小人儿反驳道:他们夸的是我的人我怎么就不能开心了?

两个小人儿开启互怼模式,王源抱着手机乐不可支。

他给王俊凯发微信:“表现不错,见面有赏。”

王俊凯给他回一个小猫上蹿下跳的动态表情,配字只有四个:急不可耐。

于是王源又傻笑。

恋爱使人傻白甜。


傻笑完王源蹦蹦跳跳跑去找晋南道谢,把晋南夸了个天花乱坠。

“就你嘴甜,这会儿连俊凯的功劳都往我头上扣,”晋南无奈,“是他真的演得好,有了这个之前的演技风波应该不会再重演了,放心了吧?”

王源嘿嘿一笑:“南哥介绍他出演的,要记首功!”

“我听孟导说他下一部古装戏也定下来了?”晋南问道。

“嗯嗯,”王源点头,“刚定下来,应该就是这几天签约,王俊凯他高兴得不得了。”

晋南笑道:“这是好的趋势,孟导愿意用他就是最好的肯定,他现在这个路子也对,偶像剧可能一时半会儿避不开,保持一定频率接拍正剧对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

说完又问王源:“那你呢?这次录最后一期了,录完什么打算?”

“录完《模仿游戏》要准备发新专辑,估计年前都要在录音棚了,”王源想了想道,“翻过年有电影的计划,不过主要还是音乐和综艺。”

晋南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道:“说到这个,有件事提前跟你说一下,明年我应该不会参加《模仿游戏》了。”

“啊?”王源一怔,“是因为世颐……”

“有这个原因,我原来是想还是跟他正常相处,也许很快就会过去了,但现在看来是我太乐观,所以不如别一天到晚这么吊着,不见面说不定才是正确的方式……不过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晋南宽慰他似的一笑,“我毕竟不年轻了,趁着精力充沛状态好的这几年,还是想有时间多拍拍戏,多留下一些好角色,男演员的职业生涯虽然很长,但也要好好利用每个阶段才行……明年的工作计划基本定了,时间排得很满。”

王源点头,他舍不得晋南是真的,《模仿游戏》这三个人其实他都舍不得,只不过他们这一行聚少离多是常态,能连续合作三年已是不易,更何况有了夏世颐的事情,晋南已经坚持得很艰难了,离开是迟早的事情。

“以后还会常见的,对吧?”他问道。

“当然,都在北京,很容易见的。”晋南笑着拍他肩膀,“有机会要跟你和俊凯一块儿聚聚。”

王源有点儿脸红,他突然想到什么:“南哥,世颐的事情,是不是让你在、在家里,压力也很大啊?”

晋南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笑道:“还好,他虽然不是同行,但是在一起很久了,对咱们这个行业还是挺了解的,不会无缘无故吃飞醋。”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啊?”

“快八年了,最艰难的时候陪着我过来的,两个人互相信任很重要,”晋南说起恋人神情都不一样,“不过也不能因为信任就不顾及对方的感受,毕竟我们面对的很多状况,亲密戏什么的,对于普通恋人来说其实并不好接受。”

王源点点头,表示深有体会,又问道:“那家里人呢?都知道吗?”

“他家里大概知道,只是不知道是我,毕竟不好公开,”晋南轻声道,“我家里还不知道,我妈还在执着地催婚呢。”

催婚啊……王源沉默,感觉好像是离他和王俊凯很遥远的事情,但仔细想想,他们的父母都是比较传统的人,少则五六年,多则七八年,估计就会有动静了。

到那时,又会是什么光景呢?


年底的时候某电视盛典举行,《模仿游戏》作为热门电视综艺前两年都受到了邀请,只不过最后都是节目组的人去了而已,没想到常驻嘉宾今年也成了座上宾,王源心里想着大概跟这是晋南参加的最后一季有关,少了一个人,下一季大换血或者直接流产的可能性都很大。

作为今年最热门的剧,《天涯静处》剧组自然也要参加,晋南最终选择了跟王源他们一起走红毯,毕竟合作算是阶段性结束了。

王源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跟王俊凯在同一场合以不同的身份出现,两个人好久没见,这种碰面的方式让他感觉怪怪的。

不过后来他发现自己多虑了,分开走红毯,座位在不同区域,直到活动开始他就见了王俊凯一个后脑勺。

王俊凯因为《天涯静处》的出色表现被提名了最佳男配角,虽然在一众前辈里获奖的希望不大,但实在是好事,王源远远看着他穿着高定礼服神采焕发的样子,心里跟着得意。

“哎哎,注意点儿表情管理,”乌齐云小声逗他,“王俊凯的后脑勺要被你盯穿了。”

王源回过神偷偷瞪他:“我没看他。”

“你对我5.3的视力好像有什么误解?”乌齐云一脸被闪瞎的表情,“回家慢慢看好吗?”

“不回家,”王源突然低落,“结束之后各干各的事情。”

没想到随口一句话招他不痛快,乌齐云连忙挽回:“吃个饭的时间总有吧?你不是明早才回北京?”

“他今晚就走了。”王源摇摇头,突然警觉自己暴露得太多,抬眼看乌齐云,却见他也没觉得怎么着,这才想到这人何其聪明,恐怕很久以前就看出来了。

乌齐云倒没注意他的表情,只说:“幸好我孑然一身,没你们这些苦恼……一天到晚尽看你和南哥对着手机纠结,世颐对着南哥纠结,搞得我都不想谈恋爱了。”

“你是不想谈,还是没人跟你谈啊?”王源终于找到机会揶揄他。

乌齐云“哼”一声以示反驳,突然小声道:“南哥也跟你说了不录下一季了吧?”

王源点点头。

“唉,估计他没跟世颐说,你看小孩儿现在还高兴着呢,真纠结。”乌齐云连连叹气。

“早晚有这么一天的,长痛不如短痛。”王源不知是在开解他还是在开解自己。

两人沉默一小会儿默契地换了话题:“钱我准备好了,年前给你?”

“可以,我先把合约给你。”乌齐云点点头,“其他的事情也差不多都到位了。”

“这么正式?”王源惊讶。

乌齐云笑他:“想什么呢?做生意要有做生意的样子,该有的程序一个都少不了,不然年底我跟你赖账怎么办?”

“哈哈哈哈这倒是,你把我的钱都拿去吃了怎么办?”王源也笑。

“那种事儿只有你能干出来,”乌齐云道,“第一批打样已经出来了,但先不给你,等明年春季第二批再给你,这样顺理成章一些,不然一下子别人就看出这里有你的份了,咱们跟之前商量好的一样,你只装作喜欢朋友家的衣服,这样宣传效果更好一些。”

王源点头,乌齐云行事他一向放心,这一行他又是门外汉,乐意省点儿心跟着乌齐云的节奏走。


两个人偷偷说着话的时候,台上的颁奖嘉宾获奖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暖场节目也过了好几个,再抬头时上边站着的竟是乔宝璐。

王源一怔,这才想起之前看到的提名名单,乔宝璐在最佳新人的行列里,她这一两年在沈琛的作品里又是女主角又是打酱油,一个没毕业的学生,没想到真的获奖了。

前排的王俊凯正坐立不安地似乎想回头,王源一看就知道他想干什么——想回头看看某人有没有不高兴。

这个傻子,一码归一码,自己哪有那么小心眼儿。

王源偷偷掏出手机发微信:“坐好了,她领奖你激动什么,被人注意到算怎么回事?”

下一秒王俊凯低头,然后迅速坐直。

过了一会儿王源收到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差点笑出声。

乌齐云余光瞥到,一脸看不下去。


盛典之后有例行的庆功派对,王源跟着节目组去凑热闹,王俊凯则直接撤退坐红眼航班赶明天的通告。

两个人在会场的楼梯上相遇,隔着半层远远看着对方。

王俊凯抬头对他笑了笑。

我想你了。

王源冲他眨了两下眼睛。

我也是。


下一秒就被人群的洪流推搡着,遮挡了能看到彼此的角度。

心跳的频率还没有降下来,那一面却已经像是一个幻觉。

王俊凯随着人潮走出会场,到停车场上车,继续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他被提名最佳男配角,方才盛典上播放了《天涯静处》里的片段——那个年代里无国无家,英雄气短,却也没有儿女情长,奔走在挽救民族灭亡的长路上,聚少离多。他留给倾慕之人的,也不过一句:“诗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魄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

表演说到底也是个体会、模仿、艺术加工的过程,谁又知道他说那些情真意切的台词时、流露出人人夸赞的眼神时,心里想着的是谁呢?

此时和王源匆匆一面又被推散,突然又有了当初入戏时的感觉。

他们正被所处的境遇卷着走,竟也是聚少离多。


车窗开着个小缝,王俊凯在凉凉的夜风里,想起自己刚刚喜欢上王源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还没太明白自己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对王源的事情都开始好奇,都忍不住要上心。连去王源家里,都要装作想看笑话的样子去翻王源小时候的相册。

他不断想象着,未曾见过的,孩提时代的王源。

在没有遇见他的日子里,王源笑着的样子和啼哭时的眼泪,那些还与他不相关的过去,他还未曾参与的王源的人生。

哪怕从相遇后王源的一切都有他的痕迹,他还是会好奇和向往,那些没有他的部分。

当时他怎么会懂,这只是后来全心全意想得到、想占据这个人的一个开始。

可当时王源更不懂他的心,总是开玩笑说自己是去公司捡趴活的,说要不是免费他肯定不去什么什么的,王俊凯气恼又慌张,因为不明白为什么要气恼和慌张而更加气恼和慌张。

现在再想,那大概是害怕吧。

这世界那么大,他们两个又那么小,在万一中的万一里相遇,倘若没有碰上这个极其微小的概率,那就是此生陌路。

人再成长也长不过这个世界,所以他现在依旧害怕。

害怕分离,害怕意外,害怕所有不能掌控的东西。

害怕两人人生的缩略图,也会像是方才那样的匆匆一面。


王源只想着在派对上见不到王俊凯,却没想过在派对上会见到谁。

他极少参加这种场合,又被之前水晶烟灰缸的事情弄怕了,于是全程跟着乌齐云,并且试图禁止他饮酒。

“你能不能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锦绳?”乌齐云无奈,“记着我之前说的话,多注意就行了,因噎废食人生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王源一脸“我明白你在说什么但你还是别喝多”的表情,递给他一杯无酒精莫吉托。

乌齐云无奈,只好专心致志地给他的盘子里码吃的,心说这种冷餐吃不饱不如结束后去撸串。

正码得起劲儿呢,突然手臂被王源使劲儿掐了一下,吓了一跳:“干嘛?我没喝酒给你夹菜呢!”

“你看左边!别转头!”王源小声快速道,“那个谁是不是在往这边来?”

“……不转头我怎么看。”乌齐云忍不住吐槽,却装作夹远一点的一盘小蛋糕的样子,迅速扫了一眼左边。

白色长礼服的漂亮女孩儿。

“怎么着?你认识?”只是一眼,乌齐云还没反应过来。

王源装作摆弄吃的,低声道:“乔宝璐。”

乌齐云脑袋里过一下这个名字,想起是跟王俊凯合作过好几次的女演员,好像也是北影的,又联想到刚才领奖的状况,心里立刻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怎么着?难不成你怕她?”

这么一问王源倒惊讶了:“我为什么要怕她??”

“你这个反应,怎么看都像是怕她啊,”乌齐云耸肩,“起码是不想见她。”

王源鼻腔里不屑地“哼”一声:“确实不怎么想见她,但怕还不至于。”

“这就奇了怪了,”乌齐云笑道,“一般来说不都是盼着当面教训情敌吗,你怎么会不想见她呢?”

王源一怔,过了半晌道:“可能是因为,我并没有办法教训她吧。”

说完才反应过来不对:“你说什么呢?!什么情敌??”

乌齐云“嘿嘿”一笑,并不继续拆穿他,只道:“你这么聪明,一个小姑娘还治不了?”

“她一个女孩子,我能怎么办?”王源也懒得跟他纠结方才那个问题,“再说了,她也没做什么。”

这话说得违心……还没做什么?乔宝璐都快打到他家门口了。

可他也没办法,那小狐狸精明面儿上确实什么都没做。

乌齐云显然不信这话,要是真没做什么,王源也不至于是这个反应:“你老实说,她是不是知道你跟王俊凯的事情?”

这人也太聪明了吧……王源惊讶地抬头,这个表情立刻就出卖了他。


乌齐云笑笑:“你不知道怎么对付她,我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