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41

【晴天雨天都是日常】


“王源儿,你要是真那么在意……”王俊凯突然拿起丢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相机,凑近了在吻他脸颊的一瞬间按下快门,“那我把这个发给她不就完了。”

“咔嚓”的声音简直让王源魂飞魄散,他立刻抢手机:“王俊凯你干嘛??”

王俊凯不理他,伸手搂着他压制着他的肩膀,低头吻他锁骨然后又是“咔嚓”一下。

“王俊凯!”毕竟外边有人,王源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很容易听出来他确实生气了。

王俊凯也知道他怕这个,不想真的惹急他,便把手机丢给他:“我不想强人所难,但你能不能也不要自己为难自己?”

他心里有点恼火,于是背过脸不看王源,王源的过分冷静有时真的像在打他的脸。

没想到王源半晌没动静,忍不住回过头却见他在看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大概是感觉到王俊凯的视线,他笑了一下,轻声道:“拍得还挺好看的。”

王俊凯喉咙里一哽,随即拿过手机,皱着眉头道:“删了吧。”

“嗯。”王源重新躺好,双手放在肚子的位置,乖乖的模样,“王俊凯,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不要生气。”

王俊凯把手机扔在一边,跟他并排躺下,头向他靠了一靠:“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总觉得你太淡定了……王源儿,对我你就没有不理智的时候吗?”

对你我全都是不理智。

王源委屈地扁扁嘴,却什么都没说。

“还是,”王俊凯顿了顿又问道,“如果我真的按你说的做了,你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呢?”

“你走开!”王源突然炸毛,烦躁地把自己塞进被子里,“你走吧走吧烦死人了你!”

王俊凯被他吓一跳,连忙掀被子看他,王源又死活不让他掀,两个人实打实地较上了劲,简直要把被子撕破,最后闹得打不动才双双举白旗投降。

“我没有真的让你做什么的意思……”王源喘着气道,“就只是希望我们都表现得正常一些……”

“我们现在有什么不正常吗?”王俊凯恼火。

王源努力心平气和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表现得像单身一样,这样说可以了吗?你别每次都躲别人远远的,感觉像家教很严一样,这个锅阿姨她背了七八年,现在不会再有人相信了。”

王俊凯沉默了半天才道:“我知道了,但是你如果之后为这个事情跟我生气,我是不会管你的。”


再次离开北京的时候王源有点拿不准他和王俊凯这样算不算不欢而散,可他也没机会细想,《模仿游戏》打定了主意要迅速录完,不然接下来四个人的档期实在是凑不到一起。

乌齐云和夏世颐是正儿八经的老北京,晋南的家乡第一季就去过了,所以这一季节目组特别安排了要在重庆录制一期。

过完年之后王源再没回过重庆,这次能带着朋友一起回来还是挺激动的,飞机上就在琢磨带他们去哪儿吃去哪儿玩,虽然时间有限不能完全实现吧,但起码也要尽地主之谊。

主场作战粉丝也激动,等他下车进了休息室,里边儿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应援物,桌上还放了好大一束白色的山茶花。

乌齐云到他这儿来凑热闹的时候看着那束花笑:“原来你好这一口啊?我们屋里也都有。”

“哈哈才不是,这是重庆的市花,重庆人民欢迎你们,”王源闻了下开得正好的花笑道,“好看吧?”

乌齐云连连点头:“原来是这个意思,我还以为是花语有什么意思呢。”

“花语?”王源莫名。

“一看你就没谈过恋爱,”乌齐云说得仿佛自己不是注孤身,“送花不都讲究送几支还有花语什么的吗?”

王源一怔,突然掏出手机——他没给妈妈以外的人特意买过花,所以确实没这个意识,他对花语的印象还停留在所有人都知道的程度,什么玫瑰代表爱情康乃馨代表母爱之类的。

“茉莉?这难道不是茶花??”乌齐云一脸好奇凑过去,顿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哇塞小王源儿,你有情况啊?”

这个聪明人又开始故意装傻了,王源决定不理他。

他也确实没心情理他。

他在想这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的?王俊凯不像那么心思细腻的人,也许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纯粹因为“又香又白人人夸”而买的,可是王俊凯也常常出乎他意料地浪漫不是吗?他很多次的心动都在于那些看似不经意的瞬间,也许这次也是特意想表达什么呢?

如果真的是有意表达这层意思,那他之前在北京对王俊凯的提议就确实过分了,也难怪王俊凯要生气。

毕竟百度百科刚刚告诉他,茉莉的花语是“忠贞”。


家里掌柜的有令,王俊凯只好遵命。

他最近刚好接了个青年志愿活动的公益广告,参加拍摄的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艺人,年轻的男男女女凑在一起,好看又热闹。

大家都是混娱乐圈的,不需要先破冰再合作,一来就很热络地互相熟悉,王俊凯在里边儿算是人气最突出的,所以跟他搭腔的人也多。以往就算被背后说不开窍或什么更不好听的话,他也要离女艺人远远的,无奈这次有令在身,只好来者不拒地聊天打趣。

娱乐圈好看的人多的是,但有魅力的人却有限,王俊凯刚好就全占了,二十二岁的大男生样貌出挑身材够看,笑起来小虎牙可爱,挑挑眉眼却又荷尔蒙爆棚,讲话礼貌又有趣,实在是讨女性喜欢的类型,不一会儿就被调侃是男性公敌了。

王俊凯内心唉声叹气,感觉自己要在脂粉堆里淹死。

嗯,希望播出花絮的时候王源也被醋浸一浸,不然他可太亏了。

等好不容易收工上车,打开手机一看却有一条王源的微信:

“我想了想,要不还是算了吧。”

苍了天了。


王源坐在车上,给乌齐云介绍沿途路过的地方,小嘴儿吧嗒吧嗒一路都没停,听得乌齐云直给他递水。

喝了几口水后,王源突然笑了一下道:“我以前觉得,虽然在外边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但每年起码也能回来几趟,这里也就一直是这个样子,看不出来太多变化。今年过年前回了趟这边的公司,才发现不是。”

他注视车窗外的风景,路上有点堵,给他足够时间打量熟悉又陌生的故乡街道,接着道:“其实还是有变,感觉屋顶矮了点,房间小了点,倒不是我长多高了,可能是因为越来越多在条件更好的地方工作了吧。刚才路过的那个小舞台,我们以前在那儿唱过歌,你看也不就那么一点儿,以前上去却吓得要死。”

乌齐云看着他,琢磨那个“我们以前”的“我们”大概就是他和王俊凯了,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也变了,有点青春期莫名的忧伤?”

“我有那么矫情吗?再说了还用忧伤吗,肯定都会变的,”王源耸耸肩膀,“小时候听歌也唱歌,觉着歌手很厉害,想当歌手,还想当创作歌手。出道了又觉得演唱会很酷,想开演唱会。被搞去拍了些电视电影的,又想着要当好演员。”

“所以呢,现在成为创作歌手也开了演唱会,也演了不错的影视剧,感觉满足了吗?”乌齐云问道。

“说不太清楚,”王源摇摇头,“好像前几年开始就没有这种特别虚的想法了,都是相对明确的,比如这个阶段要干什么干什么,今年之内要写几首歌,差不多是这样子。”

乌齐云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轻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挺辛苦的?”

“……也不是吧,”王源还是摇头,“说实话我没觉得工作有什么辛苦的,做别的工作也很辛苦,可能心里压力确实大一些?不过也看自己怎么想了,要是心无杂念就只是工作也没什么。”

“说到底你还是心有杂念。”乌齐云毫不犹豫拆穿他,“你看前年的世颐,再看看他现在,还有南哥,一直小心翼翼的样子——我们在非常优渥的条件下生活和工作,有些事情就显得太过奢侈了,最好不要过于追求。”

王源叹气,这个道理他15岁就明白了好吗?

“要有你说的那么轻松就好了,如果能轻易放弃,那也不够称为奢侈了。”

“不能解决的问题就不要想太多,能享受的时候好好享受,一天到晚担心以后怎么怎么样,搞得现在的日子都过不好,不觉得更不划算吗?”乌齐云坦然道。

王源一愣,突然笑道:“我们这是在说什么啊……”

“哈哈哈哈,说得通就行,干嘛管那么多。”乌齐云并不在意。

“小乌哥……你这人真可怕,”王源看着他心里直打哆嗦,“休息室里说花语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对吧?”

乌齐云无辜耸肩:“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怕归可怕,王源算是明白了乌齐云劝慰他的好意。

有些事是没法解决的,比如他没法把王俊凯变成个大姑娘娶回家,再比如他没办法把喜欢一下子变成不喜欢。

还有些事是得不偿失的,比如他让王俊凯多跟异性接触,且不说这个方法对乔宝璐有多大杀伤力不好计算,对他和王俊凯的伤害其实是相当大的。

所以为之苦恼根本没有意义。

王源突然觉得王俊凯说他理智简直是大错特错了,他不仅不理智,而且还是最可怕的那种,看起来理智的犯傻。

做错了事情就要挽回。

嗯,发微信发微信。


王俊凯收到微信简直崩溃,心说你再早两个小时行吗!就两个小时!

他没问王源怎么突然又改了想法,怕再招出什么不痛快来,过几天见到了要一起宣传《天涯静处》的晋南,便跟他旁敲侧击地打听王源怎么样。

“小源挺好的,我们去重庆录节目,他高兴得不得了。”晋南看起来有些疲惫,但还是很耐心地跟他讲了王源录节目的一些事情,“录完还带我们去逛去吃了,重庆真是个好地方。”

“那就好那就好。”王俊凯心说不会是回家看到什么想通了吧……算了想通就好。

“对了俊凯,我跟你请教个问题,”晋南突然道,“你一般怎么拒绝喜欢你的人?”

“啊?”王俊凯一愣,这才想起晋南和夏世颐那一茬,想了半天道,“就,就少接触吧……”

说完又想打嘴——跟晋南说这个有屁用?他跟夏世颐是能少接触的关系吗??所以连忙补充道:“要是没办法不接触,就只能想办法表明自己没有这个意思吧,不然如果让对方误会就很难办了。”

“比如说?”晋南鼓励他接着说下去。

王俊凯心里叫苦连天,其实他并没有什么经验啊,一般源头上就掐断了……只好开始瞎掰:“比如说自己已经有对象了……”

“什么??”晋南诧异。

“再、再比如,”王俊凯凌乱,“说自己现阶段不考虑这个问题……”

“25岁前不谈恋爱是吧?”晋南都知道有这个梗。

王俊凯不好意思地笑:“确实没什么普遍的适用性……”

晋南倒不在意:“我也是随口问问,不过你现在就可以开始想想有没有更好的说法了,毕竟看你这个情况,以后有的烦呢。”

王俊凯很明白这个意思,粉丝、工作人员、同行……周围的人太多,喜欢也好觊觎也罢,总之把他当做猎物的人多得数不清。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他早就被人逮走啦。


《天涯静处》播出会火是意料之中的,但王俊凯对自己能得到大部分观众认可还是有些意外。

实际上虽然掉进老戏骨堆里对他来说十分不利,但托前辈们的福,他的演技也算超常发挥了。即便质疑的声音还是有,但是导演和前辈的夸奖,以及大部分观众的认可,都足以说明问题了。更可况在一堆秃顶凸肚的褶子精中,王俊凯简直清俊挺拔得令人发指,连晋南看了最后的成片都说跟他一比自己真是老了。

王俊凯惶恐,惶恐之余也庆幸,接下《天涯静处》简直不要太明智,这一下不止演技上有了突破和自信,交出了合格的毕业作品,就连粉丝的年龄段都有所扩张,真是一举多得。

好处当然不仅如此,播出之后通告量激增,好几个代言开始跟公司接触,最重要的是,剧本雪片般往他这儿飞——即便他出道确实很久,这对于一个刚毕业的演员来说也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他感觉到了一点点选择权。

似乎从很久以前开始,王源就很能给他带来好运气。

他把这话说给王源听,王源却推脱得干净:“你自己演得好,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随便给我脸上贴金好嘛?”

王俊凯嘿嘿笑,也不反驳,心里却笃定这个想法不动摇。

有个好消息他想等最终确定下来再跟王源报备——《天涯静处》的孟笛导演又向他投来了橄榄枝,邀请他出演同制作公司的一部古装剧。

“不过,”王源在电话那头突然道,“虽然是贴金,但我不介意你为此感谢我一下。”

王俊凯觉得他真是好玩儿:“可以啊,你想我怎么感谢你?”

“我先问你,你现在的收入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分配?”王源有点突兀地问道。

王俊凯莫名,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啊。”

虽然他的收入一直是交给家里,但他妈妈还是单分了一个账户给他,以前只是存他日用的钱进去,20岁之后就基本是对半分了。他并不太会理财,平常也少有消遣类的大额开销,所以不过存在里面生利息。

“把你自己的那部分钱给我吧。”王源很平淡地道,仿佛在说把你的那块蛋糕给我吃吧。

“嗯?”王俊凯有点懵逼,但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毛病,“好啊。”

他问都不细问就答应,王源倒有些无奈,加了一句:“不用全给我,你还要用钱的吧。”

“嗯,我留用的部分,剩下的转给你。”王俊凯思考了一下是不是应该问一下王源要做什么,又觉得也不是很有必要,就算问也应该当面问,于是最后也没问。

“嘁。”王源表示很没有夺人钱财的成就感。


说起来要弄点儿副业的事情王源不是第一天想了,可他确实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以前是实实在在想过要开火锅店的,可惜实现起来困难重重,况且餐饮行业需要操心,他没那么多精力。房地产成本和风险都太高,不适合他这样不知根底的小毛孩儿。股票基金倒是可以,不过以他的水平和胆量目前还只敢在理财的范畴里折腾,根本谈不上投资……然后就让他听到了乌齐云说最近在倒腾着要自己搞一个服装潮牌的事情。

乌齐云实在聪明,看他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的样子,立刻问他要不要来掺一脚。

“怎么个掺和法?”王源觉得自己不需要跟乌齐云兜圈子,没意义。

“这还不简单,”乌齐云尽量简单地解释,“你注资,年底分红。”

“就这么简单?”王源存疑。

乌齐云摊手:“不然还要怎么复杂?顶多你日常穿一穿自家的衣服,打个免费的广告。你要是不放心一开始少投点也无所谓啊,赚了再说。不过你最好回去找找你跟公司的合约,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限制。”

王源果真趁回家偷偷找合约了,不放心还托乌齐云找专业人士看了。看完才觉得多此一举——这份合约实在签的早,当时哪有人考虑到这些,连基本的条款都不算十分细致,而且现在看来有些细节不免过于苛刻……算了,反正他拿自己的钱去投点什么没问题就行。

王源当时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没有立刻想出赚了钱做什么,只觉得多些收入总归是好事,可是赚钱得有目的才有动力,最后他自己在心里拍板儿决定——

目标是给王俊凯和他买个两人的小窝。

想了想要是这事儿他一个人全办了,王俊凯事后知道非跟他急不可,于是又理直气壮地把王俊凯也算计了进来。


对此乌齐云的点评是:“小王源儿,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特别缺乏安全感?”

王源给他一个白眼,没吭声。


共同的账户也好,共同的房子也罢,其实无论什么都可以。

他确实迫切需要和王俊凯之间互相牵绊的实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