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9

【因为心痛会翻倍】


看到那一滴突如其来的眼泪,王俊凯几乎是下意识就用手指接了起来。

眼泪不过一滴水,砸在心上却沉得不行。

王俊凯有点慌,虽然拿这事开过玩笑,但王源大一点儿之后其实没怎么哭过,这会儿一滴泪下来眉头还是皱着的,鼻尖也有点泛红,似乎在克制着情绪,难道刚才说的话让王源不高兴了?

他连忙摸王源的头发和脸颊:“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王源连连摇头,他还是没睁眼,只是道:“你接着说吧,之后怎么样了?”

“好吧……之后其实也没什么了,我和小马哥把师姐送到医院就回来了,没发生别的什么事,”王俊凯摩挲着他的头发道,“后来我发微信问过师姐的情况,她说没事了,好像今天又去参加试镜了。”

王源慢慢睁开眼睛,轻声道:“真是……坚强。”

“嗯。”王俊凯点点头,然后看着他,“现在能告诉我,你发生什么了吗?”

顿了顿,见王源陷入沉思的神情,又道:“要是实在不想说,也可以不说,但别骗我也别敷衍我。”

王源笑了下,摇摇头,怎么会呢?

可是,又要怎么说呢?

两年前,大概也是现在这个季节,两个人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说来也是因为蒋丹盈的几句话。

“你有没有……”那个时候王俊凯吞吞吐吐地问他,“遇到过蒋丹盈说的那种情况?”

王源说没有,也问王俊凯:“你呢?”

“没有。”王俊凯回答他,然后跟他约定说,“如果有,告诉我。”

王源答应了:“我知道,你也是。”

那个时候两个人其实都没想到周围或者自己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别说发生了,甚至隐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事实证明就是有,在这个圈子里随处都是,离他们很近。

这种事跟森林大火有点像,不发生就没事,发生了就是灭顶之灾。

现在回想起来,王源突然觉得当时的两个人有点傻里傻气的可爱——居然真的约定了这种事?就没想过真的发生的话,对方反倒是最不想说的人吗?那个时候的约定,是因为不够成熟,还是因为不够爱呢?

他拒绝选择不够爱,但当时确实没想到两个人会走到现在这步。


过去的事情不好说,眼前的问题倒是实实在在的:说不说?怎么说?

当然得说,不说的话以王俊凯的脾气以后要是知道了铁定跟他翻脸,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简直愚不可及。

只是说的话就一定要把握好方式方法。

王源想了想,还是得委婉一些,嗯得倒叙,先让王俊凯知道事情是怎么解决的,总比直接抛给他一个令人紧张的开端要好。于是他先说了电影为什么停拍,再说乌齐云那个所谓的“耍酒疯”是怎么回事,最后慢慢引到他自己的事情上。

他尽量精简细节说得快一些,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注意到王俊凯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所以也不可避免地越说越心虚……

等他差不多要说完的时候,王俊凯突然松开搂着他的手坐起来要穿衣服。

“你给我回来!”王源一把揪住他,“你想干嘛?!”

王俊凯眼里有火,全是怒火,连同呼吸都粗重了几分,可他不说话,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或者说能干嘛。

“你躺回来,”王源拉着他的手臂,轻轻晃了晃哄他,“我冷得很。”

王俊凯没动,垂着头看王源,很突然地一滴泪砸在他伸出的手上。

“今天要发洪水吗……”王源无奈,坐起身抱住他,“那么多事情都没哭过……而且我这不好好的呢?你是要吓得我再也不敢出去吃饭吗?”

王俊凯捏住他的手,死死地捏住:“王源……你能明白我的感觉吗?你能明白吗?”

“我明白我明白……”王源连忙道,低下头亲一亲他的肩膀,正要说什么突然一愣,从王俊凯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扒他肩头——

一排8个弧形的印记。感觉已经好了很久,只留下很浅的白色印记,如果不是吻他肩膀的距离绝对看不到。

“你这是……”王源话说一半一愣,8个?

他想起自己肩头缝的那8针。那道伤疤因为治疗得当,现在也只有很浅的印记,比周围皮肤略浅一点,不仔细看分辨不出,跟王俊凯肩上的一样。

王源脸上只剩下震惊:“王俊凯你……”

知道他看到了什么,王俊凯也没有解释,他只是又问了一遍:“所以,你真的能明白我的感受吗?”

你对我有多重要?你要有什么事我会怎样?你能明白吗?

王源突然不敢看他,只能颓然摇头,突然又点头:“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你,王俊凯,你又明白我的感受吗?”

你能明白我捏着那个烟灰缸时的感受吗?

王源这才觉得有些编剧纯属骗人,影视剧里的那些人遇到类似的情况,到底是怎么问出“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你会怎么办”这种问题的。

拿这样的假设去考验爱的人,跟直接拿刀子剜人心头上的肉有什么区别?

他连想都不敢想,他甚至开始后悔告诉王俊凯了,说不定能一直瞒下去呢不是吗?

可王俊凯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突然又抱紧他:“你别想瞒着我,你要是瞒着我什么被我知道了,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王俊凯……你知道么,”王源轻轻拍着他的背,吻他肩膀上的印记,“那天你也来救我了。”

王俊凯明白他的意思,隐秘的缘分让人稍稍安慰,只是他还是内疚:“要是能把你揣在口袋里就好了。”

“我冷得很。”王源抱着他的脖子,难得直白地撒个娇。

于是王俊凯拼命抱紧他。

他们其实能互相理解,只是此刻惧怕互相理解。

因为那样心痛会翻倍。


王源回北京的事情算是秘密,所以每天都窝在宿舍,王俊凯虽然要赶毕业作品,但还是坚持每天都回来。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没什么事,就窝在一起打游戏或者看电影。跟小时候一样,还是会打着游戏一言不合就互怼,王源也还是会故意挑恐怖片吓人。

只是结局往往跟以前不同了。这么经不起撩拨的年纪,又是这么难得的相聚,一不小心就星火燎原闹得天翻地覆。合拍的人在任何方面都容易合拍,更何况本身就极度渴求彼此,所以几天下来荒唐事也做了不少。

情到地动山摇时王俊凯故意逗王源,手指顺着腰窝就要向下探寻,王源吓得往后躲,可最脆弱的部分又被掌控着,倒着气儿进退两难。

“前两天是谁主动往上坐,差点儿给我弄折了呢?”王俊凯握紧了他揉捏,揶揄道。

王源的脸简直要烧起来:“我那是……你滚……”

“这是让我往哪儿滚呢?”王俊凯抱着人故意在床上倒腾两圈,弄得两人喘息又急促了几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王源气得咬他。

王俊凯笑,任他在心口的位置嘬出印儿:“要脸干嘛?要你就行了。”

王源舒坦到极致,上不来气,又不敢出声怕被发现,只好失神地在心里骂道:果然,恋爱使人无赖。

没有什么比爱人温暖的身体更能抚慰人心了。


等了快一周王源终于联系到乌齐云,急得他连问好几个怎么样了。

乌齐云听起来精神状态倒挺好:“没事儿,你看风头不是基本要过去了么,别瞎操心。”

“我怎么觉得不会轻易过去?”王源忧心忡忡,“那个刘制片会不会还要整你啊?”

“哪有那么多事儿让他整?再说了他要真那么较真儿,之前我给他一烟灰缸的时候还屁都不是,要整我当时就整了。这次的事情不一定跟他有关,其实有关才好,他出了气也就算了。”乌齐云分析起来头头是道。

王源沉默一下,然后又道:“电影的事情怎么样了?不会真的换角吧?都拍了一半了。”

“这个我现在也说不上,公司正在处理,”乌齐云坦然道,“换人也有可能,毕竟这部戏第一阶段已经拍完了,后半段换人也说得过去。”

“但是……”

“对了,说到这个我还有事情要提醒你,”乌齐云打断他,“我估计换也只会换我,再多成本就损失太多了,如果到时候真的换角,你绝对不能辞演,记住了吗?”

王源想都没想就拒绝:“那不能,你要不能演那我肯定也不演了。”

“你是不是傻?”乌齐云毫不犹豫打击他,“咱们俩虽然认识久了,但是一码归一码,要是我不演你就也不演了,那其他人会怎么想?到时候就怕折腾来折腾去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又抖出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都是聪明人,王源当然明白,但这么做合理却不合情:“可是……”

“王源,你放聪明点儿,”乌齐云冷静地道,“这事儿闹大了对你我都没好处,不要胡来。”

王源再说不出半句话,只是叹气,叹了半天道一声:“谢谢小乌哥。”

“嗯。”乌齐云应一声,又跟他开玩笑道,“我看我真要成你爸了。”

王源把跟乌齐云通电话的事情跟王俊凯如实汇报了,王俊凯先很诚恳地夸了夸乌齐云:“小乌哥确实是好人,得找机会好好感谢他才行。”

然后立刻变脸教育王源:“但是我非常不认同对救命恩人有过分好感这件事……”

“你吃醋我知道了。”王源毫不犹豫揭穿他,“下一个。”


拍摄进度拖不得,天大的事延期也有限,大概是好人总归有好报,王源又在宿舍窝了两三天后接到通知:回组继续拍摄。

回去之后发现真的换人了,只不过不是乌齐云,而是那两个不知谁塞进剧组的场务。

剧组其他人基本都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搞不清为什么闹了这一出最后走俩场务,不过乌齐云的人品和人缘跟那儿搁着,也没有人怀疑他恃强凌弱,一回去所有人都是兴高采烈的。

晚上王源抽空请乌齐云吃饭——叫酒店客房服务。

两个人以100%纯天然果汁代酒,干了一杯。

“出去吃饭,看好自己的杯子,不接别人的烟,助理不能离身,都记住了。”王源突然很认真地道。

乌齐云满意了,点着头冲他笑笑,然后跟他干杯。


忙完毕业作品和答辩,毕业典礼也如期而至,王俊凯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上台领奖并发言。

之后穿着学士服跟所有人站在一起合照,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说不上来,就是有点违和感。

直到拍完毕业照被好多女生扯来扯去吵着合影,又看到有小情侣难分难舍,才明白为什么。

这么多年了,他对上学这件事真的没有实在感,他在这所学校其实还是像一个明星。

在校上课的时间实在太有限,他都没有时间融入普通学生群体,去建立情感,现在又拿什么去伤感呢?

他是优秀毕业生,也无疑是北影这一届最出名的学生、最高人气的偶像、最有发展前景的演员,可他却分不清,自己对这座学校,眷恋和敬畏,归属和礼遇,到底哪一个多一点。

不过抛开这些零碎的想法,这一天确实是个特别的日子,王俊凯难得没有过分低调地隐藏自己,放开了由着大学四年都没怎么逮着他的同学们折腾,合影、录视频、签名,要什么来什么。

毕业典礼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妈妈自然也来了,看着儿子在学校上台发言跟看他在舞台上表演是很不一样的体验,又看他被那么多人包围簇拥着,骄傲和幸福的心情实打实地交织在一起。

凯妈妈还是挺能理解那些迫切想要合影的同学的,所以跟儿子拍了几张学士服的合影之后就主动腾开地方,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等着儿子。

站了一会儿有个挺面熟的小姑娘跟她打了个招呼:“阿姨好,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凯妈妈看她干净漂亮又面善,穿件款式乖巧的米色连衣裙,也不像学校里其他女孩子那样打扮得过分入时,故而平白生出一丝好感,温和地答道:“我等我儿子。”

“今天毕业?怎么不去一起多照照相呢?机会难得呀。”小姑娘友好地提醒道。

凯妈妈更觉得她体贴,于是也不隐瞒,指一下王俊凯:“我跟他合影容易,他在学校时间不多,应该多跟同学们照照。”

“呀,是王俊凯师哥的妈妈,阿姨您好。”小姑娘连忙向她微微躬了一下身,“我是他的师妹,乔宝璐。”

凯妈妈一听就耳熟,名字跟面孔终于对上:“我想起来了,你们一起拍过电视剧。”

“没错,阿姨您居然记得我,”乔宝璐一脸感动,“我本来还怕演得不好呢。”

“他演的我都看,我有印象,你演得很好。”这算是认识的人,凯妈妈态度更亲切了些,“你也去合影呀,你们合作过,应该留个纪念。”

乔宝璐却摇摇头:“我就不了,您也知道我们这个工作环境,合作过就总被提在一起,要是被人发到网上恐怕不好。”

说完她见凯妈若有所思地跟着点了点头,于是又道:“其实我之前还有机会跟师哥拍杂志封面,确实是挺好的资源,但一想,师哥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我又还在读,要是被人利用说炒作什么的,对以后工作还有对粉丝都不好,所以就推掉了。”


她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一直担心师哥会不高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