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8

【命运已经把最好的两个人系在一起了】

“你确定要去吗?”小马哥忧心忡忡地道。
王俊凯皱着眉头叹气,想了想道:“得去,如果是个圈套还有澄清的余地,如果真有事我没去那就糟了,走吧。”

“您确定不去吗?”年轻人笑里略带威胁的意味。
乌齐云不吃他这套,一手揪着那个场务,一手使劲儿把他一推:“你他妈给我边儿去!”
说完捏紧场务的领子低着气压道:“我问你,王源人呢?”
场务不说话,眼神却乱飘着在年轻人和会场另一头的刘制片身上打转,看得乌齐云眉头一拧,就要发飙,他的助理赶紧过来按住他的手臂,也低声问那个场务:“还不快说!说了就没你的事儿了!”
四个人正在这纠缠,又见强哥从外边跑进来,一脸急急慌慌环顾四周找人,看见这边拉拉扯扯也顾不上问怎么回事,也来揪这个场务:“我们王源人呢?带哪个房间去了前台怎么说不知道呢??”
场务闭紧了嘴不吭声,倒是乌齐云厉声问他:“强哥你他妈跑哪儿去了?!”
“王源突然胃疼他们说找个房间让他休息,让我买药去,”强哥急出一脸汗,“我觉得不能让他一个人待着,就去找司机让他买药去了,回来问前台说没见人开房间……”
“你说不说?!”乌齐云立刻明白了,转头逼问场务,把手里攥着的衣领收紧。
那个场务也不知道干多少回这事儿了,闭紧了嘴巴,只用眼神求救,旁边的年轻人开始和稀泥:“乌先生这是干什么呢?喝醉了发酒疯也要看场合啊,来来来过来几个人把乌先生扶去休息……”
他们闹出这个动静,周围几个不明所以的人还真以为乌齐云发酒疯,连忙围过来拉他们,强哥助理加上个半醉的乌齐云,哪里经得起这么多人拉扯,眼看着那个场务就要挣脱。
“我操你妈!”乌齐云大骂一声,肩膀奋力顶开两边的人,腾出一只手挥起一个啤酒瓶子敲碎在墙上,然后拿全是玻璃尖刺的那头对着那个场务,“问你话呢!!你们他妈的把人弄哪儿去了?!!”
这“砰”的一下子之后,会场顿时大乱,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了这边,连导演都开始往这边走,事情即将要闹大,刘制片反倒开始往外走。
不过这些都及不上乌齐云手里那个尖瓶子和他急红了眼的表情有威慑力,周围的人散开一些怕被误伤,那个场务一下子就腿软了,看着旁边那个年轻人就要说什么,年轻人连忙跟他摇头,摇完又点头。
场务彻底泄了劲儿:“乌哥,乌哥有话好说,我带你们找人去。”

王俊凯口罩帽子全副武装,又把外套的连帽也扣上,大半夜的简直像是闯空门的。他跟小马哥两个人在住宅楼排布混乱的小区里转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蒋丹盈说的那栋楼,按微信里说的密码打开了门禁,进了楼却不坐电梯,沿着步行楼梯往上爬,黑暗中爬到七八层突然吓一跳——
楼道里两层中间的拐弯处有窗户,外边的月光和灯光一起透进来,还算光亮。
亮光下蒋丹盈曲着腿坐在地下靠着墙,头发乱糟糟的一团。她穿短裙,只遮着一半大腿,两腿间一片狼藉,有些甚至看着像点点斑斑的血渍,露出的手臂胸口大腿上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听到有人来了一抬头,满脸泪液污渍和花了的妆糊在一起,眼里没什么光,嘴角口红抹到下巴,在这夜里的冷光下简直像是厉鬼。
王俊凯哪见过这种场面,一瞬间连呼吸都开始哆嗦:“师、师姐……”
“你来啦……”蒋丹盈像是要勾唇角,但嘴角一动似乎牵连到痛处,表情瞬间扭曲,“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抱歉……”
王俊凯不知道该说什么,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倒是小马哥着急道:“得去医院,必须去医院,我们找找……”
“我有认识的医院,”蒋丹盈撑了一下似乎想起来,但确实起不来,“拜托你们送我过去……”
两个人也顾不上多想,都把外套脱下来,一件给蒋丹盈披上,扶起她后又把另一件系在她腰上遮住大腿。
王俊凯个子高力气大,背起她下楼梯,小马哥在背后扶着。
下了楼直奔地下停车场,开车往蒋丹盈常去的私人医院赶。

出了宴会厅,乌齐云的助理接手拧住了那个场务,把乌齐云挡在身后,强哥连忙上前一同揪着那人。
后边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驻组的医生,是导演授意跟过来的。
场务带着他们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手在口袋里掏半天,不止掏出来房卡,还掏出一部手机。
强哥眼疾手快夺了过去,一看果然是王源的手机,气得当场就要挥拳揍人。
“等会儿,”乌齐云的助理拉住他,“先干正事。”
乌齐云刷卡进门,几个人冲进去。
套房里间卧室,王源在床上蜷成一团。
简直连呼吸都要停止,乌齐云他们几个人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紧张地盯着床上的人观察,生怕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出了什么事。
到了床边,乌齐云凑过去,看王源衣着完好,稍微松了一口气,又见他脸色发青嘴唇发白,连忙去扶他,谁知手刚搭上去,王源突然一睁眼手拿个什么就朝他挥过来。
乌齐云喝了酒反应慢,幸好强哥一步冲上来攥住了王源的手腕,否则乌齐云恐怕就要成为今晚第一个见血的人。
这大概是王源仅存的力气,他感觉手被制住都没力气挣扎,幸好撑着眼皮看见了强哥,然后一下子脱力似的又昏了过去。
手里的东西砸在床上。
一个水晶烟灰缸。
乌齐云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腿一软颓然蹲在床边,微微苦笑:“这个你倒是记得清楚。”

上车之后蒋丹盈明显恢复了一些精神,自顾自抽了车上的湿巾,从自己的包里找出一面小镜子开始擦脸。
王俊凯简直不敢看她,面对着车窗思虑万千。
蒋丹盈这副模样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刚才楼道里恐怖的场面此刻还在他大脑里冲击着,可怕,真的很可怕。
他的心砰砰跳着,突然想给王源打电话,他爱的人现在像是远在天边,他们在这样可怕的环境里谋生,要是能把人攥在手心里就好了。
“俊凯,”蒋丹盈收拾干净脸又重新挽了头发,看起来状态好很多,“谢谢你,欠你两次人情了,我会记得的。”
王俊凯摇摇头,轻声问她:“不报警吗?”
蒋丹盈讶异地看他,突然笑了一下,笑了又牵动嘴里的痛处,皱着眉头注视着他:“你真的是……让我说什么好呢……你不问我为什么叫你来接我吗?”
“为什么叫我来?”王俊凯便问她。
“说实话我真怕你以为我要害你……”蒋丹盈苦笑,“我在北京认识的人不少,公司也在北京,为什么要找你呢……认识的那些人不是同学就是同行,真的靠不住,至于公司……我想都不敢想,你知道我这样的三流女演员,发生这种事意味着什么吗?”
王俊凯摇摇头,这不是他能有概念的事情。
“这是意外不是谈好的交易,我吃了亏却讨不到好,如果被我那个公司知道了,怕得罪人也怕我乱说话,肯定会雪藏我不让我工作,我没背景没靠山也没钱,还要靠公司吃饭,只能乖乖听话,等混到合约结束就彻底完蛋。”蒋丹盈说得很平静,仿佛不是她的事情,“要是我捅出去那就更糟糕了,信不信第二天舆论就会变成我勾引大佬不成反咬一口?到时候人家继续赚钱玩女人,我还是彻底完蛋。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现在报警取证告他,理想情况下所有人都相信我,我也胜诉了,拿钱走人,然后呢?我不是明星,就一讨生活的女演员,你觉得名声完了的女演员还有人肯用吗?我依然会彻底完蛋。”
一连串的完蛋砸向王俊凯,他哑口无言,心里明白现在说什么安慰话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所以今晚的事情,你就当成是我搭了你的车。”蒋丹盈想拍拍他的肩膀,伸手到了肩膀边上却顿了一下,她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又收了回来,“回去就忘了吧,我感激你,我记着就行了。”
私人医院的条件很好,到门口报了蒋丹盈的名字,车就很顺利地开到了地下停车场。
蒋丹盈把王俊凯的外套脱下来叠好放在座位上:“别穿了,扔了吧,也不差这一件对吧?”
然后转头向小马哥先道了谢,又道:“还得麻烦您送我进去,我走不了。就别让俊凯下车了,免得被人看见。”
她下车冲王俊凯挥挥手,还笑了一下,转身走时得依靠着人搀扶,肩背却挺得笔直。
王俊凯看她走远,精疲力尽地靠在椅背上。
蒋丹盈的投机、透彻和无所谓全都透露着坚强,可在这个大环境里依然显得很脆弱。
螳螂也有长着尖利锯齿像大刀一般的前肢,但还不是会被任何大过它的动物一脚踩死。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王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保姆车的后座上,他手上戳着点滴,吊瓶挂在车门扶手上,车还在行进中。
他还是迷迷瞪瞪,脑袋里的记忆也是零碎混乱的。突然胃疼,被人扶走,昏迷醒来,浑身无力,再次昏迷,强哥来了……对了,他还费尽力气藏了床头的烟灰缸。
喉咙里火烧火燎,他清了清嗓子,坐在前一排的乌齐云立马俯身到后排来,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喝水吗?”
王源点头,被他扶起来,就着他手里的瓶子吞了几口水。
乌齐云不知道从哪儿摸了张纸帮他擦下嘴,然后道:“我再跟你说一遍,出去吃饭,看好自己的杯子,不接别人的烟,助理不能离身,你记住了没?”
王源皱眉,然后点头,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们现在是……”
“换个酒店住,”乌齐云道,“可能条件不如之前的,但是我包了半层的房间,清净。”
他没直说,王源却明白意思。他们聚餐的酒店就是剧组常驻的酒店,乌齐云显然对那个地方已经不放心了。
“小乌哥,带我去楼上的是谁?”王源理了下思路然后问道,“现在什么情况?报警了吗?”
乌齐云抬眼看他的时候简直是无语的表情:“报警?一个男艺人被药昏扔在酒店房间里,你以后要不要做人了?上了法庭连能判刑的条例都没有!当然你可以说什么都没发生,你以为有人信?再说了什么都没发生你报个屁的警?”
王源一怔:“但是……”
“从头到尾就逮住一个场务,幕后的人连个面都没露,你报警把自己搭进去了,能顶什么用?”乌齐云越说越来气,“你以为这些人怎么这么大胆子敢动当红的明星?就因为这种事闹出来只有被害者一个人倒霉,你想想,女艺人出了事还有同情分,男艺人出这种事要么吃哑巴亏要么就是个完蛋,别说你自己了,你的家人粉丝能受得了这个?”
王源沉默,他闭了下眼睛。
不敢想,真出了事会是什么局面。
这种事哪里有性别之分,爆出来同样都是巨大的舆论压力和无缘无故的恶意,都是从此不能翻身,不过细节不同罢了。
“这个圈三天两头女艺人出事情,最后哪个翻身活过来了?还有,你听过男艺人出事吗?你以为没有消息就是没事情吗?”乌齐云捏得矿泉水瓶咯吱作响。
“我知道了,”王源还是闭着眼睛,“别再说了。”
乌齐云也意识到王源现在状态不好,不该说这些了,连忙从前排拿了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你先躺会儿,回酒店好好睡一觉,没事的。”

第二天王源的身体恢复正常,倒是乌齐云出事了,理由再简单不过:酒后闹事。
照片全网都是,还有动图和小视频,摔了酒瓶对着人乱挥。
王源去敲他房门,没人。
打电话也没人接,最后跟剧组要了他助理的电话,才知道凌晨紧急赶回北京的公司了。
紧接着当天下午乌齐云就公开致歉了,台词是作为公众人物酒后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言行,起到了不好的社会影响,以后会严于律己云云,只字未提真实的情况。
王源问了强哥,这才知道昨晚自己是怎么被救下的。
他一个人坐在酒店的房间里,自责又无奈。
这房间还是乌齐云订的,都没跟他提费用的事。
说到底钱算什么,救命的人情,还不起。
《野有蔓草》停拍,后续不知是会换人还是怎么着,王源暗下决心,乌齐云不能拍的话,他也不拍了。
等了两天还没有消息,王俊凯打电话问他情况,他想了想道:“我回去跟你说。”
当天中午,王源秘密返回北京。

拍摄地在内蒙古赤峰赛罕乌拉自然保护区,开车回北京五六个小时,王源到达宿舍的时候,正好赶上晚饭。
几个人围着桌子,饭桌上好几个王源喜欢的菜。王俊凯坐在中间,旁边空着个位置,他不动筷子,就没人动。
等王源进了门,两个人对视一下。王源洗手换衣服坐到王俊凯旁边,一群人开始吃饭。
饭桌上少有地安静,因为他俩的沉默,所有人都低头吃饭不吭声。
这样的沉默却怎么看都不像是别扭,倒像是一种什么默契,他俩慢慢吃饭,甚至还有胃口吃了点儿饭后水果。王源长途跋涉累了,吃完饭也不着急,洗了个慢悠悠的澡。王俊凯跟平常一样,饭后活动一会儿,然后回房间练吉他。
小马哥给强哥使眼色,强哥也给小马哥使眼色,他们各知道一半,但都不敢轻易交换信息,因为决定权在王俊凯和王源手里,如果他俩选择不说,那他们知道太多反而是负担。

晃到八九点钟,王源平静地去敲王俊凯的房门。
王俊凯抱着个吉他坐在床上,见他进来就起身把吉他搁在一旁的吉他架上,然后转身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一小会儿,王源走过去,抱住他就往他怀里钻。
到了这一瞬间,他才真的有了劫后余生的实在感。
他用脸颊去体会王俊凯心跳的频率,感觉到不止他有事,王俊凯其实也有事。
王俊凯这几天一直在北京,会是发生什么了呢?
可他很疲倦了,顾不上再思考什么。
他抬起头,把手臂从腰间拿开,转而抱住王俊凯的脖子,微微踮着脚去亲他。
王俊凯抱紧他的腰,手臂简直要陷进他腰间凹进去的曲线,两个人温存了一会儿之后,王俊凯微微抽离,轻喘着摸他的头 ,问道:“怎么了这是?”
王源笑,凑过去咬他的耳廓,然后轻声道:“你说呢?”他习惯性嘴硬,身体的表达却很诚恳,甚至舔了一下王俊凯的耳垂。
这一下从耳垂烧到下腹,王俊凯再看他时眼里都带火,却享受着克制,腾出手捏着他小巧的下颔问:“说说,你在想什么呢?”
好吧好吧,王源今天乐意对王俊凯认输。他不好意思看王俊凯,就把头埋在他肩窝亲了亲他脖子,然后轻声道:“在想,要你。”
于是那盘桓不去的火苗腾地一下蔓延成熊熊烈焰,席卷两个人,烧尽身上多余的衣物,把他们丢上柔软的床,裹进温暖的被子里。

两个人这样亲密的时刻不多,所以还是有点生疏和凌乱。
不同的是王源这次很主动,他跟王俊凯争夺控制权,打架似的纠缠,亲吻几乎要变成撕咬,在快意升腾落下又再次燃起的时候,甚至主动要把王俊凯吞进身体里,简直像是迫切地要确定什么。
这样的急迫很少见,王俊凯惊讶又不解,他知道王源一定有什么严重的事情,更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他是有欲望有需求,但这些跟王源比起来什么都不算,有些事情需要完全的心理准备和生理准备,很显然不应该现在急匆匆地发生。
所以他耐心地安抚王源,温柔地抚慰王源的急迫和仓惶,用他现在身体上能给的一切去证明他的心安安稳稳在王源身上,告诉王源不要害怕。
没错,他感觉到王源在害怕。
王源在他的怀里渐渐陷入温和又绵长的快感,可快感毕竟还是刺激的,刺激得让他眼角流下生理盐水,但他还不满足,他的手也在毫无章法地取悦王俊凯,他希望王俊凯跟他有一样的感受,他需要两个人确实在一起的感觉。
这可太容易了,他们本来就是不可分割的。
于是高潮的漩涡澎湃又默契地同时吞没两人,连同剧烈的喘息、喉咙深处的闷哼、痉挛的四肢一起交织,久久无法平复。

王源在这雷同的浑身脱力大脑空白里,突然开始剧烈颤抖。
他几乎以为自己回到那个绝望的晚上,他没有跟乌齐云提起,更没有跟其他任何人提起。
那晚他拼尽全力握着那只水晶烟灰缸的时候,空白的大脑里只紧紧抓着一个念头。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不行,那就同归于尽。
他舍不得的很多,爱的人每天都在心里。
但还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王俊凯察觉到他不对劲,连忙抱紧他抚摸他,在他耳边不断地叫他:“王源儿,王源儿……”
王俊凯一叫他,他的灵魂就乖乖回来了。
失神的眼睛恢复了一点清明,他突然捧住王俊凯的脸,也叫他:“王俊凯。”
“我在呢。”王俊凯吻他的手心。
“你得抓紧我。”他一字一顿地道。
王俊凯紧紧搂着他,握着他的手亲吻:“我死也不松手。”

等两个人平复下来,王俊凯拿自己的干净T恤轻擦王源脸上身上的汗,帮他把贴在脸上的头发拨开——他们得等所有人都睡了才能去洗澡。
王源也伸手理他的头发,他很爱惜地看着他,也因为看着他所以眼睛重新变得亮晶晶的。
王俊凯在他的眼神里又忍不住亲亲他。
每天都会觉得更喜欢,怎么办呢。
“我能问你,发生什么了吗?”心里的担心挥之不去,王俊凯拉着他的手,柔声问道。
王源笑了笑,跟他谈条件:“我知道你也有事,你先说行不行?”
王俊凯从来就没有拒绝过他。
他把那天晚上蒋丹盈的事情简单地讲了一下,略过了楼道里把他吓得半死的细节。
讲得差不多的时候,发现王源突然闭上了眼睛,连忙问:“怎么?困了?”
“没有,”王源闭着眼睛摇头,“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王俊凯往前推算了一下,告诉他日期。
一滴泪水瞬间从王源眼角滑落。

果然是同一天。
王俊凯那天晚上去救人了。
他在那天晚上得救了。
现在真的信了,有的事情就是命。
他们俩的命运是系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