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7

【爱之于我,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电视里主持人激动地“5、4、3、2……”倒数的时候,王源悄悄拿着手机溜到床边拨电话,踩着点儿说:“春节快乐。”
“春节快乐!!”王俊凯那边很吵,所以他说得很大声,说完王源就听他妈妈扬声问他:“跟谁打电话呢?”
“朋、朋友……”王俊凯结巴。
“朋友哦……”王源偷笑着揶揄道。
“不是,”王俊凯自己也有点懵逼,小声道,“我怎么就这么心虚呢……”
王源哼一声:“跟你说不要说,你非要说,现在知道心虚了。”
“心虚的感觉还挺好的。”王俊凯立刻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嘁。”王源在心里谴责他言不由衷,“你杀青了?”
“嗯,”王俊凯点着头道,“前天刚杀青,今天早上才回家,总算拍完了。三十多集的电视剧,拍了快四个月,我都要吐血了。”
王源挑眉:“你好不容易练出来那点儿肌肉又给瘦回去了吧?”
“那儿能呢?”王俊凯嘿嘿一笑意图敷衍。
“趁过年赶紧补回来吧,奇了怪了,你以前一吃就脸圆,现在怎么这么不好养?”王源碎碎念。
“谁脸圆了??”王俊凯据理力争,“我那是婴儿肥!”
王源心里笑死,接着逗他玩儿:“不会是为了谁在保持身材吧?”
“哼。”王俊凯很不满,“我倒是真为了能抱动某人每天都在锻炼。”
“你嫌我沉啊?”王源翻白眼,“那抱轻的去吧,你的什么师姐师妹的,一个比一个娇小玲珑,哪跟我似的一把骨头沉得要死。”
王俊凯真是怕了他了:“我就喜欢一把骨头的!”
一激动没控制音量,然后就听那边儿他妈妈听了一耳朵接腔道:“你要吃骨头?排骨吃噻?”
王源笑疯,被他妈妈瞅了一眼之后赶紧收住,捂着嘴“咯咯咯咯”浑身乱颤。
“高兴了吧?”王俊凯无奈地笑。
“还行。”王源勉为其难地道。
春节之前两个人电话微信里很是纠结了一番,最后不得不承认,见不到面。
能待在家里的时间就那么几天,况且春节不比平常,父母家人都在家里,一年到头回来一次,哪有三更半夜往外跑着去见对方的?要真算起来他们跟彼此见面的机会总是多于家人的。
商量完之后两个人虽然心里不痛快但是都老实了,乖乖在家待着,发发微信打打电话也就算了。
“源儿,你看外边。”王俊凯突然道。
这些年烟花爆竹燃放的管控愈加严格,城区只有几个指定地点可以燃放,倒也挺好,集中在一起看着更热闹。
“唉我也想去玩儿。”王源瞅着窗外闪烁着的烟花,羡慕得直抠玻璃。
“可别,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俩放鞭炮,你那个羽绒服上边儿溅了火星没发现,回家一看一连串小黑洞洞,差点大过年的挨揍你忘了?”王俊凯忍不住地笑。
王源翻白眼:“你就记不得一点儿我的好事??”
这明明全都是好事,王俊凯只是笑。那个时候他们就是俩普通孩子,一个刚过人嫌狗憎的年纪,一个还在那个坎儿上,然后稍微有点成熟意思的他又被王源拐带着变回熊孩子了。大冬天的两个人沿着冰凉凉的小路奔跑瞎闹,爬坡过坎然后气喘吁吁,折腾出汗还弄脏新衣服,最后花着脸儿一起回家。
在那个还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们的年纪里,他们先早早注意到了彼此。
美颜盛世有人爱,宽肩长腿有人爱,一颦一笑有人爱。
却极少有人真的爱他们心里那两个灰头土脸的孩子,所幸他俩彼此相爱。
“哎你看……”王源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谢谢。”王俊凯突然没头没脑地道。
王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谢谢是说给他的,抠在玻璃的手指就一顿,心酸又喜悦。
他“嗯”了一声,然后接着道:“你看另一边……你家窗户的话应该是朝左看。”
王俊凯转头,看到没有被烟火占据的另一边晴朗夜空,悬着一弯新月。只是很细的一弯,清泠泠的白色,不知为何却那么醒目。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窗外爆竹窗内电视一同吵着,可他俩心里静。
那弯新月,一头缠着我,一头牵着你。

春节过后王源跟学校请了假,时隔很久他终于也要进组拍戏了。当初签唱片合约的时候,那位唱片公司的前辈本来想把他的全部合约拿下来,后来是王源自己私下跟他商量还是算了,说他的现状不适合过于激进,温水煮青蛙才是良策。
他当然没有表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那些想法也过于复杂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所以现在他依旧是一边歌手一边综艺影视,两条腿走路。
等着他的倒不是什么洋洋洒洒的偶像剧,而是一部叫《野有蔓草》的小清新文艺片。他演戏虽然有灵气,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员,也过了十几岁经得起公司瞎折腾的时期。如今算是新的开头,刚开始演一些跟本身气质相似的角色比较容易让观众接受。
之前染的头发早就褪了色,刚好接了这个角色,王源也就不用去烦恼要不要再染了。
到了片场跟乌齐云打了招呼,王源对他表示怀疑:“小乌哥,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推荐我来的?”
乌齐云很不老实:“我俩先打个商量,要是你觉得是好事,打算请我吃顿饭,那就算我推荐的,怎么样?”
“本来是想请你吃饭来着,”王源摊手道,“现在我看还是算了吧。”
“哎别别别呀,”乌齐云揽住他肩膀,“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是去年上半年就定了要演的,你不是演我弟弟吗?这个角色导演选半天人没合适的,后来看到《模仿游戏》了,觉得咱俩有点儿像,所以就跟我要了你的联系方式。”
王源一想确实,他和乌齐云虽然五官差池较大,但瘦得跟板儿似的身材,还有怎么晒都不黑的白皮肤,还真有点儿像。
“所以你这次来,算特型演员。”乌齐云说完正经话又开始胡说八道。
王源免费送他一对白眼。
“你看,拍完这个咱俩再一块儿去录节目,哥俩好,多棒!”乌齐云跟他挤眉弄眼。
王源翻拍摄计划,然后毫不留情地嘲笑他:“我比你早杀青一个多星期,你还是坚守到最后跟导演哥俩好吧。”
乌齐云懵逼,一想可不是吗,王源是男二,戏份比他少是肯定的,只好哭丧着脸道:“好歹要演兄弟,一点儿兄弟情都不讲吗?”
“不讲。”王源摊手。
“哦对了,”乌齐云突然扒着他耳朵道,“这部戏的制作人里姓刘的那一个,你记得离他远一点儿。”
王源莫名:“我又不认识,再说为什么要离他远一点?”
乌齐云手里比划了几个动作看他也没明白,只好把人拉到角落里,小声道:“这个人好你这口的。”
“我这口是哪一口??”王源瞪他。
乌齐云叹气,跟自己身上比划:“就我这口。”
“哈??”
“就咱们这种,白白瘦瘦的,”要乌齐云直接说出口也是得皱着眉头,“反正你记得就行了。”
王源被膈应到了,浑身起粟着问道:“小乌哥你怎么知道的……”
乌齐云面无表情道:“我曾经给他过一烟灰缸,还是水晶的。”
“啥??然后呢?现在还要拍他的戏?”王源目瞪口呆。
“不然呢?这事儿只有我和他还有我助理知道,”乌齐云淡淡道,“再说了,要是因为怕事所以不接戏,那就不要当演员了。”
王源叹气,他是明白的。
“我知道了,不止我注意,你也注意点儿。”

过完年王俊凯背着王源搞定了一件“大事”。
他接下来的计划是飞阿德莱德拍时尚大片,杂志原先的策划是要做couple特辑,让他和已经二度合作的乔宝璐拍一组情侣大片。
王俊凯一听这个吓得半死。拍戏就算了,要真弄出什么“情侣大片”,王源不跟他翻脸才怪。不不不……工作的事情王源应该不会跟他翻脸,但是心里肯定会不舒服……反正要是王源跟别人拍这种东西他是要生闷气的。
到了这地步王俊凯才终于知道,一直以来关于乔宝璐有背景的传闻不是空穴来风。大三的学生,两部戏担纲女主,现在又要跟他一起上杂志封面,简直是开挂。
他想了想,觉得拒绝跟乔宝璐拍摄不太好,容易节外生枝……不如他自己想个理由不拍了,让乔宝璐爱占几个版面占几个版面去……靠谱。
这么想着他正准备想跟公司的说辞,没想到乔宝璐却突然给他打了电话:“凯哥,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你不要生气哦。”
“什么事?”王俊凯莫名其妙。
“就是那个杂志大片的事情,不是本来说我跟你拍么,我这边准备推掉了……你千万不要误会啊,这次确实是个挺好的资源,我也很想沾沾凯哥的光,但是觉得现在这个时机还是不好,我才刚刚入行,跟你拍片已经是多少人求不来的机会,要是还一起上杂志,那也太拉仇恨了,所以……哎呀我就是怕你误会,所以提前跟你说一下。”乔宝璐说得很诚恳。
王俊凯在电话这头简直要旋转跳跃闭着眼了——简直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不过电话里他还是很客气地表示自己不会误会,也礼貌地感谢了小师妹提前告知,象征性地说以后再合作什么什么。
嘿嘿嘿……挂了电话王俊凯打开相册,亲亲手机里王源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去年跨年期间,他趁王源睡着的时候偷拍的。照片上王源睡得安稳,透过照片几乎能感受到他轻轻的呼吸。
唉唉,什么时候能见面呐。

虽然有段时间没拍戏了,但王源毕竟是有灵气的人,花了点儿心思重新适应了片场的气氛,又找了找角色的感觉,开拍之后进行得就还算顺利。
还有另一个好处是乌齐云演他哥哥,他俩算算认识有三年了,在北京也经常见面,性格又合得来,所以对起戏来还是挺容易的。
之前王源不知道,现在算是见着了乌齐云作为演员工作时的状态。乌齐云拍戏中间休息不像录综艺时总是跟他们侃大山,而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摇头晃脑地默戏,默得差不多了有时看王源有空就会叫他一起对戏。因而王源休息时也学着他的样子默戏,几回下来发现是真的有用,新技能get。
《野有蔓草》剧情分两个大的时间段,第一期拍完后主演外的大部分演员都要换人,一大波人一起杀青,剧组就办了一次中期的杀青宴。
主演都在组里这个面子当然要给,悉数到场。
王源本来就是谨慎的人,之前听了乌齐云提醒他的话,从进组第一天就一直防着那个刘制片,不过那刘制片是个大忙人,零零碎碎来过几次片场,也没待多久,从头到尾只跟演员们打过一次照面,今天再见也是客客气气的,王源就在心里笑自己多心。
这种场合少不了要喝酒,王源顾及自己的嗓子是一口不肯喝的,再说他虽然20岁了,看起来还是跟酒场格格不入的孩子模样,所以也没多少人劝他,任由他一杯100%纯天然果汁打天下。
乌齐云不一样,他是主演,又是正儿八经的北京爷们儿,不喝不行,他酒量也不错,转了一圈除了眼眶有点红之外没反应。
不过酒量再好也有限,第二圈之后乌齐云就有点打摆子了,本来这种场合他是有意看着王源的,现在倒成了王源看着他。
“小乌哥?”王源试探他,“今天几号?”
“……我是喝得有点多,但是没有傻。”乌齐云无语地伸手弹他脑门儿。
王源额头一痛,顿感无奈。不过能意识到自己喝得有点多,那就说明还没醉。
正想着呢,就看乌齐云摇摇晃晃站起来,王源连忙扶他:“你要干嘛?上厕所?”
“我去吐出来,吐完就还能坚持会儿。”乌齐云摆手,“你在这儿坐着,我叫助理跟我去。”
“我陪你去。”
“那味儿你受得了?”喝醉酒的人力气反而大,一下子把王源按在椅子上,顺手拍拍他肩膀,“你就跟这儿坐着,别、别跟陌生人走……”
王源哭笑不得:“你是不是还要说乖乖等妈妈回来?”
“不、是等、等爸爸回来。”乌齐云结巴着,然后挥挥手,他的助理立刻从门口的席位过来,扶着他去洗手间。

王俊凯在阿德莱德的拍摄一切顺利,回到北京之后竟然有了几天假期,可是王源不在,他自己也挺没意思的,只好主动加班准备毕业作品的事情。
没工作的时候他都会尽量早睡早起,养一养被工作压迫的身体。
这天王源说晚上有事不打电话,他就十一点准时上床,听会儿歌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但显然还没来得及进入深度睡眠,就被他自己手机刺耳的铃声给闹醒了。
王俊凯第一反应是王源,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要接电话,可迷迷糊糊看手机,屏幕上分明是三个字。
他努力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是“蒋丹盈”三个字。
……十二点,这位师姐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喂……”王俊凯无力地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却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蒋丹盈声音很小还发着抖,听起来像是哭了:“俊凯,俊凯,我求你件事,我求你……你来接我一下好不好?”
“什么?师姐?你怎么了?你说清楚一点?”王俊凯一惊,从床上直接跳到地下找衣服。
“你先别问……你找辆车,我给你地址,”蒋丹盈似乎很慌张,话说得凌乱,“我发给你地址,你得找辆车……别一个人来!”
“师姐你冷静一点,说清楚一点,到底怎么了?”王俊凯听不出来她现在是什么状况,只是被她慌乱的语气影响得也有点慌。
蒋丹盈在电话那头深呼吸了几下,再开口明显镇定了一些:“俊凯,你找个可靠的人一起,开车来接我一下,求你帮我一次……我不想害你,你千万不要一个人来……我求你……”
“我知道了,”王俊凯迅速判断这不是能耽搁的事情,“你给我发地址,我马上来。”

乌齐云在洗手间差点连胆汁都吐出来,但吐完之后明显清醒多了。
他顺便洗了把脸,估计了一下自己还能喝多少,然后也不让助理搀扶,慢慢地往会场走。
一进门又是围追堵截,刚腾空的胃立刻又占满起码三分之一,但他脑袋到了第二轮总是清醒的,能赖就赖能推则推地摆脱重围。
等回到座位上,却发现旁边的王源不见了。
环顾会场一周,还是不见人。
他皱了下眉头,心说这小孩儿是不是半天不见自己回来就去找了?可是来去洗手间就一条路,也没碰着啊?连忙问周围的人王源去哪儿了。
可惜现场没几个清醒的了,清醒的也不见得知道王源去哪儿,他扒来扒去问了一圈,又被灌了好几杯酒,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像知道点儿情况的:“王源啊?他刚才突然不舒服,场务那边两个人带他上去休息了。”说完反倒问乌齐云:“他喝酒了吗?”
乌齐云瞬间有点慌:“场务?他助理呢?”
“那我咋知道?”那人很无辜。
乌齐云一把推开他,往助理们坐的那一桌去找人,果然没见到强哥,这种场合他们一人也就带一个助理,现在强哥不在就没人知道王源去哪儿了。
他又是拉着人一圈问,最后还是一个服务员告诉他:“应该是去买药了吧,刚才有个你说的那样的人,问我附近有没有药店。”
我操。
乌齐云心里浮起不祥的预感。

小马哥被王俊凯大半夜叫起来,悄悄开车出了门,这才问道:“到底怎么了?这大晚上要去哪儿??”
王俊凯开了手机定位,导航去蒋丹盈给他的地址,然后大致说了一下情况。
小马哥听了没说话,闷闷地开着车。
等到了目的地的楼下,见王俊凯解了安全带就要下车,一把拉住他:“这不会是圈套吧?”
“什么?”
“你那个师姐,不是一直挺那啥的……她不会是故意叫你来,实际上已经叫了记者什么的等着吧?”小马哥道。
王俊凯眉头一皱,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可是万一不是呢?万一真的需要帮助呢?
小马哥也下不了定论,犹豫着问他:

“你确定要去吗?”

乌齐云在会场急躁地扯着人问带走王源的那两个场务是谁去哪儿了,急头白脸地半天终于逮住一个从外面进来的男人,看着像是场务组的人,揪住了正要问,没想到过来一个穿得人模狗样的年轻人,拉住他道:“乌先生,刘总叫你过去一下。”
乌齐云一回头,见不远处刘制片正跟他招手,他问那个年轻人:“干嘛?”
“刘总说介绍个投资方的人给你认识,有个本子挺好的。”
乌齐云手里还扭着那个场务:“我现在有事,待会儿再说。”
年轻人笑了笑:“刘总要介绍的那一位可是个大人物,错过了就再没下次了。”

“您确定不去吗?”




-
看直播和电视所以来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