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6

【告白不仅仅是表达,更应该是一个承诺】

“王源,我喜欢你。”

那一瞬间王源真的一下子懵了,回过神之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受伤快两个月了王俊凯连个电话都没给他打。
王俊凯想好了要说什么,这话电话里不能说。
现在说了出来,他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王源嗫嚅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
王俊凯也没给他机会说,接着道:“我确实是个很笨的人,有时候知道你有想法,却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一直不跟我说。我以前觉得不说就不说了,反正也没什么区别,在一起就行,但现在发现不是这样……我抓不住你。”
“我的想法很简单,以前你不让我说,现在我非说不可,我怕以后没机会了。我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心里就这一句话。可是你呢?你在想什么呢?”
他看着王源,他喜欢他,可他看不懂他,所以那双漂亮眼睛里的光似悲又似喜:“我听你的新歌了,你说我们之间有共同之处,但这并不足以弥补鸿沟……王源,我是人不是神,有些话你不好好说出来,我是不会知道的。”
然后他等了半天,王源坐在床沿上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的。
仿佛下一秒就会说什么,又仿佛永远都不会说。
所以王俊凯又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是默不作声,只好苦笑了一下,准备转身离开。
“王俊凯,”王源干净清冷的声音蓦地在他背后响起,“我们就这样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说这些呢?”
“不好。”王俊凯回过头斩钉截铁地道,“我也是有感觉的,我受够了这种等来等去的憋屈日子了!而且你根本不让我知道我在等什么!”
王源闭了一下眼睛,艰难地道:“是你说的有个人在等我,相信能等到我,现在你等不下去了是吗?”
“根本不是这样,你比我清楚现在让我等来等去的不是你,是你那些什么都不告诉我的话!”
“这有什么关系?还不是一样的?就保持现状不可以吗?我们暂时心无杂念地把工作做好不行吗?!”
没想到王俊凯抬眼看他的时候神情退缩,语气却格外坚定——
“如果我说,我心有杂念呢?”

那一瞬间,王源似乎听到了一直固守着的那个小世界崩塌的声音。
而在那一瞬间之后,王俊凯却像再也承受不住似的,深深看了他一眼,再次转身去开门。
王源看着他就要走了,突然站起来扑过去,从背后抱住他——王俊凯那么要强的人,说出这番话如果还得不到回应,那就真的不会回头了。
王俊凯被他从背后箍着,停下动作站了一小会儿,然后轻轻掰开王源的手,转过身把他推开一点:“这次不会让你这么轻易过关了。你不好好说,我就走,走了就不回来了。”
他看着王源,王源也看着他。
他知道王源在判断他这话有多认真,所以他更加无谓地对视。
他有十二分认真。
强哥说想和好就要说对不起,其实不完全对。和好是需要有人认输的,一个人认输,或者两个人都认输。
王源一直觉得自己是恃宠而骄的那一个,但王俊凯不顺着他,他的自我就毫无意义。
他低下头,抬手去勾王俊凯的手指,然后轻声道:“你别走。”
王俊凯感觉自己心被掐了一下,但他就不说话,他克制着,他狠着心,他要听实话。
王源无奈地抬起头,看着他道:“王俊凯,我跟你说不要说的,这样的话,我们以后怎么办呢?”
这话让王俊凯似懂非懂,他看着王源,仿佛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不说的话,以后最次也不过跟过去一样,可是你偏要说,”王源无奈,他捏着他的手,“如果以后不能在一起了,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
做过爱人的人,是没有办法当回朋友的。
“我很害怕,王俊凯。我怕我最后会失去你。”这句话说出口,连带影响着让王源真的害怕起来,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微微发抖。

这下王俊凯听懂了,他不止听懂了,他还没来由地心慌起来,心脏狂跳着,仿佛真的要失去王源。
他突然抽出手一下子把王源拉进怀里,抱着他,紧紧地抱着他,在他耳边仓皇又坚决地道:“怎么会、怎么会……不会的,你不会失去我的……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王源……”
年轻的告白是那样真切又无力,他只能一遍遍地说,赌咒发誓一样地说。
王源的害怕让他也害怕起来,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居然猜不到,王源纠结来纠结去都是为了他们两个,为了以后怎么办,他居然真的没猜到。
他感觉王源应该是流泪了,因为肩膀上有潮湿的触感,就在他被指甲掐伤的部位。又是他惹的。
王源在他怀里冷似的发抖,揪着他的衣服,嘴里却全是反话:“我讨厌你、讨厌你…”
他轻轻上下摩挲王源的背,小声道:“我不想离开你,所以你也喜欢我好不好?”
王源不答应他,哽咽着问他:“我们以后怎么办?被发现了要怎么办啊?”
“不会被发现的,不会的。”王俊凯斩钉截铁地道,“如果被发现了,我们就逃跑。”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王源在他怀里摇头,“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王俊凯按住他的脑袋,不许他拒绝:“如果因为怕分开所以不在一起,那我现在就要后悔了。我什么都不管了,这次你必须答应我,你说你喜欢我,快点说,不说我就出去跟所有人说我喜欢你。”
“哪有你这么无赖的?”王源也顾不上害怕了,开始推他,“逼着别人说喜欢你!”
“你不是别人,快点说。”王俊凯豁出去了,紧紧箍着他不撒手,“不说我现在就出去了。”
王源对待感情一向较真,在他心里告白就相当于承诺。
所以他要逼着王源承诺,说出来他就不会反悔了,况且他要不逼王源真能给他憋一辈子。
“你放开,快点。”王源推他,眼里还有点红,似笑非笑地转移话题,“还有你真的太笨了,那不叫逃跑,那叫私奔。”
王俊凯今天下定决心不上他的当,他腾出一只手把王源的衣服往上撩:“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把你就地办了生米煮成熟饭!”
“我又不是女生你煮个屁啊有什么用?”王源彻底笑场了,“王俊凯,你该不会真的是个傻子吧?”
王俊凯又急又气,撒手把人丢下就要往外走。
王源一抬手捏住他的脸,凑过去啄了一口他脸上的软肉才松手,然后轻声道:“我喜欢你。”
说完还有些无奈:“真的太不浪漫了。”
王俊凯不为所动:“你说什么?好好说。”
“我喜欢你。”这一次王源注视着他,说的很清楚,正如他一直坚持的那样,告白得像一个承诺。

王俊凯沉默了两三秒,突然蹲下身把他一下子从腿弯抱起来,在房间里转圈。
王源吓了一跳,紧紧抱住他的脑袋。
两个人都不敢发出声音,只是沉默地抱着旋转,像是无声地庆祝。
王源瘦归瘦好歹是有重量的大男生了,转一会儿王俊凯就有点脱力差点把人丢下来,好不容易平稳降落了还是稍一趔趄,王源注意到了,很不客气地笑他。
“你胖了。”王俊凯强行挽尊。
“是呀都怪我太胖了。”王源笑得眼睛弯弯撒娇肉都出来。
……我要去健身。王俊凯内心凄凉。
王源看着他懊恼,突然又扑过去抱他脖子,拿脸颊蹭他耳朵。
他想他了,想的不得了。
王俊凯抱着他,把脸埋在他肩膀上笑,笑着笑着眼睫却湿润,让他不敢抬头。
两个人温存地抱了一会儿,王俊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扒拉他衣领:“我看看你的肩膀。”
“不行!”王源迅速捂着衣领逃开。
王俊凯一伸手居然没逮住他,两个人在狭窄的卧室里上蹿下跳玩起老虎捕兔子。
“你、为什么不给看?!”王俊凯拽住衣服下摆却又被挣脱。
“就不让看!”王源挥手拒绝接着逃跑。
可惜卧室实在太小了,王源没躲几下就被王俊凯扑在床上,领子被扯向一边儿。
无奈T恤领口实在太小,怎么都拽不到肩头去,王俊凯怕撕坏他衣领,又着急看他伤口,于是一把把他的T恤从下向上扒下半边来。
“王俊凯你太混蛋了!”王源脖子上挂着衣服,咬牙切齿地踹他,“你不会掀袖子啊?!”
王俊凯无辜,他是真没想到。
他低头看王源肩头,缝了8针,伤疤像蜈蚣一样趴在那里,提醒他王源有多疼。
“唉我说不让你看……太丑了这个,”王源不忍看他,移开视线,“不过擦了祛疤的药,会好的。”
“不丑。”王俊凯低头想亲那个疤。不丑,就是他心疼。
“别别别,”王源拿手堵他的脸,“涂了药呢。”
王俊凯转头看他:“疼不疼?”
“早就不疼了。”王源摸他的脸。
“当时很疼?”王俊凯抓住他的手亲了一下指尖。
王源想了想:“就疼了一下下。”
他反握住王俊凯的手拉到嘴边轻轻咬了一下:“就这么一下下。”
这是明目张胆地骗人呢,该打。
王俊凯低笑,然后埋下头亲他,蹂躏完嘴唇和小舌头又转战脖颈锁骨和胸口,像是饥渴久了似的拼命啃咬。
身上又痒又麻,王源憋着笑推他:“你晚上没吃饱啊?我可不是排骨不能吃……”
“谁说不能吃?”王俊凯突然起身把他翻了一面,复又俯身下去吻他的肩胛和脊背。
一路蜿蜒覆盖,顺着脊椎美妙的凹陷落在腰窝。
王俊凯爱死了他的腰窝,可爱别致又性感,像他本人一样。
看起来有点甜,于是他尝味道似的舔了一下。
王源原本舒展的身体猛地绷紧,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回手打他:“你、你发什么神经……”
王俊凯低笑出声,手指抚摸过他的脊背,嘴却开始吮吸他的腰窝。
这下王源老实了,抱住被子把脸埋进去,手指痉挛着攥住被子,腰身轻动着在床上蹭来蹭去。
可是王俊凯突然不动了,不但不动了还支起了身。
王源懵懵地回头看他。
王俊凯看着他纠结道:“我还没洗澡……”
小天蝎瞬间一脸嘲笑,意思很明显:你自己看着办。
洁癖和爱人?这还用得着纠结吗?!
王俊凯一抬手把他剩下半边儿T恤扯下来,顺便解了自己的衬衣,赤着身体俯身下去吻他。
王源自个儿翻了个身贴上去搂住他。他喜欢两个人身体直接接触,王俊凯的体温对他来说刚刚好,肌肉相蹭的酥痒和被手抚摸是截然不同的感觉,连带着他心上都痒起来。
然后……
然后小马哥梆梆梆敲门:“小凯!沈导的电话!打三回了你都不接就找我了!”
王俊凯无语地松了手臂,趴在王源身上悲从中来。
王源憋了一会儿笑出声:“哈哈哈哈哈萎了吧?”
立刻他就感觉到自己腰上被掐了一把,王俊凯抬头捏他下巴:“你要试试?”
“萎了还试个屁,去回电话吧,”王源推开他,起身捞起衬衣往他身上套,突然又笑,“现在你可以安心洗澡了哈哈哈哈哈……”
小兔崽子要翻天了,王俊凯无语地系扣子出门。
哈麻批打扰别人好事要孤独终老的晓得不??

沈琛打一串电话要说的事情说急也没那么急,不过是突然想起王俊凯第二天表演完要接受媒体群访,关于《暖味暧昧》还有很多不能透露的内容想跟他念叨一下。
王俊凯抱着手机虎着脸听沈琛絮絮叨叨——其实他心里大概有数,不过导演不放心也正常,只能听着。
等沈琛啰嗦完,他又洗完澡,再溜到王源房间,小兔崽子已经睡得很熟了。
毕竟也是行程紧彩排忙,心里畅快了,身体的疲惫就肆无忌惮席卷而来。
不过小家伙灯都没关,靠着一边儿的床沿睡,显然是给他留着地儿呢。王俊凯偷笑,关了灯轻手轻脚地爬上床,亲一亲王源的脸颊和额头,自嘲了一下,自嘲完又亲了亲王源的嘴唇,这才安安分分躺下来。
他侧身面对王源躺着,伸手握住王源放在脸侧的手。
王源睡梦里感觉到有人,迷迷瞪瞪睁开眼看见他,若有若无地笑了一下,拿脸蹭了蹭他的手,然后又睡过去了。
那一刻王俊凯真的眼眶一酸,差点流泪。
他闭上眼睛,另一只手也握住王源的手。
太喜欢你了。

舞台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虽然只紧张地彩排了两次,但演出效果还是不错的,麻烦最后还是出在媒体群访上。
王源受伤事件过去快两个月了热度不减,这回组合凑在一起正中媒体下怀,象征性地问了几个关于最近工作的问题后,就有记者开始搞事情:“之前王源表演中受伤,其他两位除了发微博之外有通过其他方式关心他的伤势吗?”
“有的,其实这段时间一直有通过微信询问……”
王俊凯听着旁边的回答有点懵逼……扒衣服看伤口算吗……?
“对,他们两个都是,经常发微信问我伤势的情况。”王源替他接过话头,截断了这个问题。
“两位工作真的是非常忙碌了,可毕竟是常驻北京的,都没有时间回来探望一下吗?”
“其实是我不让他们看的,”王源笑道,“我就在医院待了两天,而且也只是皮外伤,他俩回来反而会引起粉丝不安吧。”
连着截了两个问题,马上就有记者转而针对他:“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当天上台袭击你的是一位粉丝的男友,由于无法忍受女朋友过度追星才策划了袭击,请问你觉得作为偶像在这类事件中是否需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呢?”
王俊凯瞬间就皱了眉头,王源立刻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向他这边侧了一下身,于是他乖乖闭嘴。
“刚才您也说了是过度追星造成的,”王源心平气和地回答道,“偶像有义务引导粉丝理智追星,但确实没办法去控制每个人的行为,只能希望大家以此为戒,适度追星,多关注我们的作品。也希望大家和家人朋友之间有矛盾要多沟通,不要采取过激的方式,那样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好不容易应付完了刁难,王俊凯上了车小声揶揄道:“有矛盾要多沟通哦……”
王源偷偷掐他:“是啊,多沟通别动手。”
两个人你瞪我我瞪你的,瞪了一会儿同时笑了。

跨年结束意味着王俊凯两天的告假也宣告结束,回宿舍换件衣服收拾收拾立刻要返回剧组。
王源靠在门上看他往书包里装东西,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天,问问他拍戏的事情和毕业作品准备得怎么样了,顺便再次警告他离乔宝璐远点。
王俊凯一边笑着听一边收拾东西,觉得自己没救了。他就是觉得王源可爱,说什么都可爱,念念叨叨吐槽乔宝璐的样子都可爱。
收拾完东西他冲那个还在碎碎念的小家伙招手:“过来。”
王源蹦跶过去帮他把衣服拉链拉好,看了看他又抬手把他整齐的刘海弄乱,弄乱之后觉得太帅,只好再拨弄得整齐一些,然后道:“不要感冒。”
“你也不要感冒。”王俊凯笑得甜,心里却酸,低头亲亲他。

他们分别了无数次,还是每次都舍不得。



-
【题外话】
长岭写到现在,格局和篇幅都已经超出了我最初的想象,但主题从来没有变过。
看到有的朋友觉得太纠结,我只能说,这篇文一开始就不是轻松的类型,后续还有很多非常现实的内容要写。在《舍吾迷离》之后再写现实向长篇,对我来说需要巨大的决心和勇气,但既然写了,就一定会沿着最初的想法写下去。
如果这篇文让你觉得不痛快了,那拜托再去看一次00章。“长岭遇雨”这四个字,不是一个瞬间的两情相悦,从此就happily ever after了,而是在漫长的时光里走过一切坎坷,最终依旧一起走下去。他们的感情本身就远比我笔下所写的厚重深远,所以如果想要尽量多的表达,就需要时间和空间。
开始日更之后我除了上班和写文之外基本没做过别的事,洗着澡想到情节擦一下手就拿手机记录,走在路上想到情节都会忘记要过马路,每天更新的篇幅大家看了心里也有数,最近腰痛犯了也还在写,因为我知道很多朋友是喜欢这篇文的。但也确实太忙,时间精力有限的情况下,麻烦大家多一些耐心吧。
其他的话完结后再说,希望无论你我对这篇文都没有遗憾。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