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5

【什么都不说的话,就什么都不会开始】

王俊凯削水果的时候,突然举着水果刀在自己手腕上比划了一下。
剁了算了。
他竟然打了王源一下。
他不敢看王源。他想起小时候两个人撕扯一下领子王源就要红眼眶,想起王源染了头发缩在椅子里眨着圆眼睛跟他说“我还只是个孩子”。
那天晚上过后,第二天再看王源整个人鼻子眼睛都红肿着,别人问起却说是感冒严重了。
所以他不敢看王源。
他不知道王源在别扭什么,也不知道王源为什么要误会他想见面的意图——他喜欢他,所以想见他,就这么简单难道不能理解吗?
王俊凯真的生气,气王源,更气自己。
过完周年庆他就大四了,毕业前要完成毕业作品,又要拍部戏还沈琛的人情,排山倒海似的事情压过来,王俊凯一下子就开始忙得凌乱。
而且沈琛算是看好了乔宝璐,这部戏又拉她来演女主角,有点要培养成御用女主的意思。王俊凯谢天谢地自己没签那五部的合约,不然以王源讨厌乔宝璐的程度,肯定会跟他闹掰了。
可是现在跟闹掰了又有什么区别?
各忙各的,就没办法见面。不见面,就没办法和好。他俩一贯如此。
强哥微信里给他发表情包,也不知道从哪儿搜来的。那个全世界最有名的五岁小孩难得一本正经:“想要和好的时候应该说对不起,我们幼稚园都是这样,只要这样,就能重新和好了。”
王俊凯无语。
要是所有的事情都这么简单就好了。

再度担纲沈琛的男主角,王俊凯成了天才大厨。他演完《天涯静处》习惯了鲜活诚恳的小人物,一下子又被套进浑身金灿灿的汤姆苏之后浑身都不舒服,片场花里胡哨的布置和一惊一乍的剧情也让他无语。
但现实就是如此,他还没毕业,《天涯静处》也还没播出,就算播出了想靠一部戏打翻身仗也不现实,他想要的选择权和话语权依旧悬在天边,未来的路还很长。
王俊凯九月开学,十月进组拍《暖味暧昧》,合约里这四个字看多了让人恍惚觉得一个字都不认识,他十分怀疑是沈琛随手在废纸上划拉出来的。
沈琛带的组还是一样嘈杂凌乱,不追求时效表演细节也不会细扣,但有个绝对原则就是画面要好看,要唯美,要每一帧都能截图做壁纸。
王俊凯被执行导演拉着摆来摆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为角色设定的细节因为怕影响视觉效果而被否决,心里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好歹他是男主角,据理力争的余地还是有的。
沈琛看中他,再三让了步,嘴上似是夸奖也似有嘲讽:“不愧是跟孟笛导演合作过,我们俊凯现在也是有自己主意的演员了。”
王俊凯知道争执无益,赔了笑脸接着按自己的想法演,打算跟他死磕到底。
乔宝璐演女主角。她还是个大三的学生,因为《青青园中葵》受到了些关注,漂亮又还算有演技,年纪轻轻能得到沈琛的赏识简直是祖坟冒青烟,但女演员确实比男演员难出头,所以也格外努力。她表面上帮不了什么,但王俊凯每每说想怎么演时都极力配合着,一个女主角在片场演戏全被男主角带着走,也是少见。
大概名导演选配角都喜欢用惯了的人,缺一个女三号沈琛就把蒋丹盈也找了来。
蒋丹盈毕业半年了,确实不缺戏拍,但也确实没红起来。王俊凯再见她时吓了一跳,她原本身量高挑凹凸有致,现在却更瘦了一圈,还是漂亮的,只不过成了嶙峋的美。人消瘦成那样,眼神却是亮的,仿佛无形中什么支撑着。
大红靠命,两个女演员在那里高下立判,可女三就是女三,两三集出现几分钟。王俊凯佩服蒋丹盈,就那么几个镜头,她能尽力把自己发挥到极致,是拼了性命在表演。好歹是师姐,休息的时候他就主动过去打了个招呼。
没想到蒋丹盈却笑得勉强:“你可别招我,你看你一过来乔宝璐那个眼神要吃了我了。”
王俊凯只当她开玩笑:“哈哈师姐真爱开玩笑。”
“没有,”蒋丹盈看他一眼,“她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王俊凯摇摇头:“她只是想搭顺风车而已。”
蒋丹盈这下笑了:“还真是个半大孩子呢,要不是你成名早,说你出道七八年我可真是不敢信。”她顿了顿又道:“你要是不喜欢她,就离她远点儿。”
王俊凯点点头:“我知道。”
“怎么?”蒋丹盈笑,“有人跟你说过这话?”
王俊凯嘿嘿一笑。

片场一切顺利,王源却彻底失掉了联系。
王俊凯按捺到他生日这一天终于忍无可忍,他刚好早上拍完了戏份下午有些空余时间,就窝在休息室里看直播,打算等直播结束给王源打个电话。好歹也是王源20岁生日,他再犟下去就说不过去了。
王源20岁的模样其实跟他想象的一样,比19岁更好看更可爱了,台风和魅力愈加耀眼,新单曲曲风明显比以前成熟了,朗朗上口又好听。王俊凯想了想自己的歌迷身份,觉得他要真坐在台下肯定也会激动得尖叫,哦不、应该是大叫。
这么个人,还是揣进自己口袋里比较安全。王俊凯暗自决定。
然后他就听到王源唱:“我们之间有共同之处,但这并不足以弥补鸿沟。身后背负了过多往事,抛不下回忆就走不过寒冬。”
他皱眉头,却没来得及细想歌词的意思。
因为下一刻一个人从台侧冲出来,向王源扑过去。
王源身子斜飞出去,狠狠撞在音箱上。
嗡鸣声响起,一瞬间王俊凯不知道来自音箱还是来自他的耳朵。
下一刻直播就黑屏了。

小马哥拿着一盒鲜切水果往休息室走,刚走到门口门就砰地一声打开了,王俊凯面无血色地出现,看见他半天就说出一句话:“我要回北京。”
小马哥吓了一跳,环顾四周工作人员太多,还有不少粉丝在外围举着相机,连忙生拉硬拽地把人弄回休息室关上门:“你要干啥子??”
“我要回北京,”王俊凯极力稳定了一下呼吸,“王源出事了。”
“你先别慌,别乱来,等着。”小马哥把他强行按在椅子上坐下,自己放下手里的东西掏出手机打电话。
他几分钟的功夫拨了好几个电话,有的接通了有的没接通,一会儿重庆话一会儿蹩脚普通话倒腾着说。
王俊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突然又掏出自己的手机打电话。
打王源的没人接,肯定的。
打强哥的,还是没人接。
他轮着打了好几个王源身边工作人员的电话,一无所获。
他开始无法克制地心慌,心脏连着手脚发抖。
不会有事,不会有事,不会有事……
“送医院了。”小马哥终于打完电话,“应该是皮外伤,不严重。”
“去哪个医院了?”王俊凯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等一下,”小马哥拦住他,“不让你去。”
王俊凯一怔,立刻明白了意思,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我偏要去呢?”
“你在组里拍戏,王源一出事就抛下工作回北京,像话吗?”
“怎么不像话?!”王俊凯急头白脸地道,“是朋友回去看一下难道说不过去?!!”
小马哥无奈:“你们的情况有那么简单就好了,你自己说有那么简单吗?”
王俊凯瞪着他,一时却想不出来怎么反驳。
是队友。不能互动的队友,不能肢体接触的队友,不能表现热络的队友。被组合推到了这个地步,又在这个公开状态里走了这么久,他们早就成了理所当然这样的人。
现在回去会闹成什么样子,他其实很清楚。
“他们的意思是,急救医生说没大碍,人也已经送去医院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就不要轻举妄动了。”小马哥转述得有些于心不忍,“要是……要是真严重了,再约一个时间,你跟那谁一起回去。”
王俊凯盯着他一会儿,突然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笑了……哈哈哈哈……”
“小凯,你……”小马哥吓了一跳。
“你出去吧。”王俊凯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突然就没了表情,“我一个人待会儿。”

痛痛痛痛痛……
王源醒过来之后只觉得头晕目眩,还夹带着头痛一起席卷他……
睁开眼,病房里好几个人,见他醒了连忙叫医生,医生过来匆匆看了几眼,问他头晕不晕之类的问题,隐隐约约说什么“轻微脑震荡”“伤口不要紧”什么的,然后就走了。
医生一走,房间里的人基本都跟着走了,各拿着各自的手机,各干各的事情。
床边只剩下强哥一人。
“感觉怎么样?”强哥小心翼翼地问,还伸手傻里傻气地在他面前晃一晃。
王源下意识一个白眼,却觉得脑袋里嗡地一声,连忙恢复正常表情:“没事,稍微有点头晕……嘶……”
他动了一下,这才感觉到右肩刺痛,转头一看他的衬衣领子已经被剪开,肩上贴着敷料:“这什么情况??”
“你不记得了??”强哥吓一跳。
王源简直无语,可惜现在不敢翻白眼:“我没失忆……我记得有人扑过来了,然后我就晕了,是粉丝吗?我肩膀怎么了?”
“不确定是不是粉丝,人被安保抓住移交公安机关了。”强哥如实道,“你肩膀磕到音箱了,缝了8针。幸好旁边伴舞拉了你一把,缓冲了一下,不然就是脑袋磕上去了。再就是有点脑震荡,不过是轻微的,到医院之后睡了一个多小时,医生说不要紧。”
那就是不严重,真是谢天谢地……王源放心下来,突然想起什么:“我爸妈呢?肯定知道了吧?”
“临时买了机票正往这边赶呢,这会儿应该起飞了,晚上能到。”
“嗯。降落之后帮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说不要紧,路上别着急。”王源点点头道。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强哥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主动到:“小凯……说是要过来,被你马哥按住了,公司也不让来,拍着戏呢。”
王源鼻腔里“嗯”了一声,没说什么,于是强哥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当然不能来,虽然舞台上吓了一跳,但总归没什么事,王俊凯要是真抛下剧组跑过来,那才是要了命了。
可是这不妨碍他自己想象一下王俊凯飞过大半个中国来看他。

王源没事的消息很快公布,目前处理进展也一同做了声明——毕竟当时现场闹得一团混乱,粉丝哭喊着往舞台上扑,差点把艺人受伤上升成公共场合踩踏事件,不做好公关恐怕公司会引发一连串信任危机。
消息一出公司就用其他俩人的微博发了慰问,措辞谨慎唯恐引起粉丝不悦。
可粉丝还是不悦:好嘛,王源受了伤,他俩人还在兢兢业业工作,真行。
于是更多的人开始不悦:一点小伤就要耽误别人工作,屁事儿真多,地球不是围着你一个转的。
可王俊凯不知道,他根本就没关注。
他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发着呆。他想着,8针呢,该多疼啊。
他掐自己的肩膀,一个一个的指甲印,深的渗出点点血迹,一排8个。
晚上他一个人缩在房间里看视频,看很多王源唱歌的视频,看《模仿游戏》,然后翻到周年庆的视频——王源在台上说:“这首歌,送给我的歌迷朋友。”
这是服软呢,那么倔的人,难得服软。
他突然就笑了,笑得比哭还难听。
他掐自己的肩膀,一排8个血印记。
沈琛来看他,说能调整拍摄计划,腾出两三天让他回去看看。
王俊凯摇摇头,直说公司不让去。
这么直白倒让沈琛尴尬起来,叹了句咋这样,然后又说还是可以排开时间让他休息一下。
王俊凯宛然拒绝。
他现在不需要休息,他需要见王源,见不到就只好用工作分散注意力。
好巧不巧的,隔了两天乔宝璐就从楼梯上滑下来扭了脚,剧组官博发一张大家一起慰问的照片,很是其乐融融。
王俊凯夹在人群中都被粉丝指摘出来——哎哟喂,相处快十年的队友出了事故跟没事儿人似的,女主角扭了脚赶紧看去了,我赌这是真爱。
又是新一轮污言秽语。
骂吧骂吧,王俊凯心说,恨恨地骂吧。
他掐自己的肩膀,一排8个血印记。

公司不想让他请假离组,但到了年末又逼着他请假离组。
年关好赚钱呐。
沈琛倒大方,不但提前让王俊凯离组,还给其他人都放了两天假,说是好好过个元旦回来还得辛苦大家呢。
王俊凯谢过导演,跟剧组的人道了新年快乐,然后返回北京参加跨年活动。
早就习惯了下飞机直奔彩排现场,王俊凯在车上理了一下流程,熟悉了一下节目安排,等到了场馆直接参加彩排。
王源站位在他右边。
他的心脏都跑到右边跳去了。

彩排完回宿舍,进门之后也没外人,王俊凯没避嫌,跟着王源进他房间。
其他人都仿佛看不见他俩。
进屋,关门。
“你打我一下吧。”王俊凯说。
王源没说话,只是按部就班地放下书包脱外套挂好又换鞋子,甚至还绕过他出门去洗了个手。
“那天我打你了,”王俊凯只是说,“你打我一下吧。”
王源还是不说话,他翻箱倒柜找衣服,又绕过王俊凯跑去洗手间,折腾了足有20来分钟。回来时已经洗得清清爽爽,也换上了他惯穿的奇怪图案T恤和运动裤,头发吹得半干。
王俊凯跟被施了定身术似的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又重复道:“你打我一下吧。”
从厦门飞到北京参加彩排折腾一整天,这会儿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说实话王源看着他都觉得累,在心里叹着气认输,坐在床沿上问道:“那天你是真的要打我吗?”
“不是。”王俊凯脸上没表情,“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道个歉就算了,”王源轻声道,“虽然我不爱听你道歉。”
王俊凯没有道歉,他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王源。
被这么看了好半天,王源终于忍不住道:“你不道歉?那你站在那里想干嘛?”
“我在想,”王俊凯还是看着他,“我说完之后的话,你可能还是要打回来的,不如不说道歉,你又不爱听。”
王源一怔,他下意识想问王俊凯想说什么,但是他收住了,没敢问。
他好像隐约感觉到王俊凯要说什么,他开始飞速思考该怎么阻止。

可是来不及了。
王俊凯看着他,清清楚楚地道:“王源,我喜欢你。”




--
文中的言论只针对文中的故事,没有必要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