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4

【我们之间有共同之处,但这并不足以弥补鸿沟】

“我回来了,你还打游戏呢?吃饭吧?”强哥拎着大包小包回王源的小窝,外卖的食物还算温热,倒省得他加热可以直接摆桌。
王源穿件皱巴巴的T恤和运动裤,光脚趿拉着拖鞋晃出来,抱着门框迷瞪着眼睛:“吃什么?”
“你不是感冒了?吃清淡点,鱼片粥。”强哥拿开水烫了烫勺子,然后戳进粥碗里,“快点来,凉了。”
王源鼻音很重:“真是醉了,夏天感冒。本来就吃什么都没味道,你还给我弄这个……”
“那你也不能吃辣的。”强哥把碗推到他面前,“公司那边的东西取回来了,吃完再看。”
“唔。”王源喝口粥,吞下去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马上周年庆了他嗓子却在发炎,肿痛得厉害,“王俊凯还在广州?”
“回来了啊,在公司遇到了。”强哥收拾完桌子一抬头,就见王源含着勺子目瞪口呆,“怎么了?你不知道??”
王源丢了勺子,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强哥吓一跳,赶紧给他拿纸巾拍背。
这一通咳嗽几乎要把肺都咳出来,王源好不容易停下来捯过气,连眼睛都挣红了:“他跟你说什么了没?”
强哥吓一跳,心说这俩人连面都没见别又置上气了,那他这回就又当定炮灰了:“也、也没问什么,就说了说……你最近在干嘛什么的……”
“……”王源无语。
猪队友!猪队友!!
他丢下粥碗回房关门。
“哎药没吃……”强哥的声音被锁在门外。
王源回到房间甩掉拖鞋把自己扔在床上,手指碰到了摊在床上的曲谱,顺手拿起来扫了一眼又扔掉。
许老师总说他的表达还不够,说作曲家的情绪要神秘,要全部放在曲子里让听众去猜。
可是,如何让一个正在极力隐藏自己的人,去作剖白自己的曲呢?
王源不止是犯难,他简直要崩溃。
期末他得了高分,单曲录好了周年首唱后就会发布,暑期《模仿游戏》开播估计能称霸综艺档,这一年他看起来真的挺顺的。
只是就算他能骗过所有人,他也骗不过自己,他开心不起来,烦恼总比快乐多。
“王俊凯……”他突然无意识地喃喃。
然后跟猛地惊醒一般,跳起来又跑出去吃药。
周年之前感冒必须得好。

王俊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很有耐心的人,也经常因为没耐心而把事情搞砸。所以这次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默默地等待见到王源的时候。
这种跟自己的急躁较劲的感觉和跟欲望较劲的感觉类似,都是在自虐中找快感,在压抑中蛰伏,知道总有一刻能爆发,于是愈加耐心,愈加期待。
可是见到王源的时候他却突然成了泄了气的皮球,觉得相当没意思。
因为王源跟寻常无二。
他原本的计划是想着强哥回去肯定会说见到他了,然后王源就会心虚,下次见面的时候就会卖乖,他刚好趁机逼问一下这次又是在闹什么,顺便把这只炸毛兔子好好收拾一顿。
没想到王源跟没事儿人似的,跟他打了招呼之后一脸正气地去商量周年见面会的事情。
……王俊凯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忍了这么多天实在没趣,跟过去悄声在王源耳边道:“王源,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王源很快速地笑了一下:“哦,有啊,第一轮solo我不想第一个上,你先来行吗?我最后。”
王俊凯看着他,突然道:“你是不是感冒了?”
“你才感冒了。”王源向后挪了一步,“跟你说正事呢,你第一个,行不?”
“怎么都无所谓,”王俊凯跟着挪了一步,脸色变沉,“这就是你的正事?你就没有别的正事跟我说?”
王源笑着退开,跟周围的人开玩笑:“我们小队长今天没吃药大家离他远点儿啊哈哈!”
他这个样子算是王俊凯最头疼的样子——明明有事装没事。
王俊凯都算不清他们俩从小到大为这种情况吵过多少次架,他也闹不清楚王源这是什么毛病,越有事越跟没事儿人似的,顾左右言他就是不跟你说重点,偏偏王源又是个很聪明的人,只要他想避开话题谁都弄不过他,王俊凯这几年被闹得简直怕了这一招。
行吧,大家面前没办法理论,你给我等着。

白天排练很累,晚上王俊凯定了个闹钟才成功爬起来去找王源。
敲了半天门,敲到王俊凯觉得其他人都要被闹醒了,王源才给他开了门。
王源好像不怎么喜欢那种成套的睡衣,穿件印着看不懂图案的白T恤和短裤,领子歪着,一边半个肩膀露着,眼睛有点发红,也不知道是因为没睡还是因为被吵醒。
这副模样让王俊凯本来有点着急上火的心顿时软化了,伸手帮他提领子:“把你吵醒了?”
哪想到王源突然向后一躲,脸上冒出嘲笑的神色:“怎么?你做噩梦了一个人睡不着?”
“什么?”王俊凯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王源又笑了一下:“我去叫小马哥哄你睡吧?”
“王源……你闹够了没有?”王俊凯阴沉着脸道。
“拜托……”王源却懒洋洋地跟他耍赖,“明明是你把我闹醒的好嘛?不要恶人先告状。”
王俊凯感觉自己的怒火蹭蹭往上冒,他就是最怕王源这个样子,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所以他伸手拽住王源的手臂,一推门把人往里带了一下,自己也进去关了门。
被他拽着王源索性一点儿力气都不使了,懒洋洋地站着:“你到底要干嘛?我很累了要睡觉。”
“你是不是感冒了还没好?”王俊凯拽着他问。
“是啊,你就为这点事情?”王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感冒这么正常的事情,至于吗?”
王俊凯松开了手:“我不知道至不至于,我倒想问问某人,感冒这么正常的事情,还要专门设一个备注叫不要感冒,至于吗?”
“那个备注该改了,我看叫不要犯病比较合适。”王源嘴上不饶人,“你满意了吗?可以出去让我睡觉了吧?”
王俊凯看他这副德行,索性也不绕弯子了:“我没满意,我还要问问你,你窝在家里打了两个多星期的游戏,却跟我说在忙考试忙单曲,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像是早就想好了似的,王源回答得飞快,“我想在家休息,不可以吗?”
“……”王俊凯简直张口结舌,过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想我的意思?”
王源没说话,却还是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现在脸上越发没什么肉了,不笑的时候常让人觉得过分冷峻,只是原来他总对王俊凯笑,王俊凯便也没有发觉。
现在这样勾着嘴角却冷着脸,比不笑的冷漠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俊凯突然觉得心里很慌,他一伸手揽过王源,把人使劲按在怀里,亲他的头发和脖子:“王源儿,你到底怎么了?”
王源没拒绝也没吭声,更加没有回应,过了好半天才淡淡道:“你就是为这个想见我?”
“什么?”王俊凯一愣,松开了手看他想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王源脸上冷笑的意味更深,他一抬手把手指搭在王俊凯裤子的纽扣上,跟半年前无二致的位置,说出的话却是刺人的:“你就是为这个想见我?”
王俊凯一把握住他手腕拎起来,皱眉瞪他:“你觉得我就是为这个想见你?!在你眼里我到底成什么人了?!”
也是真的气急了,说完王俊凯丢开王源的手转身就往外走。
那一瞬间王源脸上突然也有惶恐,他下意识就伸手去拉王俊凯的手臂。
可谁知王俊凯正在气头上,感觉手臂被碰就剧烈地一挥手想甩开,这手不偏不倚就甩在王源脸上。
毕竟不是真冲着王源去的,所以力道并不大,但也确确实实碰到了。
两个人都是一愣,王俊凯回过头一下子就慌了,一步上前就要摸他的脸,不料王源退得比他还快:“滚开!”
王俊凯一怔,身体还是想上前,但王源的脸色却真的让他却步:“你出去。”
见他没动又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出去!”
然后王俊凯真的转身就走了。

那一下真的很轻了,从脸颊边堪堪擦过,甚至没让王源感受到王俊凯手指的温度。
可他的心却像重重被打了一下,全是挫败。
可能是做了太久的成熟理智的王源,他实在累了。他曾说自己既不是晋南也不是夏世颐,这话现在也是没错,他没了晋南的理智,又反转了夏世颐的钻牛角尖。
他觉得一切都在跟他作对。
写不好的歌,爱不成的人,都在跟他作对。
他能对付大部分人,却总不会对付自己。
他想起被藏在钱包夹缝里的签,王俊凯给他求的签,那上面写:子规半夜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有个人在等他,相信能等到他。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起点就跟不知道终点一样可怕。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又该怎么走到那个人身边去呢?

王源终于觉得自己渺小。
那天晚上发生了对他来说天大的事情,但第二天开始他们依旧正常地排练,一切按部就班地继续。
一切都太熟悉了,所以两个连对视都避开的人排练却还是十足的默契。
连他脸上稍微有一点点泛红都没人发现,谁又能注意到他心上豁了个口子呢?
他那渺小的爱情在这样的场合里果真不值一提。
只是不知是心里有愧还是心有不舍,舞台上第一首独唱前,王源顿了顿道:“这首歌,送给我的歌迷朋友。”
观众席里万众沸腾。
可是直到周年结束王俊凯都没有任何反应,他面无表情,像看不到王源一样从他身边走过。
王源开始思考一个问题,王俊凯忘了这个梗和王俊凯压根没听他唱歌,到底哪一个会让他觉得更难过。
一个比一个难过。

周年结束之后王源的创作歌手生涯正式步上正轨,单曲发布之后热度可观,榜单位置就更不用说了,上榜就霸占第一再没下来过。
借着这阵东风,王源成功把自己的唱片合约签给了一位前辈的音乐工作室。这位前辈在创作歌手里算是一流范围内的,跟王源也认识很久了,但这个合约并不是人情约——王源心里清楚得很,前辈需要他的人气,他需要前辈的襄助,各取所需,这其中他的才华起了多少作用真不好说。
虽然前辈也好许老师也罢,还有周围许多人多夸奖他的新单曲和创作才能,但王源知道这远远不够。创作歌曲不难,但创作大热单曲比登天还难,他想要所有人都听,就要拿出让人心甘情愿听的东西。
“你必须要表达才行,所有的情绪都要表达,”前辈的建议跟许老师如出一辙,“你要知道,什么样的音乐能受大家欢迎?那就是能让听的人共情的音乐。你连感情都遮遮掩掩,没人知道你想表达什么,那还怎么跟大家共情?还怎么成为热门?”
王源真是受够了在同一个坑一而再再而三地跌倒。
行啊,不就是表达吗?老子情绪多了去了。

每次跟王俊凯吵架,他俩的生日都是一个坎。
说白了就是他俩没有隔生日的仇。
可这次王源是真钻牛角尖了,脸上挨了一下的事也让他成了拉不回的倔牛,愣是王俊凯的生日过了也不低头。
过了之后又后悔,开始忐忑自己生日那个坎能不能再次把王俊凯绊倒——拜托,这可是他20岁的生日!
可惜从19岁的最后一天等到20岁的第一个小时结束,他都没等到王俊凯。

王源在20岁的舞台上唱了一首新歌。
这首歌制作之前就被许老师和前辈夸了个够,夸他终于有点上道了,歌词和旋律都懂得表达了。虽然还有上升空间但已经很不错了。
死水般的生活终于有了点起色。

他在台上唱:
“我们之间有共同之处,但这并不足以弥补鸿沟。”
“身后背负了过多往事,抛不下回忆就走不过寒冬。”
“……”
还没唱到副歌呢,一道黑影从台侧扑过来,狠狠地击中他,撞飞他。
王源撞在音箱上。
音箱发出悲鸣。
他眼前一黑。


-
上一章到这一章的这个事儿还没完,最近加班太累了,看明天能不能写到关键。
然后,终于抖到了这个第9章埋下的包袱,感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