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3

【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王俊凯频频受伤的事好歹还是让粉丝知道了。
别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是真有这样的墙,也能让从开拍之后就整天扒墙头偷拍的粉丝给压塌了。
最开始出现质问的时候,剧组官方没太在意,中规中矩地解释说没什么大碍。
谁知接下来会是一轮图文并茂的控诉,措辞倒是挺规矩的,但内容却相当不礼貌,话里有话暗讽剧组恶意为难新人。
制作方看了当然不高兴,再回应的时候语气就生硬了许多,一来二去的跟粉丝明里暗里地互怼了起来,一些玩微博的工作人员看不下去也开始回应,中心思想就一个:剧组的安全保障非常完备,王俊凯受伤是剧组无法控制的意外,但都是小磕碰,不要紧。
《天涯静处》的公司极少请超人气的偶像明星演戏,没什么应对粉丝的经验,公关能力较弱又是业内皆知的,初期没处理好之后粉丝彻底来劲了,自我感觉良好得仿佛化身罗宾汉,要行侠仗义解救被欺压的爱豆。
说起来这不过是粉丝自发地折腾,王俊凯每天时间都赶得不行,当然不知道。王源虽然关注着《天涯静处》,但这段时间在忙自己新单曲的事情,又刚好在期末考试周,所以也不知道。
微博上事情闹大之后,赞助商一看影响不好,赶紧联系制作方说得整顿。
所以等到王俊凯知道的时候,已经到了导演接了电话气得骂娘的程度。
孟笛大导演直接从A组杀到B组,勒令副导演调整了排戏,把王俊凯空出来了一天,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呵斥他:“制作方让我整顿,我觉得最应该整顿的就是你,你先把你的粉丝整顿清楚再拍!”
剧组一只脚在娱乐圈,一只脚在艺术圈,哪边儿站多点全看幕后公司和团队。《天涯静处》显然偏向后者,在这个世界里,以专业技能和敬业精神论高低,颜值高人气旺充其量算附加分。这里当然也有潜规则:甭管咖位大小,给拍摄造成负面影响连场务都敢给你脸色看。
所以王俊凯连惶恐的时间都不敢有,鞠着九十度的躬为耽误拍摄进度和造成麻烦道了一圈的歉,又被导演斥责“不要光做表面功夫”,只好赶紧联系公司危机公关。
他们公司处理紧急状况只有两招,一是发律师函干巴巴地澄清,二是顾左右而言他地推卸责任。这次的事件第二种试用,所以就编了一个有人利用粉丝故意挑拨王俊凯和剧组关系的说辞,又让王俊凯发了几张看起来精神头十足的自拍以表安慰。
粉丝一听说影响拍摄了也着急,连忙跑到剧组官博又是道歉又是澄清忙得不亦乐乎,当然只是面上这样,她们心里还是不信,只觉得她们可怜的爱豆确实受欺负了,而且还被迫发博澄清。她们很难过,觉得只有自己心疼爱豆,觉得只有自己能拯救爱豆。
沈琛不知怎么的也来凑热闹,模棱两可说一句不让演员受伤应该是剧组最起码的底线。
王俊凯心说真是哔了狗了,你特么拍过动作戏吗??
这一通闹完之后谣言表面平息,其实不过是从直白转为隐晦。王俊凯又鞠了一圈躬,忍受着前辈们若有若无的不满和副导演突然升级的苛刻,打起精神重新开始拍摄,却发现粉丝又有了新的说辞——王源介绍这个资源是故意整他。
这比被导演骂一顿还让他难受,想了半天也指望不上公司了,他自己发微博表示自己很好,告诉粉丝拍这部戏很开心,学会了不少东西什么什么的。很多人却又质疑这是公司为了平息事态让他发的,更有甚者觉得根本不是他发的,攻击性的语言越来越多。
王俊凯突然有些茫然,明明他说一句话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回应,但却没有人真的在听他讲话。
艺人有点像放羊的孩子,平常为了在适者生存的环境里谋求一些空间,说了太多真假掺杂的话,到最后再说真心话的时候,却没有人信了。
而且,粉丝其实谁都不信,她们只信自己想相信的。
王俊凯给王源打电话:“你知道了么?”
“知道什么呀?”王源在那边懒懒地拖长音。
“我的八卦。”王俊凯试探道。
“嘁,你的八卦我才不关心。”王源满不在乎,“你好好拍戏,别管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这就是知道了,王俊凯难过。
王源知道却不说,是因为这种事以前也多了去了,说起来他俩都不好受,不如不说。

王俊凯的事情王源要装不知道,夏世颐的事情他不能装不知道。
自从上次几句话把他给绕进去之后,夏世颐很是得了意,刚好晋南又想不出下招暂缓对付他,所以小孩仿佛看到了自己无限光明的未来,开始瞎嘚瑟。
他一嘚瑟,所有人都知道了。
心情一来微博就发情诗情歌,就差缠缠绵绵翩翩飞了。
一群姐姐阿姨在下边儿评论:呜呜呜呜小夏弟弟学会撩妹了,快来撩我快来撩我。
王源看得心惊胆战。
某一时心情不畅快了又发照片,自拍忧伤的侧脸再赋诗一首:“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卧槽这一看就是要恋爱的节奏,围观群众纷纷表示:这还是个年纪大不少的谁来扒一扒是哪个花旦女神?
王源表示:我的老天谁来管管这孩子??
可谁也管不住,也没人管他。夏世颐虽然这两年人气不错,但总归是个演员,不算少年偶像,更不是养成系,没有粉丝追在后面管天管地。他妈妈是个看有人捧场就乐意让他作的类型,也不怎么管微博上的事情,他又没有签公司什么的,总之是只要不出格就没人管他。
不同于王源小时候,夏世颐对自己言行的影响还没有确切的认识,况且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暗恋一个人可以不说,但他总愿意让人知道:我心里有人了。
可怜王源一面忙自己的期末考试和原创单曲,一面强迫自己别去看王俊凯粉丝骂他骂得狗血淋头,还得分出精力操心夏世颐这个混小子。
再录《模仿游戏》时王源去找晋南仿佛地下党接头。
“南哥……”王源好不容易溜过来找晋南,“你看到世颐最近的微博了么?”
可是晋南很无辜:“没有啊,我最近戏多,每天都昏天黑地的。”
“那王俊凯呢?他怎么样?晚上的戏多吗?导演有没有再为难他啊??”王源连忙道。
“他跟我差不多,而且他动作戏多估计更累一些,”晋南如实道,“不过你别担心,他最近进入状态了,表现得很不错。”
“真的吗真的吗?”王源激动。
晋南忍不住笑:“是啊,前几天有一场群戏,在A组拍的,几乎所有主要演员都出场了,他台词不少,没想真的镇住场面了,一遍过。”说着又说了几个那天演对手戏的演员名字:“和他们几个对戏,我都紧张,但是俊凯表现的很好,一看就是私底下对自己发了狠了。”
王源激动,觉得自己背后有小翅膀忽扇着,整个人都飘飘然,脸上却悲喜交加,喃喃道:“我就知道他没问题,这下导演不会再苛责他了吧?上次的事情简直躺枪,现在没人为难他了吧……”
“唉小源我说你,不要这样操心了,”晋南都跟着纠结,“当演员的在片场受委屈真的很正常,我们以前那可是被导演剧本摔脸上都见过的,他很努力,也很坚强,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你知道拍完那场戏他跟我说什么吗?他让我别跟你说他演得很好,想让你播出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我问他是不是觉得你不相信他,所以想让你亲眼看,他说不是,说是知道你相信,所以这算不是惊喜的惊喜。”
王源一怔,突然低了头。
他是从来不放心王俊凯,但表面上装作无所谓,王俊凯是表面上各种操心,实际上相信他得很。他们两个,真的都很别扭。
“好了好了,你可别纠结了,”晋南无奈,赶紧转移话题,“你来找我就是问俊凯的?”
王源这才想起来他的本意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连忙不好意思地道:“不是不是,我是想跟你说世颐最近的微博,看得我提心吊胆的,生怕他下一秒就要艾特你表白了,你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说吗?”
“我是真没想好……你让我怎么跟他说嘛?”晋南唉声叹气,“劝他理智他不听,大道理一堆,还跟我说你14岁喜欢的人都还喜欢着呢怎么怎么的,我跟他说你那是两情相悦不一样,他又不听……”
王源脸上涨红,却不知怎么反驳。
“你说我能怎么办?撕破脸吗?那节目还录不录了?”晋南正激动呢也没注意到,“我总不能把我爱人带到他面前跟他说吧?!”
爱人啊……王源听到这个上个世纪的称呼脸上又是一红。
真好,他想着。跟爱人一比,什么老公丈夫先生男朋友,都仿佛一个关系定位,只有这两个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代表着爱的人。
他没好意思问晋南对方是什么样子的人,又觉得问他打不打算公开很不合时宜,最后想了想只道:“南哥你俩真好,要是以后有一天不想干了,退出娱乐圈里,就可以两个人一起好好生活了。”
这话让晋南一怔,随即长叹:“小源,你也就这时候像个孩子似的,太天真了。”
王源莫名地看着他。
晋南神色平静,语气却渐冷:“为什么我们收入高?因为踏入这个圈,就是跟魔鬼做交易,只有入没有出。当明星,也只有过气没有隐退。就算有一天你想退圈过自己的生活,放弃一切回归原点,可你管不了永远都有人关注你偷拍你,不论过多少年都会有无良媒体用一个哗众取宠的标题把你拉回八卦之中,让好事者窥探你的隐私,指点你的生活,他们不关心你过得好不好幸不幸福,只关心自己的薪水和打发时间的花边小料。我想你应该也见过很多了,不红的艺人再怎么哗众取宠也没人理,而红过的那些人,就算多么严正声明了要退出娱乐圈,还不是上街买个菜都被拍?你签约出道的那一天就等于把自己的隐私和个人生活卖掉了,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王俊凯经历粉丝事件之后着实压抑了一段时间,可他自己清楚他的情绪没有任何意义,鞠躬道歉也没有意义,这个剧组只认实力。
所以他只好扔掉手机捧起剧本,开始了自我折磨的过程。
拍那场重头群戏之前他紧张得好几晚都睡不好,好不容易眯一会儿梦里都是戏,角色一拳挥过去他也一拳挥过去,角色一脚踹过去他也一脚踹过去,角色一转身……他掉床下了。
在片场拍戏琢磨台词,回到酒店对着镜子一遍遍演练,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分解开来纠正,然后再合并梳理,最后达到完美的状态。
至少是他认为完美的状态,他必须先过自己这一关。
在这个过程中周围人的态度就成了单纯的反馈,演得好了是正面反馈,演不好了说不上负面但起码脸色不会太好看,王俊凯以前就知道演员不容易,此时才觉得自己见识得不够——不容易的问题永远都在自身。
然后终于到了那场重头戏。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酣畅淋漓的表演,整整8分钟的群戏,他站在好几个影帝级别的人之间,几个角度的镜头同时开拍。
台词一字不错,走位丝毫不差,举手投足处处到位。
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必须是和这样一群人在一起,必须是所有人都演技在线,也必须从演员到每个工作人员都在最佳状态。
然后,一条过。
那一条过后王俊凯有点恍惚,他在恍惚中听到孟笛亲口夸他,看到上个星期跟他吹胡子瞪眼的前辈冲他点头,收到晋南给他的微笑和比赞,恍惚得以为是错觉。
他想起晋南曾经跟他说,每个演员都得经历一个过程,酣畅淋漓的表演过程,就是在那一刻会突然开窍,那之后你对自己的演技突然就有自信了,因为你才知道,自己真的能做到。
王俊凯高兴,却又觉得这么好的事情要攒一攒,攒到播出的那一天,然后听王源好好夸一夸他。

难捱两个字很恰当,所以好日子总比不好的时候过得快。
王俊凯在《天涯静处》里戏份不算多,所以不到三个月就拍完了,因为表现受到导演好评,所以即使这部剧还没正式杀青,就有很多采访和大片拍摄之类的资源找上门,他自己还没从戏里的状态出来,决定先回北京再说。
回北京当然是要见王源,算一算王源的期末已经结束,组合一年一度的折磨即将开始,想想两个人又能朝夕相处十来天,王俊凯觉得自己持续大半年的水逆真的过去了。
可等他到了北京之后约王源回宿舍,王源却很直接地跟他说不行,说学校还有考试没完,他为了单曲的事情也还有得折腾。
王俊凯一想也是,他们不比从前了,从前写首歌等着别人制作好,自己跑一趟录音,完事。现在所有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作曲编曲什么的,都是事。
之前他忙,现在王源忙,两个大忙人。
在北京等了一个星期不见人,飞外地参加了一个通告回来还是不见人,王俊凯连连叹气。
这是有多忙。

足足两星期没见到王源,最后王俊凯倒是等来了强哥。
强哥回公司拿东西,他简直像见了救星:“强哥,王源儿没过来?忙得很?”
“啊?没有,他在家呢,说懒得动。”强哥没多想,直接道。
王俊凯一愣:“单曲怎么样了?”
“没跟你说?”强哥比他还纳闷,他的印象里这两个人仿佛共用一个信息库,“早就录完了,之前可是给他憋坏了,录完在家玩两星期了,综艺也录完了,天天打游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