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2

【美景须得两个心意相通的人一起看,才不辜负】

“5、4、3……”
王俊凯听到指令,动作迅速跟上,从一层多高的断壁残垣上一跃而下,在地下打了个滚站起来向前狂奔,后边爆破声起,一股热浪从背后拂来,他跑得更快,到了预定的点,向前一扑。
这一下是远景,垫子被隐藏得很好,他扑上去也不怎么疼,就是砂石有点硌人。一会儿他还要对着摄像机前后左右扑,拍各种角度的近景。
他人倒下去,晋南冲过来蹲身扶他,导演喊:“卡!再来一条!”
王俊凯抬头,把自己撑起来咳几声。晋南把他拉起来,小声嘱咐他:“你别紧张,到了该扑的点千万别犹豫,之前都是走过场的,不会错太多,重要的是不要有停顿。”
他第一次拍这么剧烈的场面,爆破声一响脑袋里“嗡”的一声,一乱之后为了踩准点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导演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王俊凯连连点头,却说不出话来,他嘴里有尘土和硝烟的味道。他算是见识了这个团队的敬业细致,现场布置和道具服装无不写实,爆破戏动作戏全都要来真的,一点儿马虎不得,哪像三流剧组这种情况直接上五毛特效,替身假人抠图轮番来。所以辛苦归辛苦,他拍得高兴。
等晋南走开了,小马哥连忙拿着水和毛巾过来,让他漱口擦脸,片场条件有限,他漱完只能吐在毛巾里,幸好小马哥准备充分背了好几条。
造型师化妆师围着他一通折腾,尽力把他还原到跳墙前的状态,一会儿好再跳一次。
拍这幕戏之前王俊凯看着那堵墙发憷,悄悄问晋南有没有恐高症,晋南笑了笑,拍拍他肩膀道:“俊凯,这种情况下你有没有恐高症不重要,开了机你就是角色,角色没有恐高症。”
王俊凯默默点头。进了《天涯静处》剧组后,他就给自己脑海中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开了个副册,把每天新学的东西记进去。导演的指导,同行的建议,还有他自己摸索出的经验,通通记进去。
这个过程快乐又痛苦。快乐很简单,因为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痛苦也很鲜明,他实实在在感受到自己的不足,经验太少,之前偶像剧或者大IP中的角色跟现在一比实在不够深刻,不够深刻对演员的要求就相对低一些,因为单一的人物很多时候并不需要有层次的表演,现场的状况也不允许演员过多地打磨角色,毕竟导演脑子里只有成本和收视。
现在不同了,他进组太着急,开拍之后才每天挤时间读剧本读原著,越读越觉得角色难演——这个人仿佛就站在那里,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有很多情绪,如果只是模仿就无法把握全部细节,他必须走进去,走到这个人心里,然后真的成为这个人才行。
王俊凯在B组拍戏,进组之后就再没见到孟笛导演,好在这边副导演和执行导演对他的表现似乎还算满意。
他拍拍手上的土,背着台词暗暗为自己鼓劲。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按照晋南的性格,一般不接受拍戏进组后中途离组赶别的通告,但这次情况特殊,《模仿游戏》是先接的,《天涯静处》又找他找得急,晋南隐约耳闻是因为一个重量级演员拍完戏要赶去国外拍电影,所以要迁就人家的档期。这下他的两个档期实在错不开,本来打算二辞一,最后倒是导演亲自来找他,希望他克服困难出演,承诺到时协调进度让他抽空去录综艺。
好在距离《模仿游戏》开播还有时间,晋南跑得也不着急。
王源虽然觉得过意不去,但心里乐得看他跑,这样见了面好问一问《天涯静处》的情况。不是他瞎操心,实在是剧组捂得太严,王俊凯又为了角色忙得颠三倒四,不太跟他交流,让他有点不安心。
《模仿游戏》第二季开大,增加了两期海外行程,把嘉宾拖到日本录制。
晋南一赶到京都的衹园畑中,就被王源逮住问个不停:“拍摄怎么样了?进度很紧张吗?王俊凯没戏的时候都干什么呢?”
一路舟车劳顿还没缓过劲儿,晋南被问得晕晕乎乎,只觉得他王源下一句就要问剧组有没有漂亮的小姐姐了,无奈地笑道:“王小源,以前没觉得你这么爱操心啊。”
王源立刻装乖:“这不是南哥介绍的角色嘛,我这是希望他好好表现给南哥长脸呢。”
“言不由衷。”晋南点评道。
“所以呢?”王源一脸期待,“拍戏怎么样?”
“挺好的啊。”晋南装糊涂。
王源气鼓鼓:“回答得太敷衍了吧。”
晋南也不着急,去洗手换衣服收拾停当后才回到外间陪他坐下:“不是我敷衍你,是俊凯不让我跟你说。”
“嘁,您要是真不想跟我说才不提这话呢。”王源不上当,“快点,坦白从宽。”
晋南喝口水润润嗓子:“俊凯还是挺辛苦的,他那个角色朝气蓬勃得很,尽爱折腾,剧情里边上蹿下跳,他进组时间又紧,一停下来就得抽空琢磨剧本,休息的时间太有限,吃饭都是赶着的,所以确实没什么时间跟你汇报情况。”
“我也没让他给我汇报情况……”王源很心虚地道,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不对啊,要就这样也没什么不能给我说的啊,肯定还有别的情况!”
这孩子,真是鬼精灵的。晋南笑了笑:“那我说了你别哭啊。”
“哈??为什么要哭??”王源莫名紧张。
“是这样,这部戏里战斗场面和动作戏很多,而且主要都压在他们这些年轻人身上,俊凯以前没怎么接触过这个类型吧,课本上的东西也只是理论,所以就不太熟悉套路,一天到晚磕磕碰碰的……”
“他受伤了?”王源打断他,轻声问道。
“没有没有,”晋南连忙摆手,“我不是说了吗,磕磕碰碰的,就是这青一块儿那破点皮的,没有大问题,这是要拍动作戏的必经之路,剧组安全保障很到位,你不要瞎操心啊。”
“嗯,我知道。”王源点头冲他笑,可是情绪明显比刚才差了一截。
说实话,他倒情愿是又有什么女艺人搭讪啦,或者再闹个师姐师妹之类的,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还有个乔宝璐跟他死磕呢,也没什么差别。
这些都没什么要紧,只是人好歹要好好的。
“小源,我跟你说,你这样就是你们年轻人说的那什么,”晋南想半天,“……玻璃心。”
王源一愣,随之有点窘迫,连忙把胸脯拍得直响:“我这可是金刚心!我知道没什么,只是他以前没拍过,慢慢就好了。”
晋南笑着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听外边儿敲门,推开拉门一看,夏世颐抱着一堆东西冲他笑,一歪头看见王源坐在里面又不笑了,说一句“源哥在啊那我一会儿再来”就飞速跑走。
整个过程太快,屋里的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晋南木呆呆地关上门走回来坐下,沉默了半晌道:“他这又闹的是哪一出啊?”
“世颐想闹哪一出我不知道,”王源笑了笑,“我只知道他今晚肯定要来找我了。”
晋南叹气,他本来就有点爱皱眉头,现在皱得更紧,棱角分明的轮廓显出一点锋锐来:“我觉得,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了,我都想不起来自己在他这个年龄是什么状态了,所以用我的方式跟他完全说不通,可我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跟他说。”
“南哥你,想跟他说什么呢?”王源问道。
“就想说我们俩不合适,他应该理智一些,别在我这儿纠结了,他以后的人生那么长,还会遇到更好的人的。”晋南断断续续地道,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表达清楚了。
“所以问题就在这里了,”王源笑了笑,对他道,“我的专业老师让我多读诗,所以最近读了挺多爱情诗的,我记得有几句是这么说的:有人能以冷漠的理智,暂时地将爱情阻挡,但他还会与理智争论,虽然不高兴,仍会开门,当那淘气的爱神,走上前来叩着门。世颐现在正是不理智的时候,你却非要跟他谈理智,当然行不通了。”
晋南沉默了半晌,然后笑了笑道:“你个小不点儿还挺懂的。”
“搁自己身上就不灵啦,”王源摊手,“谁都一样。”

果不其然,晚上夏世颐一脸严肃地跑来找王源。
进了屋就很认真地问:“源哥,你最近跟晋南哥哥走得很近哦?”
“有吗?”王源逗他。
夏世颐没笑,抿着嘴说:“我喜欢晋南哥哥。”
王源愣了一下,发现夏世颐真的没有跟他开玩笑的意思。他心里唉声叹气,这个小孩儿真的是钻牛角尖了,过去跟他好的时候什么都说,现在稍微有点儿什么就敏感得不行。
“没有,我跟南哥还有你和小乌哥都是一样的,”王源严肃起来,认真回答他,“只是你也知道王俊凯在跟南哥一起拍戏,所以我就问问他的情况。”
他觉得自己解释得很清楚,却没想到夏世颐反倒多心:“晋南哥哥他,为什么突然介绍资源给你朋友?”
王源皱了下眉头,想了想怎么表述才不会多生事端,然后道:“我朋友有困难,是我主动求他帮忙的,南哥是好人,很重兄弟义气才帮我的。”
“只是兄弟义气?”夏世颐咬着这个话题不松口。
这下王源真的有点生气了,但又不想跟小孩子发脾气,只能按捺着情绪道:“世颐,不瞒你说,我心里早有人了,对其他人是不可能有想法的。”
夏世颐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是你14岁就喜欢的人?”
“是。”王源不想多说。
夏世颐突然就笑了:“你看你不就是可以喜欢很多年,都快20岁了也没变啊,为什么晋南哥哥觉得我不行?我肯定能比你喜欢得更久。”
就这么被绕进去了,王源突然觉得有些气闷,还有些脱力感。
最早他和夏世颐关系好,所以心疼夏世颐单恋,现在他越来越了解晋南,反而开始为晋南发愁,人就是这么从心的生物。可是说到底这些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一个旁观者,看得清也说不清,理得清也帮不清。

第二天录节目的时候,夏世颐明显情绪高涨,几个人坐着小火车去岚山的路上他兴致勃勃地唱情歌,都是些挺有年代感的歌,怎么也不像他这个年龄的口味。
唱了一圈之后对着摄像头高兴地解释道:“我发现以前的很多歌都比现在的好听,有点年代感很吸引人。”
王源兴致缺缺,听他的话总觉得话里有话,赶紧督促自己转移注意力到沿途风景上,跟乌齐云嘻嘻哈哈地拍照唠嗑,讨论保津川流经的美丽峡谷。晋南今天拍摄一开始就被夏世颐缠上,他无力相救——要是再被误解,那可真是添乱了。
乌齐云一向聪明,好在他对别人和自己的事情看得都挺淡,所以不太在意这三个人那点儿心思不跟他说,倒是一觉得气氛不对就到处搞事情,逗逗夏世颐,吓吓王源,再跟晋南开开玩笑,总之到后来王源真是在心里对他感恩戴德。
沿途风景美得像是仙境,王源在这仙境里却是惆怅的,他惆怅他们越来越复杂的人际关系,好像去年其乐融融的状态是他做的美梦,他初中毕业后就极少跟同学朋友在一起了,大学更是因为艺人身份很难跟普通同学走得特别近,他无从去想象,如果自己是个普通学生,结识朋友之后是不是也会搞得这么复杂。
岚山上的竹林有名,绵延不知多远,一眼望去目之所及都是大片茂盛的竹子,郁郁葱葱,走进去仿佛被绿光笼罩,王源对着镜头开玩笑:“竹林真绿啊,绿得像是我的应援色。”
他突然觉得王俊凯此刻应该也在这里才是。
这么好的风景,只用来当做拍摄背景实在可惜,须得两个心意相通的人一起看才不辜负。

拍摄行程和经费都紧,所以他们只走了岚山和清水寺两个地方,录完节目就急着返回。
一群人一同飞回北京,到了北京晋南要转机去横店,王源悄悄拦下他:“南哥,你是不是带了伴手礼给剧组的人?”
“是啊,怎么了?”晋南点头。
“这个,”王源拿出一个不大的盒子,“帮我给王俊凯,你别说我给的,就说你给他带的。”
行程很赶,晋南也不多说什么,答应了他收下盒子。
王源一回头看见夏世颐也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俩,心里叹气,主动走上前低声道:“你别疑神疑鬼了,是我帮王俊凯带的东西。”
说完抬脚就走,也懒得管夏世颐信不信。

晋南说话算数,一回剧组就给大家分东西,瞅着王俊凯一个人在休息室的空档进去,给他两盒东西。
“谢谢南哥,”王俊凯笑道,“你是没架住王源问呢,还是就主动交代了呢?”
这两个人可真是……晋南无奈:“有区别吗?我的礼物你可以分给周围的人吃了,王源的东西你可收好,你们这些孩子一个比一个精,我惹不起。”
王俊凯嘿嘿笑,开心地连声谢他。
等晋南出去了,他急不可耐地打开王源送他的东西——果然,一盒子都是药。
也算是意料之中吧,他知道自己嘱咐晋南的那句话是白说的,况且就算晋南不说,王源也能问到晋南交底。王源知道他受伤了,会买什么还不容易猜吗?
可惜他只猜对了一半,盒子里除了药还有一张对折两下的信笺,压在最下面。
王源出去录节目估计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带,纸上印着酒店的名字,笔迹是他不怎么爱用的圆珠笔。
上边跟说明书似的列了每种药是什么、治什么、怎么用,从消炎软膏到液体创可贴,从金冠万能水到太田胃散,一应俱全,写得很简练,也很清楚。
末了还有凶巴巴的一句:“把我的人照顾好点!谢谢!!”旁边画一个意图表示很凶的表情。
王俊凯看着那句仿佛带着语音和语气的话,拿手指摸摸旁边的小表情,突然开始笑,乐不可支的样子。
笑了半天之后,戛然而止。

他最近背台词辛苦,那个年代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多受过良好教育,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都爱引经据典,表达感情时更是如此。
他背“我亦飘零久”,心里直叹气,叹他自己,也叹王源。
又背“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他查了意思,本不想把这么凄酸的词往王源身上带,可诸多心思总结起来也不过如是。
再背“诗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魄相守”,想起之前见过王源大晚上的守着钢琴拿着纸笔唉声叹气,于是终于明白了一些这个角色心里的苦楚。

演戏演得百感交集,此刻拿着王源给他的盒子倒清净了起来,只剩下一种心思。
他抱着盒子和信一转身,倒在一旁的沙发上,抿着嘴闭上眼睛,把自己缩成一团。
这是他最近总结出来的动作,能够有效地克制情绪。

我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