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1

【我要怎样才能抓住你呢?】

男人是有英雄主义情结的,恨不能开天辟地所向披靡。
王源清楚,他自己就是,他知道王俊凯也是,还有可能比他更严重。
从演技被黑到现在暂时停工,他明白王俊凯心里负担有多大,但是他跑去上海也好,两个人几度卿卿我我也罢,其实能给王俊凯的不过只是安慰,实质的问题不解决,那担子就会一直压着王俊凯。
可是王俊凯不主动说,王源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问。他很聪明,是会套话答话的,又了解王俊凯,理论上想引出真心话不难。可无奈他又怎么都做不到,大抵是因为关心则乱,越在意就越胆怯,越重要就越慎重。
他心里清楚,最终王俊凯还是得说出来,不然事情得不到解决又一直憋着,很容易出事的。平常一举一动都被放大的人,现在半停工了,周围的人还有粉丝的态度都会变得很微妙,这他们都知道。这份工作的压力就是这么可怕,那么多明星的抑郁症不是随便说说闹着玩的。
王源很为这件事发愁,只是万万没想到,现在他为乔宝璐生了一回气,倒把王俊凯的憋屈给招出来了。
这可真是福祸难测。
行吧。
他撂了电话穿外套。

王俊凯被挂了电话,心里也不好受,有点憋气但又很愧疚。
不该说这种话的,其实他知道打死王源也不会这么想他,只是他最近的佯装淡定太脆弱了,因为一点点刺激就暴露了出来,这种负面情绪,除了王源他也没别的地方发泄。
他把自己团在后座纠结,抱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打回去,惆怅得直锤座位。
小马哥也没劝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儿想着什么时候该载他回去,一抬头却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往这边走,大晚上的在地下停车场还挺吓人。不过好在盯了一会儿就认出了是谁,小马哥耸耸肩自觉下车。
王俊凯正一个人捶胸顿足呢,突然身旁车门一开钻进来一个黑衣人,吓得他从座椅上弹起来脑袋撞上车顶,给他撞了个又疼又懵。
王源也没说什么,把人直接拽到保姆车后排座位揉脑袋。
闻到熟悉的沐浴露味道,王俊凯这才安心。他心虚,所以埋在王源身上半天不起来。
王源抱着他肩膀给他揉脑袋揉了半天,感觉自己的腰被王俊凯越圈越紧,于是戳他脑袋:“起来啦,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王俊凯没动,只是小声道:“抱歉。”
“我特不爱听你道歉,”王源轻轻拍他肩膀一下,像是惩罚,“有什么好抱歉的。”
“谢谢。”王俊凯又闷声闷气地道。
王源笑了,把头靠在他背上:“这还行。”
两个人静静拥抱了一会儿,王源拍拍王俊凯肩膀拉他起来:“我们说正事好不好?”
“嗯。”王俊凯认真看他,握着他的手,把手指扣在一起。
王源把晋南给他的信息一分不差地复述了一遍,然后侧头看王俊凯的反应。
王俊凯短暂地思考了一下,反倒问他:“你怎么想的?”
“这是找你的戏,干嘛问我?”王源手肘怼他一下。
“就问你,快说。”
王源无奈,想了想道:“如果你对正剧有兴趣,也想跟实力派的演员对对戏,那我觉得就挺好的,又不愁吃不愁穿,这点儿险还是可以冒的。”
“那就演,我明天去公司一趟。”王俊凯答应得很干脆,然后笑着看他,“反正失败了有你养我。”
王源大大咧咧地拍他一下:“我养你,你是不是还能比现在吃的更少一些?”
“不吃都行。”王俊凯笑。
“胡说,饿死了我还怎么养你。”王源瞪他,突然又神情认真了起来,“王俊凯,你应该很清楚,咱们现在失败一下下什么的,是很正常的,对吧?”
王俊凯明白他意思,点点头。
“虽然咱们出道之后还一直挺顺利的,但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这么顺利,这么长时间来发生的事情也不少,这次也一样,都会过去的,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你要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就跟我直说,行吗?”
王俊凯看着他,笑着摸他头发,眨眨眼睛,算作同意。然后突然歪头打量他:“我要说我心里不痛快,你打算怎么办?”
“嘁。”王源低了一下头,蓦地凑近在他嘴上轻轻碰了一下,“好了么?”
“没有。”王俊凯闭着眼睛摇头。
于是再亲他一下:“这下好了么?”
“还没有。”
“哎你有完没完??”王源拍他大腿。
“你就这么对一个心情不好的人啊?”王俊凯实力出演可怜巴巴的小猫咪。
王源给他一个白眼,突然起身跨坐在他腿上,捧着他的脸低头吻下去。吻得很温柔,双唇相合,舌尖轻轻挠他嘴唇和牙齿,安抚多过情欲。
可是小猫咪那是装的,老虎见他上钩立刻亮出爪牙露出肉食猛兽本性,搂住腰背按着脖颈让人在自己身上贴实了,伸出舌头挑逗他的舌尖,然后席卷他的口腔内壁。
王源觉得有点缺氧,终于赶在苗头不对之前把王俊凯推开,他最近爱拍王俊凯胸口或者肩背,因为喜欢肌肉的触感,勉强算是惩罚:“一天到晚火急火燎的,还能不能行了?”
“哦?你问我行不行啊?要不要试试?”王俊凯呲着虎牙坏笑。
我大概是疯了才会让他上了手,王源自我反省。
“我得回去了,明天真的得上课。”他又拍王俊凯胸口,“你也快点回去休息,发烧才好,最近瘦的这个鬼样子,得赶紧补回来。”
王俊凯点头,抬手擦了擦他的嘴唇,然后帮他整理衣领戴好帽子。
“对了,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跟你那个小师妹这样那样的,”王源给他一个威胁的眼神,“看我不揍你。”
原来是吃醋了,王俊凯后知后觉。

两个人前一天晚上见了面,第二天立刻上热门——《王俊凯停车场夜会王源,助理下车无人打扰》。
王源右眼皮跳得飞快,觉得自己该去烧柱香了……算了,那还不如换个住处来得实在。
仔细看照片应该就是在地下停车场的某个角落拍的,他不觉得有人会大晚上蹲停车场等他,因为白干活的可能性太大了,估计狗仔是逮着王俊凯晚上出行,以为有料就跟上了。
以前不觉得,他们原来也到了该被狗仔成天盯梢的年纪了啊。
他给王俊凯发微信,王俊凯倒是很淡定:“没事,先不用理,等这部戏的事情定下来,就说是为了给我牵线拍戏所以才找我的,刚好我本来也担心公司不答应我接正剧,这下好了,不行也得行了。”
王源想了想,觉得稍微有点勉强,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啊……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虽然有了对策,但这件事还是让王源很后怕——他只能庆幸小马哥把车停在了侧方位的车位里,前后都是车,狗仔是从侧面拍到他上车的,车窗贴得严实,车内的情况什么都没拍到……要是从正面挡风玻璃被拍到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公司早就不赞同他们私下见面了,除非组合有共同的工作,否则面上更是绝不安排一同的行程……估计下次回公司又要挨训了。
王源叹气,他俩最近真的有些得意忘形了。这一下闹出来,粉丝那边肯定得互相怼一阵子,乔宝璐说不定也会坐不住整点儿什么幺蛾子,再加上公司……他俩真是腹背受敌。

有了晋南的引荐,王俊凯很快接触了《天涯静处》的团队,试镜也很顺利。晋南私下告诉王俊凯,参加这个角色试镜的演员真的很多,长得帅的演技好的能带资进组的,可是导演总觉得差了些什么,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推荐了王俊凯,没想到导演觉得看起来就很有角色的气质,所以拍板请他来试镜,一切如顺水行舟。
王俊凯谢过晋南,心说怪不的导演孟笛看完他试镜的视频激动得直接打电话给他,一下子就敲定了出演,看来也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很着急了。
《天涯静处》是年代剧,名字取了个“天涯静处无征战”的意思,出演的演员基本是这个公司常用的老面孔,一个个的都是戏骨,剧里没有突出的主角,算是群像戏。王俊凯在剧里的人设不错,有理想有脑子的热血青年,但一下子要跟这么多实力派演员对戏,心里确实没有底。
晋南见了面安慰他,说起他自己第一次参与这种卡司级别作品时的各种糗事,王俊凯笑得不行,心里也有了些底。晋南在剧里演他的老师,有个认识的人出演跟他对手戏最多的角色,确实让他放心不少。
这部剧准备了有一段时间,都准备开拍了演员却还没有找齐,上上下下都着急,这下好不容易敲定了王俊凯,差点架着他立即开机。
好在王俊凯最近确实也没什么工作,很配合地跟学校请了假进组。
进组前他跟王源联系想见上一面,没想到小孩儿推三阻四愣是拒绝了他。
王俊凯叹气,他知道是怎么回事。王源本来就对他俩的事情很没有安全感,之前停车场的那一出虽然后来因为《天涯静处》的事情搪塞过去了,晋南也在明面上说了这个角色是他让王源帮忙牵的线,可是风头还没有过去。
而且粉丝闲起来想象力是无穷的,不少王源的粉丝含沙射影地说他抢了王源的资源,说什么晋南跟王源相熟,没道理有角色不先给王源,总之是闹得很不愉快。
王俊凯不怕她们真的闹出什么事情,他怕的是王源这个战战兢兢的状态。仔细想想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源心思重,从很久之前就在这个事情上跟他较劲,那会儿还好,毕竟他俩没有实质的进展,装装傻也就过去了。但现在不同了,两个人不但心意相通,更有了肌肤之亲,于情于理都瞒得很辛苦。
倒不是王俊凯自己不担心,他也担心,但他更乐观,他觉得只要他俩想,就一定瞒得住,实在瞒不住也不过玉石俱焚。
这个圈子想留很难,想走还不容易吗?
这是他和王源最大的分歧。

王源眼巴巴地看着晋南去跟王俊凯一起拍戏了,羡慕得抱着手机撞墙。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
大一快结束了,他的出勤率作为一个出道艺人来说可以算是相当不错,基本没有请过专业课的假。当然这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年他除了组合统一通告和《模仿游戏》之外没有其他曝光率,如果不是《模仿游戏》饱受好评拉了他一把,那人气下跌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对于这个情况他自己清楚得很,所以也不可能坐以待毙,新的原创单曲一直在筹备,怎么着下半年也能跟粉丝见面了。
下了课他抱着书去找他的专业老师。许姚老师年轻有为,当年艺考前就教他,没想到进了央音真成了他的专业课老师,师徒缘分还是很有的。
王源进办公室的时候,许姚戴着耳机闭着眼睛听学生的作业,手里的铅笔跟指挥棒似的挥来挥去,王源便安安静静地等他,坐在椅子上手搭膝盖作乖巧状。
等许姚听完了睁眼看到他,不由一笑——这孩子干干净净看着跟高中生似的,怎么也不像出道七八年的艺人。
“许老师,”王源见他忙完了,连忙见缝插针地问道,“我想来问问之前作业的事情。”
许姚点点头,翻出他的歌谱,又从电脑文件里找到录音,稍微回顾了一下,然后道:“你不来找我,我也得叫你来跟你说说。”
王源忐忑,身子往前探了探。
“作为大一学生,你的作业可以说是非常优秀了,你有天赋,又有别的学生没有的经历,比他们高出一头也正常,我给你的分数很高。”许姚夸他的时候总是毫不吝啬。
“谢谢老师。”王源点头,神情却一点没放松,他觉得这之后还有个“但是”。
果不其然,许姚转头看他的作业,接着道:“但是从创作歌手的角度来说,你应该知道,这还远远不够。我本身不是学流行歌曲创作的,也没有从事过相关的行业,可能没有什么发言权。不过音乐本身没有所谓风格的界限,水平高低还是可以判断的,所以想说说我的看法,你愿意听吗?”
“当然要听。”王源悬着心,疯狂点头。
“先说说我最拿不准的歌词吧,歌词不在我们的作业范围内,但你既然跟曲子一块儿交上来,想必也是想听听我的意见。我觉得你对文字还是很敏感的,这个很难得,因为少有男生能比较准确地把控文字。歌词的感情很到位,想传达的意思也很明确,只是有点不够流畅,我是建议你不要只听歌,平常多读读诗,尤其是现代诗,翻译得好的外文诗也可以,诗歌诗歌,你多体会一下诗里的抑扬顿挫,肯定是有好处的。”
老师就是老师,王源觉得他说得对,在心里默默记小纸条。
“曲子的情况,就有点复杂了。稍微有点青涩感,这倒不是问题,毕竟你还年轻,创作经验不足,写得多了自然就好了,关键在于这个旋律吧……”许姚歪着头皱眉,似乎在想怎么措辞比较好,他想了半天,突然看着王源道,“我本来以为你是活泼开朗的外向型,补习那段时间也是,你一直都很活跃,直到听了你的曲子我才发现不是,你是隐藏型的。王源,说实话我以前没见过你这个年龄的学生,作出的曲子情感这么内敛的,旋律是很好听,但总觉得不畅快,很压着,你很犹豫,很畏惧,很明显在压抑自己的创作情感。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学习生活或者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吗?”
还没等王源回答,他又摇头:“不对,听着应该不是这方面的问题……你是不是,有什么感情方面的难题?”
王源一怔,突然觉得头皮发麻。他吞吞吐吐:“许老师,这个其实……”
“我估计你也不方便说,”许姚很有艺术家自说自话的气势,“要是跟老师都能随便说了,你的曲子也不会这么扭扭捏捏了。”
扭扭捏捏……王源在心里扶额。
“那我也不问你了,就直接给你建议吧。”许姚关了录音,转过身对他道,“作为作曲系的学生,不是作为歌手,你得先记住一个道理,一首歌里表达情绪的并不是只有直观的文字,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歌词,更重要的是旋律,只有你的曲子能充分表达感情了,也能跟歌词的感情高度统一相辅相成了,你才能组合出优秀的作品。你不能一直压抑,你要想,正因为不能说出口,你才要把自己的情绪用音乐表达出来,这是唯一的出口,你要好好利用它。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这一席话不知怎么的,让王源有点眼眶发酸,他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飞快地逃离了办公室。

他是很压抑,工作也好感情也好,其实都很压抑。他说不出口,不知道如何表达,只能表现出淡然或愉快,所以他很痛苦。
创作的事情,王俊凯的事情,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日日夜夜缠着他,无法解决,没有出路,所以他很痛苦。
糟糕的是他还有个让所有人都想窥探他秘密的艺人身份,这身份总能让他的压抑和痛苦升华成恐惧,他有时面对镜子的时候会拷问自己为什么,回过神却不知自己在问什么是为什么。
他不敢告诉任何人,就连王俊凯也是,他不敢说自己害怕。
因为他说不清楚自己在害怕什么。
他慢慢走到学校的停车场,强哥在那里等他,上了车见他脸色不好,便也没跟他搭话,安安静静地送他回住处。
也是这几年慢慢成了这个状态,强哥不了解他,但熟悉他,所以在他情绪不好的时候只能尽量不打扰他。
王源缩在后座的角落里,从书包里掏出钱包,拿出钱包里一张照片,偷偷地看着。
这是前两天晋南趁没戏离组录制《模仿游戏》的时候带给他的。
《天涯静处》的保密程度很高,别说拍摄路透了,到目前为止连定妆造型都没爆出,剧组管理严格,不许演职人员私自拍照,更不允许分享出去。
所以王俊凯就托晋南带了一张定妆时的拍立得照片给他。

王俊凯很适合民国装。
他浓眉大眼,鼻梁高挺,下巴方正,穿上那身装束梳了中规中矩的发型,活脱脱就是一个英姿勃发的民国公子。
王源喜欢他这个造型,好看,又有年代感,像是穿过岁月走到他面前。
照片里王俊凯显然是进入角色的状态,神色凝重,又有些超脱的意味。
王源看着他,突然不知怎么的,觉得特别难过。
心口很堵,脑袋很痛,眼眶很酸。
他用手抚摸照片上缥缈的人,在心里轻念。

我要怎样才能抓住你呢?到底要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