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30

【聪明人的苦恼,都是自己找的】

王源从车里下来,心情很好地蹦蹦哒哒往外走。
他穿一件白色的帽衫搭配牛仔裤,头发在阳光下颜色浅亮,配着白白的皮肤,整个人都鲜嫩清爽。
乌齐云看他蹦跶过来,笑着道:“心情不错嘛,看来你不止没挨揍,还……”
“还什么?”王源赶紧捂他嘴,“什么都没发生。”
乌齐云一脸了然地上下打量他一番,故意唉声叹气地道:“啧,一看就不一样了,你不再是那个单纯可爱的王小源了。”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王源心虚地脸上泛红。
“小乌你又逗他。”晋南从另一边下车过来,笑着向两个人走来。
夏世颐本来在旁边的石台上坐着玩手机,听见晋南的声音整个人明显一僵,低下头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三个人都注意到了,气氛一瞬间略显微妙。
“王源,那什么,你来给我帮个忙。”乌齐云突然招呼他。
“啊?啊,哦,好。”王源反应过来,腹诽这也太生硬了吧。
但是显然这并不重要,对于需要交流的人来说,管你什么借口消失,反正消失就对了。
乌齐云拉着王源远远躲开,两个人一边装作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的样子,一边东瞅瞅西看看,无意识地向晋南和夏世颐那边瞟一瞟。
“哎,我说你收着点儿!”乌齐云低声道,“别被他们看见了!知不知道什么叫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王源很无辜:“不知道,我是业余的。”
“……”乌齐云无奈,“你猜他俩在说什么?”
王源又偷偷张望一眼:“看不出来,不过南哥肯定是想开导世颐吧,不然一起工作真的太尴尬了。”
“感情问题真是天下第一大难题。”乌齐云摊手,“我还没问你呢,俊凯对你的发色什么评价?我帮你选的颜色是不是倍儿棒?”
想到头发引起的一连串状况,王源忍不住脸上发烫,强装镇定:“算是吧,他说挺好的。”
“哈,我怎么觉得你有所隐瞒呢?”乌齐云挑眉。
王源不打算接他这茬,突然想到什么似地笑道:“王俊凯前两天发烧了,烧得糊里糊涂的,我给他换冰贴,他一直跟那儿念叨什么你是谁,我说我是王源,他说你不是王源没你这头乱毛,然后还一直喊小马哥说不认识的人进来了,笑死人了。”
“所以你最后是怎么解决的?”乌齐云非常会抓重点。
“我、我没理他。”王源结巴。
“就这么简单?”
“还能怎么复杂?”王源瞪着眼睛道。
乌齐云笑而不语,不过好歹放过了他。
还能怎么解决?王俊凯再好对付不过了,亲亲就好。王源想起前两天那个大高个子烧得跟红烧虾球似的模样,觉得又心疼又可爱。这几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确实不多,平常有个头疼脑热的基本都不知道,知道了也只能电话微信里问几句,有时候竟有些错觉,觉得相处太久这种小病小痛已经不能激起对彼此的心疼了。
这一回病的原因说起来他也脱不了干系,所以老天爷不知道是惩罚他还是优待他,竟然让他在王俊凯身边扎扎实实照顾了两天。他身份在那儿摆着,有课的时候去上课,没课基本就回自己租的房子学习做功课,不能在学校乱晃,那几天他就学校和公司宿舍来回折腾,王俊凯清醒了之后让他别跑了怪累的,被他一句“说实话你难道不想让我跑?”给结结实实堵了回去。
无奈还是聚少离多,《模仿游戏》催着他天南海北打转。
这会儿乌齐云还在兴致勃勃地张望,一边看还一边摇头:“唉,这让人惆怅的感情。”
“说起来,小乌哥你也是适龄青年啊,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王源突然道,乌齐云这个人悄声无息把他们三个人的情况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自己倒是清清白白连个无风不起浪的小微风都没有。
“哼,我公司给我的定位很精准,”乌齐云一脸坦然,“注孤生。”
他这么说王源便没再问——这话其实表述得并不是很清楚,到底是公司不让谈还是他没得谈?可是这对于乌齐云来说好像并没有实质区别,总之就是母胎单身二十多年,目前没有改善趋势。
想到这个王源突然又有些惆怅,他们公司也不让谈。两个人都是红星照耀下的优秀青年代表,恋爱这种正常不过的事情,到他们这里倒成了不可涉足的雷区。王俊凯25岁的flag在那儿放着,所有人都知道,打脸是绝对不行的。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起码大学期间不能有什么花边新闻。他们这个组合,谁第一个爆出恋情,谁就要倒大霉。
更何况,他和王俊凯的情况,比跟哪个姑娘谈场恋爱可要复杂多了。

经过演技和照片两场风波,王俊凯奇迹般地闲了下来。
谈得差不多的剧本崩了,有个本来要续一年的代言掉了,之前频繁跟他接触的某综艺也突然没了信。这个行业就是这么现实,不但现实,还很露骨,因为所有人都把这现实看做理所当然。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很不安,没想到真的发生了,心态竟出乎意料地平和。
他收拾收拾课本,回到好久没露面的学校上课。
也因为这个好心态,所以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沈琛的提议,最后还是觉得不妥,跟王源说了一声之后就婉拒了。可惜的是婉拒成功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刚上了没几天学,沈琛也许是见他大方露面觉得他心理状态好转了,又开始跟他接触,提出新戏的计划。
沈琛的态度很简单,一下子签五部戏不行,那我们可以一部一部地谈嘛。
王俊凯惆怅,他自己不想总是演同类型的角色,尤其是他已经大三了,下一部戏毫无疑问会成为他的毕业作品,重要性可想而知,选择一部中规中矩的偶像剧真的不是明智的决定。
可是沈琛帮过他,他又拒绝了五部戏的合约,现在也没有别的戏来找他,甚至公司都建议他接下来,这是一个找不到合适理由拒绝的困境。
要么签下来,要么毕业开天窗。
真的是困境。
在北影断断续续待了三年,王俊凯回学校的时候却还是饱受瞩目的状态,毕竟每一年都有年轻漂亮的面孔怀揣明星梦踏进这所学校,而他正是所有人向往的目标。
王俊凯觉得自己很幸运,但他同时对这份幸运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这条路上吃得苦受的罪,放弃了多少不想放弃的东西。
他想起王源,心里又甜又酸。
下课途径校园里最大的一棵古树,几个师弟师妹围在那儿不知道在干嘛,王俊凯稍微停顿了一下,立刻就被发现了。
那几个师妹立刻就兴奋了,师弟也好奇地看他。
王俊凯笑了笑,本来想离开,没想到有个胆大点儿的师妹大大方方邀他:“凯哥好凯哥好,我们喂仓鼠呢,要不要看看?”
一个开了口其他人连忙帮腔,能跟明星师哥接触接触总归是好事。
王俊凯这么多年了私下里面对陌生人还是羞涩,遇到这种情况下意识是想走的,可走了似乎更不好,于是半推半就地接过师妹手里的一小把坚果,剥开了去喂那只圆滚滚的小肥崽。
“哎呀,凯哥你还给它剥开啊?它自己会剥啦。”小师妹大呼小叫。
王俊凯一愣,笑了笑:“说的也是。”
脑海里却突然浮现起很久很久以前,王源嚷嚷完“剥开把瓤给它吃”,然后自己跑到一旁蹦跶去了,他无奈地盘腿坐下,耐心地剥栗子喂仓鼠。
简直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但他记得很清楚,连王源当时的表情和声音都记得清清楚楚。
师弟师妹在旁边叽叽喳喳夸他温柔,他心里知道自己不是温柔,只是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喜欢顺着王源的意思,顺着顺着,不小心变成了一个温柔的人。
喂了几颗之后王俊凯直起身拍拍手要走,没想到一转身差点撞上一个人,仔细一看居然是乔宝璐。
完蛋,决不能让王源知道。这是王俊凯的第一反应。
“凯哥?你怎么在这儿?我倒是听说你回来上课了,好久不见啦。”乔宝璐大大方方跟他打招呼,顺便提起仓鼠笼子。围观群众立刻给剧中男女主角让出空间。
明明宣传期一直都在见面……王俊凯心说,面上却只是问她:“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我的呀,”乔宝璐举着仓鼠笼子冲他笑,“过生日室友送的,知道我喜欢这个,只不过学校不能养,准备带回家,我刚要去趟教室,就让他们帮我看了一会儿。”
那我可真够寸的。王俊凯点点头:“挺好的,我得走了,你们好好玩。”
事了拂衣去,王俊凯在一声接一声的“凯哥拜拜”中迅速撤退。

王源一直在好奇晋南会跟夏世颐说什么,第二天录制节目的时候感觉到夏世颐活蹦乱跳的跟去年似的,就更好奇了。
“南哥南哥,”录制间歇的时候他忍不住打听,“你跟世颐好啦?”
晋南的神情却很复杂:“算是吧……”
“你怎么跟他说的?他没问题了?”
“也没说什么……我不知道怎么说,就先问了问他的近况,跟他随便聊了会儿天,他情绪突然就好起来了,也不别扭了,”晋南自己似乎也在迷惑,“我就没往下说,怕弄巧成拙。”
王源一怔,连忙问道:“这之前你是不怎么回他微信的是吗?”
“是……”
这下王源更心慌了:“南哥,我怕他刚开始不高兴是因为觉得你不理他,现在这样他会不会是觉得一切如常了?”
晋南比他更惆怅:“我也怕是这样,可我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十四五岁的孩子到底都在想什么?我真的不想给他希望,可是每次跟他说什么都像是碰在软钉子上,一点用都没有。”
“南哥……”王源想了想,突然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公布恋情什么的?”
晋南一怔,过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道:“小源……你难道不知道我这个情况,公布恋情意味着什么吗?”
王源语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问出这么让人为难的问题来:“抱歉南哥,我说话没过脑子,你别放在心上。”
晋南摇摇头表示不要紧,却没有把这个问题放过去:“我早就想得很清楚了,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确定自己不想当演员了,就绝对不会公开。现实就是如此,公开就意味着我的演艺生涯结束了。”
王源没说话,晋南大致猜得到他跟王俊凯是什么情况,所以知道他在想什么,嘴上不想说穿,但必要的提醒还是要说的:“小源,人是最伪善的,没状况的时候信誓旦旦怎么样都行,出了事情翻脸比翻书还快,所有罪名都敢给人往头上扣。而且看热闹的人从来不嫌事大,平常稍有点风吹草动都能掀起大风大浪,真闹出这种敏感又严重的话题,更不知道要怎么翻天覆地了……到时候看得人玩开心了,当事者自己一个人完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王源点头。他真的明白,很可能比晋南还明白,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了,也想了无数种结果,从来都不敢提出,也从来都不甘心认输。
最近他和王俊凯的事情太顺了,顺得他暂且忘记了自己的犹豫和胆怯,开始想入非非起来。
而此刻晋南的话让他重新回到了现实。
“对了,我还有件事想跟你提一下。”晋南看他情绪不好,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把他从灰暗的小角落里拽回来,“我想问你,俊凯最近有接什么本子吗?没跟沈琛签约吧?”
“没有,他自己也不想签,跟我商量了一下,就回绝了。”王源摇头,“原先本来也谈了一个电视剧,只不过让这次的事情给搅黄了,近期也没别的什么好本子,我还一直在想这件事,他马上毕业了,得有部好作品才行。”
晋南笑了:“好本子我这里倒是有,跟你提也是这个意思,你帮忙搭个线,看他愿不愿意。”
“真的??”王源眼前一亮。
“你先别激动,我得跟你说清楚。”晋南摆摆手,“这部剧的班底是我一直合作的公司,是一部历史正剧,我应该也会参演。想让俊凯试镜的,也不是什么男一男二,实打实的是个配角。但是好处是,团队绝对可靠,合作的也都是老戏骨,不过这个是福是祸还真不好说,因为你知道,跟这些实力派的演员搭戏,要么能被带动得表现出色,要么就被反衬得不堪一击,全在他个人的实力和抗压能力。所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也说不上,只不过我觉得这个角色挺适合他的,他要是有兴趣,不妨一试,年轻的演员,应该不要怕跌跤。”
王源的小脑袋飞速转着,脑内天平在利弊之间摇摇摆摆,最后也没得出什么结论——因为他其实也不清楚王俊凯的演技现在到了什么程度,到时候能不能跟上正剧和老戏骨的节奏。
不过这起码是个机会,不妨先跟王俊凯提一提。
于是他连连道谢:“我回去就跟他说,真的谢谢南哥。”

有了晋南的好消息,王源后半段录制节目都兴高采烈起来,录完立刻打道回北京,准备跟王俊凯说拍戏的事。
不过他没高兴一会儿,去机场的路上摆弄手机,一刷微博小号,就见着王俊凯跟乔宝璐在北影校园里面对面不知道说什么呢,笑得还挺开心。那个乔宝璐还提个装仓鼠的笼子,什么玩意儿!

这还有个定时炸弹呢,王源可没敢把她忘了。
之前他为了王俊凯照片的事情染头发,一来是替王俊凯说话,二来也想挫一挫这只千年狐狸精的锐气——为了追王俊凯倒整他,王源实在忍不了。
可现在很显然了,对方收到了他的挑衅,不退反攻,倒退一百年绝对也是个女中奸雄。
看那只仓鼠,王源突然就有点后悔——他和王俊凯过去的那些事情,要是能藏好就好了,可是以前也想不到会有今天,他们过去走的那个路线,就是要把自己尽量真实的一面剖白给粉丝,谁知道现在会反被人利用呢?
越是珍贵的东西,越应该藏好。
可是在那么小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平凡又琐碎的小事,会成为如此重要的回忆啊。
在为时已晚的如今,王源看着王俊凯照片里的笑脸,虽然看得出来只是客套的笑,却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不知道该生谁的气。乔宝璐?乔宝璐是为了她自己,没有义务顾及他的感受。他自己?他没有先见之明又不能正面交锋,实在没用,可是自己生自己的气最没实在感。
没办法,他只能生王俊凯的气。
谁叫他见谁都笑。

王俊凯本来以为王源录完节目会回公司宿舍,等到晚上不见人,发微信去问才知道他回自己的住处了。
期待破灭的他有那么一点点不高兴,微信里兴师问罪:“怎么不回宿舍?”
“明天学校有课。”王源的回答简单且无懈可击。
王俊凯想想也是,之前他发烧的时候王源两头跑,每天起得早睡得晚,实在是折腾。
这么一想他又高兴了,灵机一动逼着小马哥大晚上送他去王源的住处。
到了楼下按耐不住兴奋打电话给王源:“我到你家楼下了。”
没想到王源直冲冲给他一句:“你来干什么?”
王俊凯一怔,半天才回神:“……我当然是来找你的。”
“王俊凯,我看你是疯了,”王源语气平直,“你知不知道要是有人看见了会是什么后果?”
当然知道,王俊凯跟他一样清楚,只是纵容的弦易放难收,前几天亲密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散去,他就是很想见他,所以大晚上当中穿过四九城跑来了,这很难理解吗?
可能是察觉到自己态度有点生硬吧,王源放缓了语气:“你先回去行吗?周末我到公司见你,刚好也有事情跟你说。”
王俊凯皱着眉头,还没怎么回神,只是下意识问道:“什么事?”
“南哥有部戏想介绍给你,具体的我们当面说。”王源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王俊凯在电话这头沉默了良久,突然道:“王源儿,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
吃完点心,该喝茶啦。
不然会腻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