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29

【无所谓敢不敢,想要就给你】

“我生气是因为,太好看了。”
这话虽然是被王源自己逼问出来的,但真的从王俊凯嘴里说出,准确地说是被王俊凯在唇齿相贴的距离,直接喂进了他嘴里,瞬间激得他浑身一颤、皮肤起粟。
他圈紧了王俊凯的脖子,整个身子贴上去,轻声道:“以后怎么想就怎么说,别跟我这儿绷着。”
王俊凯低低地笑了,抬起原本捏在他腰上的手揉他头发,在他耳边压着声音道:“你弄成这个样子,想撩谁呢?”
王源才不上他的套:“谁会被撩,我就撩谁。”
真是典型的脸软嘴硬。王俊凯好气又好笑,眼里冒着小火苗,低头啃他脖子。
王源的脖子又细又长,皮肤白皙透亮,嘴唇贴上去仿佛吻着一块儿牛奶布丁,香甜可口得让人想一口吞下去。
火烫的嘴唇在皮肤上逡巡,四处点火。王源有种身体要燃烧的错觉,他被迫踮起脚,向后仰着脖子,紧紧攀着王俊凯的肩膀,否则下一刻就要跌倒。
过了不知多久,他在溺水感里努力找到一丝清明,推着王俊凯向后几步,退到门口,伸手反锁了房门,然后“啪”地关掉了灯。
黑暗张开守护的羽翼,包裹住两个急于缠绵的少年,给他们安全感,抽去他们每每因恐惧而产生的犹豫。
王俊凯的眼睛好看,大而亮,睫毛长而密,漂亮得让人觉得出现在一个男孩子的脸上有点不太合理,从孩童时期到现在快要够着青年的门槛,神情从始至终都单纯执着。王源被这样的眼睛注视了近十年,也注视了这样的眼睛近十年,以为已经很熟悉了,熟悉得仿佛烙在心里。
可现在这双眼睛里出现了他全然陌生的神情。热情,焦急,火烧火燎。注视着他,切割他仅存的理智,仿佛要生吞活剥他。
王源在这样的眼神里难得实实在在地羞怯起来,糊里糊涂被王俊凯一把抱起来,双腿圈在他腰上,整个人都挂了上去。
王俊凯的嘴唇顺着他的脖子滑落,舔舐他的锁骨,最后吻在他胸口,吻在他心脏的位置,吻他剧烈的心跳,吻这心跳中澎湃的爱意。
“好痒……”王源自己撩起的火,这会儿却完全丧失了主动权,抱着王俊凯的头手足无措。
可是王俊凯吻了他一会儿,却突然把他放了下来。
王源还在发懵,抬头时眼里是不解。
“再这样下去,”王俊凯盯着他的眼睛,舔了舔嘴唇,“又要被你关卫生间了。”

这么记仇到底是跟谁学的?
“刚说什么来着?别跟我这儿绷着。”王源回过神,也笑起来,笑得略带挑逗,“怎么?需要我帮忙么?”
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一只圈着王俊凯脖子的手,将食指点在他牛仔裤的扣子上。很轻很轻地点着,只是纽扣。毕竟作为男生他了解男生,是在撩他,但在这样欲望勃发的时刻,也不敢过分地撩。
他想给他再一次考虑的机会。
可是王俊凯却选择了再给他一次机会:“你愿意吗?你敢吗?”
他这样问他,仿佛这是两个问题。明明对于普天之下无数的恋人而言,这就是同一个问题,没什么敢不敢的,两情相悦,在一起就行了。
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两个问题。
愿不愿意?愿意。何止是愿意,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一切都给你,所有的心思,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时间,肉体和灵魂,全都给你。
可是不敢,真的不敢。只能一点点试探,一点点掌控,看最后能走到哪一步,看必须停在哪一步,否则就是一起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不止他们,连带着家人朋友公司一起,共同万劫不复。
王源没回答,王源只问他:“你想要吗?”
王俊凯低头,眼神紧抓着王源白白瘦瘦的手指,喉咙干渴:“想要。”
说好不绷着的,那就实话实说。确实想要,很多年前就想了,欲望和爱意一样强烈,铺天盖地,格杀理智。
王源看着他,微微笑了一下。搭在他裤腰上的手指动一动,解开那颗扣子。
想要就给你。

无所谓敢不敢,想要就给你。
小天蝎青涩却聪明,他解开了扣子,手指却没有向下,只是抽出了王俊凯掖在裤腰里的衬衣,把手从下摆伸了进去。
他的指尖很凉,沿着王俊凯滚烫的腹部向上,贴着皮肤调皮地抚弄。王俊凯锻炼效果显著,腹部结实紧致,摸起来感觉非常棒。他轻声笑着,把脑袋靠在王俊凯肩膀上,咬他耳朵:“手感不错嘛,练成这样给谁看呢?”
王俊凯揉捏他的腰,好像对细薄的腰身格外有好感,声音压低成了气音,在他耳边响得性感:“看有什么意思?是练给某人摸的。”
“哦?光是摸有什么意思?”王源挑眉,话说得很溜,像是在比赛谁更会撩。
王俊凯不吭声,只是侧过头吻他的耳垂和脸颊,细细密密地吻着。他感觉到王源的手不轻不重地在他胸腹徘徊,顺道解开了衬衣的一排纽扣。
等到他整个胸膛露出来后,王源微凉的上身贴了过来。
诗里说“所有情人都在渴望,他们并不清楚的东西”,可这一瞬间王俊凯分明清楚自己在渴望什么,他立刻抱紧了怀里细滑的身体,像是想把自己的温度给他似的,肌肤与肌肤紧贴,互相摩挲着。
肌肤相亲带给人的快乐是无法形容的,那细致的感觉渗透入皮肤,顺着神经一直战栗进大脑,引发仿佛连锁反应的快感。
王源一直暴露在冷空气中的身体终于得到了能让他缓和的暖意,便不由自主地追寻着暖意往王俊凯怀里钻,他被王俊凯吻得耳朵和脖子都痒得不行,躲又躲不过,只好主动出击拿嘴唇去找他的,解救自己可怜的痒痒肉。
外边雨停了,浮云散去,月色正好。
屋里两个少年沉醉在情欲里,接起吻却是青涩而纯情的,那份纯情并不突兀,大概只因他吻着他的时候,不止想表达欲望,更想表达爱意。
可是少年终究是少年,少年有血气方刚的特权,那个吻一发不可收拾到了不可更深的程度,王俊凯突然抽离开来,一躬身把王源扛了起来,向前几步把他轻丢在了床上。
他其实扛过他很多次,从小到大,有时只是单纯的玩闹,有时是觉得他可爱想逗他,有时是哄他开心。然后终于到了这一天,只因为纯粹又鲜明的欲望。
王源是个永远不会放开所有掌控权的人,人被王俊凯放在床上压制着,动作却是主动的。他伸长手臂把王俊凯的衬衣完全扯下来扔掉,然后转而对付裤子。牛仔裤贴身,王俊凯又俯身趴在他身上,所以解开了拉链却没什么动静,王源只好手脚并用地往下扒,末了气喘吁吁地一巴掌拍在王俊凯胸口:“你就不能配合一下?”
王俊凯哪里还顾得上他说什么,低头从耳后吻到胸前,然后无师自通地吮舐胸前两点,不安分的手也由下至上去抚弄他的大腿内侧。
前所未有的刺激涌上,王源终于放弃了清醒的撩拨,开始胡乱亲吻他,手指顺着颈背抚摸,在这片布满末梢神经的区域四处点火,激起王俊凯更猛烈的攻势。
青涩的身体对抗情欲的能力有限,当王俊凯忍无可忍扒下他内裤的时候,王源的手顺着他的小腹也钻进了唯一被覆盖的区域。
震动声带的喘息和闷哼一同响起。
王俊凯给王源的反应很直接,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几乎要透出来,他一边极尽技巧和温存地对待王小源,一边认真地亲吻他身体的每一寸。
忍不住这种疼惜又迫切的亲吻,王源的身体太美好了,瘦削单薄,细腻柔白。明明那么瘦,骨骼没有破坏美感的突兀,全身上下都是美好的形态。真是被老天爷独宠的人,连他的骨骼都在体贴他轻盈的身量。
王源的本意真的是他来帮助王俊凯缓解一下身体的需求,根本没想到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他的手还没认真动几下,浑身就因为敏感部位被掌控而脱了力。他以为男生的需求和能够愉悦的部位大体相似,虽然他没什么特别的经验和技巧,但帮个忙还是可以的。
没想到主动出击的那一刻反倒丢了主动权,此刻他的手指因为快感痉挛,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最后还是王俊凯克制不住急迫的需求,自己扯下身上覆盖的最后一点衣服,让两具身体没有任何阻碍地缠绵在一起,手握住两人昂扬的欲望侍弄着。
王源手臂轻颤着抱紧王俊凯的脖子,手指几乎要掐进他的背肌里,脑袋里一团乱麻,除了快感外什么都没有。
这跟自我抚慰是截然不同的体验,喜欢的人的抚摸、亲吻甚至把玩,每个动作都像是带着电的,身体满足,心理更满足。
也不知在这虚浮的状态里飘了多久,高潮毫无预警地突然迸发,王源一瞬间脑袋空白到了以为自己灵魂都被抽走的地步。
可是显然这一场情事并没有结束,王俊凯松开他,开始不管不顾地在他双腿间进出,急不可耐,仿佛迫切需要一个地方安置自己凌乱不堪的欲望。
王源这才害怕起来,他之前从没想过他们会做到这个地步,更没有想过之后会做到哪个地步,现在王俊凯毫不掩饰自己不可抑制的欲望,而他还在浑身脱力的状态里,如果王俊凯准备还要发生些什么,他真的没有抵抗能力。
他眼里有惶恐,王俊凯只是抬了一下眼就注意到了,连忙放缓了自己攻势,俯身亲吻他的嘴唇和脸颊,然后在他耳边哑着声音道:“放心。”

王俊凯说“放心”,王源的身体就比他的大脑先一步“放心”了,他放下自己抵着王俊凯肩膀的手臂,重新抱住他,吻他结实的肩膀和胸膛,身体紧贴着他磨蹭。
欲望在耳鬓厮磨中重新抬头,而急迫情绪得到舒缓后的王俊凯更加耐心,仔仔细细抚慰两个人需要照顾的每一处细节,让情绪和快感重新交织、放大、升上顶峰。
王源终于大致明白了什么叫“小死一回”,他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开始痉挛,声带颤动着,几乎不能控制自己别发出羞耻的声音,只好把脸紧紧埋进王俊凯的肩窝,小声地闷哼。
这样勾人的声音就在耳边,似乎还有一部分顺着骨骼传进大脑,王俊凯身心的愉悦同时达到顶峰。
月光明明是冷的,屋里却是炙热到能点燃所有情感的温度。
两个人在这温度里同时攀上顶峰,喘息呻吟着,无法控制地急切抚摸和亲吻对方。
漫长的快意滚过身体每一寸,终于有了一点平息的迹象。
王俊凯眼里还残留着沉溺和失神,心却推着他要倾诉,他用气音道:“源儿,我……”
王源突然撑起乏力的身体,一下子亲在他嘴唇上,截断他的话,然后又重重跌回床上。
没力气了,无奈地又抬手用食指点住他的嘴。
他不让他说。
王源不让他说喜欢。
王俊凯了然,了然又失落,失落又心疼。
他能明白的,王源不让他说,不是不愿意,也不是想要留出反悔的余地。而是不说就意味着不用为他们的关系明确下定义,他们面对众人的时候心理压力也就不会那么大。
没关系,没关系,不说也没关系,他应该是知道的。
王俊凯自我安慰着,抱紧了王源不撒手。

经过剧烈折腾的身体需要休息,也担心会被人发现,两个人在床上腻歪到后半夜才偷偷爬起来整理,床单是不能再用了,王源把它换下来,将喝剩下的奶茶全倒在上面,然后团成一团。
王俊凯怕他着凉,帮他清理干净换上干爽衣服后,自己才去洗澡。
等两个人都折腾完重新躺在床上时,月亮都开始西斜。
很累,身体的疲惫和满足是非常明显的,性跟吃饭一样,吃不到肯定会饿,不吃不行,吃不好也不行,现在两个人就跟饱餐了一顿最爱的美食一样,身心都愉悦。
可也正是因为这种愉悦,两个人都睡不着。
王俊凯侧躺着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王源,另一只手轻轻拨弄他的头发。
“谢谢。”他突然轻声道。
“有什么好谢的,我又没做什么。”王源半张脸都埋在被子里,想着刚才的凌乱,气鼓鼓地道。
王俊凯差点笑出声,幸好憋住了,他很温柔很温柔地道:“我不是说刚才,我说你的头发。”
王源一怔,然后闷闷地道:“不客气。”
说实话他以为王俊凯会生气,提前没商量,差点搞砸了拍摄,又闹得沸沸扬扬。而且染头发这事儿吧,各人接受程度不同,反正他妈是一个电话给他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王俊凯估计是生气的,就是为他挨训这事儿也得生气。
可王俊凯没说,他只说谢谢。
谢谢是什么意思?就是别人不知道你是为我,但是我知道,所以这件事在别人眼里不妥当,我心里却很受用。
他们在这个位置上,又都是爱藏着掖着真心话的人,很多事情公开私下其实都不会说。
但是我没说,你懂了,这样就行了。

王俊凯没再说什么,只是继续一下下用手指理着他半干的头发。两个人大晚上不敢用吹风机,只好用毛巾尽力擦干,估计明早起来要头痛了。
“其实我本来觉得染头发冲击力太小,打算去纹身来着。”王源瞥了他一眼,突然道。
王俊凯一惊,手里的动作都停了:“你说什么??”
“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小乌哥说纹身又疼又容易后悔,”王源慢悠悠地道,“还是等以后有什么一定要纪念也绝不会后悔的事情再去纹吧,比如结婚纪念日什么的。”
王俊凯心里一沉,连眼神都飘忽了:“结婚纪念日……?”
“哈哈,”王源目的达到,眼里的光狡黠又调皮,“我说结婚纪念日,可没说领证的日子。”
王俊凯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却没有笑。
他的心柔软地痛了一下。
王源总是这样,不许他说表白更不许他承诺,可王源自己总是若有若无地承诺着,以后要一起生活也好,结婚纪念日也罢,都是王源的承诺。
不明说,却更深刻。
只看王俊凯的眼神,王源就知道他明白了。
明白就行了,他并不需要更多。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对视,然后微笑,笑里有没说出口的关于爱的一切。
过了一会儿,王源突然眨了眨眼睛道:“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嗯?说什么?”王俊凯没明白。
“就、就刚才……”小天蝎难得吞吞吐吐。
王俊凯一愣,勾起嘴角低低一笑,然后俯下身在他耳边悄声道:“你真好。”
这下某人彻底熟了,跟个小龙虾似的蜷进被子里。

第二天王俊凯实力演绎乐极生悲:他发烧了。
也该他发烧,前一段时间被工作上的事情闹得吃不好睡不好,身体状态本来就很一般,只是靠年轻抗着看不出来罢了。昨晚淋了雨回来没换衣服就跟王源折腾,一晚上又是急得跳脚又是欢天喜地,又是大汗淋漓又是晾着身体,忽冷忽热倒腾完又不好好睡觉,不生病才怪。
王源心里唉声叹气,表面上却毫不犹豫地嘲笑他弱不禁风。
当然,病人他还是要照顾的。
对某些事看破不说破的小马哥和强哥对视一眼,顿觉此事不简单。
王俊凯在王源房间里住了一晚上,然后发烧了。
不、不会吧……
两个人朝取了冰贴路过的王源竖大拇指:天龙哥威武。
王源莫名其妙。
两个人对着躺在床上睡得很熟的王俊凯鼓掌:为爱献身,俊俊不容易。
王俊凯毫无知觉。





----
那啥,最后这个梗不懂的都是纯洁的好孩子。
这两天太忙,评论就没有回复,但都有看。看到大家说看完文又有动力去复习去工作什么的,真的很感动,都说写文几小时看文几分钟,我觉得其实挺好的,写手和读者在看不到的地方也在互相陪伴着,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