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28

【腰窝像酒窝,更像妖精惑人的眼窝】

白衬衫用不上了。
顶着一头栗色的乱毛,王源怎么看都像一个漂亮的小王子,穿起来再没有清新校草的感觉。时尚造型实力演示什么叫牵一发而动全身,别说换发色了,刘海换个方向都意味着影响整个造型的完整度。
摄影棚里杂志编辑服装师造型师化妆师摄影师围在一起七嘴八舌,提出方案讨论方案推翻方案,一轮接一轮。讨论到最后也没得出什么正面结论,这期的主题肯定是要重做无疑了。
时尚杂志的制作周期本来就紧,这一折腾又得耽误好几天,只能先启用备用方案。
编辑姐姐心平气和地告诉王源今天不能拍了,商量好了再约时间,转过头一个电话打到公司劈头盖脸地问责,控诉这种极不专业的合作态度。
回公司的路上强哥都忍不住担心他:“你这回去得挨骂啊……”
“哈哈,”王源笑得挺无所谓,“编辑姐姐太固执了,明明拍我这新发型比什么校草要有噱头多了。”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染头发了?”
“我还想烫一下来着,被小乌哥给拦住了。”王源摊手,答非所问。
强哥唉声叹气,但也不再问他。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他早摸清楚了,这个孩子看着活蹦乱跳的,其实谁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在想什么。他想说的话缠着你吧啦吧啦地都要讲完,不想说就是逼着他也不会讲。
王源半躺在后座上,一只手拨弄自己的头发。手指白白的,绕在浅色的蓬松发丝里,分明而好看。
他想起做完头发乌齐云开车送他回住处,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王源拿着手机照镜子,觉得很满意。嗯,挺好看。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乌齐云摇摇头,“所以我觉得这不是蠢不蠢的问题,而是你值不值得这么做。”
“值不值得?”王源突然笑了,“我不知道值不值得。或者这样说,如果一件事还能仔细掂量值不值得去做的话,那这件事可能根本不需要去做。”
乌齐云趁着红灯的时候转头看他:“你挺让人看不透的,我以为你要更理智一些。”
“全部看透那不是很没意思,以后还怎么愉快地玩耍?”王源笑着摇头,“理智是好,但过分理智也不行,当然要是以前我肯定不会这么做,默默忍过去就算了。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这么小心眼,觉得不努力不行了。”
乌齐云没有笑:“我觉得你不是小心眼,而是想开了。”
王源想了想,笑着赞同:“也是。”
“我现在更好奇的是,”乌齐云突然笑道,“王俊凯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王源噘嘴:“嘁,看他心情了,我怀疑他得揍我一顿。”
“我赌比揍你一顿要严重。”乌齐云不怀好意地笑笑。

围观群众对八卦的热情相比粉丝肯定差远了,演技风波被照片的事情冲淡了一些,随之而来的公关做得也还算不错,所以虽然风声还没过去,但相较前几日气氛确实好转不少。
王俊凯稍微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有点缓过来了。虽然现在很多人还在揪着他作为正能量偶像出现在商界聚会的事情不放,但总归不算原则性的问题,再撑一段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只是以后对行程的分寸把握起来又困难了一些,只怕连带着某些工作场合都不方便露面了。
明明作为成年艺人,为了工作而社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究竟要怎样向粉丝和公众表达才不会引来新的麻烦呢?
王俊凯自己的事儿还没惆怅完呢,就又见了王源顶着一头浅棕色头发出现在摄影棚的照片。是的他吃过栗子,但他真不知道那玩意儿叫栗子色。
照片上王源表情不多,嘴角的笑意很浅不易察觉,但王俊凯太了解他了,他知道这笑容背后的小天蝎指不定有多嘚瑟呢。
还没等他缓过看见王源新造型的震惊,王源杂志大片拍摄暂停的消息又劈头盖脸砸过来——可不是得暂停?染头发的事情连他都不知道,估计是小屁孩自己做的主,把杂志那边搞了个措手不及。
王源flag立的飞起,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俊凯顾不上过多思考,赶紧给他打电话,可是一直无人接听,打到第六遍终于有人接了,却是强哥的声音。
“他人呢??”王俊凯在电话那头急得要死。
强哥不知为何压低着声音:“忙、忙着呢。”
“忙什么呢?”王俊凯问道。
“就、忙这忙那的……”
王俊凯虽然年纪不大,但江湖地位跟那儿放着,严肃起来有点吓人:“让他接电话!不然跟我说他干什么呢!”
强哥立马倒戈:“挨、挨训呢……”
“……让他给我回电话。”王俊凯“啪”地撂了电话。
他着急,不可克制地着急。
为王源挨训着急,为杂志拍摄叫停着急,最重要的是,染头发这件事说大不大,可毕竟是第一次的经历,没说为什么,居然连提都没跟他提就去做了,让他觉得有点不甘心。
还有一站他的宣传工作才正式结束,说实话两个人不在一个地方,如果手机都联系不上那就真的无可奈何了。
王源这个人,不喜欢还好,喜欢上了,就永远没有安全感。
王俊凯总觉得自己抓不住他。

王源在公司的江湖地位仅次于王俊凯,属于第二把交椅,也就是二当家的那种人物。当年两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对上挤兑过自家老板,向下忽悠过同门师弟,当中一众工作人员自然拿他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有点儿“重庆双龙传”的意思。
所以他难得经历一次炮轰,莫名觉得挺痛快。
炮轰结束后他被告知运气不错,拍摄和专访没有取消,明天换造型和主题继续。
王源得意洋洋:“我早就说了,我这个新发型可比什么校草拍起来有价值多了。”
于是他直接被轰了出来。
一出门就见史强捧着他的手机等在那里,神色复杂。
“王俊凯打电话啦?”王源拿过手机翻通话记录,“第六遍才接?强哥你牛,我都不敢。”
强哥正想表示自己被凶了需要静静,就见王源把手机往口袋里揣,立刻大惊失色:“你不给他回电话啊??”
“不回,”王源毫不犹豫地道,“回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真不知道说什么。拿假话应付王俊凯会生气,说真实目的王俊凯更生气。两个人现在见不到面,如果吵了架会很难办。所以索性不说,等王俊凯弄明白了自然会来跟他理论。
等见了面,是福是祸就很好掌握了。

等王俊凯终于完成最后一站的宣传之后,王源接受杂志专访的片段也放了出来。
他最后还是穿了衬衣,还是白色,只不过换了立领,简洁、利落、挺拔。他本来就白,被栗色的头发衬得更白,瞳孔在灯光下的颜色也偏浅。所以发型何其重要,整个人都多了些以前没有的特质。
没有主持人聒噪的快速提问,他一个人坐在黑白和金属色块组成的布景里,颇有些锐利的意味,却很缓和地在讲话。
“我想到了染头发这件事情会很受大家关注,就像我以前可能没觉得自己的耳朵手指眼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大家就会很细致地注意到,然后当做一个所谓安利的点去夸奖。我第一次发现这个情况的时候其实是挺不安的,就是这么细小的事情,都会被大家放大,这就有点可怕了。”
“但是被放大的总是很表面的东西,比如外貌啊,衣着啊,这些的。大家一直会忽略一点,就是这些表面的事情,往往反映出来的是内在的一些情绪和变化。”
“所以为什么我去染头发了,其实可以说是吸引一下大家的注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我要表达的也很简单,就是人总是要长大的,现在也是时候强调这个事实了。我们跟大家一样很怀念无忧无虑的小时候,可是自然规律是没办法改变的。”
“虽然出道得很早吧,但是我对一些所谓的什么’永远是少年’啊,还有类似的一些想法并不感兴趣,我就觉得每个年龄应该享受每个年龄的生活。可能我成年之前,或者说大学之前,除了上学工作之外,也就是跟同学打打球吃吃饭玩游戏,穿个破洞牛仔裤都觉得自己挺酷的。那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我染个头发,出去玩一玩,跟各种各样的人接触,尝试一些新鲜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成熟起来,也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觉得像我们这些很早出道的艺人,被大家看得太紧了,最缺乏的就是成长空间。”
王源说得很平静,但是他的举动和想法,却让原本的励志专访,变成了一次新角度访谈。
王俊凯听得很认真,他把这段视频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脸上没什么异常,心里却难以平静。
这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王源在大大方方地替他说话。
不止他听出来了,有些粉丝和路人也在转发评论里说这段话是说王俊凯之前的事情吧什么什么的。
这很冒进,也很危险,但是王源就这么做了。

北京的春天雨不算多,下了飞机的王俊凯刚好赶上了。上车前下车后有小小的一段距离淋了雨,所以等他回到公司宿舍时,身上就蒙了细密的一层水珠。
到宿舍他也没多说话,直接推门去王源的房间。
一进去,一愣。
穿两件衣服的天气,还是高温已过的晚上,王源就穿了个短袖T恤和短裤,盘着腿在椅子上吃甜筒冰淇淋。
王俊凯手撑着门把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他。
“你……”王源下意识想把手里的东西往兜里揣,无奈这玩意儿真揣不得,只好心虚地吞了吞口水,“回来得挺快啊……路上看来不堵……”
王俊凯没说话,还是瞪着他,关门的时候都没挪开视线。
看着那代表着自由和最后生机的门缝消失不见,王源有点绝望。
王俊凯面无表情的时候真的很凶,更何况他现在是在瞪着他,有点帅,但还是真的很凶。
“我还只是个孩子。”王源盘腿坐在那里,眨巴着眼睛看他。
王俊凯无动于衷:“所以呢?”
“所以你不能动手打我。”王源委屈巴巴。
王俊凯想起小时候两个人起口角,气急了开始拉拉扯扯,本来吵成那样王源都是梗着脖子一句软话没有,没想到被他稍微扯了一下领口,眼圈立刻就红了。
结果当然是王俊凯秒怂,连声道歉,柔声哄他,从此就是天大的事情也绝不动手。
“你还是个孩子?”王俊凯依旧绷着脸,“你还是个孩子你把头发搞成这样?”
这么说王源可就不高兴了,他故意舔一口甜筒,粉色的小舌头沾了白色的冰淇淋缩回去,一脸挑衅:“怎么?不好看啊?”
王俊凯盯着他的小舌头,突然觉得有点渴,但是他还有正事儿要说呢,不能放过这个一脸不怕他的小垃圾。
他几步走过去,两只手往王源椅子扶手上一撑,正想把他染头发连同大冷天吃冰淇淋的事情合并一块教训一顿,没、想、到……
椅子一晃,甜筒上本来就不安分的冰淇淋球,掉了下来。
摔在王源的胸口,一路滚到裤子。
王小源被狠狠地冰了一下,激得王源打了个寒噤,汗毛都竖了起来。
王俊凯吓了一跳,下意识拿手去捞那个冰淇淋球,结果半化的冰淇淋没拿起来,倒在王源敏感部位扎扎实实抓了一把,彻底给他糊了一裤子冰淇淋。
……王源抬头看他一眼,给他一个无语的表情。
然而王俊凯并没有反应过来,他看着那团冰淇淋被体温融化得更快,眼看就要渗进衣服里,连忙伸手把王源从椅子上拽起来,抢过空空的甜筒丢在一旁,三下五除二地把他的T恤和短裤扒下来,然后熟门熟路地去找替换衣服。
王源忍了半天,现在忍无可忍了,一脚踹在躬腰找衣服的王俊凯屁股上:“王俊凯,你特么的混蛋!!”
力气使得真不小,王俊凯一头栽进衣柜里,等他一脸懵逼地爬出来转过身,才猛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反正就、就这样那样,然后王源现在被他扒得就剩了条内裤站在那里。
不止站在那里,气坏了眼圈都有点泛红,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王俊凯吓坏了,没找到衣服顺手拿起一旁搭着的浴巾上前裹住他,然后带进自己怀里:“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看那么凉的都渗进衣服了太着急了……”
王源不吭声,抬手推他,用了很大的劲推。
这力道让王俊凯意识到小孩儿真生气了,连忙抱紧了一点都不敢松,被推得有点疼也不敢松:“别生气了别生气,我真不是故意的,这么冷的天你就穿那点儿,感冒了怎么办?你不要嗓子了?我能不着急吗?”
推着他的力道小了一点点,王俊凯赶紧趁热打铁:“你看你还吃冰淇淋,我不是……”
话音未落,王源直接一把推开他,扯下浴巾甩他脸上:“你还提冰淇淋?!你还我的冰淇淋!”
感情是为冰淇淋生气呢??王俊凯懵逼,从浴巾里钻出头来就看王源一脸气愤,耳朵却红彤彤的像被点着了似的,连忙道:“你要生气先找件衣服穿行吗?一会儿真感冒了!”
王源瞪他一眼,自己转身去衣柜翻腾。
转过去的一瞬间,王俊凯的视线也被扯了过去。
他第一次看到了王源的腰窝。

肩背平直,骨相完美,腰肢纤薄。腰以下,臀以上,两个极对称的、形态美妙的凹陷。
像酒窝一样,就在那里,甜甜的样子。
其实更像妖精的眼睛。
于是王俊凯就被迷惑了,突然走过去,俯身吻了一下那里。
这下王源真成了被点着的炮仗,转过身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连白白的肚皮都红了。
“王俊凯……你疯了是吧?”他抱着刚找到的衣服,瞪着圆圆的眼睛,眼眶和脸颊也是红的,神情惊愕。
可惊愕的表情并不影响颜值,他是真好看。
王俊凯注视着王源,他好像在王源面前反射弧总会长一点,这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他在人家身上乱抓乱摸,扒了人家衣服,还亲了人家的腰窝。
可是即便反应过来了,他也没有什么尴尬或者害羞的情绪,大概是因为注意力都被吸引在了王源身上。
上一次这样近似坦诚相见是什么时候?太久了他都不记得了。
而现在王源站在他面前,除了内裤和怀里抱着的衣服之外,没有任何遮挡。
真白。王俊凯想着。
王源本来应该是想骂他的,大概还想打他一顿,但见他不吭声,又被他露骨且专注的目光牢牢抓着,所以也没有做出下一步举动的意思。
两个人就这么无声地对峙了一会儿,王源脸上身上害羞的红晕慢慢消退下去,神情也平静了一些。
然后他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慢慢道:“再问你一次,不好看吗?”
王俊凯盯着他,没回答。
“你生气,是因为不好看吗?”王源看着他重复道。

王俊凯突然走过去,一手托住他的脸颊,一手把人圈进怀里。
低头吻了下去。
一时间昏天黑地。
过了半晌,两个人才难舍难分地松开一丝让他们能呼吸的缝隙。
“我生气是因为,”王俊凯喘着粗气道,“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