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英

匆忙上路 山行海宿 【所有文章禁转】

©葵英
Powered by LOFTER
 

长岭遇雨-26

【阴谋论与先见之明的区别,只在判断正确与否】

春天还没来的时候,夜晚总是很冷。
王源侧身半躺在床上,一只手臂伸展给王俊凯当枕头,一只手抱着他轻拍着。这是一个相当有抚慰作用的动作,怀里的人呼吸已经平缓下来,睫毛随之轻颤,睡得很安稳。
他看得出来王俊凯已经有很长时间没睡好了,眼睛下边发青,方才蹲在那里半天,过了一会儿直接倒在他怀里,吓得他半死。等发现人只是睡着了而已,有点想笑又有点难过。
他轻轻摇了摇王俊凯:“去床上睡好不好?我弄不动你。”
王俊凯懵懵地站起来,手臂却抱着他不撒开。
真少见,这是撒娇呢。
王源搂着他去床上躺着,套房的床宽两米朝上,柔软舒适且设计符合人体工学,两个人却只占了不到半边。
王俊凯把脸埋在他心口,睡得像个孩子。
镜头中的人和眼前的人是会有差距的,王源深知这一点却又忽略了这一点。瘦的太多了,镜头上不显,可是这么近距离接触,他实实在在感觉到王俊凯比他们上一次见面憔悴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他心疼,心疼的感觉很难受,可是他又不害怕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提醒着他,他有多喜欢和在乎这个人。他以前总是否认总是逃避,现在不会了,他的心为了王俊凯撕扯着纠结着疼痛着,清楚地提醒他、告诉他,他的爱是如此轰轰烈烈,如此不可忽视不可断绝。
“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他在王俊凯耳边悄悄地说,声音轻得像是气音,说出的话却重似千斤。
这话他以前绝不敢说,现在也不敢说,他只能悄悄地说,在心里说,用眼神用行动说。他们现在这个身份,被无数人关注也被无数人觊觎,所以必须把重要的感情捂得紧紧的,藏得好好的。
因为这感情藏得好就是他们无往而不胜的盔甲,暴露出来就成了任人宰割的软肋。

王源也困,他马不停蹄从上海到北京,从乌齐云的片场到王俊凯的酒店房间,一路上神经紧绷,生怕出岔子,现在终于见到了人,护在了自己怀里,哪怕只是很短暂的一晚也安心不少。
他把脑袋靠在王俊凯的额头上,隐约觉得有点冷,迷迷糊糊地想着得给王俊凯搭上被子,然后就睡了过去,醒来时却发现掉了个个儿,他自己蜷成一团缩在王俊凯怀里,两个人被柔软蓬松的被子包裹着,温暖舒适。
王源仰起头,看到王俊凯醒着,正专心致志地看着他。
表情淡淡的,似乎是走着神无意间把视线暂放在他身上。
他突然有点心慌,支起身子抬手握王俊凯的手臂:“你什么时候醒的?几点了?”
“刚醒,”王俊凯回过神,冲他笑了一下,“才1点,别紧张。你明早要回去?”
王源这才放心地倒回去,夜里凉,王俊凯的怀抱却暖暖的,他手臂环紧了王俊凯的腰,脑袋贴着他的胸口摇摇头:“不着急,周末没课,我下午才回去。”
“我说小马哥怎么把我的机票改签了,”王俊凯揉他脑袋,“你俩商量好的是吧?你怎么来的?乌齐云帮你了?”
王源这才突然睡意全无地想起自己跑这一趟的主要目的,他从王俊凯怀里爬出来坐起身,双手捧住王俊凯的脸,很严肃地道:“你,没事吧?说实话。”
王俊凯笑了一下:“我能有什么事。”
“骗人,”王源捏他脸蛋儿,“你这个骗子,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还敢不理我?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的,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王俊凯没觉着脸上有什么疼的,倒觉得王源像突然亮出獠牙的小熊猫,有点反差萌,很心疼。
他伸手一捞把王源重新带进怀里,抱紧了微微侧过身,把人半压在身下紧紧贴着:“真的没事,你来了我就没事了。”
王源觉得有点窒息,同时也有了这人就在身边的实在感。人为什么要肌肤相亲?不过是为确认存在,感情的存在,身体的存在。
他抱紧了王俊凯的腰,突然张嘴隔着一层衬衣咬他上身。很用力,可这人没赘肉衣服又太滑,总没有合适下口的角度。
王俊凯感觉到了他的小牙齿跟那儿磨来磨去,一抬手扯开衣领把锁骨奉上。
王源也没跟他客气,一口咬上去,叼着皮肉和一点点锁骨不撒嘴,可他又不忍心真的给王俊凯咬疼了,不过松松叼着,顺带拿嘴嘬一下。
过了一会儿松开,锁骨上果不其然一个红红的印记,王源亲了亲那个印记:“盖章完毕,以后就是我的了,没我的允许不许难过。”
说完突然开始惆怅:“怎么办,你最近只能穿衬衣了。”
王俊凯终于露出今天第一个实实在在的笑容:“穿衬衣就穿衬衣呗。”
“别被人看见了。”王源皱着眉头盯那一块红印,又拿手指蹭,仿佛擦擦就能掉似的。
王俊凯腾出一只手握住他的手:“你现在是兔入虎口,还敢瞎撩?”
“我撩了,你想怎么办?”王源好笑地看着他。
真是肆无忌惮地恃宠而骄。王俊凯无奈:“我不怎办……只是今天。”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王源提醒他。
“今天办了,我会觉得你是在安慰我。”王俊凯很有原则地道,顺便揉他脑袋,“我还不清楚你,安慰的词穷了尽想歪门邪道。”
王源送他一个白眼:“你可别后悔。”
王俊凯笑,抱紧他闭上眼睛:“睡吧,我好累。”王源在他身边,他竟然真的觉得既松了口气,又多了许多力量,这真是不可思议。
唉,王源叹气,半天了终于说了句实话。
他在王俊凯怀里躺好,觉得心情好很多。

第二天醒来天已经大亮,王俊凯睡得潦草,起来就进浴室冲澡,王源发微信麻烦小马哥叫早餐。
王俊凯洗完澡送餐服务刚好上门,服务生把早餐在餐桌上布置好后离开,王源这才鬼鬼祟祟从卧室出来。
“饿了吧?”王俊凯给他倒牛奶。
“你才应该饿……”王源有点无语,走过去把手伸进王俊凯的浴袍里掐他腰,“以前还有点肉,这才几天就不见了,现在流行出书,你要不要写写怎么减肥?还能赚个版费。”
王俊凯被掐得痒得直笑,握着王源的手往上挪:“你看,这不要胸有胸要腹有腹,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再说要减肥还不容易,跟我一样谈个异地恋就行了。”
“我终于知道你的肉哪儿去了,”王源手往上滑拨开领子看他锁骨上的印记,淡了一点,估计明后天就能消下去,总算放了些心,“都变成你的厚脸皮了。”
两个人很珍惜共进早餐的机会,吃饭的时候不说烦心事,只说最近各自的情况。
吃完饭王源觉得差不多,这才开口问道:“你打算怎么办?不正面回应先熬过这段风头?”
“我问了下公司的公关,这次好像真的挺棘手,套不出情况也压不下去,估计有人花了大价钱在搞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淡淡道,“所以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先扛着吧,反正宣传还剩两站,最近就能结束了。”
“嗯……那这之后呢?宣传期结束跟这部剧有关的工作基本就告一段落了,之后打算怎么办?”王源问道。
“我还没想好,但是这段时间接戏还是要慎重吧,其实本来有个本子谈得差不多了,只是出了这种事有点搁置了。”王俊凯如实道,“问我要不要停工专心学习的人挺多的,我也有在考虑,只是估计公司那边要同意够呛。”
王源想了想组合现在的状况,苦笑道:“那可不是,我基本在上学,综艺的签约费也有限得很,你现在是赚钱的中流砥柱,要养家糊口呢。”
“唉,没办法,”王俊凯摊手,“谁叫我乐意养你呢。”
王源也笑,然后问他:“如果不能停工,那接戏的事情,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还没想好……”王俊凯踌躇,“这次的事情其实跟《青青园中葵》没什么关系,主要在我,但毕竟演的还是青春偶像剧,以后接同类型的时候还是得慎重。这种事不能完全自己做主,实在头疼。”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想的。”王源安慰他。
王俊凯见连王源都惆怅起来,连忙安慰道:“你别担心,没事的。我跟你说,沈琛老师真的是好人,他跟我说如果我愿意可以跟他签一个五部电视剧的合约,不怕没戏拍。”
王源一怔:“他这么说?最近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他还这么说要跟你签五部戏的合约?”
“嗯,我也觉得有点纳闷,沈琛老师的戏又不缺人拍,”王俊凯点头,“不过他说我挺符合他很多剧本大纲的角色形象,如果能签长期合约是好事。”
“那你同意了吗?”王源问道。
“还没,你知道我不太希望一直拍这一类型的戏,感觉一旦被这种角色箍死了,要演别的角色就很难了,所以我也还没跟公司说。”王俊凯道,“我得考虑清楚再回复,不过总算是有点好事发生的。”
王源点头,幸好王俊凯足够清醒,没有一口答应。他内心有些捉摸不定的不安,他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太敏感了,不管什么好事发生都觉得可能有阴谋。不好不好。

王俊凯下午按时出发去南京参加下一站的活动。
南京的活动时间是当天晚上,他下了飞机直奔会场,到的就有点早,只有乔宝璐一个人在那里。
王俊凯当然记得王源的嘱咐,只是这几次活动乔宝璐有意替他拖时间,他表面上也不好太冷淡,就主动打了个招呼。
“凯哥好,今天看着气色好多了。”乔宝璐露出礼貌的笑,“早上我看你房间终于推进去餐车了,还是双份,你最近胃口不好,小马哥陪你用早餐了?”
王俊凯一怔,有点不安地抖抖西服领子:“没、我感觉饿得厉害,就叫了双份。”
衬衣领跟着西服一起咧了咧,乔宝璐的视线一扫而过,然后如常笑道:“这样啊,能多吃一点是好事,你看你最近瘦的。”
王俊凯答应着,然后推说要化妆赶紧离开。
王源这一趟的效果真是显而易见的,王俊凯这场活动时情绪明显好转,思虑问题都变得敏捷周全许多,也能插科打诨地糊弄记者了,也不用乔宝璐总替他拖延时间了。
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王俊凯应付完活动轻飘飘地想。

王源回到北京也就只待了一周多,《模仿游戏》第二期的录制如期开始。
第一站在大连,王源赶到酒店的时候另外三个人都到了,各在各的屋里。他们不像以前那样一见面就凑在一起玩闹了,王源有点惆怅。
果然,夏世颐和晋南的事情没那么容易过去。
他们后天就要先拍摄先导片,然后再录制第一期,这个氛围真的不太好。
王源把自己收拾停当,想了想决定先去找晋南,毕竟有正经事要问。
敲开房门的时候晋南手里正拿着剧本,王源瞟一眼封面,见上面写着《红烧肉少女与大馋嘴》,不由憋笑。这是剧组的一贯做法,用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代替原剧名称,起一点保密作用。
“南哥,你演少女还是大馋嘴啊?”王源笑道。
“我演红烧肉。”晋南也笑,把他让进屋。
王源进去还没来得及跟他客气呢,晋南自己倒一脸严肃地坐下来:“你上次托我打听的事情有眉目了。”
“谢谢谢谢南哥,打听得怎么样?什么情况?”王源急忙问道。
“有,但是不知道有多准确。”晋南道,“小源,你知道俊凯在《青青园中葵》里的角色,最开始有多少人试镜吗?”
“我不知道……”王源老老实实道。
“那都是谁你就更不清楚了吧?”晋南道,他提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她你总知道吧,老牌影后,现在虽然半隐退了,但是在圈里的影响力半点不少。她老公又是传媒公司的老总,公婆好像也有自己的公司,总之是很厉害的一家人。我跟你说这个是因为,她儿子参加了俊凯这个角色的试镜……后面我想我不说你也清楚,本来已经差不多定了那个小孩儿,但是俊凯去试镜了,沈琛觉得他合适,非要启用……人家原本是想借沈琛的东风推儿子出道呢,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明白……”王源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脑袋转了半天才道:“这不合理啊……王俊凯只是去试镜而已,是沈琛要用他的,为什么……呃……”
他反应过来了,觉得自己说的话真是傻气。一个角色就能看出来,从各方面条件来看,王俊凯和那个男孩儿以后是竞争关系无疑了,有权有势的父母想早早为儿子扫清前路障碍,一点都不奇怪。
“我明白了……怪不得沈琛那么维护小凯,原来还有这一层原因在里面。”王源双手紧握,他在飞速思考怎么帮王俊凯摆脱困境。
“说到沈琛,”晋南摆弄着手机很无意地道,“可真够蠢的,他敢自己挑演员,就想不到人家也敢报复吗?也不提前防范一下。”
王源一愣。
影后的报复明明是可预见的,为什么没有提前防范?为什么连个提示都没给王俊凯和他们公司?
知道内情的人都保持沉默不吭声,沈琛胆子就那么大赶出来声援?
王俊凯跟他说,沈琛提议如果王俊凯愿意可以签一个五部电视剧的合约,不怕没戏拍。
王源突然后背发毛。
他哆哆嗦嗦拿出手机,发微信给王俊凯:“沈琛老师的事情,你先别答应。”

王俊凯收到王源的微信,有点莫名。
小朋友不太干涉他在工作方面的事情,最近这么热心,估计是被这次的事情吓坏了。
他笑了笑,回复:“放心,我还在考虑呢,想好了先跟你说。”
还有最后一站宣传就结束了,到时候他就能回北京了,王源录完第一期节目应该也会回北京。
嗯,有机会见面。
他收起手机,心情不错地往会场外边走。
小马哥从外面跑进来,拉他到一边儿没人的角落,举着手机给他看。
“公司来电话了,你什么时候跟他合了影?现在网上到处都是!”